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停职
    “出名的是你吧?花花公子?”

    方锦程乐了:“还真不是,他们看我都是光明正大的看,也光明正大的拍。”

    “臭美。”没好气的一声冷哼一声,苏楠还是没能控制自己上翘的嘴角。

    已经过了午饭时间,a科大的第一食堂里人并不算多,不知为何,大多数情侣总会选择在饭后过来就餐,这空旷的食堂内倒是不少成双成对的情侣,你一口我一口的互相喂食,当真是给苏楠吃了口狗粮。

    而他们俩则是健步如飞,饥肠辘辘的上了二楼小吃窗口。

    “糟了,忘带饭卡了。”方锦程摸摸口袋:“那啥,我都不记得搁哪儿了。”

    苏楠道:“你丫不是逗我呢吧?”

    “我……哎,饭卡来了!”大男孩快步奔向角落里的一张桌子道:“文哥!饭卡一用!”

    坐在墙边单独用餐的男生慢慢放下筷子,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皮夹,抽出包着卡套的饭卡。

    “谢了。”方锦程要接,没抽动。

    拿饭卡的人微微抿嘴,似乎不太想放手:“你可以去楼下买饭票……”

    后者干咳一声,压低声音道:“媳妇儿在那饿着呢,甭叫我跑这趟行不行?回头给你多充点儿!”

    这才撒手了,远远的看苏楠一眼,一对上她的目光又赶紧低头吃饭,似乎在刻意避开一样。

    “这我那四眼舍友,他们商学院的大才子,就是有点忒孤僻,话少,听话,没事帮我做做试卷什么的。”

    苏楠道:“让别人给你做试卷好像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吧?”

    “得,当我没说,咱先吃饭。”

    苏楠就这么看着他刷卡打饭,又点了两个小菜,两个人端着杂酱面坐到座位上吃了起来。

    a科大的杂酱面味道很不错,在整个大学城中也是远近驰名。

    吃了几口全身上下已经暖暖的了,苏楠紧锁的眉心也终于得以舒展。

    方锦程却好死不死的问道:“媳妇儿,你很喜欢吃杂酱面?”

    “嗯……乱叫什么呢!”又要炸毛了。

    大男孩嘿嘿笑了两声道:“为什么喜欢吃?别告诉我这你爸妈给你做的最后一顿饭。”

    苏楠白他一眼道:“做起来简单。”

    等了半天没听到下文,忍不住道:“就这?”

    “不然呢?”

    “好吧,当我没问。”

    苏楠低头吃面,面条筋道,配料够足,让人吃了很有一种幸福的满足感。

    “下班后经常又累又饿,懒的去做饭,就下一碗面条,买现成的配料,做一碗杂酱面。”

    方锦程道:“那你经常这么吃也不腻?”

    “为什么腻?只会让我更加好奇,不同的餐厅会有哪些不同的味道。”

    “挺好。”

    苏楠道:“面挺好?”

    “你挺好,好养活。”

    后者没好气的看他一眼:“少贫嘴,多做事。回头你把那个记者的资料跟我说一下,我要好好查查他。”

    “行,不过我先告诉你,他实在没什么好查的,更像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的做派,不过无凭无据暂时没法弄他。”

    苏楠道:“怎么处理他是我的事,你现在有头等大事要做。”

    “帮媳妇儿洗刷冤屈!”

    “对!还有,别乱叫!”

    “得令!”

    真是败给这家伙了,其实有些时候他也挺让人哭笑不得的,和他接触的次数多了,认识的时间了就会发现他其实也没那么讨人厌。

    下午市局就已经做出了对苏楠和大周的处分,因为小张他们发的帖子被转发太多,市局商量后做出决定,先暂停二人的职务交由他人代管,在没确定真相以及没有进一步指示之前,两人先在家里闭门思过。

    说的好听是闭门思过,实际上也不过是停职的委婉说法,这一思还不知得思多久才能让他们回去上班。

    大周在办公室收拾东西的时候那叫一个开心,悠哉悠哉的,说什么他自从到了苏楠的手下就没过过一天悠闲日子,也没好好陪陪老婆和家人,现在好啊,终于可以无后顾之忧的休息了。

    不用担心电话,不用担心手上没完成的工作,也不用担心老大的河东狮吼了。

    小张给他泼冷水:“那你万一要再也回不来了怎么办啊。”

    “嗨,有电话有微信的,想哥了就直接call!我现在就给老婆打电话,让她请个年假,咱俩去把蜜月补上!对了,顺便造个小人儿”

    “呀!”一屋子的女同志尖叫起来,倒是热闹。

    苏楠却没什么心情,她没什么东西可收拾的,办公室里无非都是和工作相关的东西,她走了总归要留给交接的人。

    抽屉里锁着几份资料,一份是她的结婚协议,一份是这几年来她所调查的父母失踪案的进展,还有之前陈太父亲的失踪资料。

    除此之外,上次接的大学生失踪案。

    没有直接的证据表明这几起案件确实有关联,但她却不愿意放弃任何一点相似的地方,哪怕只是微妙的关系都有可能是一个巨大的突破口。

    这几分资料带走,柜子里的便衣带走,她也就没什么要带的了。

    出去的时候,外面的笑声戛然而止,众人纷纷用一种满是伤感和不舍的目光看着她,连大周都变的局促起来了,似乎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苏楠扫了一圈众人,挤出一个笑道:“你们继续,那什么,方锦程在外面等我呢。”

    言罢就向门口走去,一向是办公室活宝的小张突然叫道:“楠姐!你正好把婚假休了呗!等你结婚的时候不用请假了!”

    “对啊!老大!赶紧把酒席办了吧,到时候别忘请我们!”

    “选在星期天!星期天!”

    苏楠回头笑道:“行,要办酒席肯定不会少了你们,都是一群吃货。”

    “嘿嘿”一群人笑成一团:“不管怎么也得把份子钱吃回来啊!”

    小张急的大叫:“怪不得我结婚的时候,你们那桌一口菜都没剩!”

    “你才发现啊!哈哈哈!”

    在这样的欢声笑语中,苏楠离开了,回头看看这座大院,这座大楼,这是她一毕业就来的地方,工作几年已经有了感情。

    跑车的主人亲自给她开车门:“先休息一段时间也好,你这么拼命也该休息休息了。”

    苏楠坐上去怒道:“我休息的时间还少吗?之前住院我躺了一个月!现在才刚开始工作就又被停职!”

    没好气的坐上去,她很是气不过。

    方锦程没说什么,只是径自发动了车子。

    “你到底有没有上心?”苏楠又忍不住苛责道:“你要是不肯上心或者没有头绪就跟我说,我就亲自做!不劳烦你!省的你在这儿吊着我,事情还没有一点进展!”

    方锦程道:“你淡定一点,从事情发生到现在,我把你从开除去警校重新做人变成了现在这个结果还不够吗?”

    “那篇微博又不是你写的。”

    “可是没有我的话,根本没人会去看。”

    他这么说也没错,可是停职也不是苏楠想要的。

    “那你到底有什么计划?我是当事人,连我都不能说?”

    “不是不能说……”方锦程舔舔嘴唇,专心致志的开车:“而是不知道怎么说。”

    “什么不知道怎么说。”

    “我习惯了遇到问题解决问题,现在我要解决的是,给赋闲在家的你找点事做,当然,我非常乐意你做全职太太。”

    苏楠有些纳闷:“你这么快就给我找到兼职了?不过我不确定我能做多久。”

    “我给你找的兼职就是,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调查一下岳父岳母的事情。”

    苏楠蹙眉看他:“你在开玩笑吗?我查了这么多年都一无所获……”

    “确实一无所获,你一个人的力量微乎其微嘛。”

    “我不是一个人,还有我师……”

    “那么,小爷就要让你知道,你师兄并没什么能耐。”

    男人话毕一转方向盘,车子左拐汇入主干道,穿梭在下班的车潮之中。

    苏楠扭头看他,天色渐暗,他的侧脸棱角分明,严峻的不像是一个年轻的大学生。

    直觉告诉她这小子应该不会坑她,除非他真的不想再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了。

    方锦程带她去的是一家酒吧,和她以前去卧底的那些酒吧不同,门楣小的不起眼,一块不带闪光灯的招牌,一扇不起眼的木门。

    推门而入,里面宽阔整洁还切还非常宁静,这所谓的宁静是跟那些动感酒吧相对而言的。

    舒缓的音乐和温暖的灯光在酒吧内流淌,躲藏在黑暗里的人们,或是倾听歌手的哼唱,或是晃荡着酒杯麻醉于酒精当中。

    方锦程带着苏楠一路向黑暗中走去,角落的卡座中似乎坐了几个人。

    “这我媳妇儿苏楠。”方锦程拉着苏楠一屁股坐下就做起了介绍:“就我跟你们说过的,咱的警花姐姐。”

    “姐姐好!”

    “警花姐姐好!”

    “姐,姐姐!咱,咱见过!”结巴的人道:“之,之前,之前在医院!见过您!”

    卡座中几个人都一一向苏楠打招呼,客气有礼,就是这大结巴要往苏楠身边凑,被方锦程推开了。

    苏楠注意到大结巴身边还坐着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从她坐下开始到现在都没有开口说话。

    方锦程似乎很不情愿的去介绍:“大王八,你见过了,这他哥,王向阳。”

    大王八赶紧说道:“也,也是你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