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王家三爷
    “老大,所里有新任务?”

    “要去区局吗?”

    苏楠摇头道:“没啥事,先忙手上的活,小林你把失踪大学生的卷宗拿给我看一下。”

    “好。”

    她告诉自己不要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了,现在先专心工作。

    然而当她刚在办公桌前坐下后,外头就传来一阵喧哗,不用猜也知道是方锦程那小子又来‘拥警’了。

    整箱的矿泉水被抬了进来,不算太值钱,让人拒绝不了,也还算合乎规章制度。

    他本人则带着两个餐厅的厨师,沐浴着晨光,恍如神兵天降一般出现在苏楠的办公室里,一挥手,精致的早点摆上了她的办公桌。

    这个大男孩个头高高的,挡住了大半的阳光,黑眸之中恍如有星子闪亮,笑起来微微勾唇的模样满是自负和不驯。

    这往校园里一站那绝对一阳光帅气的校草啊,让苏楠觉得自己卑微到尘土里了,这要是真结婚,他不穿婚纱肯定都比自己这个穿婚纱的新娘子吸引人眼球。

    “警花姐姐,今儿早上,寿司,希望你喜欢。”

    各式寿司花样齐全,口味不同,并不算清淡。

    她点点头道:“谢谢,我要工作了。”

    “行,下午请假吧,中午接你吃个饭,然后去我家。”

    苏楠道:“去你家吃晚饭并不用请假吧。”

    “半天的假也不舍得?我外公来,给个面子,成不成?”

    这吊儿郎当的语气甚至还带着小小的威胁,倨傲的下巴微微抬起,也在发出质问。

    苏楠犹豫了一下说道:“行,你回吧。”

    “好嘞!”大男孩又立马换上一副笑脸,细皮嫩肉的一张脸让人忍不住想要捏上几下:“下班等你。”

    目送方锦程离开,苏楠对同事说道:“吃寿司了。”

    一群饿狼蜂拥而上,苏楠本来是没什么胃口的,可一看他们抢的热火朝天也忍不住加入觅食的大军。

    “少吃点,少吃点!姐没吃早饭呢!”

    方锦程离开派出所直接驱车去了郊外的高尔夫小区,这一片依山傍水都是高档别墅住宅区,更有宽阔的高尔夫球场作为巨大的绿化带,让真正的有钱人在钢筋混凝土的城市中大大的奢侈了一把。

    轻车熟路的通过安保直接进了小区内部,临湖而建的一座住宅看似简单和其他的别墅没有什么区别,但只有熟悉这房子的主人才知道,这一整个高尔夫商圈都是他投资开发建设的。

    方锦程停好车进去,别墅内颇具科技感的门依次在他面前打开。

    “嘿!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大王八王向中在楼上叫人,一边兴奋的绕着旋转楼梯下来:“是,是不是想我了!我正要!正要找你去,咱俩去湖上游船!”

    方锦程没好气的将车钥匙扔在桌上,往沙发上一坐翘起了二郎腿:“没意思,你当自己是秦淮八艳啊!”

    “我去!你丫!怎么,怎么说话呢!我跟你说,这,这晚上有大明星在湖心岛表演!咱俩去凑凑热,热闹!”

    方锦程知道他说的什么,高尔夫俱乐部本来就是供有钱人消遣娱乐的地方,所谓的明星表演也不过是为了招揽更多有钱人到场。

    和那些粉丝演唱会见面会不同的是相对封闭和保密,看客也少,更多互动,相同的是都有不菲的收入。

    “不去!”他直接拒绝道:“乖,自个儿玩去,我找你哥呢。”

    “你,你丫,不是来找,找我啊!害我浪费!感情!”

    方锦程没好气道:“没脑子是不是?小爷找你来你哥家?”

    “滚你丫!放个假出去嗨也不叫,叫我!绝,绝交吧!”

    后者无所谓的摆摆手:“分手吧,不要再纠缠我了。”

    “靠!”

    抓起沙发上的靠枕扔过去后者接了个正着,一个漂亮的投篮,直接栽回了王向中的脑袋上。

    “你们两个吵什么?”

    方锦程起身冲那说话的人道:“没什么,跟大王八闹着玩儿呢。”

    “起的挺早。”

    “没办法,媳妇要上班,我要送早餐。”

    王向中指指两个人道:“哥!你,你叫他,来的!?”

    “嗯。”

    “不,不是!你们俩!怎,怎么关系这么,好!了!”

    “谁跟他王向阳关系好了,要不是你哥有点用你以为我乐意过来?”方锦程双手环胸没好气的去瞥那人,似乎关系好这个形容词对他来说是种羞辱。

    王向阳是王向中大伯家的哥哥,在王氏家族中排行老三,前头两个是大哥二哥,到他这儿整个a市入流的公子哥儿都要叫他一声三爷,叫这三爷的八弟一声大王八。

    相对于大王八这个疏于管教的二世祖,王向中一直走正儿八经的冷酷禁欲路线。

    三十多岁的人了,事业有成却无妻无子,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儿身高体健基因良好,少不得也是个少女杀手,无数美女趋之如骛。

    但方锦程就不喜欢他这一点,整天板着张棺材脸好像全世界都欠他几个亿,尤其是走到哪带着一副窄框眼镜,那鬼畜范儿立显。

    两人的仇怨说来话长,彼此看着不顺眼吧却又在对方需要帮助的时候一口给应下来,不知是故意显摆自己能耐还是真因为所谓的多年交情。

    王向阳似乎是才起床,穿着柔软的丝质睡衣,戴着招牌眼镜,将手上一个信封袋扔怕在方锦程胸口转而去倒水喝。

    “什,什么东西!”王向中往前边凑合想要看看里面的东西。

    方锦程一把将他推开道:“少儿不宜!”

    “靠,是泷泽罗拉还是小泽玛利亚?”

    “滚!”方锦程没好气道:“说起这个你倒不结巴,是武藤兰!”

    “我去,武藤兰都,都过气了!你,你品位,不行不行!”

    方锦程懒的鸟他,自顾自的看着手上的文件,了了三页纸,但却让他的眉头愈发皱紧,看完之后装进信封拿起车钥匙摆手道:“走了。”

    王向中急了:“喂!不,不谢谢啊!”

    该走的人走的是头也不回,好像没听见一样。

    王向阳靠在厨房的玻璃门上,一尘不染的折射出他英俊的侧颜,看着离开的人转而将视线收回:“早饭吃了吗?”

    “没,没呢!”

    “去做。”

    王向中登时炸毛了:“又,又是我做?哥!你请个保姆吧!我求求!求求你了!我给你跪,跪下了!”

    言罢还真就五体投地趴在地板上作拜佛状,后者看都不看的踩着他的背走过去,语气平淡道:“煮面吧。”

    “啊!你这个,暴!暴君!”

    默默含着一汪小眼泪爬进厨房,此时此刻的他真想高唱一曲小白菜来表达内心的酸楚。

    老爹老妈简直是不是亲生的啊,一放暑假就把他扔三哥这里来进行魔鬼训练,哪知道他不是来训练是来做保姆的啊!

    自从不小心暴露出自己的厨艺天赋,这个三哥就势必要榨干他仅有的劳动价值。

    一边委屈的抽噎一边刷锅掌勺,切肉切菜做浇头,和面醒面准备煮,天啊,为什么让他生来是个厨艺天才啊!

    王向阳上楼前看了一眼厨房的方向,他也想问上天,他王氏血脉男女老少都做饭无能,怎么就出了这么个东西?难道上辈子是厨子?

    还不到中午的时候苏楠的肚子就已经开始咕咕叫了,小林向大周汇报今儿食堂煲了老鸭汤放凉了随时可以去喝。

    大周哭天抢地的表示昨晚加班所以下午不上班,中午必须得回家吃了,一群人幸灾乐祸起来。

    苏楠撑着肚子站起来道:“那我先去吃了,你们等凉了再去吧。”

    “哎哎哎,老大,人家方少不是要来找你吗!”大周道:“还缺你一顿饭?说不定带你吃山珍海味鲍鱼燕窝!赶紧走吧!”

    苏楠咕嘟咽了口唾沫,一边对着大周说道:“我偏去喝汤,气死你!”

    “对!楠姐咱们一起!”小林高高兴兴的上来挽苏楠的胳膊。

    俩人刚出办公室的门就被大太阳晃的眼晕,正准备飞奔进食堂,减少紫外线伤害,就听小林叫道:“楠姐!那里!那里有个人在发光!”

    苏楠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了,方锦程还真来了!

    大男生站在派出所门口,冲苏楠招招手,笑起来的白牙与白衬衫真的好像会发光一样,让人炫目。

    苏楠头疼,眼看着他走近,只得对小林说道:“得,你喝去吧,今儿喝不成了。”

    小林有些遗憾的同时不免担忧的小声道:“楠姐,你不会真的要跟他出去吧……不要被他威胁啊……”

    方锦程干咳一声,那意思是我听到了,少在那儿说坏话。

    小林赶紧闭嘴,准备看他俩要干嘛。

    “走啊,警花姐姐,去吃饭。”

    苏楠第一次没表现出反抗的态度:“我去换衣服。”

    “甭换了,我喜欢看你这么穿,走了。”言罢不由分手就拉起苏楠向大门口走去。

    小林在后头惊的张大嘴巴,这,在是怎么一个情况?楠姐她……

    在院子里站了好一会才回去冲着工作的大家说道:“楠姐被方锦程带走了。”

    “切,你紧张什么啊,要是哪天他俩结婚了再紧张也不迟。”众人表示见怪不怪。

    小林一想也是,那小子纠缠人的功夫简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索性也不管了,先去食堂吃饭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