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警察被威胁?
    “你找死是不是?”

    “找死的人是你!你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一点安全常识?”

    “喂喂喂,方锦程,是什么样的自信让你厚着脸皮来……”

    “你知不知道今天在天桥上!你差点没命!你知不知道!”

    苏楠一愣,略有些呆滞的看着这张近距离的俊脸,似乎并未听清他咬牙切齿发出的质问。

    没有得到回应,方锦程一拳打在苏楠背后的墙壁上,强制性的给她来了个壁咚,又把她吓了个不轻。

    “有病!”要将人推开,却被其死死压制。

    苏楠眉头一拧道:“不要逼我在办公室对你动粗。”

    男人有恃无恐的冲她吼道:“你以为自己多大能耐?三番五次的不要命?来啊,动粗啊!动给我看看!”

    他话音刚落,胳膊就一阵剧痛,整个人被她一个反擒拿按在了桌上。

    “唔!”整张脸招呼在桌面上,方锦程挣扎道:“放开老子!”

    苏楠淡定松手道:“谢谢你对我的关心,不过我们俩没有任何关系,我的工作不用你来干涉,我的死活也不用你来指手画脚。”

    她从办公室走了出去,那挺直的腰身虽然纤细但却非常有力,一身制服穿在身上,浑身都散发着一种名为正义的光芒。

    方锦程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胳膊,暗暗咬牙道一声可恶,这女人就是仗着自己有一身蛮力才这么有恃无恐。

    可现在不是那个谁拳头硬谁就是老大的社会了,她这种人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苏楠去看了看苏常青的情绪,还算可以,大虎传来消息表示她老公和嫂子联系不上,估计发生了这件事之后想要故意躲着。

    “那好吧,小林你先带苏大姐到招待所住一晚上。”

    苏常青红肿着眼睛对苏楠说道:“谢谢你,谢谢你啊民警同志。”

    “您甭客气,现在不会再想要寻死了吧?”

    “不会了,不会了民警同志,我现在想开了,我现在还惦记着家里的孩子呢。”

    苏楠点点头道:“对,千万不要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您现在还年轻,后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谢谢您,民警同志,我一定听您的话。”

    苏楠点点头,顺便对小林使了一个眼色:“晚上派人看着点。”

    小林点头表示了解,苏楠这才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可无论她走到哪里,身后都有一束目光如影随形,让她避之不及。

    出了派出所,方锦程果不其然的又拦住了她的去路。

    苏楠双手环胸看着他道:“咱俩把话说清楚吧,我不会跟你结婚,也不会跟你有进一步的发展,你最好不要再纠缠我了。”

    “警花姐姐,上车吧,我送你回家。”好像没听懂苏楠的话,露出他那招牌式的微笑,极具绅士风度的为她打开车门。

    苏楠面无表情道:“听不懂人话?”

    “咱们一起回家。”

    苏楠沉默……转身大步向公交站台走去,不是装傻吗?她也会。

    看着她的身影离去,方锦程重重摔上车门发出嘭的一声。

    嘴角勾起一个微笑的弧度,所谓的猎艳,才刚刚开始,既然是他想要弄到手的,不管是人还是东西,还从来没有失败的时候。

    苏楠上了2路公交车还在不停的回头确认,这小子竟然没有像以前那样追上来,看来只要她态度再继续强硬下去,他就能知难而退了吧。

    晚高峰人很多,因为离家也不远,所以就站在了后车门的地方,身边的人推来挤去的让人有点站不住脚。

    “苏警官。”

    苏楠顺着耳边的声音看去,是一张年轻漂亮的面庞,妆容精致,要是离得远肯定看不出她化妆了。

    但是苏楠离的近,长期从事的工作也让她不由吹毛求疵的多看了几眼,假睫毛边缘没有粘好,细致勾画的唇线有点脱色。

    可就算如此,也是一个无可挑剔的大美女。

    苏楠微笑道:“你好,放学了?”

    虽然不认识这个人,但还是礼貌的回复,因为她在派出所工作所要接触的人何止千万,前段时间就在各大高校讲学,那些学生认识她,她可不能将每个人都认全。

    公交车转了个弯,身边的漂亮姑娘将身体的重量顺势压在苏楠的身上,并在她耳边说道:“苏警官还在纠缠方锦程吗?”

    刹那间,恍如电击一般,她瞬间就联想到了所长给她看的那封举报信,那封将会影响她今年能不能去党校学习,能不能变动职位和职称考评的举报信!

    女人轻笑一声,又在她耳边说道:“警察本来就是一种神圣的职业,就因为有你们这种人在背地里做见不得人的事,所以才坏了口碑。”

    苏楠拧眉看向她道:“这位同学,你知不知胡说八道也要负法律责任?在刑法中那叫诽谤。”

    “不管你承不承认,你都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阿姨,方锦程不是瞎子,玩你图个新鲜,你不也是图他年轻有钱吗?但人要自律,不要为了一时爽就丢了工作丢了份儿!”

    苏楠觉得好笑:“你是在威胁我?”

    “你妹妹苏苏在经管学院读大三,学的是会计,还有,你弟弟苏贺在航大读大二吧?他那种学校和专业容不得他学生生涯有任何污点吧?”

    苏楠平静道:“同学,电视剧看多了吧?”

    “同福路南,到了,请到站的乘客带好行李物品从后门下车。”

    女生从随着人流下车,冲苏楠笑眯眯的挥挥手,脸上的神色愈发得意。

    苏楠一肚子火大,这叫什么事,她莫名其妙的,被人给威胁了?还是一个比她小好几岁的大学生?居然还叫她老阿姨!?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丫头肯定跟那封匿名举报信有关,真是可笑啊,一个小丫头片子竟然还威胁身为警察的她?

    到站,下车,她在琢磨明天怎么去跟所长说明情况,走到家门口开门的时候房门竟然没锁。

    登时火气上头,一把将门推开:“方锦程!你丫怎么又来了!”

    屋里的人大眼瞪小眼的看向门口的人:“啊?方什么啊?楠楠啊,你下班啦?哎呦,下班蛮早的嘛。”

    苏楠也愣住了,看着一屋子的人有点斯巴达了……

    “怎么啦,不认识啦?快来叫人啊楠楠!”

    苏楠嘴角一抽干笑道:“姥姥,大舅妈,小舅,小舅妈……”

    来了四个亲戚,足以将她们家本来就不宽敞的空间塞满。

    苏苏从厨房露出个头道:“姐,你回来啦,快来帮我摘韭菜!”

    大舅妈穿着个围裙呵斥苏苏道:“你姐下班回来多累啊,你摘个韭菜就抱怨这么多的啊?让你姐休息休息嘛!”

    苏苏撅着个嘴继续去摘韭菜,苏楠立马反应过来道:“你们怎么来了啊?什么时候到的?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苏楠的妈妈是南方人,所以这一群亲戚都是从南方千里迢迢过来的,虽然平时联系的不多,见的也不多,但亲戚总归是要亲那么一层的。

    姥姥坐在沙发上,一脸慈祥的笑道:“来的时候给你打电话啦,你不接嘛,知道你工作忙,就找苏苏了。”

    小舅人到中年发福的厉害,坐在空调房里还一脑门子汗:“就是,你忙你的好了哇,我们就是过来玩的嘛,顺便看看你们姐弟呀。”

    苏楠手忙脚乱的找杯子倒茶:“苏苏真是的,也不给你们冲个茶,大舅妈,今儿晚上甭忙活了,咱们外头吃吧。”

    “哎呦,外面贵的啦,又吃不好!刚才我跟苏苏去过菜市场啦,买了一些菜回来,你们这里的菜比我们那里贵的多啦!大城市生活不容易哦!”

    “这怎么行呢,您一路上多累啊还要做饭,走走走,咱们出去吃吧,姥姥,小舅,小舅妈,咱都出去吃吧。”

    小舅妈已经迫不及待的拿起背包准备出门了,却被姥姥一个眼神压制的重新坐下。

    “楠楠啊,”姥姥抓住她的手拍了拍道:“知道你孝顺的嘛,但咱们都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的,你生活不容易,不要乱花钱,有点吃就行了,没必要非得去下馆子的!”

    苏楠知道姥姥一辈子是节约惯了的,也不勉强,赶紧去帮他们洗水果。

    苏苏在厨房小声对着苏楠说道:“他们今晚要住这呢,姐,你快让他们去住酒店!”

    苏楠一惊:“不会吧?”

    苏苏急的都快哭出来了,跺着脚道:“怎么不会,大舅妈要住我房间!”

    苏楠端水果出去,试探道:“姥姥,你们过来旅游酒店订好了吗?我知道一家不错的酒店在景区附近,现在不是旺季,特便宜,我帮你们订一下吧。”

    她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而且她给订,还不用他们花钱……

    “就住家里好了啊!”小舅说道:“出去住多不方便啊,就住家里好了啊。”

    苏楠干笑:“怎么会不方便呢……外面离景区近嘛,而且家里没空房啊。”

    大舅妈却道“苏贺不是不回家嘛?你小舅跟小舅妈住他房间好了啊,我住苏苏的房间,让你姥姥跟你住,哎呀,这都两年多没见了啊,你姥姥想你的啦!”

    厨房里苏苏一个白眼一翻差点晕过去,所以说她最讨厌亲戚了!要是陌生人或者朋友啥的,她姐绝对给提溜脚脖子扔出去了,偏偏是亲戚这种尴尬的身份!

    “苏苏和苏贺不喜欢别人住他们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