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采访
    心底有些甜蜜,又有些无奈,拍拍脸让自己不要再去想了,却拍到伤口,痛的她倒抽一口冷气,赶紧去找医药箱涂点碘伏。

    说起来,她也是个女人,也是个打扮打扮还有几分姿色的女人,说不在乎容貌,那是假的。

    这次她们将这横跨半个中国的传销组织一网打尽可谓是功劳不小,犯罪人数之多,涉案金额之高,地域跨度之大都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就连中央新闻也介绍了这次行动。

    苏楠这段时间一直忙于市局和区派出苏之间,虽然忙,但充实,她也高兴。

    高兴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端掉了一个传销组织,解救了无知大学生,还因为她觉得自己离市局又近了一步。

    上午陪审了几个犯案人员,下午她又火急火燎的赶回了区派出所,所长美名其曰让她接受采访,代表派出所的形象出镜,实际上还不是自己有镜头恐惧症。

    不过话又说回来,她之前在几个高校之间做过普法工作,又参与了主要行动,没人比她更适合采访的了。

    满头大汗的回到派出所的时候,记者和摄影师已经等在那里了。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苏楠非常抱歉的说道:“刚从市局回来。”

    负责采访的记者年轻漂亮有点偏瘦,一件蕾丝白裙穿出了几分仙气儿,连带说话都细声细气温柔可亲:“没关系的苏队长,百忙之中还让您抽出时间让我们采访,给您添麻烦了。”

    苏楠最怕这种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的人,只会让她更加觉得愧疚。

    “哪里,哪里,我早就应该过来的,再说了,你们放送这方面的知识也能加强市民的防范意识,这可比我去多少个小区普法强多了,还要谢谢你们呢。”

    “苏队长客气了,这是我们的责任呢,对了,苏队这么着急赶过来午饭吃了吗?要不要先吃个午饭再开始?”

    苏楠摆手道:“不用不用,怎么好意思让你们再等呢,再说了,这会儿食堂也没饭了,我也不饿。”

    “那好吧,”白裙的记者跟她握手,客气笑道:“忘记自我介绍,我是京城报社的记者莫晓晓,苏队长叫我晓晓也行,小莫也行。”

    “你好,你好。”苏楠跟她热情握手邀请两人坐下。

    摄影师摆手道:“不用了,我就不做了。”

    莫晓晓笑道:“这位是我们的摄影师,腾飞。”

    “苏队长好。”

    苏楠略有些局促的坐下又站起来道:“这个,要摄像吗?你们,不是报社的吗?报社顶多拍个照片吧?”

    “苏队长对报社的认识还停留在过去吧,现在获取信息的途径多种多样,我们的新闻也会在网络途径进行传播。”

    “原来如此,那,那开始吧。”面对镜头,苏楠还是有点紧张的。

    莫小西微笑道:“您不用紧张,就好像平时聊天一样。”

    苏楠赶紧点头,一边紧张的看着镜头,直到摄影师比了一个ok的手势,采访才正式开始。

    虽然是第一次但是聊了没一会就找到了感觉,毕竟她也是经常在讲台上抛头露面的人,只要不去特别关注那台摄影机,她还是能轻松的侃侃而谈的。

    “最后苏队长能不能给我们讲几个案例来做为总结,也能以更生动有效的方式让大家了解传销的危害。”

    苏楠想了一下道:“好的,不过在我讲案例之前我还想对看到这条新闻的的广大民众说一下,千万不要过度依赖网络寻人,否则就要因此耽误找人的最佳时间。早在这之前有一起大学生失踪案就因为依赖网络寻人错过了报警时间,就失去了找人的黄金时机,说起这大学生失踪,现在很多传销组织将魔抓伸向了各大高校和辍学的年轻人……”

    苏楠讲起案例来并不死板反而有些生动有趣,很多结果和过程都是让人哭笑不得,让今天的采访圆满结束。

    送走了记者,苏楠舒了一口气回办公室,一群人都在埋头处理工作,最近她忙,这些人也被折磨的不行。这个大的传销组织被挖出来,牵一发动全身,工作的大山从头顶上直接压了下来。

    苏楠一手捏捏肩膀坐回椅子上,刚打开电脑,忽的想到什么,在一堆资料中翻找出一个档案夹来,方静秋给他的问卷……

    本来说好了很快还给她的,结果最近实在太忙了一直没有空出时间来填写。

    赶紧翻到最后一页将自己对婚礼的要求随便写了写,无非还是她对方锦程说的,一切以简单低调为主。

    按照上面的信息传真过去,苏楠松了一口气。

    “苏队,有人找!”

    苏楠出去一看竟然是那位白衣飘飘温婉可人的女记者莫晓晓,她不由笑道:“晓晓,还有事?”

    莫晓晓将手上的披萨盒递过去道:“已经错过午饭时间了,苏队长还没吃饭呢,所以我就去买了个披萨过来,希望你喜欢吃。”

    “呦!”苏楠受宠若惊道:“这怎么好意思,我一会去泡个方便面吃就行了。”

    “买都已经买了,苏队长就不要推辞了,而且你们为人民服务每天忙里忙外的实在辛苦,我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苏楠只好接了披萨再次道谢,分外感动。

    “那我先回报社了,再见苏队长。”

    “好的,再见,再见。”

    目送莫晓晓离开,她不由发出感慨:“真是人美心善!咱今儿也体验了一把被人关怀的感觉。”

    “不公平啊老大!”大周不乐意了:“以前我没少给你买包子吧!也没见你夸我一句人帅心善啊!”

    小张打趣他道:“你那是人黑心黑!”

    “嘿!怎么说话呢,小丫头片子结婚了就不把你大周哥当哥了是吧,是不是你家那口子教的?他就没教你点好的!”

    小林却道:“我觉得大周说的挺对的,咱以前也没少给苏队买饭啊,苏队都不夸我们一句。”

    苏楠撇嘴道:“可能因为你们长得丑吧,毕竟这是一个看脸的世界。”

    “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警花!”大周哀嚎起来!

    小张赶紧说道:“那也不对啊,咱大周哥是丑了点!可方少帅啊!人家给你送早餐的时候也没看到你谢一句,更甭说感动了!”

    苏楠懒的回应:“少提他,我去吃披萨了,饿死了。”

    “哎哎哎,我也要吃!”一屋子的馋猫蜂拥上去,苏楠抱着披萨盒就溜之大吉。

    采访的视频放上网上之后,还是苏苏这个消息灵通的第一时间发现并且发到了苏楠的微信上,视频做了剪辑和渲染,虽然少了很多内容,但是大的立意却全部保留了下来,也算是捍卫了真情实况。

    在食堂吃着披萨,她接到一个电话,方静秋打来的。

    赶紧擦擦手将嘴里的最后一口披萨咽下去才敢接电话:“哎?方姐?”

    “还这么客气做什么,以后就是一家人了,跟锦程一样叫我姐姐就行。”

    苏楠略有些腼腆道:“姐姐。”

    “嗯,弟妹。”

    苏楠脸红了,这个假弟妹当的她有点羞愧。

    “你传真过来的东西我已经看过了,婚礼我们会按照你的要求来布置,对了,婚期定在了28号,而且婚后锦程就开学了,可能没法给你们预留太多的蜜月假期。”

    苏楠道:“不用不用,完全不用,再说了,我这边还有工作,也比较忙。”

    方静秋道:“反正你们还年轻,以后有时间将蜜月补上就行了。”

    “好的,麻烦你操持了姐姐。”

    “应该的,都是一家人不要太客气。”

    “好。”

    方静秋又道:“时间仓促而又急迫,我们有什么做的不到位的地方你一定要跟我说,我也好进行弥补。”

    “没有,没有,很好的,谢谢你们。”

    “难道你就没有怪过锦程这么着急结婚吗?”

    苏楠道:“事出有因嘛,我不怪他。”

    “真好,有你在,爸妈总算能对锦程放心了。”

    苏楠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殊不知这个二世祖一点改变都没有,还是坚持不懈的做着‘欺上瞒下’的工作,比如——形婚!

    方静秋挂断电话,有些疲惫的捏了捏自己的鼻梁。

    她的办公室全是白色和灰色的色调,显得静谧纯洁,恰如她这个人一般独一无二。

    在众人眼中,她虽然家世显赫但却是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举手投足礼数周全,每说一句话都严谨客气。

    但就是这样一个集美貌与智慧于一身的她,却嫁给了一个并不怎么完美的贾浩。

    虽然贾浩现在身价无数,但在当年也不过是个小公司的小老板而已,直到二人结婚才开始大鹏展翅扶摇万里,一路顺风至今已经可谓之是最年轻的钻石企业家。

    所以业内人士都说方静秋旺夫,每每有生意伙伴上的人带女眷前来,非要拉着方静秋聊聊旺夫生财之道。

    她哪懂什么旺夫之道啊,不过却是生财有道,若不是她掌控着公司大小事务的决策权,她可以确定,以贾浩这颗榆木脑袋早就把公司搞垮了。

    “方董,几位市领导都已经到了。”

    方静秋赶紧起身道:“我这就来。”

    今天的她穿着一身修身的黑色小西装有些偏瘦,大波浪的长发披散在肩上分外美丽,跟着秘书出了办公室就看到会客室内等了不少人。

    早就已经打算进入医药市场,做生意嘛,打通路子很重要,今天她就是要带这些市领导们参观一下她的公司和生产厂房。

    在这些领导面前,方静秋大方得体侃侃而谈,让人肃然起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