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威胁
    “姥姥你说吧。”

    “你年纪真的不小喽,女孩子家,不要太要强的啊。姥姥知道你可以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弟弟妹妹,但是,但是以后呢?你要想想以后啊,你弟弟妹妹成家立业了,你年纪大了,没有儿女,以后怎么办呦。”

    万变不离其宗啊,催婚,催婚。

    如果她真的没有结婚的兴趣又为什么会去相亲?而且还是跟一个个的奇葩男相亲。

    自己明明也很着急却又只能在装出一副大大咧咧无所谓的样子给别人看,她为了什么?当然也是不想被人所同情,只能说什么我虽然没有男朋友,但我一个人也活的很好啊。

    天知道每次过节,作为一个单身狗,她有多苦逼,差点没被狗粮撑死!

    “姥姥,您放心吧,有合适的我会结婚的,到时候还要让你来喝喜酒。”

    “那就好,那就好啊,找个好男人,两个人好好在一起,你父母都不在了,别那么挑……”

    她没觉得自己挑,但前提是她得找到个好男人才行啊,男人好找,好男人不好找啊。然而她又不忍心告诉姥姥,这年头,但凡品相稍微好一点的男人哪个没有男朋友啊?

    那些流落街头到处相亲的男人,又有哪个不是有毛病而被女性群体所淘汰下来的呢?不要说什么人家眼光高,普通女孩子看不上,等的就是那个传说中的真命天女,尼玛,说的她苏楠好像不是普通女孩子一样。

    送亲戚上了火车,她终于如释重负,捏捏肩膀循着人流往地铁的方向走去,走了两步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

    不过一天的疲惫让她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好好坐一坐,所以进了地铁就直接瘫坐在了座位上,心想回去之后要把所有人的床上用品清洗一遍,还要把房间收拾一下。

    今儿星期几来着,苏苏和苏贺哪天回来?要不然等苏苏那小妮子回来的时候让她收拾?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苏苏打来的。

    “喂,老姐,姥姥他们走了吗?!”

    “嗯……走了,你以后说话能不能小点声?耳朵要聋了。”

    “呼,那就好,那就好,终于送走了这几尊大佛!”

    “怎么说话呢?我问你,什么时候回家?把家收拾收拾,这几天累死我了。”

    苏苏道:“让姐夫请两个钟点工来呗,好想过一下骄奢淫

    逸的生活呢!”

    “你丫给我闭嘴!哪来的姐夫!”苏楠隐约觉得自己要找回记忆了:“我刚要说什么来着?”

    苏苏对面呱唧嘴道:“说到打扫卫生,老姐,你先干着,能干多少干多少,也甭勉强自己个儿,等明儿晚上我回去帮你收拾。”

    “成,你早点回来,不过我觉得我好像忘了什么……”

    “忘了啥?我怎么听你的对面地铁报站了呢?姐夫不是说接到你了吗,你和姐夫改坐地铁了?他车呢?看着那么牛掰的车不坐,坐什么地铁啊?抛锚啦?”

    苏楠眉头一皱,有些哭笑不得,暗道一声糟糕,她竟然把方锦程给忘火车站了……

    虽然不会真的相信方锦程会让她丢掉党校培训的名额,但以他睚眦必报的性格肯定又得整出点幺蛾子来:“苏苏,你给他发个微信,就说我临时有事先坐地铁走了。”

    “这不都是下班时间吗,你能有啥事啊?又加班?”

    “你问这么多干嘛?而且你不是告诉我不能上他的当受他的骗吗?现在一口一个姐夫叫的够亲的啊,回家收拾你!”

    苏苏赶紧讨好道:“嘿嘿,开玩笑呢姐,行,我上微信跟他说,先下啦,拜拜拜拜”

    下地铁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天都已经黑透了,小区的公共区域不少出来纳凉的人,因为这个小区的年代有点久远了,所以住户也都上了年纪。

    苏楠当初买这里的房子时先是看准了价格便宜,又算准了将来规划的方向,现在若是转手一卖,价格能翻好几番。

    楼道里的灯还没修好,她上去的时候跺了跺脚,灯没亮。

    刚走了一步,就见到一条黑影快速的冲了过来。

    苏楠唬了一跳:“白叔?又出来丢垃圾?”

    话音刚落就听嗖的一声,一把弹簧

    刀已经抵在了他脖子处,手法如此精准,一看就是练过的。

    苏楠的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慢慢看清眼前的黑影并不是这座楼里的居民。

    “把手举起来!”听声音还挺年轻。

    苏楠举起了双手,依旧镇定自若道:“有事?”

    “往后退!”

    这里是人来人往的楼梯口,虽然晚上走的人不多了,但为了防止有人经过对方还是很谨慎的在迫使她离开。

    苏楠往后退出楼梯口,在那人的指挥之下退进了居民楼旁边的绿化带。

    高高的常青树在夜色中恍如鬼魅,她就被逼近了这常青树所投射下来的阴影中,她这才看清,来的果然是两个年轻人。

    这两个人都长得高高壮壮的,只是一张脸仍然带着许多稚气,看上去还是在上大学的年纪。

    “有人来了。”其中一个放风的人对那拿刀的人说道:“快点。”

    拿刀的人道:“你是不是苏楠?”

    苏楠挑眉:“没错,我们认识?你们又是什么人?”

    对方拿着弹簧

    刀对着她的脖子,恶狠狠的说道:“我们是来给你警告的!让你以后小心点!”

    苏楠道:“不告诉我原因,我怎么小心?”

    “我告诉你!今天我们不动你,但你要是再得寸进尺,也让你弟弟妹妹小心点!看到了没有!这是什么?刀子!”

    那一把锃光瓦亮的弹簧

    刀在夜色之中挥动,看上去的确比较锋利,也比较让人畏惧,但她苏楠是什么人,什么样的场面和架势没见过?能被这一把弹簧

    刀吓退?

    方锦程是亲眼看着苏楠进了小区,停好车追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她人被刀架在脖子上逼进了绿化带之中。

    本来就积攒了一肚子的无名恶气就愈发难以遏制,好一个朗朗乾坤啊,警察竟然在家门口被人用刀逼着走啊!

    他已经挽起袖子准备随时来个出奇制胜,先将这个放风的放倒再说!

    相对于他的怒不可遏,苏楠就显得平静多了:“你知道你的行为已经构成犯罪了吗?携带管制刀具,威胁人身安全。”

    “那你呢?身为警察去勾引在校大学生就不是犯罪?有人让我来警告你!以后离方锦程远点!要是再犯贱,就不是威胁这么简单了!”

    苏楠明白了,这两个人和给领导发举报信,并在公交车上恐吓她的人是一群的,且不论她是不是勾引了在校大学生,但哪条律法说明勾引在校大学生是犯罪的来着?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好吧。

    “小兄弟,这种事情不管是谁让你来做的,你都要认清,这是违反犯罪的行为,不要被人利用,我劝你还是放下刀子,免得伤了自己。”

    “呦呵,还伤了自己?你不是警察吗!竟然还这么怕死?要是所有做警察的都像你这么怕死,那咱们的生活治安还有保障吗?每天就知道浪费纳税人的血汗钱!”

    苏楠道:“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

    话音一落就突然劈手打向对方手腕,迅疾夺下弹簧

    刀,反脚一踢已经将人一脚踹在了地上。

    放风的人见状也立马冲上去一个飞腿招呼,苏楠弯腰一躲,抓住他的胳膊就来了一个漂亮的过肩摔。

    不远处的方锦程登时张大了嘴巴,要出手的动作止住了,这显然是不需要他了嘛!

    “哎呦!”地上的人叫唤着爬起来要报仇,被苏楠一把擒住胳膊反手压制在地:“老实点!”

    摸了腰上的手铐,将两人扣在了一起。

    “是谁让你们来的?”她严词厉色道:“另外我告诉你们!咱们国家没有一条法律规定,警察跟在校大学生在一起是违法犯罪!现在的大学生是不是竞争还不够激烈?竟然干起了违法的勾当?说,你们是哪个学校的!”

    “我们,我们不是大学生!”两人虽然被困在一起,但还是在拼命想要逃脱,挣扎的同时不忘去偷袭苏楠。

    苏楠避身闪过,分别控制住两人没被拷在一起的胳膊:“别逗了,你们根本不是社会上的人,甚至连不良学生都算不上!不要以为你们不说我就没办法让你们招出来,先跟我到所里走一趟!”

    “等一下!等一下!”其中一个人撕心裂肺的叫起来道:“警察阿姨!我们的确是大学生,你要是带我们去派出所了,这不就要留下案底了吗!我们错了!饶了我们吧!”

    阿,阿姨?苏楠额角青筋一跳真有种将两人再摔两下的冲动:“那你们说!为什么到这里来!谁让你们来的!”

    “我们,我们只是收钱办事,只是想吓唬吓唬你,也没想着真动手啊!”

    “就是,要真动手我们也不是您的对手啊!给我们十个胆子也不敢啊!”

    苏楠道:“谁让你们来的。”

    “我们也不知道!在网上找的兼职!”

    “对对对!我们,我们一开始不想干的,但是,但是因为练过一点跆拳道,而且价格还不低,就想来碰碰运气。”

    苏楠觉得好气又好笑,没想到她和方锦程的事情竟然兴师动众到了这个地步!还花钱雇人来威胁她?

    她真是越来越好奇以后的剧本走向了,是不是下一步就要往她家里扔了?

    “我告诉你们!今天暂时放你们一马!以后要在再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送你们进所里捡肥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