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结婚协议
    方锦程最近一直在围着苏楠打转,早上送早餐,晚上接下班,简直是十佳模范男友,只有苏楠知道,他做足了戏份都是在为了结婚做准备。

    只是今天坐在他的车里,她觉得场面有点滑稽。

    后面坐着苏苏和苏贺,苏苏正在兴奋的自拍发朋友圈,苏贺正在专心致志的玩游戏。

    她干咳一声道:“一会把我在路口放下,我去菜市场买点菜。”

    除了弟弟妹妹回来,她很少给自己加菜,累了一天回来通常都是随便吃吃。

    “一起去。”开车的人道:“你们俩要不要一起去?”

    “啊?”苏苏赶紧点头道:“去的,去的!”

    苏贺仍然不抬头:“你们去好了,把我锁车里玩游戏吧。”

    苏苏不高兴了:“我劝你还是下来吧,之前新闻不是报导有车主把小狗留在车里,然后活活热死了吗?”

    苏楠对着苏苏的脑袋敲了一下:“怎么说话呢!你弟是狗啊?”

    “就是,老姐你看她!”

    “行了,你也别玩了,整天抱着手机头也不抬,赶紧出来走走!”

    苏贺不情愿的被苏楠从车里揪了出来,她在前头走着,后头跟着一般大的三个年轻人。

    菜市场的叔叔阿姨大妈大爷都是认识的,殷勤的向她介绍有什么蔬菜比较新鲜价格实惠,一边打趣她这个当姐姐的带着三个小的场面好壮观。

    苏楠叹了口气,将买好的竹笋交到方锦程的手上,后者直接扔给了苏贺,不一会苏贺的手上就拎满了塑料袋。

    “买只鸭,回去煲汤!”苏苏叫道:“老姐不是最喜欢喝竹笋老鸭汤了吗!”

    苏楠略有些尴尬道:“算了,别糟蹋好东西,我没那手艺。”

    方锦程道:“买!”

    苏楠无奈看了他一眼:“你做?”

    “小爷做!”

    苏楠后悔自己多问了这一句,眼下要赶他走也没道理了,不仅不能赶他走,完了还得留下吃顿晚饭。

    因为苏苏和苏贺星期天住在家里,所以苏楠多买了一些简易的鱼片肉丝儿,让他俩随便对付着就能吃了。

    一群人提着菜市场的战果回去,苏楠刚把袋子打开,方锦程就已经撸袖子要上战场了。

    苏楠道:“我来吧,哪真能麻烦你。”

    后者反抢过她手上的菜,冲其眨了个眼狡黠道:“又不是第一次了,甭跟小爷客气啊。”

    苏苏扒着推拉门意味深长道:“哦都不是第一次了呢。”

    “你别没事找削!”苏楠冲着她威胁。

    苏苏吐了吐舌头赶紧闪身撤退,这边厨房里的两个人忙活开了。

    说实话苏楠还真有点信不过方锦程的手艺,虽然是个吃过苦的少爷,但少爷毕竟是少爷,会做个西红柿炒鸡蛋算不了什么。

    把手上的蔬菜摘洗干净,苏楠问他道:“你要先炒哪一个?”

    “先把鸭汤炖上吧,葱姜在那里?”

    苏楠蹲下在橱柜里找葱姜,一抬头撞上手上拿着鸭子的方锦程,两个人同时向一侧避让,结果还是撞上了一起。

    “地方太小了,你先出去吧,我来弄就行。”苏楠说着要去抢鸭子。

    方锦程却道:“不是说了吗,今儿晚上我来。”

    “那怎么好意思。”

    “你要真觉得不好意思就帮我一忙。”

    “什么忙?”她有点警惕,生活归生活,工作是工作,如果想让她在工作上行方便,那是万万不能的……

    “就帮我出去坐着,喝杯水,看会儿电视。”

    苏楠的脸红了,面前这个大男孩笑起来的时候有阳光在眼角眉梢跳跃,明明是一个和自己弟弟差不多大年龄的人,却有着成熟男性的魅力和担当,一时间让她手足无措起来。

    放下手上的葱姜,逃一般的出了厨房:“好好做,做的不好吃以后就别来了。”

    厨房里的人发出低低一笑,意味不明。

    回房间洗了把脸,苏楠看着镜子中自己通红的脸,又抄了把凉水。

    人家被封为校草也不是没有理由的,就冲着这到处放电的眼睛,和浑身上下散发出的荷尔蒙气息……

    打开电脑,她想了想,郑中在一个文档中写下一个标题:《结婚协议》。

    方锦程进来叫人吃饭的时候她还在苦思冥想,已经洋洋洒洒写了六条,但总觉得好像还漏了什么需要补充一样。

    “吃饭?”

    苏楠道:“你过来看看。”

    趴在苏楠身后,下巴垫在她的肩头,方锦程刚把手覆在她拿鼠标的手上就被她一震给弹开。

    “干嘛呢?老实点!”

    方锦程故作无辜道:“你不是让我看吗,这会子又不让看了?”

    苏楠气的起身让开座位道:“现在看!”

    “第一,彼此私生活不能互相干涉,但是不能有违婚姻法,并且不能让对方看到违背道德之事。”方锦程道:“这说的有点笼统了吧,什么叫违背道德之事?有些事,你看来不道德,我却觉得道德怎么办?”

    “比如……”苏楠道:“比如你跟别的女人交好,这个可以,但不能让我看到,你懂的。”

    后者略一沉吟,点点头,继续往下看到:“第二,在双方父母亲人面前要保全对方面子,不能说对方坏话,不能刻意疏远。”

    “这条也有问题?”

    “我没什么问题啊警花姐姐,你懂的,我可以把戏做足,就看你能不能天衣无缝了,所以说,偶尔亲近我一下能死?”

    苏楠板着一张脸道:“能。”

    后者举手投降:“第三,经济独立,婚前婚后财产各自归属,婚后工资分开,生活费共同分担。”

    苏楠道:“涉及金钱的事情我不太在行。”

    “其实你除了打人没什么在行的,你不得不承认。”

    “……你又皮痒痒了?”

    方锦程吊儿郎当道:“应该再加一条,不得殴打亲夫!”

    “免谈!先说一下财产的事情,我想过了,婚后我们最好还是跟现在一样分开住,这样生活费的分割也比较明确。”

    “如果必须住在一起呢?”

    “如果住在一起,购买房子车子可以是共同财产,顺便做个司法公正,至于生活费可以每个人每个月拿出相同的一笔钱放在一起,用做生活费,并且应付人行往来之类开支。”

    方锦程坐在椅子上转了转道:“想这么复杂累不累?以后你缺什么自己搞定,生活费我给。”

    苏楠也懒的这个时候跟他争辩,他只是个未毕业的学生,有些话也只能听听不能当真。

    “第四,不得以婚谋私……”方锦程直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警花姐姐,你这什么意思?当个片儿警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你能这么说最好,以后要是有什么户口登记,哥们被关派出所的事儿不要来找我就行。”

    “找你干什么,要找也是找你们所长啊!”

    苏楠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赶紧的,下一条。”

    “第五,不能在未通知另一方的情况下生小孩……哈哈哈哈哈!”

    方锦程大笑起来,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警花姐姐,你,你的生理老师死的早啊!你不知道生小孩要两个人共同努力吗!快告诉我你是怎么想到这一条的!”

    苏楠黑沉着脸起身,一拳打在电脑桌上威胁他道:“给我闭嘴!”

    后者立马噤声,顺着那拳头看向苏楠的脸:“别介,开个玩笑,我知道你什么意思,放心,要生我也是跟你生啊!不过这种事情我肯定不会做,小爷还想自由个十几年呢!”

    “那就好,跟别人做的时候记得戴套。”

    “小爷不做,你不会是要做吧?看来你也是不甘寂寞啊!”

    苏楠咬牙切齿道:“最后一条!”

    “第六!但凡一方提出离婚,对方必须无条件答应!不得以各种借口理由拖延离婚。”

    苏楠道:“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方锦程想了想,另起一行打了几个字:第七,婚姻有效期呢,不得让对方变成鳏夫(寡妇)。

    “你事儿真多!放心,我没那么容易死。”

    方锦程道:“知道你是打不死的小强,就当是我杞人忧天吧。”

    苏楠无语了:“还有吗?”

    “没了,走吧,吃饭。”

    两个人从房间出来吃饭,苏苏和苏贺已经吃的差不多了,方锦程立马奔过去解救苏苏手上的鸭腿:“有没有搞错!女生吃这么胖干嘛!”

    苏苏嘬着手指眼巴巴道:“不吃饱哪有力气减肥?”

    “今儿甭吃了!给你姐!”言罢讨好一般将鸭腿放在苏楠的碗里:“媳妇儿!吃!”

    刚要坐下的苏楠差点被椅子给绊倒了:“你说啥啊?”

    “他说媳妇儿。”吃饭都不忘低头打游戏的苏贺接茬说道:“媳妇通常是老婆,夫人的爱称,昵称。”

    “我不用你补充!”苏楠炸毛:“吃饭!”

    苏苏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苏楠一口咬下鸭腿上的肉,好像在撒气一般,自己白白看着流起了口水……

    唉,有个会做饭的姐夫真好啊,不用吃老姐的黑暗料理,也不用叫外卖吃地沟油了。

    方锦程殷勤的给苏楠夹菜道:“警花姐姐,你得多吃点,吃的多了,丰满了,拍结婚照好看。”

    苏楠道:“别拍了吧……”

    “那可不行,家里得挂,你抽个时间,咱俩赶紧给拍了。”

    苏楠想了想道:“就明天吧,下周不知会不会加班。”

    “得嘞!咱警花姐姐一定是最美的新娘!”

    苏楠脸一红,假装自己没听到,赶紧低头扒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