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初恋
    一路上坐着游览车将几千平米的工厂参观完毕,她又将人带进了科学研究中心,并且骄傲的介绍道:“我们购置了当前世界上最领先的生产设备用于生产,也同样配备着最强大的科研团队,一直致力于新品的研发和实验工作,希望能尽可能的减少每一种日常药品的副作用和使用量。”

    “方董真是有心了啊,所谓的日常用药都是必不可少,但优点不舒服就动辄吃药,正所谓是药三分毒,如果能减少摄取和副作用,那也算是人类医药史上的进步啊。”

    方静秋笑着点头道:“确实如此,所以我们还在京郊兴建了一片种植园,想尽可能的利用中药的优势来减少西药所带来的刺激。”

    “好啊,好啊,近几年来,你们的研究报告我们也一直在关注。”

    “请,这边就是我们的生物医药科研所。”

    巨蛋型的科研所建造的极具现代艺术感,一走进去,全自动化的保安系统和自动设备让人扼恍如置身于未来世界。

    几位前来参观的领导无不点头称赞,医药方面在a市本来就不属于主要产业,因为近几年国家对医药价格的控制,成本不变的情况下已经大大减少了利润。

    像方静秋这样耗费大量财力人力来造福百姓的人已经不多见了,用她的话说是回馈社会,其实众人也都心知肚明。

    在她那样的家庭熏陶下,她的表现也直接关系到方良业的仕途。

    将科研所参观了一遍时候也不早了,派车将领导们送走,方静秋觉得市政府的几个医药项目她肯定能志在必得了。

    兴许有人觉得她进军医药行业是为了造福人类,是为了回馈社会,是为了方良业的好名声,其实赚不了几个钱。

    只有她自己明白,哪有商人是不为钱的呢。

    回到科研所内,她隔着玻璃望向一间实验室,里面身着白大褂的科研人言正在用一只猫做实验。

    小猫睁着着,露出楚楚可怜的眼神。

    做实验的人似乎略有些于心不忍,一边将小猫抱在怀里轻声抚慰,一边将寒光闪闪的针管扎进猫咪的皮下。

    随着药水的推入,那猫愈发紧张起来,叫的更加凄厉。

    方静秋按下了门铃,正在试验的人拔出针管,将小猫放进了观察箱内,这才摘下手套去开门。

    在看到门口的人后不由一惊:“你,你怎么有空过来?那些人,都送走了?”

    穿着白大褂的人也就三十来岁,品冒不凡,可能长期熬夜所以眼睑下有一圈阴影,他目光温柔的看着方静秋,局促的同时还有些情愫夹杂其中。

    “已经走了,”方静秋说着已经进了实验室,打量着这许多设备道:“怎么就你一个人?”

    “下班了。”

    “对……下班了,我都过糊涂了,完全没有了时间的概念。”

    “你不该这么忙,也要注意休息。”

    “让我不要忙,你不也在加班。”

    后者没有说话,只是跟在她的身后,深深地嗅着她身上淡雅香水的味道。

    “对了,叶英,你刚才在做什么?在拿那只猫做实验?”

    叶英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道:“没有,这只猫之前做实验丧失了体内白细胞的再造功能,我刚才给它注射了一些抗生素。”

    “连一只猫的生命你都要挽救,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女人笑颜如花,恍惚间好像回到了学生时代,晓风明月,岁月静好。

    “啊……嗯,虽然如此,这只猫也活不了多久了。”

    “没关系,它也为人类的繁衍尽力了。”疲惫的坐在椅子上,方静秋并不敢去碰桌上那些稀奇谷关的实验工具,只是长长叹了口气,好像在将体内所有的疲惫排放出来一样,但她却又不能,因为一旦全部排放出来,她就失去了支撑她站起来去战斗的所有力气。

    “你最近很累,要多注意休息。”男人语气关切道:“有些事情你没必要自己一力承担。”

    “还好,只是最近东南亚你那边已经开始建厂,准备在年底投入使用,所以事情多了一些。”

    “你生意上的事情我不该过问,但说到制药方面,既然国内已经有了这样一个庞大的基地,为什么还要在国外继续建造?如果真的有这个必要,国内应该有更多可以选址的地方吧?”

    方静秋笑眯眯的,但眼底却多了几分沉冷:“你都说了不该过问了,还问这么多做什么。”

    “我……虽然我不懂生意,但也明白医药市场统共就那么大,药品太过饱和,对销售和生产都不利。”

    “我对那边另有安排,等时机成熟,我会第一个告诉你。”

    叶英点了点头,他对方静秋从来都是百分百的信任,只要是她给自己的解释和答案,他都会毫不犹豫的相信,并且会按照她所指的方向大步向前。

    “忙了一天的工作,不说这个了。”方静秋道:“你也坐吧,不要这么拘束。”

    “好。”在椅子上坐下,似乎是觉得离的有些远了,想坐近点,但又怕被她看出什么,又坐了回去。

    “你妹妹结婚了吗?”

    “啊?”叶英一愣,随即笑道:“你怎么问起这个来了。”

    “当年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记得你妹妹还在读中学。”

    叶英点点头,当年他俩也是校园里郎才女貌的一对,双方在学生时代就已经见过家长了,她和自己的小妹关系还非常要好。

    本以为早晚都会嫁给自己的女人却在毕业后与自己分道扬镳,选择了一个没自己高,没自己帅,学历也比自己低的小公司老板。

    她缺钱吗?并不是,作为高

    干

    子弟虽然不至于大富大贵,但必然也是衣食无忧。

    当初问过她原因,答案只有一句话:叶英,人生很无奈,并不是喜欢谁就能嫁给谁的。

    那时候的他心灰意冷,甚至忘记去揣度这句话的矛盾之处,也忘记去质问她为什么不能。

    后来想想,以她那样的高智商高情商要想甩了自己,他问再多也是徒劳。

    “她去年结婚了,现在已经怀孕了。”

    “真好。”方静秋歪头一笑,恍如当年那个生动活泼的校花:“你很快就能做舅舅了。”

    “嗯,你怎么想起问她了?”

    又叹口气道:“其实是我弟弟锦程马上也要结婚了,我现如今既兴奋期待,又对他有操不完的心。”

    叶英认识方锦程,不过方锦程未必还记得他了,毕竟当年见他的时候他还是个顽皮的小少年,有些人转眼就忘了。

    “长姐如母,不过你也不要这么辛苦,娶儿媳妇,你父母总也得操心一下,你公司已经够忙了。”

    “不行。”方静秋摇头道:“我爸太忙了,我妈身体又不是太好,看她劳累,我也于心不忍。”

    叶英不知想到了什么不禁笑了起来,反而让方静秋好奇道:“你在笑话我?”

    “并没有,我只是想到当初小妹跟我说过的话。”

    “什么话?”

    “说我长年在外,真正关心爸妈的只有她这个做女儿的,家家户户都是女儿孝顺,儿子没一个会像女儿哪样将父母放在欣赏到。”

    方静秋也不由笑道:“虽然说的太不严谨,但也有几分道理,我在这里担心爸妈所以所有的事情一力扛下,锦程这个臭小子恐怕早就已经把妈妈身体不好的事情抛之脑后了。”

    “所以啊,有些事情你也不必亲力亲为,知道你疼他,但也要适当的让他分担一点,以后总归是要走上社会的。”

    方静秋点点头:“你说的没错,从小看他被我爸管教的严厉,所以就总想着多疼爱他一点,多弥补他一点。”

    “你这也是母爱泛滥了,对了,你的女儿呢?”

    “还在她爷爷奶奶那里,等锦程结婚的时候会过来。”

    叶英神情略有些黯然道:“真好,到时候就一家人团聚了。”

    “你应该知道我这些年过的并不好,所以这一家人团聚,我也并不期待。”

    “别这样。”眼看着方静秋的眼眶红了起来,叶英手足无措道:“孩子总归是无辜的,多陪陪孩子也好。”

    她点头,接过男人递过来的纸巾擦擦眼角道:“对,只不过到时候又是锦程的婚礼,公司的事务,还要招待多方宾客,我恐怕又没有多少时间可以陪囡囡了……”

    叶英从来最怕她哭,并非是她哭起来惹人烦,恰恰相反,她哭起来那叫一个惹人怜爱,恨不得为她上刀山下油锅,只为换她一笑。

    他曾经打趣方静秋,古时候说周幽王为搏褒姒一笑不惜烽火戏诸侯,如果我是那周幽王,为了让你笑,定然也要这么做。

    “我想为你分担,但能做的却很少。”

    “不不不,这些年你为我做了很多了。”方静秋赶紧说道:“要是没有你,我们这些年不可能取得这么多的科研成果,公司的股票也不可能增长这么多,真的非常感谢。”

    “我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我会尽量做好。”

    “可你终归有一天也会离开,就好像人生中总有那许多的迫不得已一样……”

    说的叶英也不由心酸起来,他着急解释道:“我不会离开,只要你需要,我就站在你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