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警花归来
    本来以为住院的时间已经够无聊了,直到出院苏楠才知道没有最无聊只有更无聊。

    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体验过从早上到晚上一直躺在床上看电视的感觉了,从频道一跳到频道一百,她的眼睛都快看花了。

    苏苏已经开学了,没有空闲来看她。

    大周他们倒是时常会在微信群里问候她,但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所里忙,不能去看您老,多担待。

    她可不得多担待吗,难不成还耍小孩子脾气?

    “好无聊啊——!”摔下遥控器,不能再这么堕落下去了,她觉得自己快要发霉了。

    刀口已经抽线,还在愈合中,虽然不能剧烈运动,但是也不影响自如行动。

    方太太和芬姐倒是常来看她,千叮咛万嘱咐的不让她到处走动,先养伤,再复健。

    自己的身体她的知道的,皮子好,恢复快,也跟她闲不住的性格有关。

    下定决心今儿不做‘家里蹲’了,便去换了一身衣裳,条纹衬衫牛仔裤,在镜子前照了照,感觉白胖了许多。

    这段时间好吃好喝的供着,不再风吹日晒了,可不得白白胖胖吗。

    背上背包要出去,一开门傻眼了。

    这儿不是她所熟悉的清源小区,而是一个陌生的小区,之前听方静秋说过,这里离她的派出所挺近,但好像并不属于海新区她管辖的范围之内,所以她还真不知道坐公交怎么走……

    不过好在她想到一人,一个电话打出去,没一会,小区门口就停下了一辆警车。

    苏楠舒舒服服的坐了进去:“没想到你还真在外面出警,来的好快。”

    人高马大的大虎一边开车一边摸摸鼻头不好意思道:“我,我担心苏队等急了……”

    “你不是飙车过来的吧……知法犯法啊你?”

    “没有,没有,我,我走了近路,近路!”大虎急忙辩解,脸涨的有点红。

    苏楠枕着手心,靠在座位上,看着马路上的车水马龙不无感慨道:“自由的空气真好啊。”

    “苏队你的伤好些了吗,这么快就去上班了?”

    苏楠道:“好多了,不用担心。”

    “我上次去医院看到你的时候,你脸色发白,看上去很不好,我也挺担心的。”

    那是她手术后第二天,所里一群人组织了来看她,她整个人还有点浑浑噩噩,脸色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大虎又道:“您这才休养了多长时间啊?能行吗?”

    苏楠在他肩头拍了拍:“放心,我皮糙肉厚。”

    “哪有,哪有,苏队您一直都是,都是细皮嫩肉的……”

    苏楠好像听到什么笑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可能这辈子和细皮嫩肉没缘了。

    不对,上次何董给她打扮去见公婆的时候她倒是挺细皮嫩肉的。

    回了警局,出现在办公室的她立马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一群人围上来嘘寒问暖。

    有的问她缝了几针,有的问她留疤了没有,有的问她被当事人的父母捅了是什么感觉,有的人问她心碎了没有。

    倒是小张和小林另辟蹊径的问她:被老公含在嘴里怕化了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苏楠只用一句话来回应这些问题:“案子查的怎么样了?”

    “他们负责的!”十几只手指向了十几个人,彼此对看一眼,赶紧做鸟兽散。

    “大周!”叫住要逃跑的大周,苏楠道:“到我办公室来。”

    大周在众人无限同情的目光中,一脸悲壮的进了苏楠的办公室。

    苏楠拿出柜子里的制服套上:“说吧,到底什么情况?”

    大周苦笑道:“老大,您老要听上火的话,还是要听温和的话。”

    “我要听实话!”她瞥了大周一眼道:“你最好给我说实话,甭给我耍花花肠子。”

    “是!”立正,敬礼,大周厚着脸皮吼道:“没有任何进展!”

    苏楠真想一巴掌把他给拍飞了,还真是让人听了火冒三丈的话!

    “怎么就没有任何进展?这么多天你们在干嘛?不要告诉我,这么一点小事还得惊动刑警大队!”

    大周支支吾吾道:“那什么……老大,其实徐队那边也没有任何进展……”

    苏楠一拍桌子不乐意了:“胡说!市刑警大队已经有很大的突破了!”

    大周道:“那点突破相当于没有突破。”

    “总比你没一点紧张强吧!”

    “老大,宝宝心里苦,宝宝委屈。”

    苏楠真看不惯这么个黝黑高大的汉子在这儿装可怜:“说人话!”

    “徐队那边的进展跟咱一样,追着这老夫妻俩的行踪录像进了一幢商场大楼的地下停车场。”

    派出所出来就有两个十字路口,路口监控清晰的记录着老夫妻俩的行踪。

    视频苏楠在手机上看过,这俩人慌忙逃出来后似乎在商量什么事打算折回,但这时候方锦程的车恰好开进来了,俩人更是慌不择路的撒腿就跑,上了一辆出租车消失了。

    苏楠不知道这老两口折回是想干什么,是把她斩尽杀绝呢,还是良心发现想救她一命?

    不过无所谓了,方锦程来了。

    经过调查沿途监控和出租车司机的资料,最后得知他们进了一家商厦的地下停车场。

    这偌大的停车场每天的车流量成百上千很难计算,好巧不巧的是地下停车场的所有摄像头恰好才更换完毕正在测试阶段,所以并没有开启录像功能,线索就在这里断了。

    后来他们对那天我晚上以及接连三天的进出车辆进行了排查走访,虽然排除了一些,但仍然有几百辆车的车主在嫌疑范围内。

    你永远也不知道,兴许就是一个看似一切正常的,只是到商厦来吃个便饭的人兴许就是带走这老两口的人。

    苏楠道:“把所有的线索和排查资料拿给我看看。”

    大周立马去把一堆资料给苏楠抱了过来,并给他说了这段时间的调查方式和经过。

    苏楠道:“基本可以确定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应该不是他们夫妻俩,刚来a市,农民出身,小学文化水平,怎么可能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布置如此缜密的逃生方案。”

    大周表示赞同:“所以我们猜测,接应他们的,要么是操控这件事的人,也就是让他们阻止姜波失踪案继续调查的人。要么,就是姜波本人。”

    苏楠抬头看了大周一眼,她和大周想的一样。

    但如果真是姜波本人的话,那么这一沓厚厚的车主

    资料中说不定就有和姜波牵扯上的,这样的话找姜波就容易了。

    “继续排查,一定要仔细,但凡有一点点沾亲带故和奇怪行为都不要放过,对了,连他们身边的亲友同事也都要查到。”

    大周道:“放心吧老大,话说您现在算是正式回来工作了吗?”

    苏楠道:“对啊,你不说我都忘了,得给财务那边说一声,今天得开始给我算工资了。”

    大周道:“老大您就放心吧,您不在的这段时间也有工资,您这是工伤!上头还要给你拨款安慰呢。”

    苏楠乐了:“有这么好的事儿?”

    “就算有这好事您估计也不想再被捅第二回了!”

    “再捅第二回我估计也没命回来了。”

    大周道:“老大咱可不许乱说啊。”

    苏楠笑道:“开个玩笑而已,你去忙吧,我再看看资料。”

    “行!

    大周走后苏楠就开始看姜波的失踪案,姜波父母的袭警故意杀人案已经和姜波的案子合并成一个了,这样行动起来也比较方便一点。

    苏楠的眼睛盯着资料,心里却在琢磨其他的事情。

    住院的费用是方锦程出的,遵守结婚协议的话,这些费用应该是她苏楠自掏腰包。但她才给了弟弟妹妹学费,手上有点拮据。

    不知道上头能给她发多少慰问金啊,最好能把医药费给报销了。

    这么一琢磨就开始想她的工伤保险了,当初所里给买的人身保险中有这一份吧?

    正想的起劲,桌上手机忽的震动起来,把她给吓了一跳。

    拿起来一看,方锦程。

    没好气的按了接听:“不好好上学干嘛呢?你那边什么声音?”

    “我还没问你呢,你嘛去了?我妈在门口按门铃半天了,睡着了?”

    苏楠一个激灵,马上说道:“我不在家,快让你妈回去吧,我不是让你跟她说了不要老往这儿跑,我又不是卧床不能起。”

    “得,你婆婆关心你还被你嫌弃!不是我说你,伤还没好利索,去哪儿了?”

    “我在派出所,行了,工作了,挂了。”

    言罢就不由分说的挂断了电话,方锦程那头炸毛了:“惯的,这脾气越来越大了!”

    “谁啊?”身边小姑娘笑盈盈的问道:“能把咱好脾气的方少气成这样?”

    方锦程道:“一欧巴桑!”

    拨通了老妈的电话,他转达了一遍苏楠的话,又忍不住训了自己老妈几句:“你说你这出力不讨好吧,人家根本不用你这么关心,你还整天巴巴的的来用热脸蹭冷屁股!”

    方太太不乐意了:“苏楠不是这样的人!她是伤还没好全就惦记着工作!哪跟你似的!”

    “好好好,有了儿媳妇就不要儿子了!有电话打进来了,我先挂了。”

    挂断老妈的电话,看到另一个打进了的电话是苏楠的,按了接通键:“嘛呢?媳妇儿?”

    苏楠道:“李爷……外公在哪里住院,我想去探望探望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