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小舅的女人
    晚饭吃的还算不错,挺和谐,只是方良业和方静秋的老公一直没有出现,这一场家宴更像是方太太娘家那边的。

    这让苏楠忍不住要怀疑,是不是还有方家这边的家宴等着她?要真来这么一遭的话,她会心力交瘁的啊,她宁愿出去巡街抓扒手啊!

    晚饭后送别了苏楠和方锦程,方太太正要开口让李川回家去住,就见这个最小的弟弟撒丫子跑的人都没了。

    “刚才答应的好好的,这会儿又跑了。”

    方静秋道:“妈,小舅这么大个人了,您不用为他担心。”

    方太太叹了口气道:“正因为他这么大个人了,所以才让人不省心,要是赶紧结婚生孩子,哪还有这么多事?我也能向你死去的外婆交代。”

    “您为他操心了一辈子,他也不听您的,越是管着他,他越不肯就范,不如就别管了,小舅总会为自己终身大事打算的。”

    “好吧,好吧,你总是让我不必管,那我以后就不管了,行啦,我带你外公回去了,你好好安排一下你大舅他们和索菲亚。”

    “行,您放心吧。”

    “嗯。”

    在会所门口目送两辆防弹红旗车送走了老妈和外公,方静秋这才转头说道:“出来吧,我妈已经走了。”

    “多谢!多谢!”李川闪身出来,对着方静秋抱拳道:“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后者轻笑道:“好啦小舅,刚才就看到你毛毛躁躁的,是不是有急事?”

    “什么事儿都瞒不过你,要不怎么说你是一朵解语花呢,小舅先走一步,一会跟老爷子说一声。”

    “好,你去吧,我跟外公说。”

    “拜拜!”挥挥手,冲出去的人骑上早就已经准备好的机车,头盔一戴,油门一加,轰鸣着驶出了这家高级会所。

    方静秋看了一会也转身回了会所,现在已经华灯初上,曲终人散,结束了一场疲惫又会有下一场等着她的到来。

    她能做的就是唯有挺直了背脊,周旋于事业和家庭之间,扮演好自己不同的角色。

    李川风驰电掣的速度足以和跑车相媲美,在夜色之中快的好像一道闪电,他心急如焚,一刻也不想等待,但离目的地越近,就越是有种近乡情怯之感。

    他与生俱来的骄傲和自信都在逐渐的土崩瓦解,等他终于停在一家酒店楼下的时候,抬头看着楼上星星点点的灯光,他给自己打气:“丫的,还不信治不了她!”

    先进了楼下的一家花店,准备打烊的店小妹一看到进门的人,要关门的话登时就说不出口了,一张小脸涨的通红,结结巴巴道:“您,您要点什么?”

    李川随便看了一眼道:“玫瑰吧,包一下。”

    “请问什么颜色?”

    “白的——我足以与你相配,十一朵,一心一意!”

    言罢还冲着卖花小妹眨了一下眼睛,对方立马就脸红心跳手忙脚乱起来。

    李川冲着店铺玻璃撩了一把发型,他这种大叔级男人果然还是魅力不减啊,瞧这刚毅峻拔的一张脸,再瞧这深邃忧郁的一双电眼,释放十万电压分分钟俘虏一片。

    “您,您的花,包好了。”

    用白色卡纸包的白玫瑰一尘不染,阳春白雪一般,布艺蕾丝还打了一个心形蝴蝶结。

    李川由衷称赞道:“手真巧。”言罢掏出几张毛爷爷塞在她的手里:“不用找了。”

    小姑娘一张脸好像要烧熟了一般,僵着手站原地目送他离开才懊悔不已——啊啊啊,刚才怎么没拍一张照片啊!

    李川进了酒店,取了房卡,直接找到了1209房,站在门口又整理了一把头发,一本正经的敲敲门,摆出一个万人迷的pose。

    可以想到他那倒霉外甥要是看到了还不知要怎么笑话自己,又赶紧站直了身体,板起了脸。

    “不是在前台留了房卡吗。”开门的人将门一打开就转身离开,连看都没被看到的人感受到了深深的挫败感。

    干咳一声走了进来,李川在找合适的开场白。

    “喝什么?”

    “额……”

    “自己倒。”

    好吧,他还是没找到合适的开场白,只能先硬着头皮把手上的白玫瑰送上去:“不知道你回国了,不然这束花一定会出现在机场,虽然有点迟,但请你不要介意。”

    绅士,绅士,随时随地释放李氏荷尔蒙以及撩妹式绅士。

    “放着吧,花,不过是植物的而已。”

    李川摸摸高挺的鼻梁:“嗯……你之前也这么说过。”

    “我说过你还送?”

    “额……”

    “这个年纪记忆力就衰退的话是老年痴呆的早期症状,可以用背诵,运动来延缓、预防。”

    李川有点受不了了:“多谢指点,秦医生。”

    “不必客气。”秦明月重新坐回桌边伏案书写,将身后抱着花的人彻底忽略。

    李川知道,从自己进门开始,她虽然在跟自己说话,但心思一直没有在自己的身上,看都没看自己一眼,已经将他彻底的忽略了。

    是的,秦明月就是他猎艳人生中重大滑铁卢,或是霸道冷酷,或是热情如火,这个女人都一直平静如水,好像自己在她眼中只是一个娱乐性小丑,以及……床伴。

    不过这女人床上偶尔的失态让他甘之如饴不算,还差点陷入癫狂。就好像隔着一层玻璃,玻璃背后的人是她最真实的一面,最是与现实生活背道而驰的一面。

    他想用尽全身力气去占有,去打碎这片玻璃,让她哭,让她笑,让她彻底的失态,这就是他李川的目的和他不为人知的小癖好。

    但是偶尔也要调**,加深一下彼此感情的嘛,见了面就滚床单不是他李川的风格。

    不过今天好像她不打算滚床单,桌子上的文件更容易吸引她的注意力。

    “你还有的忙?”

    秦明月头也没抬道:“嗯,今天开了一天的会议,我得把会议重点整理一下。”

    这是一个工作狂的女人……

    “那咱们……”

    “你不介意等一会吧?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咱们再开始性

    生活。”

    这是一个……一本正经的女人……

    卧槽啊!谁要跟你性

    生活!啪啪啪这种美好的事情被你说的硬汉都能萎!也就我李川这种硬汉中的硬汉能受得了你这种女人!

    内心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李川告诉自己要淡定,淡定!额角的青筋不要往外蹦啦!知道你生气!生气能怎样!

    为了本垒打,忍一下能死吗!?能!

    ‘咚’的一声,秦医生的桌子上多了个拳头。

    她扭头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盯着这个男人炽热的目光,感受着他火热的呼吸,以及这个即将要掀开夜色的吻……

    李川自诩基因良好,人称会行走的荷尔蒙,但凡被他壁咚,门咚,地咚的女人没一个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当然,包括桌咚!

    一双会放电的深眸紧紧锁定面前的女人,他饱经沧桑的男性魅力让他整个人显得愈发霸道与深沉,两片唇愈来愈近,天雷即将勾动地火!

    “你胡子没刮。”

    李川萎了……

    “顺便去洗个澡吧,你知道我有洁癖,你应该自觉一点。”

    这叫什么!你又不是叫鸭子!别这么挑剔行不行!

    不过他还是灰溜溜洗澡去了,虽然对于自己半裸结实的上身,小腹围着浴巾,头发滴着水珠的形象很满意,但直接滚床单真不是他的本意。

    人果然都是犯贱的啊,被那么多女人趋之若鹜的追求,偶尔一个对他爱答不理,他就被撩的心痒痒了。可你要说她是故意的吧,人家确实有你没你都行。

    可你要说她不是故意的吧,他李川反而觉得自己被吃的死死的。

    胡乱洗了个澡出来,李川擦着头发道:“你不洗?”

    看了一眼手表,秦明月道:“还有十三分钟。”

    好吧,这是个时间观念也很重的女人!

    李川略有些不甘心,从来都是女人对他趋之若鹜,还是第一次有女人让他费尽心机。

    不甘心归不甘心,他也没有别的法子,只能百无聊赖的从桌上抽了本a市的旅游手册往床上一躺。

    “你不经常到a市来吧?”

    “不经常。”

    李川斜睨那人一眼道:“明天有空吗?带你出去玩玩?”

    “听说这里的烤鸭不错。”

    “嗨,那都是以讹传讹,美食多了去了,区区一个烤鸭。”

    “我想说的是,今天吃过,并不怎么样,油脂比例过重,可能口感比较好,但却并不符合健康饮食的搭配。”

    李川翻了个身面对她道:“吃东西的时候就让你的味蕾好好享受,不要让你的大脑不停思考。”

    “不好意思,条件反射。”

    是的,她还是一个比较敷衍的女人。

    一向不愿花费时间和精力在无谓的人身上,所以就用敷衍来应对,他李川就是一个无谓的人。

    “睡吧,亲爱的,夜还很长。”

    “还有五分钟,而且我们之间并没有熟到要用那么亲热的称呼。”

    “你不是说了吗,显得亲热。”

    秦明月想了想,最终合上了手上的文件转头看他道:“这样未免有点太随便了,不过可能我去国外的时间还短。”

    李川再次语塞,欲言又止,见她停止手上的工作干脆道:“行了,睡吧。”

    秦明月洗澡去了,李川枕着手臂躺在床上,他盯着天花板在思考一个问题:难道这真的是爱?

    一向自诩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他难道真要栽在这个拿着手术刀的女人身上?或者说,他们真的只是予所予求的关系。

    如果真是这样,那又为什么这么在意一个床伴内心对自己的看法?

    “可以了。”秦明月从浴室出来,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气定神闲的对李川道:“关灯吧。”

    后者躺在床上,裸露在外健硕的腹肌和胸肌配上他那邪魅一笑显得分外性感:“今晚不关灯。”

    秦明月脸上有一闪而过的紧张和诧异:“为什么?”

    “为了给你新的体验。”

    一个男人要想抓住一个女人的心,首先要抓住她的身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