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份子钱
    “行啊,还说玩玩,这一口一个媳妇叫的够溜!”

    “我等单身狗受到了一万点伤害,啊——!”

    方锦程没好气道:“先说正事,不管动用你们手上的路子,还是家里人的路子,给我掘地三尺把人找出来,我方锦程在这儿谢诸位爷!”

    “放心放心,该怎么做,咱肯定给你做喽,给咱方少奶奶报仇了你可得好好谢谢我们。”

    “去你姐的会所让我们纸醉金迷几天。”

    方锦程知道这些个人打着什么如意小算盘呢,去他姐那奢侈就远离父母的管辖范围之内了,而且那场子安全低调,不用担心会惹出什么事情来。

    “没问题。”一口应承下来,他觉得娶这媳妇有操不完的心。

    吴军趁机跟他哥俩高似的勾肩搭背:“我说,这要是警察那边先找到人,你是不是就不谢了?”

    “谢,当然得谢,军功章有你们的一半!”

    吴军给他胸口来了一拳:“就冲你这句话,干了!”

    后者二话不说端了酒杯一口灌了下去,一桌子叫好的声音。

    酒酣耳热到快结束的时候方锦程才迷迷糊糊的看着周围的人道:“怎么,没看到林孝先?”

    “没来的人要么不在国内,要么就是夜场子,白天叫不醒,晚上我支会他们。”吴军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道:“这事儿你放心,别人不放心上我也得放心上,回去我再跟我老爸说说。”

    他爸是本市的父母官儿,咳嗽一声都得让底下人忖度半天,哪怕他对苏楠的案子多过问一句也能加快破案速度。

    “行,你掂量着,你爸要是太为难你可千万别跟他置气。”

    爷俩都是倔脾气,遇到什么事那是说一不二的,他爸眼里又容不得沙子,这要是不管不问,他指不定跟自家老爷子呛起来。

    “那不至于,我就说是你媳妇儿。”

    方锦程嘿嘿笑了,不得不说,他方家的名号还是很好使的。

    午饭吃到散席之后方锦程已经开始打呵欠了,这两天他两个医院来回跑,休息的时候也是在医院里,不舒服不说,还总是睡不好。

    大王八开车,吴军那几个死党陪他去医院看苏楠,美名其曰要见见放假少奶奶。

    进了病房,好家伙,屋里塞了不少的鲜花果篮,甚至还有表彰的锦旗。

    “呦,咱,咱嫂子,人缘,人缘好!”大王八率先拍起了马屁:“人长得,长得也漂亮!”

    病房里,苏楠,苏苏,还有徐子瑞都一脸懵逼的看着门口那几个人高马大的年轻小伙子。

    大王八上来就叫嫂子,推开徐子瑞就握住了苏楠的双手:“第,第一次见面,我,我是王向中!嫂子,叫我!小中中!就行!”

    “还小中中,他就一大王八。”方锦程笑着上前,再把徐子瑞往后推了一把道:“来,给你介绍我这几个哥们,本来想等你康复了婚礼上介绍你们认识的,但是他们非要来看你,拦都拦不住!”

    “嘿嘿。”吴军也往病床前挤了挤,把徐子瑞挤出了人群之外:“方家少奶奶嘛,小的们得先来拜见不是。”

    苏楠被弄的有点尴尬,看看方锦程,又看看他们几个,有些不好意思了:“谢谢你们大老远过来,其实我没事,住几天院就好了。”

    “你就算被蚊子叮个包,咱方少也得担心的吃不下睡不着啊!”吴军故意夸大其词道:“方少不开心,我们就不开心,可不带来看看少奶奶吗。”

    苏楠苦笑道:“没这么夸张好吗……”

    “少奶奶,医生怎么说啊?伤的重不重?什么时候出院?”

    “不重,很快就能出院了。”

    “那就好,那就好,看到少奶奶康健,哥几个也就跟着放心了。”

    大王八道:“嫂,嫂子!你可得赶紧好!建,建设,和,和谐小康社会!还需要你发光!发热!”

    “去去去,要发你发去!”方锦程不乐意了。

    一群人指着他笑他是心疼了,是护妻宝,一时间病房里头热闹非凡。

    等到人要走了,齐刷刷掏出红包往苏楠的手上塞。

    她自然是不肯要的,奈何自己又没办法爬起来还回去。

    “少奶奶,您就收下吧!”吴军道:“咱们空手来看你本来就失了礼数,而且你们结婚也得给个份子钱不是,毕竟人家锦程喜酒都请了!”

    方锦程道:“塞的多不多啊?我怎么听人家说,现在结婚不流行送红包,送的是房产证啊?”

    一群人要上去围殴方锦程,还好他撒丫子躲的快。

    吴军又对苏楠说道:“多多少少的,咱的一点心意,您可千万不要嫌弃!”

    苏楠赶紧道:“我不能收,你们赶紧拿回去,不然我还得让方锦程一一还给你们。”

    “还什么啊,傻媳妇儿!以后有你还的时候!”

    大王八也跟着乐:“说不定到时候就,就,就时兴送,送飞机!”

    方锦程道:“那你等送飞机的时候再结婚吧,我保证给你买一大个儿的!光一遥控器就得装十节电池!”

    大王八不乐意了,又要去打人,一群人嬉闹半天才告辞离开。

    方锦程直接把人送到病房门口了事,大王八说他有异性没人性,连送到楼下都不肯。

    结果吴军却说,红包都给了,他怎么可能还管我们的死活。

    方锦程乐了,一副你很懂我的表情。

    兄弟们走了,他转身回病房,果不其然看到徐子瑞黑趁着一张锅盖脸正坐在沙发上。

    苏苏则兴奋的数着苏楠收到的红包,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捏的厚的,里面都是一沓人民币,捏的薄的也不是没钱,而是银行卡。

    “媳妇儿,累了吧,睡一会?”方锦程为她拉了一下被子,一双眼睛柔情似水的看着她,很容易让人沦陷。

    苏楠蹙眉:“钱……你还回去吧。”

    “不是跟你说了吗,有你还的时候。”

    “恐怕没有了。”说话的是徐子瑞,他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说道:“苏楠要休息了,麻烦你离开吧。”

    方锦程勾唇一笑,看看苏楠,又看看徐子瑞,故作装傻道:“离开?为什么?”

    “难道你不知道这里是医院?不能大声喧哗,你的朋友会给苏楠的康复带来很大的困扰。”

    方锦程点头:“你说的没错,刚才是我们不好,不该吵闹,但是人都走了,徐师兄,咱没必要这么较真吧?”

    “较真?我还真就是一个认真的人,你在这里只会帮倒忙,还会添不少麻烦,这里不需要你。”

    苏苏将红包悄悄的收起来,有点手足无措的看着这两个人,只觉得这双方看彼此的眼神都是一路火花带闪电。

    而她好像成了闪电的中心,赶紧抽身往一边躲了躲。

    “徐师兄,姐夫,姐都睡着了……你们,你们要吵能不能出去?”

    苏楠还真就闭上了眼睛,但想想也知道是装的,她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睡着。

    方锦程耸肩,并未妥协,而是往一旁的陪护床上一躺,大大咧咧的说道:“小爷也要睡觉,甭吱声,苏苏,门锁上,除了医生护士,谁都不让进!尤其是那些打着探望的旗号来给人添堵的领导!”

    苏苏应了一声要去关门,只听陪护床上方锦程又道:“慢着,把你那徐师兄也赶走!”

    苏苏为难的看了一眼徐师兄,后者反问道:“该走的难道不是你?”

    床上的人转过身来看他,登时就有些乐不可支了:“为什么是我?咱有证儿!合法老公!就算警察来了,走的也是你!咱是一家人,你算哪门子关系?师兄妹的名字现在能写一个户口本上了?我读书少,不要骗我好不好!”

    徐子瑞的脸色更加难看,有心要出言反驳,但却又觉得自降身份!可一面对这个小子他又失去了平时的冷静自持,有心失控。

    “不对啊,这屋里就有一警察,警花姐姐,你说吧,让谁走?”

    病床上的人咬牙切齿道:“都滚出去!”

    “听到了没有!让你滚,请吧。”方锦程倒是不客气。

    徐子瑞还真就摔门大步离开,惊的苏楠一个激灵,稍微有点后悔口气太生硬。

    “你也给我滚!”

    方锦程打了个呵欠往床上一趟,舒舒服服的闭上眼睛:“警花姐姐,我脸皮要是不够厚怎么能娶到你呢?我以为你懂我。”

    言罢就舒舒服服的睡觉去了,苏苏一旁捂嘴偷笑,看到苏楠瞪过来的眼神,她又立马正襟危坐。

    苏楠住院的事情直到出院前一天方家人才知道,而方老爷子的病情也已经得到控制,躺在病床上听说孙媳妇工作期间受伤了那叫一个着急,真恨不得插翅膀飞过去探望探望。

    他当然是不能去的,只得催促儿子闺女去看看。

    苏楠已经可以坐起来了,只是腹部的伤口多少还是有些不便,有时候不小心使劲还疼的厉害。

    李家人,方家人浩浩荡荡的进了医院,将小小的病房塞的满满的。

    一时间嘘寒问暖的有之,责怪她太不小心的有之,甚至不建议她继续做警察的也有,明明自家人从事着军人着一高危职业。

    说不感动那是假的,从小到大,她还是第一次体验到了家庭的温暖。

    李芯不无忧心的攥住她的手道:“本来要给你们办婚礼的,结果现在也给耽误了,等外公和你都出院了,咱们就办!”

    苏楠赶紧道:“阿姨,不,不着急。”

    后者有些纳闷:“怎么又不着急了?之前不是没问题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