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都是是缘分
    “外公……我还以为您这么些年一直在国外。”

    老爷子笑着摇头道“你没听说过,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吗!再说了,这不挺好吗!那几年啊,是外公这么多年来过的最舒心踏实的日子!”

    方锦程道:“那有空带您老回去看看,那地方不错,就是小区有点老了,过几年拆迁了想去看都没有了。”

    “外公哪还能活到过几年啊,就趁着现在,等你和楠楠闲着的时候啊咱们一起过去。”

    苏楠赶紧答道:“好的,您到时候叫我就成。”

    “楠楠啊……”

    苏楠快走两步到他旁边道:“李爷爷您有事?”

    老爷子深陷的眼睛被病痛折磨的已经没了当年的神采,不过依旧矍铄照人:“该改口了,早点改口,让我多听几声!”

    苏楠有点尴尬,也有点惭愧,毕竟他们当事人对这场婚姻心知肚明,面对这位老者,不过是善意的谎言罢了。

    “怎么,你这么大大咧咧的人不好意思啊?”

    苏楠笑道:“外公。”

    方锦程看她一眼又将目光躲闪开来,推着轮椅继续向前走去。

    老人家呵呵直乐:“真好!外公真想再多活几年,等着你们的孩子出生,长大!”

    苏楠蹙眉,从刚才开始就总能听他们无意间提起这种消极的言辞:“您的身体一直很健康,这次手术之后一定会慢慢恢复。”

    “呵呵,人也得服老啊,毕竟年龄摆在那!”老人家倒是看的开:“来的时候我还在想,能让姓方的同意锦程的婚事,这个儿媳妇肯定又死板,又老成!一本正经!说不定啊还是部队里头那一身腱子肉的女汉子!”

    苏楠意识到他说的姓方的就是方良业后有点哭笑不得,而且女汉子也不一定就一身腱子肉嘛。

    方锦程揶揄道:“外公,你这孙媳妇虽然没有一身腱子肉,那也和女汉子没什么两样!整天欺凌弱小!”

    苏楠道:“我欺凌哪个弱小了?你看见了?”

    “我啊!”

    苏楠对这个人高马大的弱小无言以对,只能回以两个字:“幼稚!”

    老爷子乐呵道:“小夫妻斗嘴是个趣儿!生活不单调!挺好的,挺好的。”

    苏楠真想回应一句,谁跟他小夫妻,谁想跟他斗嘴,但为了将这场戏做足,所以就忍下吧。

    这座高级会所不仅有一大片的阳光海岸区,还有一片透明玻璃花房,正是欧月盛开的季节,各种颜色的欧月或是攀爬,或是团簇,开的那叫一个喜庆热闹。

    花房内温度控制适宜,走进去恍如置身于春天,周身都沐浴在芬芳之中。

    “今儿来的人有点多,你一会要紧张就抱紧我。”方锦程冲着苏楠挑眉。

    苏楠白眼一翻懒的搭理他,不过内心还是有点不安和紧张,一会第一句话怎么说?叔叔阿姨好?

    绕过一片花墙,眼前豁然开朗。

    几个人在品茶,几个人在聊天,不亦乐乎。

    方锦程干咳一声道:“咳咳!”

    众人齐齐向这边看来,一时间叫爸的,叫爷爷的,都笑着迎了上来。

    苏楠告诉自己要淡定,但还是有点自欺欺人的嫌疑,有生以来第一次!比自己第一次抓扒手还紧张!

    “这就是锦程的女朋友啊?”

    “啊?啊,你,你好!”苏楠僵硬应答,直挺挺的九十度鞠躬:“你们好。”

    “呵呵呵,对,这就是锦程的女朋友,叫苏楠。”方太太笑着介绍,她今天穿着一身天青色的旗袍,整个人看上去容光焕发,和蔼可亲。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也不必拘束,随意就好,随意就好。”

    方锦程介绍道:“这我大舅。”

    苏楠对这个两鬓微白的男人鞠了一躬说:“您,您好。”

    全体保持微笑,但是陷入了沉默,似乎在等着什么事情发生。

    苏楠觉得有一群乌鸦从自己头顶上飞过,她顿时就有点斯巴达了。

    方太太刚要开口缓和气氛,就听方锦程毫不客气道:“叫大舅啊,楠楠,都是一家人,甭害羞啊!”

    苏楠藏在背后的手狠狠在方锦程的屁股上拧了一下,后者表情扭曲立马吸引了方太太的注意。

    “锦程怎么了?”

    “没,没事儿!被屎壳郎叮了!”

    方太太道:“屎壳郎会叮人吗?”

    “听他胡说八道,哪来的屎壳郎!”

    苏楠真想说,古人诚不欺我,果然是风水轮流转,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栽在方锦程的手心里……

    “大舅,很高兴见到您。”她干脆抛开所有不安,挂上一脸的微笑冲那人伸出手去,热情的握了握。

    后者立马眉开眼笑,恍如碰到革命同志一般彼此会师,郑重握手,转而又拉着她道:“来,外甥媳妇同志,这是你大舅妈。”

    “大舅妈!你好!你好!”

    大舅妈短发,戴着眼镜,一看就是知识分子,虽然上了年纪,但整个人底蕴不俗:“外甥媳妇同志一路过来受累,听说你是做警察的,平时辛苦啦。”

    “不辛苦,为人民服务!”

    “做警察很不容易,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健康和人生安全!”

    “一定一定!请首长放心!”

    “呵呵呵,锦程的眼光很好啊。”大舅妈说着就从手包里掏出两封红包道:“这是我们给你的见面礼,请你一定不要嫌少,收下!”

    苏楠道:“这怎么好意思呢。”

    方锦程一旁戳她:“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人家结婚都收见面礼的。”

    苏楠脑袋上冒出一串问号:是这样?

    “呵呵,收下吧,这一份是他二舅的,他们夫妻俩在国外,没赶过来。不过索菲亚来了,索菲亚,叫嫂子。”

    坐在人群外面看上去高中生年纪大小的小姑娘脆生生的叫了一句:“嫂子好!”但自始至终都没将眼睛从平板电脑上抬起来,游戏玩的不亦乐乎。

    “你好。”苏楠应了一声,盛情难却的收下红包,用手捏了一下,并不怎么厚,想必只是一个形式而已,要是太厚了只会让她有心理负罪感和压力。

    苏楠又看向在场的另外一位,虽然人过来了,但也正抱着手机戳戳戳。

    方锦程勾住那人的肩膀道:“这我小舅!”

    苏楠有些惊讶,这小舅三四十来岁,还挺年轻,跟方锦程站在一起眉眼处还有几分相似。

    “嗯,外甥媳妇好!”小舅随口应了一句。

    方锦程的手干脆伸他怀里去翻:“见面礼呢?红包呢?”

    “要什么红包啊,多伤感情!”

    “去你的!你丫不给红包还想让我家楠楠叫你小舅?”

    苏楠又忍不住想要掐人了……谁是你家楠楠!

    方太太拿这两个人很没办法,推着放老爷子的轮椅拉着苏楠一群人聊天去了,方老爷子兴致勃勃的给他们介绍苏楠和自己的缘分,一群人更是乐的合不拢嘴。

    好一个相亲相爱,和和谐谐的大家庭啊!苏楠不仅羡慕,而且嫉妒,让从小没有家庭温暖的她倍感亲切。

    “小舅,怎么样怎么样!”方锦程开了两瓶鸡尾酒给李川,一边勾肩搭背的冲他显摆:“人不错吧?这一打扮瞧上去还挺漂亮!”

    李川接了酒,一只手还在戳手机,随口应道:“嗯,凑合。”

    “什么叫凑合啊!要真跟她结婚,我也不亏!”

    “你不是说形婚吗,心动了?”

    “这倒不至于,你也知道,咱们家一直搞性别歧视,重女轻男,这会子我搞个媳妇回来,也算是翻身农奴把歌唱了啊!”

    李川这才抬头看他,郑重其事的点点头:“还真是……那你唱呗。”

    他也是在重女轻男的大环境下长大,从小就饱受大嫂和大姐的摧残,虽然没长的根正苗红吧,但现在一看到那俩人还是想要避之不及。

    “别说你这小子还挺有主意,智商达到你小舅的一半了。”

    方锦程捣了他一拳:“爱情诚可贵,金钱价更高,若为自由顾,两者皆可抛!”

    “说你智商高你还嘚瑟上了!”

    拿酒瓶碰了一下他的,方锦程脑袋凑过去道:“跟谁发信息呢?这么认真。”

    “小孩子甭多管闲事,一边去。”

    “又泡妞!我告我妈去!”

    “回来!你是想让我把你形婚的事儿说出来?”

    两个人僵持了一下达成了共识:“好吧,是在下输了!”

    “我来晚了,锦程和苏楠来了吗?”一个柔和的声音在门口响起,苏楠顺着声音看去,来人不由得让她肃然起敬。

    这人应该是方锦程的姐姐,虽然没见过,但看到就能猜得出来。

    个头不算太高,但长相温婉,眉眼间还有遗传自将门世家的英气。

    一头长长的大波浪衬的她脸部线条纤细,是个美人坯子。

    “静秋来啦!”李老爷子眼睛一亮,好像要从轮椅上站起来一样。

    苏楠切切实实体会了一把他们家所谓的‘重女轻男!’并且默默为角落里那对舅甥同情了一把。

    “外公,大舅,舅妈,索菲亚。”

    “表姐!”索菲亚甜甜的叫了一声又去玩游戏了。

    方静秋走过来笑着跟苏楠握手道:“欢迎,不好意思我迟到了,有些生意伙伴在这里应酬了一下,我是锦程的姐姐方静秋。”

    苏楠也赶紧道:“你好,我是苏楠。”

    “嗯,听锦程介绍过你,不用客气,当是自己的家就好。”

    “嗯嗯,好……”

    说不拘束,还是很拘束啊,尤其是这一家人对她这么客气,这么温柔,负罪感好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