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等你再秋后算账?我傻啊?
    “要不然咱们来个交易。”苏楠道:“我不想把事情闹大,你应该知道我们有规定,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开枪伤人,哪怕是为了自保,将事情闹大了我也会停职处理!”

    潘二继续微笑:“什么交易?”

    “你把门打开,今天晚上这一切,我就当没有看到。”

    “你为什么会确定我一定会和你做这个交易?”

    “潘少是聪明人,应该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是什么意思吧?”

    潘英装傻道“眼前亏?吃亏?我并不觉得自己是在吃亏啊,也不觉得有什么亏可以吃啊。”

    苏楠道:“潘少真的不打算配合?”

    后者乐了:“我说你md一个片儿警,都到这时候了还装什么清高打什么官腔啊?好好说话能死不?你说我潘英不配合,你倒是配合啊!”

    “潘少要我怎么配合?”

    “来来来,先把衣服穿上,我潘英没别的爱好,就喜欢看你们警察像条狗一样跪在我的脚下,你不穿上衣服就一点也不像警察,穿上,穿上咱们再愉快的玩耍。”

    苏楠目光冷凝道:“你明知这不可能!”

    潘少乐了:“怎么不可能,太可能了!我不仅要让你穿上,还要亲手给你脱下来!还不好好脱!我要用刀子划个大口子,给你扯成碎布条!让你那吹弹可破的小白肉露出来,啧啧,那画面,要多好看有多好看!”

    苏楠脸色惨白,潘英已经成功将她激怒。

    潘英道:“生气啦?生气你倒是开枪啊!你怎么不开啊!啧啧啧,要不要我告诉你为什么不能开枪?因为你那枪里就tm的没有子弹!别跟她耗啦!愣着干嘛!上啊!把衣裳换了!”

    两个大汉大步向苏楠扑来,显然一开始就知道苏楠的手枪里没有子弹,完全无所畏惧。

    苏楠暗叫一声糟糕,是的,她们外出值勤派出所民警就算配枪也不会配子弹,她这枪吓唬吓唬小偷小摸还行,要真到紧急时刻,完全不顶用。

    那两个大汉不由分说就要去扯苏楠的衣裳,她一脚将手上的枪踢向那人脑门,又飞身而起,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匕首,嚯嚯银光就闪向另外一人。

    大汉一个不察鲜血刺啦涌了出来,怒骂一声劈手就去夺那匕首。与此同时苏楠已经被另外一人死死按在了地上。

    三个大汉一同上手,按住她的双手双脚,力气大到让她无法挣扎,那匕首最终还是被从她的手心抠了出去。

    “潘英!你最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要是闹出人命那可不就是一点钱能摆平的了!”

    “放心,我可舍不得让你死呢!”

    苏楠挣扎道:“今晚是我不该来的,你要是放我离开,我就当什么都没看到!”

    潘二道:“我什么要放你离开?等你再秋后算账?我傻啊?”

    苏楠气喘吁吁道:“但是鱼死网破也不是一个聪明人会做的事情!”

    潘英乐呵呵的起身上前,居高临下看着被按在地板上的苏楠,背对着灯光的他,一张凹凸不平的脸好像月球表面一样,阴影密布,极为可怕。

    “人民警察就要有人民警察的样子,随时要做好英勇殉职的准备,你可别忘了自己是正义的化身啊。”

    苏楠咬紧牙关,她被按在地上的那一刻浑身的力气就完全使不出了,这种时候她才产生了真正的恐惧。

    虽然在日常出警行动种总能出奇制胜,但那也是因为她没有碰上真正的狠角,耳麦被潘英拽掉碾碎,她也无法求助,一时间显得孤掌难鸣而又极为狼狈。

    这种时候,曾经受过的紧急情况应对法依次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只能暂时的委曲求全,只要能够脱身,日后还怕不能将他绳之以法?

    潘英却率先看出了她的想法:“甭在这儿跟你潘爷耍心眼儿,你潘爷才是真正的油盐不进!你们这些当警察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口口声声说为了正义,却挖空心思的诱导爷来犯罪!”

    “你要是本来就没这些东西,我就算再怎么钓鱼执法你也拿不出来才对!”

    “怎么能拿不出来呢,你潘爷是什么人啊?那什么,方少有句名言是什么来着?

    一边的粗壮大汉道:“满足美女的要求!”

    “对!老子引用一下啊,就是说啊,这男人是,什么事都可以做不到!但女人的要求就一定得做到!更何况还是一位美女警察的要求呢,潘爷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得给你弄来不是!”

    苏楠咬牙道:“狡辩!”

    “潘爷从来不狡辩,潘爷都是实话实说的。”他说着便蹲下去要去解苏楠衣服上的系带。

    冷不丁的,苏楠猛一抬头,一口就咬上了潘英的手脖子!

    这一口下的那叫一个狠啊!霎时就见血了,潘英尖叫一声,飞起一巴掌就啪扇在她的脸上把她的脸打歪出去,又不解恨般的狠狠踹了她两脚。

    苏楠被打的脑袋发晕,眼冒金星,连带身体上的疼痛都变的麻木,只觉得鼻端一热,已经有鲜血喷涌而出。

    她气喘吁吁的被按倒在地上,看不清面前那些模糊的面容,只听到潘英骂骂咧咧道:“妈的找死!找死!我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叫生不如死!”

    苏楠耳朵里发出尖锐的轰鸣声,已经听不清潘英到底在说些什么了,在看到潘英要给她喂乱七八糟的药丸时,她本能的挣扎起来。

    方锦程刚对着麦克风吼了一首歌,是刀郎的《情人》,吼完之后就迎来了一片热烈的掌声,一屋子美女倒是非常捧场,非要让他再来一首。

    “算了,算了,今儿状态不佳!小爷得缓缓!”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张嘴就接受了美女灌进来的美酒。

    那美女风情万种的说道:“方少,一会我们俩合唱一首吧。”

    方锦程乐呵呵的搂住她肩膀道:“行!美女的要求对我方锦程来说,那就是最高指令!你说,唱什么?跟你合唱有什么好处?”

    娇嗔的将他的脸往一旁推去,美女说道:“唱的好了才有好处,唱的不好要罚!”

    “在你面前我还有个好吗?不如你先说罚什么吧!也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罚你……就罚你送我回家。”

    “这可真够高难度的啊!”

    一旁有人插嘴说道:“刚才罚人家李子装大象原地转圈,到方少这儿就变成了送美女回家,没天理啊,可真够偏心的!”

    方锦程嘿嘿一笑:“太偏心了,我不服,我替李子不服!要是我唱的不好,我也得跟李子一样!好兄弟就得有难同当!”

    美女知趣,知道他这是间接的拒绝了,索性也不做多纠缠。

    方锦程窝在沙发里听他们一群人声嘶力竭,自己却一杯接一杯的喝酒。

    心底隐约有些不安,不知是否跟外面的那群便衣有关,可他方锦程行的端做得正,就算进了警察局也没什么好怕的,怎么进去就怎么出来。

    但为什么就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怅然,嗓子眼里好像堵塞着什么东西一般,让他无论怎么拼命喝酒也冲不下去。

    直到包厢的门被从外面打开,他才为自己一晚上的不安找到了源头。

    走进包厢的服务生绕过一群男女挤到方锦程的身边,靠在他耳边说了句话。

    他没听清楚,也许是想再听一遍:“你说什么?!”

    “二少抓了个条

    子!让您过去一起玩!”

    方锦程一个激灵,只觉得浑身上下的毛孔都被冰激过一般,连带还有些耳鸣眼花,周围的一切都变的不那么真切了。

    “方少?方少?!”

    方锦程扭头看向那服务生道:“我没聋,走吧。”

    “是,方少请跟我来。”

    林孝先歌唱了一半,对着话筒吼道:“方锦程你给老子回来!又去放水?你都去多少遍了啊!马桶尿穿了!”

    方锦程摆摆手没爱搭理他,一出包厢就问那服务生道:“你刚才说抓了什么?男的女的?在哪?”

    “好像是一位便衣,您过来看看就知道了,我也不是很清楚。”

    服务生将方锦程引到一间包厢跟前,一把将房门打开,忍不住抬手挡住了刺目的灯光。

    “呦!方老弟来了啊!”

    在适应了那光线之后,方锦程放下胳膊,却没看向说话的潘英,而是将目光落在了沙发上的女人身上。

    女人穿着包臀短裙,黑丝长袜,凌乱的头发挡住了半张青肿带血的脸,整个人躺在那里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

    这个女人,这个让他曾经在所有人面前颜面尽失的女人,不管她打扮成什么样他也不可能认不出来,这就是苏楠啊!

    潘英的脸上也挂了彩,保镖送过来一个冰袋让他敷脸却被他一把给推了开去,得意洋洋的指着苏楠对方锦程道:“还真就跟小老弟说的一样,这还真是一便衣!”

    方锦程抽动了一下沉重的嘴角,干笑一声说道:“不是,潘少,这可有点过了啊。”

    潘英乐了:“小老弟,你还太嫩,在当今这个社会,我潘英的地盘,没什么过了的说法!”

    方锦程故作轻松的走上前去,扫过他身边那些魁梧大汉,一边对潘英说道:“可您潘少要什么女人没有?要说你对这么个女人感兴趣我还真不信!没胸没屁股没脸蛋,这要看上她,得多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