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撕破脸
    “哈哈哈!我还真就不太赞同你这说法!”潘英的咸猪手摸上苏楠的黑丝大腿,后者抽动了一下欲要反抗,但明显的只是条件反射,她已经陷入昏迷之中。

    “小老弟,你这就不知道了吧,这女人啊,并不是小鸟依人,柔情似水,貌美如花才有味道,偶尔也得弄点不同口味不同个性的调节一下嘛!这不就送上门来了吗!”

    方锦程盯着他那只手,拳头松了又紧,但脸上却是笑容不减,眼底逐渐蓄满冷锐。

    潘二又道:“对了,我连东西都准备好了!咱哥俩,有福同享!一起玩!”

    言罢一拍手,手下将一套警

    服送到了方锦程眼前。

    “怎么样?不错吧!这可是真的警察,不是那种cosplay出来的假警察!有韵味!”

    方锦程干笑一声道:“二少还挺会玩儿。”

    “咱不行啦!”潘英嘿嘿笑道:“哪比得上你们这些年轻人玩的花样多呢,哥哥的手段还是有点过时啊,不过刺激倒是真的!”

    方锦程的瞳孔骤然一缩,大声呵斥道:“你干什么!”

    苏楠身边的彪形大汉一愣,停下手上的动作,拎着警

    服看看潘二又看看方锦程,明显的一头雾水。

    潘二挥挥手示意那人退下:“着什么急呢?让咱方少亲自来,来来来,亲自来。我就不跟你抢了,给女人穿衣服我不擅长,脱衣服最拿手!”

    方锦程道:“二少,口味重了点吧?有点太过了。”

    潘英眯缝着那双鼠目看向方锦程,呵呵笑道:“这就过了?二少是不是平时被家里管的太严,跟不上社会的节奏了?”

    正是叛逆的年龄和叛逆的时期,方锦程最恨别人拿他家里说事,也不喜欢听人嘲讽他的无知。

    “这只是人性对善恶最起码的分辨!”

    “听小老弟的口气是说我潘英不能分辨善恶?这么跟你说吧,在这个社会,只有握住主动权的人,才是正义的一方!小老弟,你还太单纯啊!”

    方锦程笑道:“那哪能呢,二少为人,圈里有目共睹,只不过完全没必要因为一个女警察就坏了自己的前路不是。”

    “小老弟啊!你到底在怕什么嘛!没人会拿我怎么样的!不过你是高

    干子弟嘛,怕影响不好?今天的事,你知我知!你不要怕嘛!”

    方锦程撇嘴冷笑:“怕?至于吗?不过看着这么一张脸我还真担心把隔夜饭吐出来。”

    苏楠不漂亮,这是众人皆知的事实,刚才那群人还在嘲笑他方锦程眼光奇差无比,竟然找了这么个女人。

    但潘英却不赞同:“这你就不懂了,那些整成一个模子的看多了,我潘二还真就好这一口了,这可不是人造的,是货真价实的美女。”

    言罢就又对拿衣服的人招招手道:“去,让方少给换上!”

    方锦程退后一步表示婉拒“行啦,今儿晚上我就不参与了,实在没什么胃口,而且二少您也想想清楚,不要做的太离谱。”

    潘英猥琐的舔了一下嘴唇道:“我潘二但凡要做的,还没有就不离谱的。”

    “玩好吧您!”方锦程摆摆手,利索的打开包厢的房门出去。

    当门在他背后关上的时候,他握紧的拳头还是没能松开,忍不住咬牙切齿。

    苏楠啊苏楠,不给你点教训你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呢!

    好好做你的片儿警不行?非要做什么正义的化身!现在好了吧?卧底把自己卧进去了!

    而且你竟然还敢拒绝我方锦程的求婚!老子对你求婚那是给你一百个面子!你竟然让老子把面子里子都丢光了!

    本来还想报复报复她,现在好了,有潘二在,他倒是省事!

    如是一想,内心激情澎湃,忍不住有些痛快。

    他甚至还脑补了一出潘二和苏楠在一起的不和谐画面,一想到潘二的嘴脸玷污了苏楠……

    他,他,他还真觉得有一股恶气堵在心头是怎么回事?

    转身,嘭的一声踢开包厢的房门。

    包厢内的一群人都目瞪口呆的看向方锦程,连潘二都愣住了。

    事实证明方锦程是一个非常容易冲动的人,他冲动到会想一出是一出,但他觉得自己现在的冲动很有必要。

    因为他现在正看着苏楠衣衫半解,被人扶坐起来要换上制服。

    她一脸红晕,双目含情半敛,仅有的理智告诉她要拒绝要反抗,但双手却好像是棉花做的一样完全不起任何作用,推在大汉的身上更像是在抚摸撩情一般。

    正在研究dv的潘英笑了:“怎么跟你说道来着,小老弟,错过了今天,还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呢!”

    方锦程笑道:“二少能不能卖我一个面子?就当今天没见过这个女人如何?”

    “哈哈哈哈!”潘英大笑出声:“怎么着?你是想要独吞啊,还是想要做护花使者啊?不对啊小老弟,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单纯可爱呢?”

    方锦程上前一步道:“今儿您不是发现了吗,不晚,怎么着?二少能不能卖我这个面子?”

    潘英一手把玩着dv,一手摸摸自己的下巴说道:“还真不行,实不相瞒啊,哥哥我就好这口,你要是看不下去啊也甭看,你就当今晚没见过这个女人行不行?”

    后者眸光一敛:“这还真不行!人我就先带走了!”

    言罢一把将那正在给苏楠脱衣服的大汉推开,将苏楠粗暴的从沙发上拉起来,手上一个使力把脱了一半的衣裳重新给她穿上。

    “真是一个不让人省心的欧巴桑!”

    刚将人扶起来,一群黑衣保镖就齐刷刷的站在了门口的方向。

    方锦程扭头看向潘英,只见他连头都没抬的笑道:“我怎记得方少不是一个喜欢管闲事的人呢,这女人是你什么人?方少要说你看上她了,或者是你的相好,那行!朋友妻不可欺!我潘二也不是不讲道义的人!”

    “哼,我能看上她?她虽然长的不好看,但二少你的手段更不光彩!”

    “那就没办法了,这儿是我潘英的场子,说好听了,你是我的客人,我潘英尊重你,说难听了,老子的地盘,不能走的就算变成苍蝇也飞不出去!”

    方锦程把苏楠往怀中托了托,他能感觉到这个女人体温滚烫,桌上各类药品一应俱全,不知道她都被喂了些什么。

    但她柔弱无骨的小手还在竭尽全力的反抗,推阻,然而却没有任何一点点的杀伤力。

    “二少要跟我姐做朋友,我一口就应下来了,怎么,我的要求二少反而不给任何诚意了呢?”

    拿出方静秋来做筹码,方锦程觉得足够了。

    生意场上的人哪个不想和他姐姐姐夫套近乎?尤其是潘英这种视财如命的人。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潘英站起来边笑边向他走来:“方少,你越是这么护着她,我潘英就觉得越有必要尝尝这个小美人了,我相信方少你的眼光!”

    言罢就抬手去撩苏楠的小脸蛋,谁知手才刚贴上去,方锦程就腾出一只手一把将其攥住,目光凶狠道:“这个人今天晚上我要带走!”

    潘英脸上的笑容也荡然无存,他这才意识到,原来这个方锦程

    真的是打算跟他玩对立,要挑战他的权威!

    “要离开可以,那就看你今晚有没有这个本事!”

    言罢便一把将自己的手抽开,平日里都是一呼百应的人,最受不得的便是别人的质疑和对立,今晚看来谁都不会让步。

    拦在门口的依旧是彪形大汉,方锦程心里有数,他不是苏楠的对手,苏楠都打不过的人他不可能打得过,而且还要带着苏楠这个累赘。

    潘英走到桌前,重新端起一杯红酒一鼓作气的喝下去,啪的一声将酒杯在地上摔了个粉碎:“小老弟,咱们今天真的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方锦程冷然一笑,微微勾唇,看着他那在炽烈灯光下愈发狰狞的嘴脸道:“还真不好意思,今天晚上除非我死在这!否则,人,我一定带走!”

    “我潘二可不敢让你死在这啊方少,您家世背景哪是我们得罪的起的?但今晚只有你我,能不能从这个门出去,各凭本事!”

    后者咬牙:“那便试试!”

    他把苏楠往沙发上一放,活动了一下手腕和脖子,目光森冷的看向拦门的人道:“来吧,不用考虑我的身家背景,有什么能耐尽管冲着小爷招呼,不让你们偿命!”

    话虽这么说的,但他显然就是在拿身世背景威胁别人,若真挨了拳头,恐怕他们每个人都吃不了兜着走。

    然而,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潘英可就在拿坐着呢,若是不动,未免就太窝囊。

    方锦程又向前走了一步道:“既然如此,我就自己来开门吧!”

    几双手齐刷刷的来抓他,粗壮的手指如钢筋铁钳一般,一个使力就将他往后拖去,不准他去碰触门把手。

    后者一个飞跃而起,双脚一蹬就将两个保镖踢倒在地。

    剩下的人也没了顾虑,立刻对他下手。

    方锦程闪转挪移,一把接住了打过来的拳头,却无法将其推回去,牙关紧咬,脸上青筋崩跳。

    嘭的一声,一记铁拳已经打上了他的肚子,痛的他闷哼一声无护身体的其他地方,却不得不松开这拳头。

    两三下,他身上就已经有青紫的痕迹了。

    “住手!”潘英怒道:“方少!真的有必要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