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收买人心
    “有多远滚多远——!”

    方锦程夺路而逃,屋里苏楠捂住了脸。

    又被这小子给调戏了!

    没好气的转个身,可以闭上眼睛就能看到方锦程那张狡黠的笑脸,甚至能清晰的感觉的被他亲过的地方火烧火燎的。

    她睡不着,干脆强迫自己不要去想这小子了。

    既然不想他,还不如想想她接手的大学生失踪案。

    会想起姜波父母第一次见自己和最后一次见自己时的表情、说话态度,简直是天差地别,任何一个人都会怀疑在此期间,这老两口肯定经历了什么。

    要么是姜波没有失踪,但他们完全可以告诉苏楠真相,既然没说出真相,就代表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要么就是有人叮嘱过他们不要再继续调查这件事了,但是又有什么人比自己的儿子更重要的呢?威逼?利诱?苏楠无从得知。

    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们在包庇什么,包庇自己的儿子,或者是让他们闭嘴的人。

    那天要不是方锦程她估计会因失血过多在派出所休克过去,而且还不知什么时候能被人发现。

    该死,怎么又想到方锦程那小子了……

    “老姐,吃水果。”

    苏苏端着一碟水果进来放在床头柜上:“喏,你手机我也给你拿来了,刚才苏贺打电话问你情况怎么样,我说挺好的,让他别担心。”

    苏楠背靠着枕头坐起来,腹部的伤口仍然痛的她直抽冷气:“对,让他专心参加特训,不用管我。”

    “老姐,你以后就要住这儿了吗?”苏苏围着卧室转悠起来,一把拉开卧室的窗帘,外面一片开阔的花园,景色不错。

    “这地方真好啊老姐,要不是那么多人在,我真想楼上楼下好好看看!我的天啊,这么大的房子,地理位置又好,这得多少钱一平方啊!”

    苏楠无奈了:“你不要总是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我确实没见过世面啊,你见过?”

    苏楠干笑:“好吧,我也没见过,不过这儿是方锦程他外公的房产,应该是他家里从商的子女送给老人的吧。”

    “方家真有钱,方锦程的外公也真有钱!姐,你赚大了!要是我将来也能找一个这样的对象该多好啊!可要是我找不到这么一个有钱有势的老公,姐,你可得让姐夫多照顾我。”

    苏楠道:“对了,方锦程的外公你也认识。”

    “让姐夫多照顾我!你到底听到我说话了没!”

    “听到了,听到了,你还记得以前小区的李爷爷吗?”

    “哪个李爷爷?”

    苏楠就把当初那个一本正经,酷爱跑圈的李爷爷说了,也就是方锦程的外公。

    这一下真让苏苏惊的说不出话来了:“天啊,我要出去邂逅,说不定随便撞上一公司总裁就是我未来公公婆婆!”

    “得了啊,你才多大,好好念书,将来找个好工作比什么都强。”

    “你可错了,找个好老公比什么都强。”

    “方锦程好吗?有钱就好?再说了,那钱也不是他的。”

    “不仅有钱,还长的帅好吗!”

    苏苏已经露出一脸的向往之色,和那电视上演的花痴没有区别。

    “你姐我不想跟他纠缠,你也别抱太大希望。”

    苏苏不接道:“怎么了?有人干涉你们的爱情?说你老牛吃嫩草?说你姐弟恋?这都什么年代了!”

    苏楠道:“他不适合我,我们属于两个不同的年代。”

    “姐……你怎么说的这么沧桑呢?”

    “你和他才是一个年代的人,不过你也离他远点,他不是什么好人。”

    苏苏没好气的噘嘴:“还说什么不适合,这就开始充当护夫宝的角色了,唉,嫁出去的老姐,泼出去的水!”

    苏楠懒的鸟她,拿起盘子里的水果吃了起来,还挺甜的。

    苏苏往床边一坐,冲苏楠一笑,后者立马感受到了她的八卦之魂,忍不住往后一缩。

    “你要干什么?”

    “老姐,你是不知道方锦程在学校,那也是一风云人物!”

    苏楠莫名其妙:“我知道啊。”

    “……”苏苏急了:“那,那你知道他有很多女朋友吗?”

    苏楠想到了当初自己被人威胁恐吓的事,应该也和他的‘女朋友们’有关,便又点点头道:“我知道。”

    苏苏惊了:“你知道?那你还能忍受的了?”

    “各取所需而已,没那么多感情。”

    苏苏恍然大悟,在苏楠的肩头重重一拍:“老姐,我懂的,单身久了,难免寂寞空虚冷,漫漫长夜睡不着觉嘛。”

    苏楠斜睨她道:“你给我胡说什么?”

    “不过,方锦程的基因还是不错的,生个小孩像他的话肯定特萌!而且,买卖不成仁义在,离婚的时候也能分上一笔。”

    苏楠道:“你差不多行了,别在这儿给我胡说八道,赶紧出去吧,我要睡觉了。”

    苏苏吐吐舌头道:“你让我呆一会呗,楼下他们那些亲戚对我太热情,让我吃这个喝那个,我都不习惯。”

    “那你回家去吧。”

    “我回去了谁照顾你啊。”

    “放心,死不了,我现在已经可以自由活动了。”

    苏苏想了想也道:“好吧,其实我早就想回家安安稳稳睡个饱觉了,那我先走了,你有事儿打我电话。”

    “嗯,回去吧,马上要开学了,准备准备,没事甭往这儿跑。”

    “好的,那我走了。”

    “走吧走吧。”

    苏苏依依不舍的离开,出了房门正好看到方静秋上楼,两人笑着打了个招呼。

    “方姐,我跟我老姐说了,我先回家看看去,老姐这里就麻烦您啦。”

    方静秋也是个温柔好说话的:“不麻烦,这段时间也让你受累了,我们很过意不去,你回去好好休息吧。”

    “嗯,那我跟姐夫说一声就走了。”

    “等一下。”方静秋从手包里掏出一沓人民币往苏苏的手上塞:“这马上要开学了,你和弟弟的学费,看看够不够,要是不够跟我说,都是一家人,千万不要见外。”

    “不行不行,我不能要,不能要,我老姐要是知道肯定打死我的。”

    方静秋却坚持往她手里塞:“你姐平时工作那么辛苦,加班加点也不过是为了你们姐弟俩的学费。这钱不是我出的,是锦程出的,他是你们的姐夫,你姐的事自然也是他的事。”

    “那我也不能要,我们的学费老姐已经给过了,不缺的,不缺的。”

    苏苏把钱推回去想要夺路而逃,却又被方静秋拦住,看她瘦胳膊瘦腿的,力气却很大,果然这结婚的女人和没结婚的女人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你这么推辞,让我觉得你根本不拿我们当一家人看待,是不是你姐也不把自己当成我们家中的一份子?”

    方静秋的目光沉静如水,却让人慌乱的想要避开,好像瞬间就能将人看透一般。

    “怎么,怎么会,想,想和你们做一家人的多了去了……我姐,我姐怎么会不当你们是一家人呢。”

    “那你姐给你学费你也会像现在这样推辞吗?”

    “我……”苏苏觉得自己平时嘴皮子可以了,但还是说不过方静秋。

    “拿着吧,不然我亲自交到你姐的手上,让她给你。”

    “好吧……那我先拿着,您,您有用钱的地方给我说,我随时还您。”说完之后又觉得自己多此一举了,人家这身家,说人家缺钱不是咒人家吗。

    方静秋没有生气,笑容依旧:“好,你和你弟弟在学校以后碰到什么难处不要忘了还有我这么一个姐姐。”

    “嗯。”苏苏感激的点点头,方锦程的姐姐和自己的姐姐很像,都好像一棵大树,有着母亲般包容的慈爱之心,又有着父亲一般伟岸的脊梁,保护着树荫下的他们。

    只不过这两个人的性格却是两个极端,一个风风火火霸气侧漏,一个恬静如水岁月静好。

    苏苏走后苏楠终于睡了个安稳觉,在医院的时候什么都不舒服,尤其是鼻子里总是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

    虽然回的不是自己的家,但床也舒服,被子也舒服,真想永远赖在床上不起来。

    不过……

    她忽的睁开眼睛,第一反应是上班要迟到了,随即又意识到她现在带伤之躯还不能去上班。

    天已经黑透了,没开灯,她摸索着摸到手机,现在显示的时间是晚上九点三十五分。

    空旷宽大的房间里除了她的呼吸没有任何声音,那些藏匿于角落里的阴暗慢慢滋生而出,让她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孩子突然有点恐惧。

    挪动身体打开房间的灯,她扶着家具慢慢向门口走去。

    述说,人有三急……比如她现在就……就,就饿了!不知道厨房有没有吃的东西……

    打开卧室的门,她看到楼下黑暗中一点星星之光。

    谁在那?还没睡?

    她扶着楼梯扶手慢慢下楼,伤口抻到的地方还有点疼。

    脚下一滑,咚的一声一屁股坐在了楼梯上,摔的她尾椎骨一阵钻心你的疼,差点没把眼泪摔出来。

    楼下的人直接从沙发上蹦起来,开灯,冲向楼梯。

    “警花姐姐,您没事儿吧!这才好了几天啊,又要折腾自己?”

    苏楠坐在楼梯上有气无力道:“摔死我了,少废话,赶紧拉我气来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