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姐夫最好了
    “再不松手真被你勒死了!”

    苏楠也被苏苏的哭喊惊醒了,吓了一跳不算,还被勒的直吐舌头:“我要是死了,也是被你勒死的……”

    苏苏这才哭丧着小脸松手道:“老姐!你要吓死我啊!我还以为你自杀了呢!”

    苏楠坐在满是水的浴缸里,一脸疲惫的看看苏苏,又看看顶着一张黑脸的方锦程,有气无力道:“电视剧看多了吧你,我吃饱了撑的去寻死?”

    “找死的事情你做了不是一件两件了!”方锦程上前,一把将人从浴缸里抱出来,虽然现在是夏天,但是在凉水里泡久了也是可以致命的,尤其是女人这种怕寒的体质,天知道她当不当自己是个女人!

    “把浴巾拿过来。”方锦程对苏苏命令。

    后者一愣,飞快递上浴巾,方锦程接过去就粗暴的在苏楠的头上脸上擦了起来。

    “把你姐的睡衣拿来!”

    “睡,睡衣?哦,睡衣,睡衣。”苏苏又飞奔出去把阳台上晾着的睡衣送进来。

    “有没有红糖姜茶?”

    “没,没有……”

    “那就去煮!”

    “啊?哦哦,好!”苏苏又撒丫子直奔厨房。

    方锦程一脚将房门踢上,顺手把苏楠的衣服裤子往下扒,后者怎么会允许,死命攥着衣服和他展开了拉锯战。

    男人唇角一勾眸光狡黠而又得意:“要么我给你脱,要么你自己脱,不管怎么脱我都能看得到,而且昨晚该看的也都看过了,难不成今天你还能多长个胸出来?”

    “滚!出去!”

    “我还是比较喜欢你昨晚逆来顺受的样子!”说着一个使力将她的t恤衫脱了下来,随即用浴巾将她包住,一双大手大力的为她擦拭身上的水,不带一点色

    情的意味。

    苏楠放弃反抗了,干脆就任他摆布,擦干净之后套上睡衣方锦程将人抱到了床上,盖上被子开了空调。

    苏苏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一幕,只见她老姐已经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了,方锦程却侧身躺在床边,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老姐的脸。

    如果眼神有魔力的话,老姐的脸上此时一定开满了鲜花儿。

    最让她不能接受的是……这个色胆包天的家伙竟然把手伸进了老姐的被窝!

    “喂!你干什么呢!你在干什么啊!”苏苏炸毛了:“我姐熬夜加班要休息!你在干嘛啊!赶紧给我出去!”

    说着就去推搡床上的那个人,方锦程一记眼刀看过去,沉声警告道:“你姐在发烧你没发现吗?”

    苏楠翻了个白眼:“大夏天发烧?你可真能编,我要睡觉,不要打扰我。”

    面对苏楠,方锦程立马又换了一副笑脸:“好好好,睡觉,我陪着你。”

    “不用你陪!”苏苏和苏楠异口同声。

    方锦程又冷下脸来看向苏苏道:“红糖姜茶煮好了没有?”

    苏苏这才想起自己冲进来是为了什么:“那个,我,我不会煮,要放多少水?要放多少姜?还有,生姜要不要削皮啊?红糖什么时候放?”

    方锦程的忍耐力似乎已经到了极限,被子底下他的手已经攥成了一个拳头。

    苏楠一把按住了他的手,转而对苏苏说道:“不用煮,我……”

    “网上搜去!”方锦程打断苏楠道:“你姐照顾你们365天,你照顾她一天都不行?”

    “哦……”苏苏撅着个小嘴出去了,关上门才有些纳闷:“我为什么要听他的话?他谁啊?我姐夫?”

    打发走了苏苏,苏楠又略显疲惫的看向方锦程道:“你能不能也出去?”

    “不能,我陪着你。”不容置喙的,他的手反握住她的,不让她有挣扎的可能。

    苏楠索性也不去管他,在凉水里泡了那么长时间,她确实有点不舒服,现在疲惫的只想好好睡一觉。

    这一觉睡了多长时间她不知道,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全黑了。

    卧室里只有她一个人,客厅里还亮着灯。

    喉咙里干干的,咽口唾沫都觉得疼更不要说叫人了,只得从床上爬起来去找水喝。

    脚步略有些虚浮的她刚打开卧室的门就是一愣,只见客厅里,两个一般大的毛头小子正坐在一起抱着游戏机的手柄玩的不亦乐乎。

    似乎是担心吵到她,游戏的声音已经开到最低。

    这两个,一个是她的弟弟,一个是和弟弟一般大的方锦程,也难怪他第一次来家里的时候,邻居会把他当成是苏贺的同学。

    就是这么一个和她弟弟一般大的毛头小子,却做着与他年龄不相符混蛋事!三番五次的找她麻烦不算,还趁人之危和他发生了这种糊涂事。

    天啊,为什么光是想想就觉得很羞耻很郁闷啊!

    不过按照正常剧本来走的话,之后不是应该拍屁股走人吗?甚至再侮辱人格一点,甩下一沓人民币再拍屁股走人,可他追到家里来算怎么一回事?

    “咦?老姐,你睡醒啦?”苏苏敷着面膜从另外一个房间出来,对苏楠说道:“厨房里有饭,你饿不饿?”

    苏楠略有些费力的说道:“给我倒杯水。”

    “好。”苏苏去倒水。

    沙发上坐着的大男孩道:“老姐,姐夫做饭可好吃了,比你的黑暗料理强。”

    方锦程熟稔的按着游戏手柄,操控着电视屏幕上的人物:“不用谢。”

    苏楠额角青筋一跳:“苏贺,你活的不耐烦了?乱叫什么?”

    “唉,苏贺这个卖国贼,人家赢了他两局游戏就跪下叫姐夫了!姐,还是我好吧,”苏苏把水杯送到苏楠手上:“我一直是站在你这边的,我支持你的选择!”

    这还差不多……

    苏苏这丫头虽然还年轻,平时看上去也咋咋呼呼的,不过三观最正,有时候思考问题比她这个走上社会多年的大姐还要周全。

    方锦程头也没抬的说道:“对了,苏苏,你之前说你想要的那套化妆品叫什么名字?”

    “活肌神仙水!不是化妆品,是护肤品!只要一瓶水就够了!光是那一瓶水也很贵的。”

    “一瓶怎么够,给你来两套换着用。”

    “啊!姐夫你太好了!”苏苏一声尖叫,也顾不得面膜变形了,扑上去就热情洋溢的给方锦程捶胳膊揉腿。

    后者得意的冲苏楠挑挑眉梢,左边是老弟,右边是老妹儿,大有老婆在手,天下我有的气势!

    苏楠继续翻白眼,她在问自己,干嘛要跟这三个一般大的孩子较真?

    “你们玩儿,我先伺候你姐吃饭。”

    “哇,姐夫你好好啊!”苏苏一脸的星星眼。

    苏楠再翻白眼,她现在什么也不想吃,只想喝水,嗓子也不知经历过什么浩劫。

    可当方锦程从厨房端出简单的皮蛋瘦肉粥,青菜香菇,炖的稀烂的土豆烧牛肉后,苏楠咕嘟咽了口唾沫,她觉得自己饿了……

    在食物面前,就这么毫无尊严的妥协了,如果眼前没有这张倒胃口的脸,今天的饭菜还是很可口的……

    “你到底要干嘛?”苏楠无奈叹道:“你也要吃?”

    方锦程托着腮看她,笑的是人畜无害:“不用谢。”

    苏楠憋住笑道:“谢谢你了。”

    “谢什么啊,一家人甭说两家话,不早了,我先回了。”

    “啊?”

    “怎么?舍得小爷?舍不得您就说话啊,我给你暖床!”

    苏楠直接就要将饭碗扔过去了,吓的方锦程闪身一退:“干嘛呢这是,一言不合就谋杀亲夫?”

    “赶紧滚。”

    “着什么急啊,来吻别一个。”说着又恬不知耻的将自己的嘴巴送了上去。

    苏楠转身找东西:“家里刀呢?”

    “哎哎哎,我说警花姐姐,你不是来真的吧,这还病着呢,就动刀动枪的?万一擦枪走火你可别后悔啊!上哪去找小爷这样的好老公呢?”

    “你滚不滚?”

    “不亲就不亲吧,昨儿晚上也亲的差不多了!哎呀,这大夏天的,我都不敢穿短袖短裤了,万一被人看到这一身的吻痕,我也是会羞涩的。”

    苏楠这下真的不给他贫嘴的机会了,直奔厨房而去。

    方锦程赶紧冲上去拯救菜刀,一边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份文件给她道:“停停停,听我最后贫两句。”

    “这什么东西?”

    “你的血检报告,还有关于潘二的一些信息,我托朋友打听了,昨晚他们的行动失败了,潘二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人,贸然行事只会打草惊蛇,让他更加警惕。”

    苏楠犹豫了一下,从他手上接过了那些资料,有些狐疑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方锦程勾唇一笑,刚要开口,就被苏楠叫停。

    “行了,你不用说了,你嘴里也吐不出什么好话,赶紧走吧。”

    “行,我走了,你好好休息,你卧室床头柜上有药,怎么吃也已经写好了。”

    “嗯……”

    方锦程临走之前不忘对沙发上的两个人嘱咐道:“你们也早点休息,别惹咱警花姐姐生气,明儿早上起早点,买个早点累不着。”

    “好的姐夫,再见姐夫。”苏贺还是头也没抬。

    “姐夫不要忘了你答应我的!”苏苏还惦记着她的护肤品呢。

    “行,有啥需要就开口,跟我也甭客气。”

    “姐夫你最好了!”

    在方锦程走后,苏楠直接给弟弟妹妹的脑袋上来了两个爆栗,忍不住咬牙切齿道:“卖主求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