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二爷爷
    机场没睡成,到了飞机上苏楠也不过才睡了四五个小时候就落地了。

    这是一座空气气候湿润的南方小城,一下飞机就能明显感受到海风送爽,荡涤心肺。

    苏楠深深呼吸一口气,这份凉爽的惬意让她身心都舒畅起来,时隔多年,她第一次回到南方。

    刚出闸口方锦程就把墨镜给戴上了,一手拉着苏楠,一边行色匆匆。

    苏楠要把人甩开,没成功:“你干嘛?大晚上戴什么墨镜?脑子没问题吧?”

    “明天不想上新闻,就快点走。”

    “行李箱还没拿!”她要往托运的地方跑,又被方锦程一把给拉了回来:“不要了。”

    苏楠一脸的莫名其妙:“干嘛不要?搞什么啊?”

    虽然两个人来的匆忙但也紧赶慢赶的收拾了两身衣服和日用品,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了呢。

    “逗你呢,有人拿。”说着就拉着苏楠的手快步向机场大厅走去。

    时间不算太晚,这对于一个繁华的大都市来说,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以至于机场内也是人潮拥挤,迎来送往。

    “谁来接我们?我们是直接去外公家还是去酒店?要不要打个车,我用手机查看一下交通路线,苏苏才给我推荐了一个地图软件。”

    “甭操心,你也是操不完的心,走吧。”

    方锦程不由分说的将她拉了出去,就在她糊里糊涂之际被塞上了一辆黑色的suv,开车的人一言不发直接发动车子,将两个人带走。

    苏楠整个人都还处于懵逼状态,当她反应过来之后,趴着车窗向外看了看,又看了看车内的情况,莫名其妙道:“发生什么事了?”

    方锦程松了口气,撸了一把头发,有些无奈道:“机场有记者,他们消息够灵通的。”

    “什么记者?记者拍你?人家要拍也是拍大明星吧?就你?”她说着一把将男人的墨镜拿下,猝不及防的对上那双漆黑明亮的眸子,赶紧避开。

    后者没好气的将墨镜从她手上抢回去:“小爷怎么了?原装正版,那些人整容都未必能整出小爷这样的!”

    苏楠没好气道:“现在怎么办,行礼还没取呢。”

    “方少奶奶,您的行礼已经在送回去的路上了。”说话的是司机,竟然穿着军装。

    苏楠吓了一跳:“是,是吗?”

    方锦程没好气的瞥她:“现在放心了吧?”

    “那咱们现在是去哪?”

    “外公家。”

    “你还没告诉我呢,为什么有记者堵我们?”

    “外公的身份有点特殊,所以你和我结婚的事情还没对外公布。”

    “你,你等一下。”苏楠有点斯巴达了:“什么叫没对外公布?为什么要对外公布?干什么要对外公布?”

    方锦程看着她,没有说话,但那一脸表情显然在质问她:你tm在逗我?

    苏楠回了他一个茫然的问号:姑奶奶完全不知你在说什么。

    最后还是男人妥协,向她坦白道:“并不是只有那些光鲜亮丽的明星是被人所关注的,像我们这样的家庭,也活在大众和媒体的眼中,只不过不是娱乐大众,而是被大众所监督。”

    没错,苏楠第一次听到方太太提起方良业的名字时,第一反应是在电视或者报纸上看到过。

    只听方锦程又道:“咱俩结婚的事儿只有家里人知道,别人都不知道,但已经有猜测了,不过他们猜测的是政治联姻,而不是你这个毫无势力背景的片儿警!”

    苏楠不乐意了:“没有势力没有背景怎么了,片儿警怎么了,我是警察我骄傲!”

    “好好好,你骄傲,我也为你骄傲。”

    “怎么跑题了呢!”

    “……”方锦程委屈:“明明是你先跑的……啊!好好说话动什么手!”

    苏楠收回拳头:“你说不说?”

    “我说,我说,媳妇儿,这在外公跟前,你可千万给我留点尊严,别动不动就上演‘我的野蛮媳妇儿’,我会很没面子的,啊!好好好,我说。”

    “好好说话。”

    方锦程干咳一声道:“主要还是怕她们看到你跟我在一起,然后去调查你,调查别人的事儿你没少做,被人调查,这种体验你应该没有过吧?”

    苏楠道:“我有什么好调查的。”

    “你确实没什么好调查的,两个鼻子一个眼,呸,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但是那些记者肯定会挖地三尺把你的祖宗十八代都查个明白,到时候不光苏苏和苏贺,就连你家亲戚也不能幸免。”

    经他这么一说,苏楠确实觉得有点棘手了。

    不得不说,他这么做确实是在保护她,而她也不嫌让自己的事情暴露在大众的视线之内。

    与其说她也并没有高尚到要就此保护自己的家人,不让他们为此困扰,不如说,她更加不想让他们给方家添麻烦。

    正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啊,到时候难免会有些人踏进方家的门槛。

    “媳妇儿。”方锦程冲着苏楠吹了口热气,将她额发吹起:“怎么?想什么呢?”

    “谢谢你。”她由衷说道:“我没想到你会为我考虑这么多。”

    方锦程低笑一声道:“你都以身相许了,谢什么谢啊,甭见外。”

    苏楠忍俊不禁,后者往她身边靠了靠,她往旁边挪了挪,男人也跟着挪挪屁股。

    “坐远点。”

    “坐一起暖和。”

    苏楠懒的鸟他,直接将目光掠向窗外。

    这南方都市,繁华似锦,车马如虹,虽然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但好在身边的人并不陌生。

    李家老爷子休养的地方在闹市之外的郊区,据说离大海只要十分钟车程。

    从外面看,似乎只是南方乡下最常见的私人山庄别墅,进去才发现这里森严的警戒是任何私人庄园都比不了的。

    高大笔直的阔叶树掩映着一座座小楼,那看不见的黑暗中,灯火点点。

    他们的车子径直将人送到主建筑楼外,马上有人上前将车门打开。

    来人身着紫红色的唐装,鬓角斑白,眼底带笑:“呦,可算是来啦,路上累不累?”

    苏楠下车的同时习惯性的将这个陌生的老人打量了一遍,六七十岁的年纪,精神还算矍铄,身形虽然偏瘦,但看得出他整个人蓄积着力量。

    而他开车门的手,食指和虎口处有常年用枪磨出来的老茧,那眼神虽然带笑,但也在用同样的警惕审度苏楠。

    这是一位军人,一位曾经和李家老爷子并肩作战的军人。

    “二爷爷。”方锦程跟他打招呼:“这我媳妇,好看不?”

    “呵呵呵,好看,好看。”被成为二爷爷的老人笑着连连点头:“方少奶奶真人比照片上还要精神漂亮!”

    这话说的苏楠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赶紧伸手与他握手道:“您好,我叫苏楠,不用叫什么少奶奶,太见外了。”

    “应该的,应该的,来,快进来吧。”

    方锦程道:“我外公呢?睡觉了吗?”

    “首长不肯睡,要等你们,后来吃了药,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我去看看外公。”方锦程道:“我去看看外公,你先跟他们去睡觉吧,这么多天没好好休息。”

    马上有身着白衣的保姆过来要带苏楠回房间,苏楠却是不肯道:“我跟你一起。”

    方锦程点点头,两人一起进了大厅。

    这幢小楼是整个庄园的主建筑,古朴的欧式风格,简约大方,布局简单并无太多奢华。

    二人沿着楼梯登上二楼,一股药用消毒水的味道便扑面而来,迎面碰上身着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从卧室出来,彼此点点头。

    方锦程小心翼翼的打开卧室的门,里面传来仪器轻微的声响,除此之外,便是那位老者沉重的呼吸声。

    李家老爷子前后经过了几次手术,但因为是晚期的缘故,再加上年事已高,基本上只能保守治疗,经不起折腾了。

    身体状况稍微好转便送回了老家调养,好像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话是这么说的没错,但苏楠一看到床前这些监控生命体征的仪器和随时准备的氧气以及抢救设备,仍然觉得心惊胆战。

    老爷子安静的躺在床上,神态安详,呼吸虽然重了些,但却规律平缓。

    方锦程自从进来之后就没有说话,静静在床边站了良久,要是没人去叫他,他好像能一直这么站着一样。

    他和外公的感情很好,外公不仅是他的指路明灯,更是他整个年少时期的依靠,每每被方良业管教,他就等着外公从天而降,救他于水火,他是如此依赖这个人。

    “走吧。”方锦程说着就带头向外走去,表情略有些沉重。

    出了卧室,那被他叫做二爷爷的人便呵呵笑道:“首长以前就很注意锻炼身体,身体素质还行,恢复的也好,最近好转了很多。”

    “辛苦你们了,二爷爷。”

    “这怎么能叫辛苦呢,首长之前还说,哪天等我倒下了他还得照顾我呢!”

    方锦程道:“您老这么多年身子骨一直那么硬朗,估计还得硬朗个四五十年。”

    “呦!那不成妖怪了!”

    “那您跟我外公一起做妖怪得了!”

    “行啊!首长做,我就做!明儿你得把这话原封不动的跟他说!”

    方锦程耍起赖来:“小爷不说,要挨打的!”

    “呵呵,他怎么舍得打你哦!”二爷爷摇头,笑的无奈:“对啦,少奶奶饿不饿?吃些点心呢,还是用些饭菜?”

    “二爷爷,我媳妇还没过门呢,你这就只疼她不疼我了?”

    老人家无奈摇头:“你这小子从来就没有饿着的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