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是祸躲不过
    “你现在要是有哪里不舒服就说,也甭害臊,你身体哪个地方你老公没看过啊!”

    苏楠双手一抖,直接将水洒湿了被褥。

    “没事儿,没事啊!”方锦程手脚麻利的将水杯接了过去,顺手将湿了的被子给扯开,见她未着寸缕又立马扯了条毛毯给她裹在身上。

    “来来来,我喂你,小爷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伺候你,高不高兴?”

    苏楠莫名其妙的看着他,直到那水送到嘴边才本能的张嘴喝了两口。

    “真乖,你说你要是每天都这么乖多好。”似乎是奖励一般的,男人在她鼻尖上刮了一下,眉眼弯弯如他,笑起来的时候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谁也不能将他和那个嚣张跋扈的方大少联系在一起。

    苏楠觉得嗓子稍微好了一点,勉强吐出几个字道:“你怎么在我梦里……”

    方锦程瞬间像是被点了笑穴,肩膀抖动,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哈哈哈,警花姐姐,你觉得自己在做梦?还是说昨晚药吃多了,失忆了?不对,你认识我吗?我谁啊?你谁啊?”

    苏楠想要将他凑过来的脸推开,但却有心无力,被他攥住了手腕。

    方锦程又死皮赖脸的靠近几分,冲她轻飘飘的吹了口热气道:“你这梦的尺度可真够大的,是不是经常做这种梦啊?”

    苏楠脸颊发烫,不用看也知道红的可怕,她想要躲避,但却躲无可躲只能将头扭到一边,活脱一娇羞的小娘子。

    方锦程心情大好:“警花姐姐,我就喜欢你这事后断片儿的样!跟你平时的雷厉风行天差地别,怎么说的来着……反差萌!”

    苏楠的脑袋还是有些不太清醒,直到门口传来敲门声,方锦程才放过她,将她安抚在床上,被子盖了个严实,转而去开门。

    床上的人莫名其妙的看着进门的人,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两个带着一些医疗器械的护士。

    这又是唱的哪一出?最近欧美大片看多了?这是要拿她做人体试验?造个中国队长出来?

    正兀自纳闷的时候护士已经手脚麻利的铺开医疗器械,为她检查身体,测量血压。

    而方锦程和医生也低声交谈着什么,似乎在有意的回避她。

    在护士将针头插进她的静脉后,尖锐的疼痛终于让她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

    她骤然睁大双眸看向胳膊上的针头,挣扎着要将人推开,两个护士看似娇小,但想必平时应付过更难办的病患,三两下就将她按在了床上。

    “马上好,马上就好了。”

    抽出去的雪分装进试管留待化验,晴空大声质问道:“你们要干什么?你们是什么人!”

    正在和方锦程交谈的医生这才回头过来,礼貌客气的问道:“苏警官,现在还有什么不适?有没有耳鸣头晕的现象?”

    “那药吃多了会不会影响智商?我看她脑子好像有点问题。”方锦程一旁说起了风凉话:“可能是傻了。”

    “你才脑子有问题!”苏楠大声反驳,声音沙哑的好像在撕扯破布。

    方锦程耸肩一笑:“好了,看来没什么问题。”

    医生呵呵一笑,手上拿着医用手电要为苏楠检查瞳孔,却被她大力推开,虽然她现在无论使出多大的力气,作用在别人的身上都是软绵绵的。

    “苏警官,不用紧张。”医生安抚她道:“只是最基本的健康体检。”

    “要做体检我会去医院做,而不是在这里!”她声音沙哑的好像撕碎的布,光是说出来都让她涨红了脸。

    医生为难的看向方锦程:“这……”

    后者摆摆手道:“算了,你们先回去吧,等检查结果出来了告诉我。”

    “好,那我们先回去,如果有什么不适的地方也及时通知我。”

    “好的,麻烦你们跑这一趟了。”

    “不客气,不客气。”

    待方锦程将医生送出去再回来,就已经看到苏楠捡起地上的衣服穿在身上,都是她昨晚深入敌人后方的‘装备’,那些能够将她身体曲线彻底暴露出来的衣服,方锦程一看着就忍不住想到了昨晚的一幕幕。

    他嘴角虽然带着微笑,但眼底去是一片冰冷:“警花姐姐,这些衣服都脏了,你听话,床上躺着,一会就有新衣服送过来。”

    苏楠不去管他,不去听他,彻底清醒过来的人意识到这根本不是一个梦,昨晚发生的事情亦全部回想起来。

    此时的她说不清楚心底是什么滋味,唯有一个想法——离开,迅速的离开!

    她找不到自己的另一只鞋子,也许是掉在了路上,干脆也不穿了,赤着脚就像门口走去。

    高大的男人一伸手,就将她无力的胳膊攥了个结实,嘴角艰难的维持着微笑:“警花姐姐,我的忍耐可是有限的,您也先甭急着走,一会我送你回去。”

    苏楠手上一个使力想将人甩开,然而她此时的动作在这个男人的眼中甚至都不如挠痒痒的力气大。

    她愤恨的发红的眼眶骤然大睁,死死盯着面前的人,因为用力过度,而使嗓音更加嘶哑:“方锦程!你这个流氓混蛋!昨天晚上的事情!我会保留法律追究的权利!”

    男人的瞳孔骤然一缩,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道:“你就这么跟老公说话?这可一点也不可爱了。”

    “滚!”

    “我怎么能滚呢,我可还等着你给我负责呢,你可不能始乱终弃啊警花姐姐。”

    “你给我松开!我苏楠就当是被狗咬了!”

    一句话彻底将他压抑的愤怒激活,手上用力,攥着她的手腕就将人拖到了一旁的沙发上,往上一扔,居高临下的盯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人。

    方锦程的脸色很是难看,如霜似冰,与他阳光少年的形象大相径庭。

    “苏楠,跟我在一起就让你这么恶心?还被狗咬了?那我倒要问问你,如果昨天是在酒吧,你被一群疯狗咬了!你是不是也要义正言辞的说保留法律追究权?我看你不是被狗咬了!是脑子被驴踢了吧!”

    苏楠气的浑身发抖,她现在虽然很混乱,但也意识到一个残酷的事实,那就是她昨天晚上在不清醒的情况下和方锦程做了出格的事情。

    之所以会做出这种事,说方锦程趁人之危一点也不为过!

    但是方锦程可不这么想:“你现在来跟我叫板儿?你早干什么去了!苏楠!我告诉你啊!昨晚要不是小爷,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你不是横吗!你不是牛吗!你还十佳劳模!还立过三等功呢!昨晚不也一样跟tm孙子似的被人踩在脚底下!”

    “你给我闭嘴!”她恨不得要给他一拳,然而她也确实这么做了,却被这个男人稍微一推就摔在了沙发上。

    “你省省吧!你也就有本事在小爷这里牛逼哄哄的!你tm以后再不知天高地厚,有你吃亏倒霉的时候!你以后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做你的片儿警!最多抓抓小偷得了!你还想维护世界和平?你怎么那么不自量力呢!”

    苏楠一口恶气憋在心底,别提多委屈多愤怒了。

    但她却又骂不出,打不了,只能不上不下的堵着心口。

    她能怎么样?难道她也要指控这个男人占她便宜?难道她也要一个想不开一哭二闹三上吊?

    这不是她苏楠的作风,她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逃离,像一只困兽一般找个无人知晓的地方舔舐伤口,然后再没事人一样出现在别人面前。

    可这个男人却偏偏不让她走,偏偏要将她的伤口大力撕开,用最尖锐的话语撒上一把盐。

    苏楠气的胸口起伏不定,却忽的被那人捞进怀中,手指三两下扫过她的眼角,将她不知什么时候流出的眼泪擦掉。

    “哭什么哭?本来就丑,越哭越丑。”

    “你滚!”她继续去推搡,这次男人却怎么也不肯松手了,不仅不松,还愈发收紧臂膀,让她完全没有挣脱的机会。

    方锦程表情肃穆的看着苏楠,眼神锋利的有些可怕。

    苏楠也是第一次在他的脸上看到这种表情,好像一夜之间这个男孩真的成长为了一个男人。

    “苏楠,既然咱们都已经这样了,不如你嫁给我得了。”

    拿眼瞪她,身上没有力气,她觉得自己的眼神也没多少杀伤力了。

    “既然你知道我家里的情况,而且你也被逼到处相亲,咱们就做一笔交易如何?你跟我结婚,给双方家人一个交代,不过你放心,你的生活我不会干涉!”

    “你想都不要想!”

    她跟方锦程不同,是个游戏人间的花花公子。

    她早年忙于考核进入公安局,现在忙于职位调动进入刑警大队,像每个小市民一样挣扎于生活的边缘,每天起早贪黑。

    她也曾憧憬过爱情,希望可以遇到那个能为她遮风挡雨的,成熟内敛的好男人。

    到了这把年纪早就不再对婚姻抱有任何幻想,更不要说被人当作结婚的工具,她苏楠就算一辈子不结婚,一个人也一样可以过好这一生!

    “你还有别的选择吗?”方锦程胜券在握道:“你已经别无选择了,嫁给我,我能保证你的一切生活,包括让你弟弟妹妹出国留学!你放心,你的私生活我也绝不干涉,只要你不给小爷戴绿帽子就行。”

    苏楠冷嗤出声:“你凭什么这么自信?你哪来的这么自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