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因利而聚
    “我不会离开,只要你需要,我就站在你身边。”

    方静秋破涕为笑,略有些羞赧道:“若是你将来的老婆不想你和初恋女友共事呢?”

    “不会的,与其让这样的可能存在,我还不如终身不娶。”

    “千万别……我说笑呢。”

    叶英表情庄重的摇头道:“我是认真的,你应该知道,除了你,我心里再也没有过别人,你也不要有压力,只要让我远远的看着你就好。”

    方静秋怎么会不知道,曾经的初恋是彼此的羁绊,若非如此,他又怎么肯留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

    “我,我已经结婚了,而且还有了孩子……”方静秋不安道:“我们不能……”

    “不是,不是,我只是说说,我没有要逼你的意思,我只是说说而已,我当然希望你幸福,不管是谁,只要你幸福就够了!”

    看着叶英这手足无措解释的样子,方静秋噗嗤笑了出来:“好了,你快回去吃饭吧,我也先走了,晚上还有个酒会。”

    “好,好,你千万要注意自己的身子。”

    “知道了。”

    方静秋起身向门口走去,出门前又回头道:“对了,我有一个新的科研项目准备研发,国内这方面的人才很少,我还在寻觅中,你有认识的人可以向我推荐。”

    叶英欲言又止,他最近这段时间在忙着自己手头上的科研成果,虽然和公司的项目无关,但却是他毕生真正的心血,曾经的论文发表之后许多人揣测他一旦成功必然会获得诺贝尔医学奖。

    “要不然我试试吧。”他最终还是说了。

    “不用,不用,你的团队固然优秀,但你们已经够忙的了。”

    叶英道:“如果是新药的开发,造福人类,我可以把所有的时间都腾出来给你。”

    方静秋笑道:“好吧,有你真好,叶教授。”

    够了,有她这句话,叶英觉得自己做再多也都值得了。

    每每有项目要他出马的时候方静秋总会过来一次,他又岂会不知,知道又如何,还是会忍不住的关心她,心疼她,并且期待着她的到来。

    叶英以前觉得自己痴情,现在他管这叫贱。

    科研所门口已经有一辆车在等着她了,方静秋上车,司机问道:“方董,去哪?”

    “之前不是接了潘总的请柬吗?这个场必须去捧一捧。”

    司机微微一笑发动车子:“您要过去也是给他莫大的面子了。”

    方静秋当然知道自己的面子有多大,可那份请柬要不是锦程亲自送到她手上的,她甚至连看都不会去看。

    不过既然接了,就当是走一个过场好了,她倒要看看这个潘英有什么本事。

    今夜,海星大酒店的顶层灯火通明,偌大一个露天party几乎汇聚了半个a市的风云人物,而这个酒会的东道主正是那位长袖善舞的潘英。

    方静秋在门口就看到了一身暗花黑西装的潘英,此人相貌一般,却怎么看怎么别扭,也不知是穿着的原因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看上去总觉得上身长下身短。

    而他作为一个男人还流着长头发,在脑后扎了一个小揪揪,看上去颇有几分搞文艺的气息。

    方静秋一下车潘英就热情的迎了上去,伸出双手去抓她道:“方董!方董!”

    司机上前一步,不动声色的用手将他的手格挡开来,看似轻柔的动作却柔韧带力,不给他丝毫靠近的机会。

    “潘二公子?”

    “哎呀,方董!小弟不才,就是潘英,幸会幸会!”

    方静秋这才伸出手去与他握手,两人算是正式认识了。

    酒会规模不小,西装革履的男人和身着晚礼服的女人觥筹交错,绚烂的灯光将夜色点亮,乐队也奏响了欢快的音乐。

    顶层中心的一个巨大的游泳池,酒会就是围绕着游泳池举办的,更有身着比基尼的美女恍如美人鱼穿梭在水中,诱惑着岸上的男人。

    方静秋过来的时候没换衣服,简单得体的常服,她在办公室穿那就是工作装,在酒会上穿就是晚礼服,这便是她的魅力所在。

    从踏入会场开始,她就有点后悔了,如果一定要评价这场酒会,她只会说一个字:“low。”

    但一个low字绝对形容不了潘英的品味,要不说土豪只能是土豪呢,只会用纸醉金迷来包裹自己,故作高雅。

    “也不知道方董是喜欢清静一点的呢,还是喜欢热闹一点的,今天的酒会举办的仓促,希望您不要介意,不要介意。”

    本来个头就矮,如此一番点头哈腰,倒让方静秋不太舒服起来。

    “没有,潘二公子说的哪里话,已经非常好了。”

    潘二受宠若惊:“听您这么说,那确实是抬举我潘二了!”

    言罢又结果侍应生特意送上的红酒,做了一揖递给方静秋道:“您尝尝,这是潘二我珍藏的好酒,锦程那小老弟要了好几回我都没舍得开呢。”

    方静秋接过酒杯晃了晃,又对着灯光看了看,放在鼻子前嗅了嗅,这才微微品了一口。

    酒,确实是好酒,不过锦程一向对酒没什么品味,跟没跟他要这酒就不得而知了,但他特意提锦程的名字少不得又有拉近距离的嫌疑。

    “68年的勃艮第酒庄橡木窖藏……”方静秋看着那酒道:“那一年勃艮第的阳光和温度最佳,所以相对于其他葡萄产地的红酒品质也更好一些。”

    “方董果然懂酒啊!哈哈哈!”潘二又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邀她往旁边就坐。

    有身着泳装的美女端着酒杯柔弱无骨的靠过来,潘二赶紧将其推开:“去去去,你们先自己玩去。”

    方静秋掩嘴轻笑:“这样可不是一位绅士该有的作风。”

    “方董在这,别人都是浮云,我潘二要是主次不分,方董该说我不懂事了。”

    方静秋道:“潘二公子真会说话。”

    潘英做了个手势,几位保镖围绕着她们的座位守护起来,那架势显然是不让人轻易接近。

    “难得今天方董有空过来,咱们静静品酒就好。”

    方静秋道:“潘二公子这么爽快的人,为什么不直奔主题?”

    潘英嘿嘿笑了起来,他抬头一看到方静秋那双含笑的双眸就又赶紧避开,他终于开始相信,人有什么样的气场果然都是与生俱来的,有些人就算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而有些人,就算是布衣荆钗也足以母仪天下。

    方静秋是后者,潘英忽然觉得自己准备要说的话有些贫瘠了。

    “我这次请方董过来呢,无非也是想套套近乎,我知道,我知道,一定有很多人挤破了门槛想要套方董的近乎!”潘英搓着手,笑的有点猥琐:“不过我这次却是带着满满的诚意来约方董的。”

    方静秋放下手上的酒杯,目光闪烁道:“我想我更对潘公子的酒感兴趣。”

    “好说,好说!我家中酒窖珍藏的美酒可以让方董随便挑!您哪怕是把我一酒窖都搬喽!我也绝对不会说一个‘不’字!”

    “不必了,君子不夺人所爱。”方静秋笑着摆手。

    “方董这话说的,想必是您家里头有更好的酒,所以瞧不上咱这不值钱的东西吧?就好像多少人在您身边等着您施舍一点残羹剩饭,所以也瞧不上咱这挤不进那上流圈子的吧?”

    方静秋笑看向他:“潘公子说笑了,既然都是生意人,有钱一起赚,哪有什么上流下流之分?”

    “好!”潘英一拍桌案,再次端起酒杯道:“那这杯酒,我先干为敬!锦程小老弟是我拜把子的好兄弟!锦程的姐姐,我也叫您一声姐姐!哪怕您年纪比我小,我也叫您一声姐姐!叫姑奶奶都行!”

    言罢还真就一仰头将一杯红酒灌进了喉咙里,亮了亮空了的杯底,他还有几分得意。

    方静秋无奈笑了笑,也懒得去提醒他红酒可不能这么喝。

    “绕了这么大个圈子,潘公子也还是没说到底有什么好酒。”

    潘英再次嘿嘿笑了起来,他压低声音的道:“咱不比方董,家大业大,手可通天。”

    “你说的太夸张了,再说了,潘公子也不差。”

    “哪里,哪里!这要是放在大清朝那会儿,我兴许还能蹦跶蹦跶,现在也就只能在夹缝之中寻找一线生机啊!不容易不容易!”

    方静秋但笑不语,这潘英字里行间虽然总是在贬低自己,但却仍然以自己的家世为荣,想要炫耀一番。

    “我潘二这些年小打小闹了不少,就是没赚个大钱,还希望方董能给指点指点。”

    方静秋道:“谁不是小打小闹呢,不过混口饭吃罢了。”

    “那不一样!嘉航集团早就已经是上市公司,而且像贾总和方董的身价,在整个a市那是这个!”比了大拇指,潘二不无羡慕道:“咱这种人也是望尘莫及啊!”

    “我听锦程说,潘公子一直做着休闲娱乐方面的生意,您在那方便想必也是佼佼者,只能说说是涉足行业不同吧。”

    “那不一样,就算是行业不同,你们也是赚大钱的,咱也是小打小闹的。嘉航集团早年是做建材生意起家,如今也涉足了更多行业,哪一行赚大钱,哪一行赚小钱,方董应该比我清楚。”

    “关键要把握好时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