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美人不太香
    “你这场子里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吧?”

    潘二瞬间上道:“兄弟好哪一口?想要这身体上的,还是精神上的?”

    身体上的自然是女人,精神上的自然是药。

    方锦程拍拍他的肩道:“潘少叫我一声兄弟,兄弟也不能坑兄弟,今晚你这场子里来了不少条

    子,不要怪我没提醒你,那些不该见人的,赶紧收拾了。知道你潘少手眼通天不当回事,但正所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

    潘英果然变了脸色,却还是有些不信道:“方少说的什么意思?便衣?不是我潘二吹嘘,哪个开场子的不上下打点过?小老弟可不要吓唬我。”

    方锦程哂笑一声搂着他的肩膀,指向角落吧台前的苏楠道:“今晚来的这位可是油盐不进的主儿,话我说到这儿了,潘少小心为上,好自为之。”

    潘英眯缝着一双鼠目看向灯影绰绰中的女人,先是一声冷哼,继而嗤之以鼻道:“这个?这哪片的啊?什么来头?方少认识?”

    “见过几次,在她手上吃过亏,所以提醒你一句罢了,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相信。”

    方锦程说完便转身向包房走去,挥挥手很是潇洒。

    “小老弟别忘了哥哥刚才说的话,要往心里去啊!”

    “放心吧!”

    方锦程离开之后潘英就打了个响指,叫了个服务生道:“去,给那位小姐送杯酒。”

    服务生也是老道,很快就明白了潘英的目的,手脚麻利的端着一杯鸡尾酒送到了苏楠的面前。

    此时她身边已经围了不少的人,半是**半是说笑的跟她打招呼,她虽然面带微笑,但表现的却极为冷淡,不少人觉得驾驭不了,也都知难而退。

    “小姐,有一位先生请您喝一杯。”

    苏楠接了那酒放在吧台上道:“多谢。”

    服务生鞠了一躬就站在她的身边,苏楠看着他道:“还有什么事吗?”

    “那位先生希望您能赏光。”

    苏楠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服务生这才点头离去回到潘英的身边:“老板,她只喝了一口,还偷偷吐进餐巾纸里了。”

    潘英哈哈哈大笑出声:“有意思,还真是便衣啊!咱们这儿多久没来过便衣了!”

    服务生道:“公安干警倒是经常过来做调查,但便衣还真是很久没看到了。”

    潘英道:“我去会会她!”

    正在和苏楠聊天的男人被潘英拍了肩膀有些火大,在回头一看来人,立马觉得自己矮了半截。

    “潘少。”

    潘英嘿嘿笑道:“大兄弟,能不能让一让?今儿的酒单,我潘二给你打九折!”

    打个九折跟没打似的,一点没有吸引力好吗!但来人是潘英啊,哪有不让的道理。

    潘英往吧台前一靠,冲着苏楠就吹出一个口哨。

    苏楠端起苏打水喝了一口,并没有直视面前的人。

    “美女,”潘英道:“一个人来玩?”

    苏楠歪头一笑:“不行吗?”

    “行啊,怎么不行,就怕你一个人玩的不尽兴。”

    “我也是听朋友介绍才过来的,”苏楠漫不经心的打量着周围的人道:“来了之后有点小失望,跟我想象的不一样,没什么好玩的。”

    潘英呵呵笑着靠近她几分道:“美女想玩什么好玩的?”

    苏楠用手指卷着发尾道:“帅哥觉得什么好玩?”

    “好玩的多了去了,就看你喜欢玩什么了,也怕你玩大了到时候赖上我,求着我每天都要玩。”

    苏楠心底一凛,伸出舌尖在唇瓣上微微一舔道:“我比较喜欢溜冰。”

    潘英哈哈一笑:“正好,我也喜欢!”

    溜冰是冰

    毒的黑话,这也是今天苏楠来这里的目的,市局接到举报,紧急

    抽调了派出所的几位民警配合市局干净卧底潘二的酒吧,这不是她第一次做这种事了,所以也算是顺手拈来。

    “走吧美女,哥带你去溜冰。”潘英说着就来住苏楠的手腕。

    虽然有种将人撂翻在地的冲动,但苏楠还是很好的克制住了,顺势攀着潘英的肩膀道:“还有什么好东西,都拿出来给我见识见识。”

    “哥哥还有坏坏的东西,你要不要看?”

    言罢意味深长的就瞄苏楠的裙底风光,后者一巴掌拍上潘英的胸口道一声讨厌。

    两人说笑着进了一间包房,没有开灯,非常昏暗,一进门潘英就将苏楠大力的往墙上一推。

    几乎是条件反射的,苏楠瞬间就卡住了这个男人的腋下,一条腿别住他的腿,只要她一个使力就能将这个人掀翻在地!

    潘英发出低低的笑声,一边靠近苏楠,用自己的鼻息嗅着她的脸颊和颈项,一边满是陶醉道:“香,真香,美人香!”

    苏楠故作淡定道:“不给我点好处,就想占我便宜?这世上好像没有这种亏本的买卖。”

    潘英又低声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您贵姓?”

    “我姓潘……”

    苏楠心里又是咯噔一下,有一股遏制不住的兴奋汹涌而出,姓潘?潘英?潘二少?就算不是,以他刚才轻而易举的将人赶走的能力来看,肯定也和潘英有关系的人。

    她没想到自己会如此轻松的打入敌人内部,如此地位斐然的一个人肯定能轻易拿出自己想要的东西。

    “潘少?”苏楠试探他。

    后者将脸埋在她的脖颈之内发出低低的笑声:“我潘二在你们局子里应该多少有点名气吧?”

    苏楠一凛,瞬间勾起长腿抵在男人胯下,接着攥紧他的手腕和腋下就来了一个漂亮的过肩摔,与此同时,她藏在头发里的耳麦也被潘英嗤啦拽了出去。

    “哎呦喂!”潘英被摔在地上,痛的他满地打滚爬不起来。

    苏楠反应迅速已经分析利弊转身就要夺路而逃,可那包房的门竟是被从外面锁上,怎么也打不开了。

    室内的灯登时亮了起来,刺目的灯光让她赶紧抬手挡住视线。

    这屋里竟然齐刷刷沾满了黑衣魁梧的保镖,苏楠顿时好像被一盆凉水兜头浇下来一样,整个人紧紧贴着房门,警惕的看着屋里的人。

    地上打滚的潘英被保镖扶了起来,脸已经成了猪肝色,不知是气的还是疼的。

    那一溜儿的保镖没有一个上前的,似乎在等潘英的一声令下。

    潘英一手捂着胯下声音哆嗦道:“好,果然是好货色,警察是吧?还是个女的!我潘二就是想问问你!你到底是哪来的胆子来我潘二的地盘!你,你说!你哪来的胆子!”

    言罢就气到跳脚道:“你把我潘二当什么人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还,好要吃好吃的!你丫活腻了吧!”

    苏楠故作镇定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我说什么?好!我现在就让你知道知道我在说什么!”

    言罢就往沙发上一坐,翘起了二郎腿,指挥身边的壮汉保镖道:“把衣服给她换上!”

    保镖手上正提着一套警察制服,大步向苏楠的方向走来。

    她双眸一敛,跃起一个飞踢就踹向那大汉,却不想竟被后者轻而易举的握住脚踝摔到一边。

    苏楠痛的倒吸一口冷气,盘腿而起,从裙下掏出一把手枪直直指向屋内众人道:“都不许动!都给我老实点!把手举起来!”

    潘英来了兴趣,冷笑道:“干嘛?啊?你这从哪掏出来的?你以为跟抗日神剧似的,裤裆藏雷啊?你藏把玩具枪干嘛啊?”

    苏楠道:“你既然已经知道我是警察了,就该知道,这不是玩具枪!”

    “那你开枪啊!你倒是开枪啊!”潘英镇定自若的坐在沙发上,翘起的二郎腿不住晃动:“你再不开枪我耐心可就要耗尽了啊!”

    苏楠咕嘟咽了口唾沫,厉声说道:“让你的人把门打开!现在打开还只是简单的袭警!要是再不打开,我可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放心,门我会开的!不过不是现在!你来我这目的是啥不会忘了吧?爷可没忘呢!你想要的!爷这里都有!”

    潘英话音落下就拍拍手,另外有保镖用托盘送上了一溜儿的各色药丸和粉末。

    苏楠双眸一紧:“你这是在违法犯罪!”

    “你呢?你这是在玩火啊,让你潘爷都快引火烧身了啊,不是要玩吗?这都是给你准备的,咱今天就来玩个痛快!明儿一早就会有新闻报导,失足女警监守自盗,后半生将在戒毒所度过!哈哈哈!”

    苏楠咬紧牙关,将那黑洞洞的枪口指向潘二道:“你最好赶紧把门打开,争取宽大处理!”

    潘二无所谓的耸肩:“宽大处理?虽然我不太懂你们警察的规矩,但是警官,刚才在楼下的时候是你问我要不要溜冰的啊!你这属于什么行为?钓鱼执法?故意引诱别人犯罪还装的一副清高样!我潘二就tm看不惯你们这样的嘴脸!”

    苏楠道:“有什么不满局子里说去!”

    “我就偏不去!你不是人民警察吗!我潘二就坐这儿呢,你有本事就带我去!”

    苏楠手上的枪口直直指向潘二,她的手指已经勾在了扳机上,看着那张得意的嘴脸真恨不得冲上去将其一拳打碎。

    这个时候只能鱼死网破了,今晚的成败全在潘二面前的桌上,她不可能将这些证据都带走,只要能脱身就不怕以后抓不到他的把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