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到底谁是小三
    苏楠已经痛的浑身冒冷汗,虚弱的无力说话。

    “你要干什么?”徐子瑞大怒:“不是跟你说了吗,这东西有副作用,伤口恢复慢,会影响记忆力!”

    沙发上苏苏顿时惊醒,看到一屋子的人吓了一跳。

    医生有点尴尬道:“我们也解释过了,因人而异,而且副作用微乎其微,更没有临床实验证明会影响记忆力和伤口恢复……但这位徐先生不听,我们也要尊重病人的选择意见。”

    “用,病人的老公是我,不是他。”方锦程说的很平静。

    徐子瑞却是要上去阻止,却被他一把拦下,别看他身形不如徐子瑞健硕,却也是个有力气的主儿,两人一时僵持不下。

    “方锦程,你一个小屁孩懂什么!这用得着临床经验吗!你去网上查一查!看看用过的人怎么说!不要仗着你和苏楠领过结婚证就在这里指手画脚的害她!”

    “我只知道,自己的媳妇儿自己疼!不该在这里指手画脚的人是你才对。”

    徐子瑞一时语塞,气的额角青筋凸显,他这个一向自持冷静的人居然被方锦程三言两语激怒了,归根结底还是他太在乎苏楠。

    方锦程继而笑眯眯的摸摸苏楠的脸道:“老婆放心,你用,没一丁点儿副作用,要真是伤口回复慢,咱给你好好养着。还有,就算你将来得老年痴呆我也不在乎,更甭说影响记忆力了。老公来晚了,让你受这么久的罪,等你好了好好让你打一顿出气。”

    苏楠看着眼前这个勾唇痞笑的大男孩,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就在这个时候医生趁机给她把针扎了进去。

    与此同时,方锦程一把勾住徐子瑞的肩膀,不由分说的将人往病房外头带:“我媳妇她师兄,对我有什么不满咱出去说,别影响我家楠楠休息。”

    强硬的将人拉外面去,病房的门一关,徐子瑞看方锦程的目光就要喷出火来似的。

    “你至于吗?”大男孩靠在墙上,吊儿郎当的看着眼前的人:“哪怕床上躺着的是你亲妈你也不至于生这么大的气吧?”

    “你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

    “好吧,我知道了,我是不是僭越了你身为师兄的权利,践踏了你身为男人的尊严?”方锦程觉得好笑,以指尖点着他的胸口道:“不过你别忘了,苏楠是已经结婚的人了,有老公,有家人,不再是没人管没人问的孤家寡人好让你予以照顾和同情了。”

    “就事论事!”徐子瑞没好气道:“只要撑过了第一天就会减轻疼痛,别人可以,她也可以!你这是在拿她冒风险!”

    “别人可以?”方锦程眸光一沉:“你去试试?我tm捅你几刀让你忍着试试?你知不知道她的伤口缝了多少针?你知不知道她的脾脏做了怎样复杂的修补?”

    眼前这个大男孩表情凶狠的好像真的能随时从背后掏出一把刀出来,然而就是这样的颐指气使让比他大整整十岁的男人很不爽。

    他算老几?他是什么?不就因为出身高人一等,就这么为所欲为?

    要是他,要是他早点对苏楠表白,怎么也轮不到这个小东西横插一脚!

    “你放心,我不会让她冒任何风险,就算有副作用,我方锦程也照单全收!”

    要往病房里去,却又冷笑一声回头道:“徐师兄是吧?做小三破坏别人家庭让你儿子怎么想?”

    “你胡说什么!到底谁是小三!”

    “哼!”后者轻蔑一笑,转身就走,这笑声中有身为胜利者的得意。

    管他谁是小三呢,就算你俩曾经海誓山盟了又如何,如今跟苏楠结领证的是他方锦程!能在手术书上签字的人也是他方锦程!

    进了病房,医生已经把止痛泵挂起来了,只要疼的受不了的时候按一下就行,因为是自己操作的,所以用起来安全方便。

    苏楠的脸色看上去好了许多,她看看方锦程,又看看门口的方向:“师兄呢?”

    “不知道,可能出去散步了吧。”大男孩笑的眉眼弯弯在床边坐下,随手拿起一颗苹果削了起来。

    苏楠道:“我还没有给你介绍,他是在警校的师兄。”

    男人笑着点头道:“这样啊。”

    “也是我的良师益友,工作和生活上给了我许多帮助,也是他,给了我加入市厅参与刑事案件调查的机会。”

    表面上云淡风轻的削着苹果,方锦程内心已经暗自腹诽起来了,原来苏楠遇到的几次危险还都要拜这家伙所赐啊。

    “我说警花姐姐,咱都是夫妻了,夫妻之间最重要的是什么?是信任!”

    他目光炯炯的看着床上躺着的人,眼底带笑,让人有些捉摸不透。

    苏楠亦看着他,似乎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等着听他的质问,等着全盘接收他的怒火,然后再平静的告诉他,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

    可这小子脸上笑容不改,继续削起了那个苹果:“警花姐姐,虽然我年龄比你小吧,但那些青春狗血偶像剧什么的也没少看!每次碰见媳妇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了就各种误会,你无情无义无理取闹!然后洒泪狂奔,再然后,哐当撞车上失忆了!”

    苏楠用看外星人的表情看着方锦程,但对他的话表示十分的赞同。

    “咱可不能这样,老公对老婆要的就是绝对的信任嘛!你就不能有什么师兄师弟师叔?就不能有什么异性朋友?我撞见了就得误会?那不可能!”

    苏楠略有些心虚:“你真的这么信任我?”

    “那必须信任,”方锦程乐了:“毕竟除了我谁能看的上你。”

    苏楠冷哼一声不置可否:“除了你,没人会想到用形婚这种法子来生活独立。”

    “得了啊,都躺医院了,嘴巴还不饶人,可不许再把形婚两个字挂嘴上了,一辈子长着呢,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

    他认真将苹果在盘子里分成小块,用牙签插了一块送到她的嘴边:“来,吃点水果,补充点维生素,皮肤光亮有弹性!”

    苏楠故意闭上眼睛道:“刚才师兄喂我吃过了。”

    方锦程径直将苹果扔自己个儿的嘴里:“这么体贴,我得好好谢谢他,谢谢他给小姨子减轻负担。”

    一直坐在沙发上静观其变的苏苏‘啊’了一声,忙不迭的点头:“对对对!徐师兄真的很体贴我!”

    方锦程笑了笑,嘴里嚼着苹果,一双眼睛胶着在苏楠的身上,后者虽然没有睁眼,但还是感受到了深深的不自在。

    安静的病房内没有任何声音,没一会苏苏就打起了呵欠,昨晚没睡好,白天是怎么补觉都不管用的。

    方锦程似乎也有些困了,正坐在椅子上假寐,而姐姐也不知是睡着了还是没睡着,闭着眼睛不说话。

    她正要偷个懒打个盹儿,病房的门就从外面打开了。

    来的是徐子瑞,板着一张脸,身上还带着些烟味儿。

    方锦程睁开眼睛笑着向他打招呼:“徐师兄。”

    “你怎么还没走?”徐子瑞语气不善道:“这里不需要你,你还是不要添乱了。”

    方锦程略有些无辜道:“怎么就添乱了?我就坐在这儿看着我媳妇儿,不说话,不捣乱,一点也不添乱。”

    “你坐在这里就让楠楠不舒服!”

    “是吗……”他略有些尴尬的起身,摸摸鼻尖,转了一圈干脆去沙发上和苏苏坐在了一起:“得,我坐这儿行不行?现在看不见了,能舒服点了吧?”

    “你!”徐子瑞只觉得心头气血翻涌,忍不住拔高了声音:“请你离开!”

    方锦程不开心了:“我说徐师兄,该走的人是你吧?我才刚过来没多久吧。”

    “我要是走了,你再把苏楠一个人撇在这儿?”

    “这我得解释,昨晚我离开那是迫不得已,我得送人家郝教授回军区医院不是?而且我外公癌症复发在那医院抢救,我也得过去看看啊。”

    “哼!你们这种九零后的年轻人撒起谎来真是信手拈来!”

    “师兄,”苏楠开口道:“你们都不要说了,我想睡觉。”

    方锦程斜起嘴角来,笑的有些邪魅,冲着徐子瑞一摊手,那意思似乎是说,你能拿我怎样。

    徐子瑞以前没见过方锦程,但今天第一次见面就充满了敌意,一想到他现在这个态度肯定不会离婚,便更加烦躁不安起来。

    “让你姐先睡,你跟我到楼下超市买点住院的东西。”方锦程对苏苏使了一个眼色,两人出了病房。

    门一关,苏苏就忍不住道:“姐夫,你不是怀疑姐姐和徐师兄……怎么还让他们俩单独相处?”

    方锦程冷嗤一声:“那个徐师兄道行太低,在我眼里完全不够看!”

    苏苏不明白,但徐子瑞却明白了。

    因为方锦程一走,苏楠就开始质问他:“师兄,你平时是个很温和的人,怎么对方锦程这么大的敌意?而且每句话都带着刺。”

    徐子瑞语塞:“那他呢!他来做什么?来向我示威?处处以你丈夫的身份来向我示威?”

    “他要给我上止痛泵确实有点一意孤行了,但是后面他一直在对你处处忍让,你何必再咄咄逼人。”

    “处处忍让?你是没看到他一副要吃掉我的样子!他知道我是他的情敌,情敌相见分外眼红这句话你没听说过?”

    “你误会了师兄,他只当我们是普通的朋友,而且你们也不是什么情敌,因为我和他根本没有感情,你是不是昨晚没休息好,导致情绪有点紧张失控?”

    徐子瑞看着苏楠,一时间好像被抽光了全身的力气一般,突然反应过来,他为什么要这么激动?

    而就是他的激动正中方锦程的下怀,他在苏楠的眼中成了弱势的那个。

    抹了一把脸,他有些疲惫的说道:“也许是吧,我是有点失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