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我什么也不做
    “你这小子从来就没有饿着的时候!”

    “这还真被您给说中了,在飞机上我吃了饭,她睡的跟猪一样,没吃上。”

    苏楠赶紧说道:“不用刻意去做,有什么现成的给我吃点就行。”

    “你看,吃东西也不挑,跟猪一样,好养活!屁股也大,将来保准儿生儿子!哎呦喂!媳妇儿你咋踢我?二爷爷,看到了没?劲儿大!身强体健!”

    老人家只是笑,曾经在战场上能让敌人闻风丧胆啊的角色,在面对自己的小辈时,那叫一个和蔼可亲。

    “你少说两句没人当你是哑巴。”

    “咱这不好几天没见了吗,我得把这几天没说的话给补回来不是。”

    苏楠道:“方锦程,你够了啊。”

    “得,警花姐姐生气了。”

    老人家赶紧笑道:“少奶奶不要生气,这小子嘴贫,跟他爷爷似的,可没什么坏心眼,人可靠!”

    “您别这么说,我没生气,都已经很晚了,您先回去睡觉吧,厨房在哪,我自己去吃点东西就成。”

    “要不您先回房间洗漱一下吧,我让人把晚饭送到你房里去。”

    方锦程道:“这敢情好,吃完赶紧睡觉。”

    容不得苏楠拒绝,老人家就乐呵呵的指挥保姆带他们两个上楼去了。

    二楼走廊尽头的客房,两面墙壁上都是落地窗,采光和通风都很好。

    机场的行李已经被送进来了,偌大一个卧室自带独立卫生间,中间摆放着一张双人床。

    床是复古欧式的四柱幔帐床,连带梳妆带和衣柜都古色古香,雕刻着罗马花纹。

    苏楠进来转了一圈,有点穿越的错觉,听到身后动静一回头就看到方锦程在开箱子。

    “你怎么跟过来了?回你屋去!你干嘛?拿衣服?把你衣服都拿出去!”

    从箱子里拿出自己带来的内裤,方锦程没好气的看她一眼,冲她甩甩内裤往浴室去了。

    苏楠急了:“喂!你干嘛!”

    “洗澡……”打了个呵欠,坐了一路飞机,他也有点困了。

    苏楠追了上去道:“你不是吧?不要蹬鼻子上脸啊,我就不信了,这里只有这一个卫生间?”

    男人一脸无辜的看着她:“警花姐姐,你要跟我一起洗鸳鸯浴?”

    “方锦程!”苏楠攥紧拳头,忍了又忍,压低声音对他说道:“你敢不敢回自己房间去?”

    “不好意思,这就是我房间。”

    苏楠一楞,难道是她走错了?

    “那……”

    话音未落,眼前一转,整个人已经被他按在了墙壁之上,曲着手臂抵在墙上,将她囚禁于一方天地,来了一个华丽的壁咚。

    苏楠的脸腾的就红了,面对这张近距离的俊脸,在这种独处的空间,完全没有抵抗力啊!

    “你放心,外公他们虽然年纪大了,但观念紧跟潮流,我们俩还没正式结婚,但在他们的眼里,同居,很正常。”

    “谁,谁跟你同居了!”苏楠要去推人,却觉得触碰他身体的手好像被烫到一般,火辣辣的难受。

    方锦程低笑一声,一把攥住她的手,冲她吹了一口热气道:“今晚就委屈你一下,省的二爷爷跟外公汇报咱俩分房睡,让他看出什么端倪对老人家的病可没好处。”

    苏楠咬牙,她忍!

    “你睡床下!”

    后者在她脸上摸了一把,转身进了浴室:“随你。”

    苏楠的脸快要烧起来了,她捧着个脸蛋暗恨自己怎么就这么没用?被撩一下就脸红心跳的?你可比这小子大好几岁呢!

    保姆送晚饭进来,看她脸蛋红红的,暗中偷笑,道了晚安,说明天早上会过来收拾餐具。

    苏楠那叫一个囧啊,想解释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简单的虾仁粥,配一点小菜,和几块甜点,可能是考虑到一会要睡觉,不宜吃的过多,所以分量很少。

    她也是饿坏了,很快风卷残云的消灭,感觉没吃饱。

    方锦程从浴室出来,着上半身,下半身围着浴巾,一边擦头发一边对苏楠说道:“你不去洗?”

    “嗯……”闷闷的应了一声,从箱子里翻出自己的睡衣。

    方锦程道:“里头有睡衣。”

    “嗯……”她拿着自己的睡衣义无返顾的进去了。

    方锦程又道:“浴巾!浴巾不要了?”

    又闷头出来,一把伸手接过了对方扔过来的浴巾。

    解下浴巾的方锦程就只剩下一条内裤了,一边擦头发一边旁若无人的往床边挪去。

    苏楠看他一眼简直要飚鼻血,嘭的一声摔上浴室的门。

    眼前竟然还浮现出这小子健硕匀称的倒三角身材,还有,还有,这水雾弥漫的浴室中,她竟然又脑补出一出美男出浴图!

    那涓涓细流缓缓滑过他的肌理,沿着线条优美的脖颈,肩膀,胸腹往下……

    苏楠赶紧摇头,将脑海里的邪恶想法全部甩出去,打开水龙头,哗啦啦一阵凉水浇下来,惊的她尖叫出声立马蹦到一边,脚下一滑差点摔倒赶紧抓住了盥洗台。

    “媳妇儿!”外头的人开始不淡定了。

    “别进来!”

    方锦程撞了一下门,没打开,她这才发现门被反锁了。

    “你没事吧?什么情况?洗个澡都能摔着?你这人民警察当的……”

    “这跟我的职业有什么关系!还有!哪有人洗澡开凉水的!”

    方锦程没好气的咕哝道:“洗完顺手转过去了。”

    苏楠算是败给他了,扶着她的老腰站起来去调节水温。

    这一晚上折腾下来,等她终于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已经又累又困不想动弹了。

    方锦程正大喇喇的躺在床上玩手机,见她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出来,咔嚓拍了一张照片点击了发送。

    对面立马回了一条信息:哇,老姐出浴!姐夫加油!

    男人勾起一侧唇角,笑的那叫一个志在必得邪魅狂狷。

    苏楠一屁股坐在床上,没好气的斜睨他一眼:“下去。”

    “得令!”立马屁颠儿的下床,拿了吹风机来给苏楠吹头发。

    她正好懒的动弹,心安理得的享受起了方家大少爷的暖心服务。

    “这是小爷的第一次。”

    第一次?苏楠登时一凛,睡意全无。

    只听方锦程镇定自若道:“第一次给女人吹头发。”

    她又长出一口气,板起了脸。

    “跟你在一起的第一次太多了。”方锦程道:“第一次挨揍,第一次做饭,第一次死皮赖脸求着伺候你!”

    “你就一天生受虐狂。”

    大男孩傻乎乎的笑了起来,一边故作可怜道:“这地方潮气很重,睡地上会腰疼。”

    “沙发。”

    “……”又干咳一声,手上动作未停,一边撩头发一边吹发根:“沙发太小了,睡不下。”

    “我去,你睡床。”

    “至于吗,多大点事儿,咱都老夫老妻了,该做的也都做了,犯不着。”

    苏楠道:“要不然就换一房间。”

    大男孩不乐意了:“你防我怎么跟防小偷似的,小爷不是吓唬你,要真想对你怎么样还留你到今天,在家里的时候就把你给办了!”

    苏楠摸摸头发,干的差不多了:“要么你沙发,要么我沙发。”

    关掉吹风机,方锦程很想把她脑壳打开,看看里面是不是有神经搭错了。

    眼瞅着苏楠要抱枕头被子换地儿了,他赶紧说道:“得,犯不着委屈您!我去,我去还不行吗?您老实躺着睡觉去!”

    言罢还真就自己收拾起来。

    苏楠打了个呵欠往床上一躺,眯着眼睛道:“顺便把灯关上。”

    “嗯。”

    灯关了,房内陷入一片看不见的黑暗中。

    苏楠迷迷糊糊的刚要睡着,身边的床垫往下一塌,整个人随即被拥进了一个结实的怀抱中。

    “方!锦!程!”她咬牙怒斥:“不要惹我。”

    “睡觉,睡觉。”男人一把扯过被子盖在两人的身上:“不惹你,咱睡觉,听话,睡觉。”

    言罢还真就好像哄孩子一样在她的后背轻轻的拍打,好像自己抱着的不是比自己打好几岁的警花姐姐,而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小萝莉一般。

    苏楠挣了一下,没挣开。

    方锦程道:“别蹭,我怕会忍不住。”

    忍不住个鬼啊!你丫自己爬上来的!你丫主动惹事的!

    要不是屋里一片黑暗,方锦程肯定能看到苏楠那一张可以媲美西红柿的脸!

    她往后缩,似乎唯恐自己脸颊的温度让对方感知一般。

    “睡吧,警花姐姐。”

    一来苏楠加班多日确实又累又困,二来,飞行了这么长时间,她急需让自己的骨骼和肌肉最大限度的得到休息,所以很快就陷入梦乡,只有她徐徐呼吸声,听的非常清楚。

    方锦程却睡不着了,看着怀中这张恬静的睡容,他的眉头微微拧起。

    他第一次对自己的决定和要走的路如此迷惘,当初的一面之缘让他下决心玩弄玩弄这个女警察都不曾如此的无从下手。

    是的,无从下手,不知所措。

    徐子瑞的出现挑战了他的男性自尊心,让他愈发想要赢得这场男人之间的战役。

    但时至今日,他忍不住想要扪心自问,是为了‘战役’,还是为了‘报复’,亦或者,难道这就是‘爱情?’

    他搞不懂,比怀中之人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多的是,为何看到那些人投怀送抱的时候,他都在思念将苏楠抱入怀中的感觉?

    那是她卸下了一身的坚毅和责任,宛如一个小女孩一般,放松身心,不带任何戒备的倚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