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老公
    “方少的女朋友……喝醉了啊?”

    方锦程板着一张冷脸道:“你话这么多怎么还没被开除?”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方少,到了。”说着就手脚麻利的用房卡打开一间客房,恭恭敬敬的请他进去。

    方锦程进门后直接用脚踢上了房门,将引路的服务生吓了一跳,摸摸自己的鼻尖赶紧撤退。

    好不容易将人从自己的身上扒下来,苏楠被大力的扔在了床上。

    不知为什么,一股无名怒火让方锦程不由咬紧牙关,他死死盯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他真有种将她扔出窗外的冲动。

    但是他不能,这种时候他越要淡定淡定再淡定。

    “难受……”衣衫从身上滑落,因为药物的关系,让她躁动不安。

    一手抓住身下的床单,她的皮肤都呈现出一种奇异的绯色,好像整个人正放在火上炙烤一般。

    “开,开空调……”她摸索着,寻求着,想找到那个让她感觉到凉爽的人,但却怎么也找不到,这让她的内心变得焦灼且焦虑。

    方锦程看不下去了:“苏楠,你不要在这里装傻!小爷没空陪你玩!”

    仅有的理智克制着她的神经,然而身体的本能却让她控制不住自己:“我……我,我没装,傻……”

    方锦程大步上前,一把将人从床上抱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的进了浴室。

    打开花洒,凉水便兜头盖脸的冲了下来。

    苏楠被激的一个哆嗦,挣扎着要躲,男人却不让她有丝毫躲避的机会,径直将人拉了过来,按在铺洒下来的凉水中,让她连喘息和睁眼的机会都没有。

    一种奇异的感觉在他心底升起,似乎只有将这个人牢牢掌握在手心,任他搓扁揉圆才是他最主要的目的。

    “唔……啊!”苏楠挣扎,但她一点力气都没有,倾泻而下的冷水泼在他的脸上人,让她无法得以喘息。

    “警花姐姐……”方锦程一把将人从花洒下面拽了出来,抓起她的头发,目光森然的看着兀自喘息不定的她,咬牙切齿的说道:“警花姐姐,你以为你是谁?你只是一个片儿警!你还真当自己是救世主?你真以为这世上所有人都像我这么好说话?你知不知道你今天晚上!你今晚……”

    他说不下去那个结果,一个足以让她生不如死的结果!

    苏楠浑身湿透,长发粘在她的脸上,肩上,凌乱而又狂野,大口的呼吸着来之不易的空气。

    方锦程目光下移,这具经常被制服包裹的身材并不差,就连他这样见惯美女野花的都不免会多看两眼,更何况是那些心理变态的禽兽!

    可这个女人却偏偏全然不知!她这哪是不知啊!她这纯粹装傻来了!

    这个社会,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知道保护自己,她一个天天给人普法的警察能不知道?

    他的愤怒没有得到回应,反而让他愈发失去理智的晃动着她的身体:“苏楠!你以为你是谁啊?就你一人单枪匹马的冲,遇到危险谁管你的死活?啊?你告我!除了小爷!谁管你的死活!”

    一把将这软绵绵的人提溜起来,方锦程只觉得自己快要被无名之火给气炸了!

    “告诉我!谁管你的死活了?啊!?还不是得小爷想尽办法的救你!你领情吗?小爷给你做了那么多!你领情吗!”

    “唔……”苏楠双眸半睁,半死不活的看着方锦程,身形一晃就将自己整个人投怀送抱,抱紧对方的腰身。

    方锦程气喘吁吁,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气的!

    苏楠身上的水将对方单薄的衬衫浸染,双双体温隔着这湿透的布料能清晰的传递。

    方锦程能清楚的听见自己的心跳,愤怒归愤怒,但他也是第一次对一个女人手足无措。

    “方……方锦程……”苏楠虽然还处于迷糊状态,但却不知为何,一张口就叫出了他的名字,好像她可以分辨得出眼前的人是谁一样,而方锦程这个名字似乎可以让她没有后顾之忧的交出自己。

    “方…方,锦程……”每个字都在撩人心尖儿。

    后者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把将人从浴室捞起来抱出去扔在床上,堵住她要说话的嘴。

    这个女人让他失去了引以为傲的理智,他觉得自己陷入了癫狂状态,可他却又无法给自己莫名其妙的冲动找到理由。

    此时此刻他只有一个想法:惩罚她!占有她!

    “唔……”苏楠没有反抗,半死不活的她陷入了迷糊之中。

    在她的脑海中一直反复闪现出几个问题: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当她终于搞清楚这个问题的时候,窗外早已经天光大亮。

    苏楠本来觉得自己是在做梦,一个有些羞耻的梦,在梦中的她好像飞翔在云端,追逐着自己想要的快乐不愿醒来。

    但当她真的睁开眼睛的时候,她从未像现在一样渴望快点从梦境中挣脱。

    动一下手脚,能明显的感觉到身体的酸痛和不适,咽一口唾沫,却觉得喉咙痛的恍如刀割。

    脑袋晕乎乎的,还隐约有些钝痛,双目赤红发胀好像熬夜好几天一般。

    这是在做梦吧?苏楠在心里问自己,一定是梦,因为她所能看到的环境都是如此陌生的……

    如果是梦,得赶紧醒过来,她还得去上班呢。

    当她努力想要强迫自己坐起来,并且从梦中醒来的时候,腰间一只大手却一个收紧,将她顺手捞进了一个怀抱。

    苏楠瞬间斯巴达了,这是怎么回事?这梦里不止她一个人,还有别人?

    僵硬的脑袋转了个圈,看到了那张近在咫尺人畜无害的俊脸。

    方锦程这个小魔头平日里嚣张无限,但睡着的样子却如同一个安琪儿一般,长长的睫毛呈扇形投影在他的眼睑之上,柔软的黑发覆在额前,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揉上一揉。

    也不知是梦到了什么还是身边的动静让他不开心了,吧唧了两下嘴巴,愈发收紧了自己的手臂。

    这是什么鬼?

    苏楠想直接将人从床上踹到床下,但一想到这既然是个梦,就没必要这么较真吧……

    可方锦程这小子为什么会出现在她的梦里?而且两个人还这么亲密的躺在一张床上……薄被下的她不会是什么也没穿吧?

    难道这是一个春

    梦?

    不可能,不可能!迅速的将这个想法从脑海中挥散出去,虽然她单身近三十年,但也不可能这么饥渴啊!

    就算是做春

    梦,那对方也得是电影明星啊!怎么也不可能是方锦程啊!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眼前这张俊脸的眉头却紧紧一锁,随即睁开了他那双漆黑如玉的眼眸。

    苏楠也是皱着眉头,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

    她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但对方似乎是有一种磁场,让她无法转移注意力,而且越看还越想看,越看越想探究。

    最后还是方锦程手上一个使力,将人用力拥进怀中,下巴抵在她的脑袋上,嗓音略有些沙哑的说道:“好点了吗?再睡会,老公在呢,宝贝,没事儿……”

    what?!

    苏楠风中凌乱了,这奇异的事后感是怎么回事?而且……而且……

    两人彼此贴近,毫无罅隙,她已经可以确定,不仅她什么都没穿,方锦程也是什么都没穿。

    而且对方似乎怕她挣扎,甚至将一条腿搭在了她的身上。

    如果这是一个梦的话,那未免……未免真实的可怕……

    “方……”她吐出一个字,却发出声带断了似的的沙哑声,这一声之后便气力不济。

    两秒之后,男人才低头认真问道:“你不是吧?**还不够,还失声了?你好倒霉啊!”

    苏楠想要给他来上一拳,然而她也失力了。

    “小爷就喜欢看你一副气急败坏却无可奈何的样子,好了,您老也甭气,小爷会对你负责的!”

    他打了个呵欠慢吞吞坐起来,窗外刺目的日光洒落在他身上,将他肌理分明的身躯描绘的愈发健硕立体。

    这小子纯属那种脱衣有肉穿衣显瘦的衣架子身材,用不了几年那一身腱子肉也会发达起来。

    “行啦,眼眶都红了,怎么着?还要一哭二闹三上吊啊?”方锦程没好气的哼唧一声,又打了个呵欠,这才掀开被子下床。

    “你继续躺着,小爷去给你叫个医生来看看。”

    他光着个屁股离开,顺手打开衣柜,找了件浴袍穿上,扭头冲床上的人咧嘴一笑,倒是痞气十足比窗外阳光灿烂多了。

    “警花姐姐,哪有你这么盯着自己老公看的?害不害臊?”

    what?!

    苏楠继续斯巴达,这臭小子说什么呢!信不信她分分钟把他摔地上!

    不过方锦程似乎看出她有生气的苗头了,赶紧溜之大吉,不给她任何机会。

    人一走,苏楠再次陷入到自己的纠结当中,她使出很大的力气去掐了自己一把,但却不疼,她更加无从判断,这到底是不是梦。

    如果不是梦,未免太荒唐滑稽,如果是梦,怎么又这么真实?

    没一会方锦程就回来了,接了杯水到床前来,单手扶着苏楠道:“听话,咱喝点水润润喉咙,你现在是不是特渴?”

    何止是渴,她喉咙都要烧起来了!

    努力抬手去把杯子端了过去,苏楠表示:姐自己来!

    “你现在要是有哪里不舒服就说,也甭害臊,你身体哪个地方你老公没看过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