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我喜欢你,你喜欢我
    “摔死我了,少废话,赶紧拉我气来。”

    方锦程乐了:“求我。”

    苏楠瞪他一眼,自己扶着楼梯扶手挣扎着要站起来,方锦程只得赶紧上前搭把手,把人给扶下了楼。

    “别告诉我大晚上的你突然想散步了。”

    “少废话,我饿了,有吃的没有?”

    大男孩噗嗤一声笑道:“有,求我。”

    “求你。”

    “额……剧本好像不是这么写的。”

    苏楠用一双面无表情的眼睛看着他,一脸冷漠:“有问题?”

    “没问题……”说没问题又好像有问题,说有问题吧,确实又没问题。

    苏楠无奈的叹了口气:“那你还愣着干嘛啊?还不快去?姐姐都快要饿的皮包骨头了!”

    “住了几天院,你明明胖了十几斤……”

    “你说什么?!”

    方锦程立马飞奔向厨房:“我看看,我看看,老妈临走的时候好像留了好吃的,我给你热一下。”

    苏楠半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抚摸着肚皮:“都走了?什么时候走的?”

    “知道你不喜欢跟亲戚打交道,苏苏走了没一会就被我赶走了。”

    苏楠不得不承认,在这一点上,方锦程做的一直让她很满意,之前在医院的时候就给她挡了不少鸹噪的人群。

    厨房里,大男孩又道:“其实你不用下来,床头柜上又按铃儿,按一下,小爷立马撒丫子奔上去,甭说给你送饭了,就是抱你上厕所,那都没有问题。”

    苏楠一个头两个大:“我没见识,没用过这么高大上的东西。”

    “慢慢学,你可是咱方家的少奶奶,要学的东西多着呢。”

    不知为何,苏楠突然有种嫁入豪门的错觉……不对,她本来就是嫁入豪门了……

    方锦程在厨房捣鼓了一会儿,端出来一大碗热气腾腾的汤面。

    炖成奶白色的甲鱼汤,上头还卧着个荷包蛋,配上白灼青菜,色香味俱全,光是闻着,苏楠的肚子就开始咕咕叫了。

    “你不吃?”

    “我吃了,你吃吧,吃个七分饱就差不多了,不然睡觉不舒服。”

    苏楠迫不及待的拿着筷子开吃,味道好的让她想哭,抬头看看着笑容满面的大男孩,又看看着一大碗汤面,顿时觉得嫁给他也不是全无好处。

    “你当初是不是真在炊事班呆过?”她一边吃饭不忘一边追根溯源,上次听说他当过兵,吃过苦,就随口打趣了一句炊事班。

    方锦程抬手,大男孩的手掌宽大温热,在她脑袋上随意的摸了一把。

    苏楠嘬着面条的脸刷的一下红了,略有些纳闷的抬看人。

    方锦程却一手去挡他的脸,一手去遮自己的脸:“小爷最受不了这种小猫小狗可怜巴巴的表情了!”

    ‘啪’的一声,苏楠不客气的用筷子摔在他的手上,额角青筋崩跳:“你才小猫小狗!”

    “警花姐姐,你在跟我撒娇?”

    苏楠火大:“你没完了是吧?”

    “好好好,我不说了,你吃吃吃。”

    苏楠哪还吃的下去,在这小子花痴一样的目光中简直如坐针毡。

    好不容易吃了半碗面,肚子也饱了,便放下碗道:“扶我上去,不用抱!撒开!不用你抱!”

    大男孩却是不由分说的,直接强硬的将人来了个公主抱,要是一挣扎抻的伤口疼,苏楠觉得给他来个过肩摔不可。

    还跟白天一样被抱回了房间,方锦程还跃跃欲试道:“我抱你去洗澡?我搓澡很温柔的。”

    “出去,我自己洗。”没好气道:“别杵在这儿。”

    方锦程不乐意了:“怎么了,咱都老夫老妻了,还害臊?”

    “谁跟你老夫老妻了!”

    “警花姐姐,咱把结婚协议废了吧。”

    苏楠警惕道:“你真去我办公室翻我抽屉了?”

    “没有,小爷还不至于怕了那一张纸!”这个大男孩略有些扭捏道:“咱俩这不都结婚了吗,不管当初我追你是什么目的,你嫁给我是想干什么,咱都翻篇儿,好好过日子,像真的夫妻一样。”

    苏楠将他上下打量了一遍:“你又在打什么歪主意?”

    “我打什么歪主意你能不知道吗!不是,我能打什么歪主意!你是我媳妇儿,我对你所有的想法都不是歪主意!”

    四只眼睛,大眼对小眼的互相看着对方。

    卧室里安静的可怕,眼前的人虽然比自己小,但人高马大,到底是个男人,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力。

    苏楠干咳一声,打破沉默:“你是认真的?”

    “真的不能再真。”

    “为什么?”

    “我喜欢你,你喜欢我,还要什么为什么?互相喜欢当然得结合在一起。”他笑着挑眉,特意将‘结合’两个字咬重,一边用眼神传递出三个字:你懂的。

    苏楠纳闷道:“不是,你怎么就这么笃定我喜欢你?你哪来的自信?”

    男人直接用行动回答了她的问题,他略一倾身就将人压在身下,唇瓣覆上她的,双手按住苏楠的臂膀,屈起一条腿压住她没有受伤的一侧身体。

    “唔……”苏楠要挣脱开来,却惊觉那人用强硬的力道撬开了她的唇齿。

    登时,她整个人好像充血一般,浑身都要烧起来了。

    柔软的舌尖被她勾住,深入浅尝发出让人心跳加速的声音。

    苏楠扭动身体,也不知是他怕伤到她没有用力,还是她已经羞愤到不能自已,总之好歹是挣脱出来了。

    她发丝凌乱的躺在床上,气喘吁吁的看着面前这个一脸邪笑的男人。

    “警花姐姐,你喜欢吧?瞧这小脸红的。”

    苏楠整个人要爆炸了,牙关紧咬,眸光在灯影的照射下略有些湿意:“你以为我像你一样!这种事情做的多了脸皮当然比较厚!”

    “你在吃醋?这么说……那天晚上……不仅是你的初夜,还是你的初吻?”方锦程不由惊喜道:“这么看来,小爷也不亏啊,赚了啊!”

    “你能不能闭嘴!”苏楠火气上头,但却偏偏有伤在身没法对这个小子拳打脚踢。

    方锦程微微一笑,往床边一坐,抬手要将人揽在怀里,却被苏楠一巴掌打开:“滚出去。”

    “我的提议你考虑好了没有?咱们就做一对小两口吧!”对未来的新鲜生活,他也是充满了期待。

    “不可能!”

    被一口回绝的人没有气馁:“你看啊,有句老话说的好,有情人终成眷属,咱俩……”

    “并不是所有有情人都能在一起!”

    方锦程哼笑一声,一把掰过她的下巴偷吻一个:“终于承认你对小爷有情了,也是嘛,不喜欢小爷的人还没出生呢!啊!”

    肚子上挨了苏楠一肘子,方锦程痛苦的倒在了地上:“你总这么谋杀亲夫可,可不太文明……”

    苏楠道:“我也想好了,要么分居,要么离婚。”

    “苏楠,你非要给我演一出梁山伯与祝英台?”方锦程从地板上一咕噜爬起来:“我喜欢你,你喜欢我,怎么就不能在一起!”

    “你懂什么?!”苏楠也忍不住拔高了声音:“你从小到大一帆风顺!走的每一条路都是被人铺好的!连一颗绊脚的石子儿都没有!理所当然的以为相爱就能在一起?你可真单纯!”

    方锦程最不爱听这话,他怎么留一帆风顺,怎么就没有绊脚石了。

    可现在他不是要争辩这些,他再不做点啥,媳妇儿都要没了。

    “警花姐姐,我是杀害你父母的凶手?”

    苏楠怒道:“你胡说什么!”

    “既然不是,我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我只看到电视里,没法跟杀父仇人的儿子在一起什么的,咱俩又不是,哪那么多事儿!”

    这小子的火气也上来了,他是真的搞不明白,他跟苏楠之间应该没有任何芥蒂才对。

    “如果真的只是这么简单也就好了。”苏楠道:“门当户对这四个字你应该听过吧?是,你家人从未看低我,也从未摆过架子,我承认!但你所受的教育,所在的生活圈,包括住的房子,这里头的一件家具,一件电器,都好像对我有一层隔膜!我们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方锦程惆怅了:“慢慢来!小爷教你啊!”

    “还有,你和苏苏苏贺一样,在我眼里是个孩子,却不是一个我理想中成熟稳重,能为我撑起一片天的丈夫!”

    “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年龄小不代表心智不成熟。”

    苏楠轻蔑的看他一眼,登时就让方锦程有些泄气了,赶紧改口说道:“我跟你弟弟妹妹不一样,我能保护你,真的。”

    苏楠又道:“一年如此,两年如此,三年呢?你会有不同的女朋友,情人,我只能守着你偶尔施舍的感情带着孩子独守空房?”

    “孩子?”方锦程陷入了遐思之中,也不知道想到什么,还发出嘿嘿嘿猥琐的笑声。

    “想什么呢你!”

    “啊?”立马惊觉,争辩道:“没什么,我就是在想我们的孩子像谁。”

    苏楠头疼:“你给我出去。”

    “出去可以,你得明确告诉我,你喜欢我。”

    苏楠看着他,有气无力的点点头:“我喜欢你。”

    大男孩终于吃了颗定心丸:“那就好,没那么多事儿,你喜欢我,我喜欢你,咱俩就得在一起!”

    苏楠不知为何,发出一阵苦笑:“像你这样不用考虑前因和后果的,真自在。”

    “你就是想太多,我也会向你证明,我是一个值得你托付的老公!”

    “你加油,我要洗洗睡了,出去吧。”

    “真不用老公帮你脱衣服?”

    “真的要尝尝我的鞋底烧?”

    撒丫子跑出门外:“您老悠着点!”

    “给我消失!”

    “得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