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婚期有期
    “不勒个是吧,看来坏话不能随便说啊……”

    方锦程面无表情的低头看她:“尤其是不该背后说。”

    苏楠无力的爬起来道:“有事儿?”

    “早餐。”

    侧身,让餐厅的服务生将早餐摆在了桌上。

    方锦程转身就走,苏楠赶紧叫住他道:“以后甭来给我送早餐了,有这时间你多去看看书,背背英语单词!”

    大男孩又转过身来看她,那眼神太过深邃,有点让人不好意思对视。

    苏楠干咳一声故作轻松道:“现在我既然已经答应跟你结婚了,你以后也不用来追求我了。”

    方锦程低笑一声点头:“好。”

    说不清是一种什么感觉,方锦程竟然觉得自己刹那间那有点生气,可转而一想生气的由头难道是自己追求苏楠太过容易?

    眼前猛然窜出一个人影将他吓的退后两步没好气道:“干嘛?”

    小张这个新时代警花也难得对方锦程露出大大的笑脸:“方锦程同志,昨天的婚纱照拍的怎么样啊?”

    不提婚纱照也就罢了,提了就来气,这女人还真就讨价还价,就拍了一套衣服和一个内景。

    不过影楼方面还是非常敬业的,一套婚纱一个内景也拍出了许多不一样的画面。

    “问你家队长去。”

    “要不要再拍一个,我们配合你们!”小张说着就开始兴奋起来,一边招呼道:“我们全办公室的人都可以配合你俩!”

    方锦程一头雾水:“大妈你搞什么?”

    小张噘嘴道:“没天理啊,楠姐是你的警花姐姐,到我这就成大妈了?”

    小林推推眼镜道:“唉,情人眼里出西施嘛。”

    “算了,算了,我就不和你这种小屁孩计较了。”小张大度道:“我是结了婚才有点后悔了,早知道拍个警花结婚照啊,多有纪念意义,再找咱们同事配合一下,穿着制服一溜儿排开,嘿,多霸气!”

    办公室其他人也都嗯嗯嗯的点头,看来这一提议得到了许多人的支持。

    方锦程却往苏楠的办公室看了一眼,推开小张道:“不好意思大妈,我忙着呢,婚纱照什么的,有一张两张的就行了,不耽误你们工作了。”

    两三步走的飞快,只留下一个帅气的背影。

    小张纳闷了:“这是怎么回事?吵架了?”

    小林点点头:“好像是……不过方大帅哥刚进来的时候脸色挺好的,楠姐是不是批评他了?”

    办公室的围观群众纷纷点头:咱苏队可不就是那种人吗!

    “唉,看来他们夫妻俩有的磨合。”

    “已经进步了呢,起码这次没卸掉一只胳膊!”

    围观群众再次点头:有进步!

    苏楠在办公室大声吼道:“干活了!”

    众人做鸟兽散,小张和小林还在那里惋惜的表示,穿着制服拍婚纱照既有创意又好看,拍不成可真可惜啊!

    办公室统共也就那么大,虽然苏楠有一间隔开的办公室但还是将这几个人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不禁在脑海中想象了一个唯美的画面,话说要真拍个制服婚纱照还真挺有创意的,不过也就只能想想了,她和方锦程是没戏了,希望以后办公室其他人结婚能这么拍来看看。

    自从拒绝方锦程来送早餐接送下班之后,苏楠觉得自己清净了很多,要不是微信里还有一个名为:无敌寂寞的人,她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要和方锦程结婚了。

    这个人总回隔几天跟她汇报一下两个人的结婚进展,比如问她对于新房装修有什么意见。

    苏楠表示毫无意见,住不住还不一定呢,如果需要她出钱可以说一声。

    方锦程回了一根中指的表情就没有信儿了。

    过两天又问她哪天去领证,苏楠表示哪天都可以,反正派出所离民政局不远,溜达着过去拍个照片,再溜达回来也不耽误事儿。

    过了两天又问她,婚礼可能无法举办的很隆重,只是请双方亲戚吃顿饭可以不。

    苏楠表示,非常可以,而且姥姥他们才离开,大老远的肯定不会过来了。

    这几天她也没闲着,最近和外省警力通力合作破获了一起传销案,就待收网将传销窝点一网打尽了。

    开了个工作会议,部署了下一步的行动时间和行动目标,苏楠终于能喘口气了。

    “苏队,有人找。”

    “谁啊?”将办公桌上的东西随便收拾了一下,带了一份卷宗准备回家之后研究一下。

    她这几天一直在办公室里吃住已经很久没舒舒服服的洗个澡了,现在她都怀疑自己整个人馊了,所以今天晚上还是回去睡吧,准备明天收网。

    出了自己的小办公室,只见休息区坐着一位绝色大美女,顿时就有种想要闪人的冲动。

    那是她才见过一面的,方锦程的姐姐——方静秋。

    方静秋虽然是一位年轻的漂亮女性,但不知为何,让人看了有种肃然起敬的感觉。也许是她那份从容镇定的气质,也许是她那波澜不惊的眼神,亦或者是与生俱来的,属于上流社会的教养。

    “苏队出来了。”招待方静秋的女警官笑着在方静秋面前放上一杯水道:“你们聊。”

    “谢谢。”方静秋微笑,大方得体。

    苏楠硬着头皮走了过去,有点后悔自己怎么不中午回家洗个澡收拾收拾呢,油头油面黑眼圈,脏兮兮的制服,连带整个人都有点颓废的样子往人家面前一站,她有种想要挖个地洞藏起来的冲动。

    “苏警官。”方静秋笑着起身冲她伸出手去。

    苏楠条件反射的往后一退,尴尬笑道:“那什么……我,我手没洗。”

    “没关系,苏警官加班线裤了。”方静秋笑眯眯的看着她,等着跟她握手。

    苏楠只好伸出手去握了握,只觉得这只纤纤细手握在手上分外柔软舒服,让人有点不想松开。

    方静秋道:“冒昧前来打扰了,我也没有其他的事情,最近爸妈让我负责你们俩的婚礼,锦程还小,有些问题问你比较好,所以我今天就过来了,不打扰你吧?”

    苏楠赶紧笑道:“怎么会呢,我正打算下班呢,不打扰,不打扰。”

    “那就好。”方静秋笑的眉眼弯弯,平易近人:“我这边已经罗列好了几个问题,和备选方案,你看一下。”

    苏楠本来以为她要跟自己以聊天的方式谈论这些家里琐事,没想到她竟然早就准备好了一份文件。

    “知道你平时比较忙,所以先给你,有空的时候看看就好了,这些事不算很急,一周内给我回复就好。”

    苏楠手足无措的翻了翻文件,有图有字,好像确实都是选择题,用不了一个小时就能全部看完,她竟然还礼貌的给了自己一周的时间,这种周全细致的考虑不得不说,真的让人肃然起敬。

    “好的,好的,没问题。”赶紧应下来道:“那我回去看看尽快给你答复,到时候我看完了送到你家里去,还是……”

    方静秋笑道:“直接给我电话,我让人来娶。”

    “好的,好的,今儿还麻烦您亲自跑这一趟。”

    “没事的,应该的,那我先回去了。”

    “好好!”苏楠又赶紧说道:“我送你,我送你,反正我也下班了,顺路,顺路。”

    两人一起从办公楼里出来,苏楠走在方静秋的身边来肢体动作都有点不协调不自然。

    “锦程最近没有来找你吗?”

    苏楠摸摸鼻子道“什么都瞒不过您,不过是我让他甭来了,也没啥事,有那功夫不如多看看书背背单词。”

    方静秋抿嘴笑道:“他可不是一个好学生,我爸这段时间不在家,他好像又趁机去外地玩了。”

    苏楠道:“去外地?这偌大一个a市还玩不开他了?下次碰见他,非削他不可!”

    方静秋笑出声来,无奈摇头。

    苏楠突然意识到身边这美女是方锦程的亲姐姐,当着姐姐的面说要打人家弟弟不太好吧?自己的弟弟自己疼,她苏楠就听不得别人说她家苏贺不好。

    然而方静秋看上去还算是比较开明的:“管得住锦程的人并不多,以前有外公和我爸,希望以后能是你。”

    苏楠干笑,她俩只是形婚,而且婚姻协议书上还写明了不干涉双方自由,她就算再怎么看不惯也没法干涉不是。

    “对了,苏小姐,对于你们两个人闪电式的婚姻,你竟然没有一点排斥和怀疑?”

    “额……”苏楠能说什么?难道要说这是她俩早就盘算好的小九九?或者昧着良心说,她俩早就已经急不可耐的准备走进婚姻的殿堂,成为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其实没想过那么多……”苏楠故作镇定道:“觉得合适就结了,虽然有点快,但也算是赶潮流了嘛,闪婚嘛。”

    方静秋扭头来冲着苏楠微微一笑,鬓边波浪长发让她看上去既清纯无匹,又睿智聪慧:“其实关于闪婚这件事,我想替锦程跟你解释一下。”

    苏楠立马摆出一脸的严肃表情,准备听她说起那古老的故事……呸!说起那背后的不为人知!

    “我弟弟从小在管教严苛的家庭长大,外公那边是历代从戎,大舅受其影响也是军人,两个儿子也都从军,不过长子却因为意外死在一次抗洪抢险的前线。”

    “啊?”苏楠有点惊讶,既是为这不为人知的身世,也惊讶于方静秋跟她说这些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