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你不能动他
    “我知道,这不找个理由关心关心你吗。”

    苏楠心里美滋滋的,不过还是用胳膊撞了他一下对王向阳道:“王总怎么今天有空过来?”

    “采访。”言简意赅的两个字,目光却一直胶着在台上莫晓晓的身上。

    看来莫晓晓已经开始着手采访的事情了,只是之前跟踪的事情不知道王向阳有没有发现。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方锦程已经悄悄对苏楠道:“媳妇儿,那主持人是他媳妇儿。”

    “啊?”她没好气道:“别在这胡说八道啊,小心人家揍你。”

    “那他自己说的,他还能揍自己不成?”

    王向阳看了他俩一眼,没有吱声,继续专注的盯着莫晓晓看。

    这是……默认?苏楠顿时有点纳闷了。

    台上莫晓晓已经结束了录制,跟导演也不知凑在一起讨论些什么,神情很专注。最后导演摆摆手表示要走了,莫晓晓又赶紧追了上去叫住他一起向后台的方向走去。

    “这人都走差不多了,咱也撤吧媳妇儿。”方锦程说完又戳戳王向阳道:“追女人呢,不能这么死板,你当女人是兔子?自己个儿瞎了眼往你这树桩子上撞?成熟点吧,老人家!”

    “你丫少说两句!”苏楠暗中掐了他一把赶紧把人拖了出去。

    方锦程甘之如饴的跟她出去道:“放心,他不敢揍我,再说了,这不有你保护我呢吗。”

    “我不是你的保镖,不过付费另当别论。”

    “唉,看来小爷不赚点钱养活不了你了。”

    “必然的。”

    苏楠也不过就这么随口一说,她哪想到就冲她说这句话,这么一个法学院的高材生张罗起副业来了。

    此时王向阳还在录影棚里坐着,莫晓晓一进后台就赶紧打算从后门溜之大吉,逃不出王向阳的手掌心没关系,只要不用和他朝夕相处就行,面对着他,整个人都会低落到谷底。

    可她前脚刚迈处后门,就有身着黑色西装的两个人出现在她的面前,伸出手臂拦住了她的去路。

    莫晓晓情绪有点激动:“你们干什么?不让开我要叫人了。”

    “王总在等您。”

    “让开!”

    “王总在等您。”

    她气的胸口剧烈起伏,却又无论如何也闯不出去,只得愤怒转身,离开后台。

    王向阳看到人出来了便起身迎了上去,一招手,马上有人送过来一件斗篷式风衣,他亲自给莫晓晓披在肩上。

    “工作的事处理完了?”

    “没有!”赌气般的不想理他,她低头快步出去。

    男人跟上去道:“你不想下班总得让别人下班,没做完的工作回家再做。”

    那不是我的家!她想大吼出声,尤其是一想到回家之后可能发生的事情,她就被恐惧和愤怒捆绑的无法呼吸。

    出去才发现原来天已经黑透了,已经过了夏令制时间,白天比晚上的时间短,所以夜晚也总会来的早一些。

    夜生活才刚刚开始,这座忙碌的城市才真正意义上的喧嚣起来。

    司机开的方向不是回去的路,她搞不明白这个男人要去哪,但她也不愿去问。

    车子在一家规格并不算高档的ktv门口停下,王向阳下车给她开门:“走吧。”

    莫晓晓看了一眼这家店的装修风格,忍不住腹诽起来,难道这个冰疙瘩要唱歌?但她实在无法脑补出他唱歌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

    不过正因为无法脑补,就更加忍不住的想要去看看他唱歌时的样子。

    两人进门,大堂经理殷勤的迎了上来嘘寒问暖,并且亲自带路,带他们去包房的方向。

    一路走来可以听到各个包房里传来各种鬼哭狼嚎的声音,她其实是个挺文静的人,并不太喜欢唱歌和嘈杂,偶尔跟朋友来ktv也永远是坐在角落里的那个。

    “不好意思,能让一下吗?”大堂经理拍了拍前面一人的肩膀,让堵住整条过道的几个人让一让。

    几人往边上站了站,其中一人惊喜道:“晓晓!”

    心里咯噔一下,她就知道王向阳带她来ktv目的不纯,不会是唱歌这么简单。

    “真是你啊晓晓!”那人惊喜道:“好久没看到你啦。”

    说话之人的朋友也纷纷附和道:“还真是啊,不是,什么叫好久没看到,你们俩不是……分手啦?!”

    “你丫反应够迟钝啊,都分手一年了好吗!”

    “不过你孙子也真是绝情,分手后也可以做朋友的嘛!”

    “别说了,让人家晓晓尴尬!”

    莫晓晓故作镇定的笑道:“大家好啊,好久没见了。”

    “是好久没见,你现在还在京城日报上班?”

    她点点头:“做些杂活。”

    “咱这么多同学当中,就小万混的还不错,现在在中央传媒高就!”

    小万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整个人看上去憨厚且老实:“晓晓,你,又瘦了,不会又节食的吧?”

    当年在京城日报实习的那段时间她胖了,她节食减肥的目的不是别的,就为了能穿上去年的衣服,再买新衣服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还记得那时小万总会起个大早,跨越半个a市来给她买早餐,并且盯着她吃下去,风雨无阻。然后再千叮咛万嘱咐的跟她说,减肥也得吃早餐啊,这一天可都指望这一顿呢,你要是饿晕了,饿出毛病了,我上班也没心情。

    往事历历在目,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是伤感。

    “最近工作多,压力大,才有点瘦。”

    “那……别那么拼嘛,你一个女孩子家的。”

    “嗯,好的,谢谢。”她没想到会与前任在这样一个巧合的环境下重逢,世上没有这么巧的事,所有的一切都是事在人为。

    但让她搞不懂的是,王向阳做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让她出丑?给她难堪?

    “这位是……”有一位同学眼尖道:“不会是晓晓新的男朋友吧?挺帅的嘛哥们。”

    王向阳眼镜片后面的目光冷漠而又疏远,看的人有点毛毛的,脸说给他挺的话都变成了冰疙瘩一般,让说话的人有种自讨没趣的感觉。

    “对了晓晓,我们几个大学同学在一起聚聚,都是认识的人,你要不要也来一起玩?”

    “恐怕人家晓晓现在的男朋友不愿意吧。”

    “来吗晓晓?就一会。”连小万都用期待的眼神看向她。

    她想点头,说不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王向阳没办法拒绝,但是她也做好了点头之后被王向阳拖走的心理准备。

    “我这边还有点事,就不去打扰了,我们走吧。”

    她几乎是逃一般的冲出了人群,大步向前走去,也不去管身后大堂经理和王向阳跟上来了没有。

    小万对她的感情是没的说的,当初提出分手的人是她,他老实本分,在学校里就是一个品学兼优的人,走上社会凭借自己的努力取得今天的职位也实属不易。

    但是,但是王向阳竟然连他都挖了出来,连他都要当作留住自己的砝码和人质?

    手腕被人猛的从背后拉住,她回过头去,满心愤怒,眼底依稀闪着泪光:“你不能动他!”

    拽住她手腕的男人没有说话,只是神情略有些怒意和悲悯。

    莫晓晓又一次道:“你不能动他!他只是个普通人!他只是个无辜平凡的普通人!你不能碰他!”

    “都已经分手了,为什么见到他你还是这么大的反应?”

    莫晓晓反问他道:“你就是想看到我的反应?没错,你看到了,这就是我的反应!”

    “不想让我碰他,那你就乖乖听话。”

    “我做的还不够?”她又哭又笑道:“我,我做的还不够吗?你还要我怎样!你还想我怎样?你如果现在让我去死,我可以马上死在你的面前!”

    男人眸光一紧,充满危险的气息,攥她手腕的手愈发收紧,五指恍如铁钳一般,让她的手发麻。

    “擦干你的眼泪。”

    莫晓晓没有动,只是兀自扬起倔强的小脸,眼眶通红的与他对视。

    男人伸出手去,大堂经理赶紧低头将手帕送到了他的手上,他简单粗暴的将莫晓晓脸上的眼泪擦了个干净,也全然不管她的妆花了没有,拉着人就进了隔壁的包房。

    包房里的人正唱的热火朝天,五音早就跑到了九霄云外。

    刚一进去就看到一群人起身快步迎了上来,其中甚至还有女人。

    逐渐适应了包房内昏暗的灯光,莫晓晓看清了里面的人,有男有女,勾肩搭背,一看都不是什么好人,且是混社会的。

    而那正在唱的兴致高昂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龙帮老大龙乃山。

    看到他就想起那天在会所发生的事情,莫晓晓有点怯场。

    “王总!”

    “王总您可算是来了!”

    “王总坐坐,来,呦,这姑娘水灵,不是这里的公主吧?自带的?”

    王向阳跟莫晓晓坐在了沙发上,随口嗯了一声,也不知道他们听到了没有,反正不再多做解答。

    龙乃山终于把一首歌唱完,一屋子的小混混立马拍手叫好。

    “低调,低调,呦,王总来了你们也不叫我一声!都想吃板子了是不是!”

    “您那会儿正常兴头,谁也不敢叫您啊!”

    龙乃山没好气的推了自己小弟一把,哈哈笑着坐在了王向阳的身边,刚要说话就看到了他侧坐着的女孩,微微蹙眉道:“这姑娘有点眼熟,我上次点的那个?”

    王向阳道:“这我女朋友。”

    龙乃山一听脸色一变,赶紧给自己来了两个大嘴巴子,抽的肥肉直颤:“瞧我这破嘴!王总的女朋友可不就见过吗,哎,不对啊,王总您还总是说自己个儿没女朋友!”

    “确实没有。”

    “那……这位到底……”龙乃山又盯着莫晓晓看了一会儿,忽的猛一拍大腿道:“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个,会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