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警卫员
    苏楠也是刚到,刑侦大队每天都处在一个忙碌的高强度工作状态,这跟他们海新区派出所不一样,徐子瑞通常是忙的脚不沾地。

    “出了个现场刚回来,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进了休息室,把帽子放在桌上,自己倒了杯水。

    苏楠笑道:“也没什么事,就是路过这里,顺便来跟你说件事。”

    “哦?”徐子瑞的眼睛不由一亮,成熟稳重的性格让他并未表现太过,只是严肃问道:“什么事?”

    苏楠道:“保税区仓库很长时间没有抽检了吧。”

    这么一说徐子瑞顿时就明白了,她怕是知道了什么,抽检保税区仓库不仅要他们出面,还得工商局和质监局一起出面。

    “我知道了,会安排。”

    “嗯,那就好。”苏楠一时也不知说什么了,有点冷场。

    徐子瑞又道:“刚才,我还以为你要跟我说自己思考的结果。”

    “什么?”

    “之前我跟你求婚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

    苏楠立马说道:“不行,我,我和方锦程领证了。”

    “我可以等你离婚。”

    苏楠仓皇无措道:“我被停职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上班,而且我不太想考虑个人的事情了,想先专心工作。至于方锦程,我只是用他堵别人的嘴而已。”

    徐子瑞点点头:“好吧,我不想勉强你,你也不用觉得为难,我们跟以前一样,你要是累了可以找我倾诉,饿了可以去我家吃饭。”

    “好。”答应的好好的,不过怎么可能跟以前一样……

    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糟糕透了,为了摆脱流言蜚语急于和方锦程结婚,结果又为了摆脱方锦程而和把自己和徐子瑞之间的友情当成了爱情。

    事实上没正经谈过恋爱的她根本不晓得到底什么才是爱情,她和方锦程不是,和徐子瑞也不是,既然和方锦程结婚在前,也没必要离婚去欺骗徐子瑞。

    也许,当初徐子瑞比方锦程更早的向自己剖白心事就会有个不一样的结果,不过谁又说的准呢。

    方良业回家了,打电话让儿子回家吃饭,把苏楠带上,说要商量点事。

    暑假的时候本来准备了一场婚礼,结果因为老爷子突然病发,苏楠突然受伤而耽搁了,如果他们没猜错的话,这次回去就是商量婚礼的事情。

    “我记得你之前跟我说,你们家吃饭不说话吧?”眼瞅着快到军区大院了,苏楠不由紧张起来,她还是第一次以准儿媳妇的身份进门。

    方锦程一边开车一边道:“easy,你就算唱歌也没事。”

    “上次是我不知道,失了礼数,这次千万不能再出糗了,你们家还有什么规矩你赶紧跟我说说,免得给你爸妈留下不好的印象。”

    后者无奈笑道:“你就算把我们家给烧喽,他们也一样喜欢你。”

    “跟你说正经事呢。”

    “放宽心,你该怎么着就怎么着,以前那些规矩对我起作用,现在也不起作用了。”说着便慢慢刹车,停在了军区大院的门口。

    荷枪实弹的卫兵上前去查看,一看是方锦程便敬了个礼道:“方少,好久没看到你了。”

    方锦程靠着车窗笑道:“这不成家立业了吗,这我媳妇,给你们认认,以后要是回家来省的你们盘查。”

    “方少放心!”

    苏楠笑着跟他们打了个招呼,方锦程发动车子驶了进去。

    这偌大一个军区大院占据着a市最好的地理位置,已经有些年头了,分为政治部和训练部,跟家属住宅区用一道中门隔开,过了中门就能看到那些独门独户的小洋楼了,德式建筑,造型古朴。

    “这里的兵都挺帅,个头不矮。”苏楠看着外面训练场上的纠察兵不由感慨道:“都是从各个地方挑上来的尖子吧?”

    “旁边坐着个更帅的看不见,尽去看别人。”

    苏楠没好气道:“咱谦虚点行不行?”

    “条件摆在这,有啥可谦虚的。”对,他方少就是这么自信,想当年他当兵那会儿,迷倒的少女可以从司令部排到大院门口了。

    家门口停了一辆白色的suv,看样子是有客人来了。

    “大姐过来了?”

    “这不是她的车。”将车停好,方锦程去给苏楠开门。

    芬姐早就已经闻风而动从屋里走出来,一看到两人就眉开眼笑,赶紧冲屋里叫道:“是锦程和楠楠来了。”

    之前才出院的时候没少被芬姐照顾,本来还有些见外的叫她少奶奶,还是她坚持让她叫自己的小名才改口。

    苏楠笑着招招手,撞了方锦程一下:“你怎么也没提醒我买点东西,两手空空的像什么话。”

    “用不着买,他们啥也不缺。”

    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礼数总得做足啊。

    两人进屋,家里果然是来客人了,方良业正坐在沙发上和人说话,方太太快步迎了过来。屋里比较暖和,她只穿着一件长袖的旗袍,眉眼温和慈爱,笑呵呵的接过苏楠的外套。

    “累了吧?穿这么少不冷吗,一天天降温了,要注意防寒保暖。”

    “好的,妈……”这一声妈还是叫的有点不自然不顺口。

    方锦程伸了个懒腰道:“叫我们回来您做什么好吃的了?别是让我回来吃老头子做的‘柳条炒肉’吧?”

    方太太道:“先别想着吃,有客人在,去打个招呼。”

    “谁?我认识?不去。”他素来是随意惯了的,一向不喜欢逢场作戏逢迎拍马,不是在一块玩的,他都不正眼瞧一下,来找老头子的客人肯定也是个古板的人,说不定他还得叫个大爷叔叔之类。

    方太太欲言又止显得有点尴尬,最后看了苏楠一眼,还是跟他说道:“是萧婷。”

    那一瞬间苏楠看到方锦程一愣,虽然这个表情一闪而过,但是她仍然可以初步估计他俩应该有点什么关系。

    果然,他问道:“不是进军校了吗,怎么回来了?”

    方太太道:“她已经调任到本地工作了,今天第一天报道,顺便来看看你爸。”

    点点头,方锦程面容冷峻,大步向客厅的方向走去。

    苏楠有点尴尬,她是跟上呢,还是不跟上呢。

    好在方太太解围道:“楠楠也过来认识一下吧,萧婷以前在我们家做过警卫员。”

    警卫员也叫勤务员勤务兵,一般部队干部身边都会配备警卫员,不仅要担任护卫的工作,有时候开车,家务,照顾家人饮食起居事无巨细也都得一一照顾到。

    哪怕就是这样,人人都还想当这个警卫员,相比于其他兵蛋在军营苦熬,警卫员在首长身边会有更多机会。

    有的人配备两三个,多则四五个,方良业算是比较好对付的人,就苏楠知道的,他身边常跟着一个眼熟的,没第二个了。

    但这个萧婷却是个女的,首长身边配备个女警卫员方太太真的不吃醋吗?

    萧婷在看到方锦程的时候起身,双腿并拢,冲他敬了一个军礼。

    她穿着女式西装,被包裹的严严实实,身材前凸后翘曲线很好。

    干练的短发,明亮的眼睛,整个人看上去分外精神。

    方锦程看着她,面无表情,无悲无喜:“用不着这样吧?见外了。”

    女人微微一笑看向苏楠,方太太介绍道:“这是苏楠,锦程的妻子。”

    冲苏楠笑着点点头,萧婷道:“你好,我是萧婷。”

    “你好。”苏楠也微笑点头。

    这边萧婷又道:“没想到你结婚这么早,还没毕业吧?”

    “嗯。”

    “什么时候毕业?”

    “明年。”

    “准备好实习了吗?对未来的就业方向有过规划吗?”

    方锦程还真就耐着性子回答她道:“实习的地方安排好了,就业方向也大概考虑了一下。”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现在成熟稳重了很多,挺好的。”

    坐在沙发上的方良业冷哼一声道:“成熟稳重这两个词和他不沾边,就算有进步那也是楠楠的功劳。”

    “是,您儿媳妇最好,可比我这儿子好多了。”方锦程没好气的往沙发上一坐,大腿翘二腿的抓了个苹果开吃。

    萧婷道:“首长,阿姨,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先回去了。”

    方太太道:“留下吃晚饭吧,一会静秋也回来,都是一家人,不用这么见外。”

    “不用了,我今天才过来,还有很多东西要收拾。”

    “那你现在住在哪?这锦程搬出去了,平时家里就我和芬姐,你要是不嫌弃可以继续回来住你的房间。”

    “怎么会嫌弃呢,只是这里离我上班的地方太远,早高峰太堵,还是住我那里方便一点。”

    “那好吧,有空常过来玩。”

    “好的阿姨。”

    方良业方太太和芬姐都松萧婷出门,苏楠也跟了过去,就唯独方锦程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若有所思的啃着苹果。

    待人走后方太太便对苏楠解释道:“那一年芬姐回老家照顾孩子高考,萧婷就是那时候来的我们家,平时就跟在我身边,一住就是两年,挺认真负责的姑娘,后来考上军校走了。”

    苏楠了然:“原来如此,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

    “是啊。”

    方良业负手向沙发的方向走去:“听说你被停职了?”

    苏楠一个激灵,突然感受到了方锦程不愿回家的心理,方良业这么随口一问就好像小时候家长要求她交出不及格的试卷一样,怎么说呢,惭愧,害怕,畏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