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亲亲我的呆萌媳妇儿
    这位生物学教授有着大多数科学家的通病,就是喜欢独处,默默搞研究,有时候常常废寝忘食,甚至连上课的时间都忘记了,所以常常错过给学生们上课的时间。

    以至于他失踪五天才被学校发现,本来只是想联系一下他的家人,确定他的平安,但这一联系就更加坐实了这个人失踪的事实。

    “他和我妈参加过同一个研讨会!”苏楠一喜,用手指着档案中一段小文字道“07年9月16日买过一张前往b市的火车票,9月20日返回,那两天正是我妈他们在b市召开的研讨会,关于难以存活的微生物的培植与繁育!”

    “你记得这么清楚?”

    “关于她们经历过的所有事我都记得一清二楚!”

    方锦程抬头看她:“这代表你又有了一个新的突破口,就是那个研讨会。”

    苏楠激动点头:“我回去就查查参会的都有些哪些人!”

    “但愿参会的那些人没有都失踪。”

    苏楠瞪他,后者举手投降:“我只是说说而已,如果都失踪了肯定要引起很大轰动。”

    以老爸老妈当年在学术界的权威,来参加这个研讨会的除了业界知名人士还有不少慕名而来的学者和学子,人数众多,不可能都失踪。正因为人数多,她要找起来还是有些麻烦的,所以她还得找一个方便的切入点。

    “嗨,锦程。”随着这清脆的声音,一阵香风悠然飘近,一位穿着斗篷式风衣的高挑美女,优雅的坐在了方锦程的身边。

    苏楠抬头看看这两人,继续低头整理档案。

    方锦程如坐针毡的往里挪了挪到:“干嘛?没课了?”

    “下午没课,听说你在图书馆复习,我来帮你。”

    “你听谁说的?”

    苏楠道:“估计是在网上看的吧,网络的传播速度和影响力远比你想的要快。”

    “您就是锦程的女朋友,苏大姐吧?”美女笑着向她伸出了纤纤玉手。

    苏楠嘴角一抽抽,对苏大姐这个称呼深恶痛绝,可人家叫的也没错,三个人当中自己可不就是年龄最大的一个。

    “呵呵,你好。”伸手应付性的握了握,苏楠继续低头研究陈好儒的个人资料。

    方锦程却有些不乐意了:“姜玉琪,我好像跟你说过吧,这我媳妇儿,什么女朋友。”

    “好啦,好啦,是我叫错了,不要生气嘛,难得你今天这么积极来图书馆看书,我们开始吧。”

    眼瞅着她已经从包里掏出课本,方锦程眼疾手快的给她合了上去:“怎么着?楼上楼下那么多空位呢,偏偏要跟我坐一块儿?”

    姜玉琪很是不解的看向他道:“最近不是一直在跟我补习功课吗?”

    “那还是才开学的时候为了通过补考,小爷现在不需要了,多谢,不送,不要打扰我们的二人世界。”

    “方锦程!”姜玉琪觉得委屈,猛的将书合上道:“你这个大混蛋!每次一有新欢就把我推开!分手了就想起我!我受够你了!”

    苏楠一头雾水的看向方锦程,又看看怒气煊天的姜玉琪,再看看周围喜闻乐见的吃瓜群众,无奈的将食指竖在唇前:“图书馆内,禁止大声喧哗。”

    姜玉琪气的跺脚:“苏警官!我看在你是一个好警察的份上警告你,千万相信这个男人的甜言蜜语!否则你会后悔的!”

    苏楠忙不迭的点头:“多谢你的警告。”

    “你!”

    “还有事?小点声,影响别人学习。”

    “你知道方锦程换过多少女朋友吗?你知道他的副驾驶上换过多少女人吗?你随便一打听,去我们学校论坛头条随便看看!就知道他多么的不堪。”

    “嗯嗯,我会的!”苏楠郑重其事的拿出一张白纸道:“你们学校论坛的是?”

    姜玉琪气的胸脯发颤,二话不说拿起包就大步离开。

    苏楠莫名其妙的看看方锦程:“是什么?”

    后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随手抄起一本书挡住她的侧脸,挡住吃瓜群众的视线,探身过去就在她的唇瓣上落下一吻。

    直到他坐回了原地,苏楠才慢慢反应过来,一张小脸逐渐红透,也不记得去问了,埋头将档案翻的哗哗响。

    男人双手环胸,好整以暇看着手足无措的她,登时有种‘岁月静好那就永远这样吧’的期望。

    姜玉琪怒不可遏的出了图书馆,迎面撞上一人,刚要破口大骂,待看清安仁又骤然大睁双眸压低声音道:“你害死我了!”

    男人好整以暇道:“怎么了?方锦程讨厌你了?”

    “怎么可能,这些年锦程身边的女人换了多少个,只有我的地位不可动摇,他可是视我如红颜知己的。”

    “只不过是备胎而已。”

    姜玉琪恼羞成怒一脚踩在了男人的脚背上,没好气道:“锦程才没你想的那么多花花肠子,他喜欢谁,不喜欢谁一眼就能看出来,刚才我故意对闹场子他都没有对我生气,就是在其他同学面前太丢人了!”

    “是吗?”男人冷笑道:“可你之前找人陷害苏楠的事情忘记了?”

    “你!”她指着这个男人,看他对自己充满嘲讽的笑脸顿时觉得自己好像一个小丑一般:“你现在对苏楠做的事别指望他能放过你。”

    “到时候他已经跟苏楠没任何关系了,还管我?”

    姜玉琪冷哼一声抱着书本大步向前走去,长发甩在背后,刮起一阵香风,男人只觉得如痴如醉。

    他快走两步追上去道:“美女,别急着走嘛。”

    “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去惹怒苏楠了,你还想要怎样?”

    男人嬉皮笑脸道:“美女下午要干嘛?要不要我陪你去逛街?”

    “只怕我看上的东西你买不起。”

    “那可不一定。”

    姜玉琪将他上下打量了一遍,虽然长相并不怎么出众,但身上穿的也还算体面。

    “你一个小记者哪来的钱?在网上抹黑苏楠,你收了多少钱?我刚才也出力不少,是不是应该见面分一点?”

    言罢就向面前之人伸出手去,摆出一副要钱的架势。

    男人皮笑肉不笑道:“你做的又不是对你没好处的事,你可是很好的挑拨了苏楠和方锦程的关系,少了一个劲敌啊。”

    “哼,我本来就没把她放在眼里。”

    “那你之前还……”

    “那是因为我知道他们要领证了,所以我太着急了!”

    男人举手投降:“好好好,你先别急着生气,他俩要是这次还不分开,你等着,我到时候给你一秘密武器。”

    姜玉琪道:“什么秘密武器?”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虽然一脸狐疑,但姜玉琪起码知道眼前这个人是和自己一样讨厌苏楠的,否则他也不会剪接了苏楠的录音放到网上,害的苏楠丢了工作。

    “把你电话给我。”她掏出手机,作为一个美女,第一次主动去要男人的号码。

    对方嘿嘿笑了起来,报了一串数字,并且说道:“我叫胡自刚,有事的时候可以找我,没事的时候也可以找我,夜深人静的时候更可以找我。”

    姜玉琪没好气道:“你想的美,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胡自刚一脸痴汉道:“天鹅肉好吃啊,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人想吃?”

    没再搭理他,姜玉琪长发飘飘的离开了,剩下胡自刚仍然陶醉在美女留下的香氛之中不能自拔。

    同样是记者的莫晓晓才刚睁开眼睛,她早上醒过来一次,没来得及逃走就被那个男人压倒在床上再一次的吃干抹净。

    这个时候她再醒来已经觉得整个人快变成一具行尸走肉了,浑身上下每块肉都疼,整个人烫的有点厉害。

    有气无力的抬手摸摸额头,似乎是发烧了,动了一下四肢拥着被子从床上爬起来,她呆呆的看着这昏暗的房间。

    脑袋发晕,视线发飘,她看到一个高大修长的身影开门进来,刷拉一下拉开一整面墙的窗帘,刺目的光线袭来,让她措手不及的挡住了眼睛。

    “喝点水。”干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床垫塌陷下去一块。

    莫晓晓扭头看向王向阳,略有些厌恶的将他推开,探身到床下去找自己的衣服。

    “还这么不听话?”男人把水杯放在了床头柜上,一把将被子扯开,后者赶紧抱紧自己的身体,恍如一只受惊的小猫一般,瑟瑟发抖的蜷缩在床上。

    大掌抚摸着她光滑的,带着青紫痕迹的柔软肌肤,更直观的感受到她对自己的畏惧。

    王向阳道:“别忘了,你已经答应做我女朋友。”

    “我,我没想好……”她试图拒绝:“你不用对我负责,我可以当昨天晚上的事,没,没发生过。”

    “你对其他男人也说过这样的话?”骤然压低的声线让周围的温度都降低了许多。

    “没有!没有!”她急忙辩解,却仍然蜷缩成一团不敢去看那个男人:“你是我第一个男人,我以前从来没有和任何人……没有,没有。”

    她惶恐,无助,无法寻得解脱和帮助,只能红着眼眶让自己随时保持清醒,用她最后的坚强寻求一线生机。

    半晌之后,身后没了动静,当她以为男人已经离开的时候,这才小心翼翼的转过头去,一对上那人的目光就又赶紧转了回来,却不想下巴被他的手指捏了个结实,强迫她不得不转过头来对上那人的目光。

    “从现在开始,我们在谈恋爱,将来会结婚,我的财产也都会划为夫妻共同财产,将来我死了,是你的和孩子的。”

    他冷静的好像在叙述一个事实,一个故事,全然不像是会发生在她们之间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