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那味道正是血腥味!
    苏苏校友姜波的失踪案苏楠已经全盘接手,没两天姜波的父母就从老家赶了过来,见到苏楠就好像见到了亲人一般,非要跪下给她行老百姓最朴实庄重的大礼。

    苏楠自然是不肯接受的,一办公室的人在一起拉拉扯扯将人从地上拖了起来,这才开始正式的问讯流程。

    老夫妻两个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张口闭口都是生活的不容易,好不容易拉扯起来一个儿子,还考上a市的大学给他们长脸,夫妻俩在村里走路都觉得腰杆挺直了许多。

    “波子失踪的前一天还给我们打过电话,”姜母抹着眼泪说道:“说要赚大钱,要把我们接到a市来享福!我怎么也没想到,怎么也没想到会发生这些事啊!早知道,早知道我就不让他上大学了!上什么大学啊!”

    姜父虽然也红了眼眶,但到底是七尺男儿,忍不住训斥姜母道:“哭哭哭!就知道哭!像什么话!民警同志问你话,你说就是了!哪这么多眼泪让你抹!”

    苏楠赶紧说道:“叔叔别这样,阿姨也是因为太难过了,你们能不能回忆一下所有的通话内容?最好一字不落的跟我说一下。”

    “电话是我接的,”姜母回忆道:“我说谁啊,他说,是我啊妈,我说是波子啊,他说对啊,你连我声音都听不出来了?我说你多久没给妈打电话了啊,你生活费还够吗?不要天天去打工,学业重要!波子说,妈,你别担心,我现在马上要实习了,找到了一份好工作,等赚了大钱啊,把你和爸接a市来,到时候买个大房子,你们俩啊,就每天去公园散步,去菜市场买菜,做饭吃就行了………”

    苏楠一边听她说一边对照着笔录增加了一些漏掉的内容,内容和当初做的笔录相差不大,又简单问了一些问题就让他们去招待所休息了,等开学陪他们一起去姜波的宿舍收拾姜波的东西,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苏楠将自己整理的笔录发给了徐子瑞,想问问他的看法,直到傍晚的时候才收到徐子瑞的邮件,简单的分析了一下,有些地方两个人的猜测不谋而合,苏楠看着邮件里详细的条条框框,露出欣慰的笑容。

    没一会,徐子瑞给她发来一条微信你婚礼日期是什么时候?

    后天

    你是个优秀的好女孩,不要这么随便。

    苏楠稍作沉吟,想到了自从遇到方锦程之后种种的不顺心,还有在潘英那里受到的侮辱,只觉得分外委屈师兄,你之前说的,想让晨晨改口……是认真的吗?

    对面没有回复,苏楠一时间好像被抽光了力气一般瘫坐在椅子上,望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直到突然起来的电话震的她手一哆嗦,才鼓起勇气接通了徐子瑞的电话。

    “我是认真的,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能和你走以后的人生,能和你并肩作战,查出你父母失踪的真相。”

    那一刻,她好像又有了与困难做斗争的勇气。

    李家老爷子病危的消息传来的时候,方静秋正在嘉航集团的办公室里。

    潘英在方静秋的门口徘徊,一副坐不住的样子,他这个平时在道上呼风唤雨自命不凡的老大哥,现在对着方静秋门口的一个小秘书都得点头哈腰。

    直到办公室的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男一女两位五十来岁的老人,秘书才通知他可以进去了。

    潘英忍不住多看了这两人一眼,他们的脸似乎经历过什么东西的腐蚀,已经看不出本来面目,看上去有点可怕,并且一出办公室就被几个黑衣保镖恭恭敬敬的带走。

    潘英进了办公室还是忍不住回头看,方静秋起身道:“二公子在看什么?”

    “那俩人的脸是怎么回事?怪吓人的。”

    “他们是一对研究生物科技的科学家夫妇,苏先生和苏太太,在一次研究中不小心受伤,以后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

    潘英了然,又马上满脸堆笑道:“那感情好,嘉航集团现如今在医药科技方面取得的成就也不可小觑,我这个后辈希望跟着方董多学学!多学学!”

    方静秋道:“你之前交到我们公司工程部的企划案我已经看过了,做的很好,这次的我们竞标的道路规划项目可以承包给你们做,但还是如我之前所说,第一次合作,要派人监工。”

    “应该的,应该的。”

    方静秋又对他说道:“对了,你认识苏楠吗?”

    潘英一愣,随即想到什么一般嘿嘿笑道:“那警花啊!在方董面前我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说够野!味儿不错!”

    “这么看来,二少是得手了?”方静秋笑眯眯的看着他,眼底却意味不明。

    后者有心炫耀、得瑟,故意撒起谎来:“只要路子对,再厉害的贞女烈妇那都不是个事儿!当初为这女的,锦程小老弟差点没跟我拼命!嗨,不就一女人吗!改天我再赔他一个!”

    方静秋摇头说道:“还是算了,二少有这样的好事还是留给自己吧。”

    潘英又赶紧改口:“我的错,我的错,咱小老弟根正苗红一社会主义接班人哪能跟我这样的人混呢!是我考虑不周了。”

    方静秋接了个内线电话,脸色微微一变:“家里有点事,我得先走了,二少,招待不周。”

    “没事儿,没事儿,那您有事再招呼我,随叫随到!”

    “好。”

    方静秋那个电话是秘书与打来的,告诉她老爷子病危正在军区医院,等她赶到的时候病房走廊前已经站满了人。

    除了远在部队的方良业,家里的人基本都来的差不多了,锦程一脸灰败的坐在长椅的角落里,神色低迷。

    “外公情况怎么样?”她问大舅。

    大舅摇摇头,叹了口气:“术后复发,不太乐观,正在抢救呢。”

    自从外公查出癌症之后,进抢救室已经成了家常便饭,但对于等在门外的人来说,每次都如锥刺心。

    “锦程。”她走到方锦程的身边,低低叹了口气,将这个弟弟揽进怀里轻轻拍了拍道:“知道你难过,但也要想开一点。”

    大男孩良久之后才吱声,嗓音沙哑道:“姐,是我的错……”

    “不是你的错,生老病死不是我们所能控制的。”

    “我不该对外公撒谎,不该骗他,不该用小聪明跟家里人作对,这种惩罚应该落在我的身上,而不是外公……”

    看着弟弟平日飞扬跳脱的表情被颓废自责所取代,方静秋不由心疼道:“你没错,锦程,外公年纪已经大了,而且已经被癌症困扰多年了,并不是你的错。”

    “姐,你说要是外公知道我骗他和苏楠结婚的事,他得多伤心,多生气啊。”

    方静秋冷静自若的看着这个弟弟,微微沉吟道:“你和苏楠的事确实有点过分,你不该为了从家里搬出去就和苏楠结婚,如果你只是单纯的想哄外公高兴,那外公现在已经这样了,你做什么都没用了。”

    方锦程看着她喃喃道:“你都知道了……”

    “如果你想挽救还来得及,你这样做,不仅是对你的不负责,也是对苏楠的不负责,将来你不仅让外公伤心,也会让爸妈难过。”

    大男孩面色沉重,低头沉默不语。

    从始至终,都是他一手策划操持的乌龙,他还乐此不疲周旋其中,现在想想,最幼稚的人是自己才对。

    “不管你是怎么想的,都该去见她一面,要么跟她把话说清楚,要么接她过来见见外公,你自己选。”

    两条路,一条是划清界限,一条是继续走下去。

    苏楠这两天也很困扰,以至于她第一次有了要主动联系方锦程的冲动,但是没等她想好怎么说的时候,那小子已经一个电话打过来了。

    问她在哪,她恰好晚上值班,在派出所里,那小子说要过来一趟。

    第一次没拒绝,只是听到对方声音有点低沉,便忍不住去猜想他到底想说什么,难道是师兄主动去找他,跟他说了什么事?不可能吧,师兄好像没他的联系方式。

    “接到报警,南市有打架斗殴,咱们得出警了。”大周一声招呼,办公室里的值班民警都忙碌起来。

    “小林留下值班。”

    “让楠姐留下吧!”小林已经戴好了帽子:“之前姜波的爸妈不是说晚上要过来找楠姐吗。”

    苏楠这才想了起来,而且方锦程要过来,还是自己留下方便一点。

    “那行,你们几个注意安全,要是需要支援给我打电话。”

    大周打趣他道:“给你打什么电话啊,咱们几个大老爷们对付不了的,你就行了啊?老大,你偶尔也得像个女人一样!”

    苏楠作势要冲他仍杯子,一群人作鸟兽散。

    姜波父母过来看办公室没人也都被吓了一跳,办公室里亮着灯,只有苏楠招呼他们道:“他们人都出去了,大晚上的,你们怎么突然要来找我,是不是想到什么重要的线索了?”

    老夫妻俩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还是姜父率先开口道:“我们要回去了。”

    苏楠一愣:“不去拿姜波的东西了?”

    “不拿了,不拿了,人都丢了,还拿什么东西啊!”姜母也跟着叹气。

    “民警同志,姜波的案子你也别查了,丢了个人,就好像大海捞针一样,什么线索都没有,上哪儿查啊。”

    苏楠神色冷峻慢慢放下喝水的茶杯:“你们怎么知道什么线索都没有?”

    有时候为了安抚家属,就算没有线索也要说有线索。

    “反正民警同志,我们也不想麻烦你了,还是不要查了吧。”

    “为什么?你们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我们什么也不知道求求你不要查了!”

    “是啊,查也查不出来的。”两人表情都苦涩纠结。

    苏楠越来越觉得其中有古怪,他们都是朴实的农民,不擅长撒谎和弄虚作假,一定是被人授意,不然不会突然来改口。

    “这个案子不是你们说查就查,说不查就不查的。”

    “反正你不要查了!怎么让你们查得求着,不让查也得求着啊!”

    苏楠刚要说话,桌上手机震动起来,她接通电话,对面传来方锦程疲惫的声音:“你哪也不要去,我马上到。”

    “行!我哪也不去!办公室就我一人儿!你来吧!”没好气的挂断电话。

    方锦程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手机,一边开车一边腹诽,丫的吃呛药了……

    将车子停在派出所门口,他下车进去,晚上虽然只有几个加班的人,但通常办公室里也是吵吵嚷嚷的,今天却出奇的安静,安静的有点不寻常。

    果然还真就如苏楠所说的,只有她一个人在?

    那正好,这样说起话来也方便一点。

    推开办公室的门进去,鼻头一动,他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

    快步往前走了两步,他看到脚下一滩红色的血迹,而那味道正是血腥味!

    心里咯噔一下想起苏楠说过她一个人在的话,方锦程循着血迹快步冲进苏楠的办公室,他一脚踹开小办公室的门,眼前的一切顿时让他目眦欲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