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杀人烹尸案
    “听说你被停职了?”

    “额……嗯,之前跟一个记者起了争执,被录音放到了网上,影响挺不好。”

    方良业道:“我知道,他们肯定是断章取义了,这些记者总是喜欢无风起浪。”

    方锦程坐在沙发上吭哧吭哧啃苹果:“放心,这都不是事儿,我会处理。”

    “处理?你打算怎么处理?”方良业也在沙发上坐下,看儿子的眼神多了些许威严。

    “我自然有我自己的法子,一不会动用老姐的人力财力,二不会动用你的社会地位,放心。”

    苏楠注意到方良业看儿子的眼神有了些许变化,甚至眉头微微一紧,似乎有些担心。

    她便赶紧说道:“如果就这么被开除和处分,我会考虑从事其他工作。”

    “如果需要调查取证可以跟萧婷联系一下,她现在在本地的检察院任职。”

    苏楠一顿,转头看向方锦程,他的眼底似乎也有着小小的惊讶。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方锦程之前的实习单位就是本地的检察院,不管这在不在学校的安排之内,只要他想要去实习,那必然是一路绿色通道。

    “嗯,好。”

    方锦程把最后一口苹果啃了,神色泰然道:“用不着,我能解决。”

    芬姐在门口叫道:“大小姐和姑爷回来了。”

    方静秋的车停在门口两人下车,贾浩和穿着高跟鞋的她走在一起个头看上去差不多。

    贾浩手上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这让苏楠更加有些惭愧了,不管有没有举办婚礼,她也已经是这个家名义上的儿媳妇了,空着手来看二老未免有些太难看。

    “姐,姐夫!”方锦程屁股不动,冲着两人招手。

    苏楠赶紧站起来道:“大姐,姐夫。”

    “呦,弟妹来了啊。”贾浩笑呵呵的,又一脸讨好的冲着方良业叫爸,对方太太叫妈。

    方静秋恬静温婉,生长在北方却一身南方大家闺秀的教养,举手投足间赏心悦目。

    她跟苏楠打过招呼就脱下外套挽着袖口道:“芬姐,我去厨房帮忙。”

    芬姐自然是不让的,不过架不住她的坚持,便一起去厨房了。

    这边苏楠更加不自在了,她暗中责怪自己太不主动了,刚刚就应该提出去厨房帮忙的。

    干脆站起身道:“我也去帮忙吧。”

    “回来!回来!”方锦程赶紧叫道:“小爷娶你回来是当少奶奶的,不是让你下厨的。”

    苏楠懒的理他,挽了袖子就要往厨房去,却被方太太给拦了下来:“不用不用,厨房忙的过来,马上就开饭了。”

    “那,那我帮忙摆放碗筷吧。”

    “你这孩子也太见外了,不用这么客气。”

    “我就是不见外才要帮忙的,我要把自己当客人那就只管坐在那里等着吃饭就行了。”

    方太太笑的一脸慈爱:“那好吧,锦程上辈子不知道做了多少好事才娶到你。”

    某人坐在沙发上嘚瑟开了:“我琢磨我上辈子可能是个和尚,跪在佛祖面前求了一辈子,佛祖终于答应让我下辈子娶个好媳妇儿。”

    “这孩子就是嘴贫,嘴里没个正经。”

    被老妈用宠溺的语气嫌弃着,他晃着二郎腿嘚瑟着,却在碰到方良业的目光后讪讪把腿给收了回来。

    “都结婚了,也没个正形!”方良业为人也不算古板严厉,这一点苏楠是知道的。

    但是他在面对自己儿子的时候,总是一股子严父之气,不苟言笑,似乎随时都能扬起铁砂掌打儿子屁股一样。

    当然,这也不止是针对儿子,对女婿也一样。

    贾浩虽然是本市著名企业家,身家数亿,在面对这个老丈人的时候仍然有点畏手畏脚,在沙发上如坐针毡。

    看来,方家重女轻男诚不欺我!

    “囡囡还好吗?”方良业难得主动的跟贾浩说话。

    后者受宠若惊赶紧答道:“挺好的,昨晚视频的时候还在说想外公外婆了。”

    “不想我啊?”方锦程道:“提我了没?”

    “呵呵,提了,提了,说也想舅舅,你姐跟她说有舅妈了,她还不知道舅妈是什么呢,你姐说等来了就看到了。”

    方良业蹙眉:“那什么时候带过来?”

    外孙自出生就养在二老身边,后来被爷爷奶奶接去南方上幼儿园了,隔着半个中国,走动实在不方便。

    “可能要等放寒假,不过幼儿园的寒假放的早,很快就能来了。”

    “这边天儿冷,来之前记得告诉他们多穿些。”

    “我会的。”

    方锦程又道:“姐夫,之前有个杀人烹尸案好像离你们住的地方挺近,凶手还没抓住,你们平时要小心可疑人士。”

    贾浩一头雾水道:“什么杀人烹尸案?”

    方锦程故作惊讶:“这你都没听说?闹的那叫一个沸沸扬扬满城皆知啊!不少人就这事还到市局闹过呢,凶手一天抓不到,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就没有保障啊!”

    贾浩还是糊里糊涂:“这方面的新闻我倒是没有注意,可能有人跟我提过,但这段时间为全球展博会园区建设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也没有太过上心。”

    “我姐肯定听说过,这凶手的手段那叫一个恐怖啊!”

    贾浩没好意思说,方静秋掌控着整个公司的大小权利,她比自己还要忙,怎么可能听说过。

    “你刚才说什么杀人烹尸?”方良业脸色难看道:“还闹的所有人都知道了?!”

    “网络嘛,传播速度多快啊,我媳妇儿就那么一录音五分钟之内就被几万人听过了。”

    “还去市局闹?”

    “谁不想生活在安定团结的大集体中?沐浴在党的阳光下?抓不住凶手,可不人心惶惶吗!主要是这凶手手段实在残忍!先分尸!再油炸!再抛尸体!为了油炸和抛尸的方便,把人一块块剁的那个小啊!”

    方良业脸色铁青,他倒不是听到这杀人手段害怕了,而是这办案速度。闹这么大的动静还不给处理好,那人民群众还能信得过政府吗?

    贾浩一想到那个画面就想吐,赶紧摆手道:“锦程别说了,这种事情还是交给警察处理吧,咱们也无能为力。”

    “刑警大队也不知干什么吃的,到现在都没破案,这事估计会越闹越大。”

    方良业道:“一会我给市长打个电话问问。”

    “你给军子爸打电话有什么用!他没少督促!刑侦科安排调查这事的人都是些酒囊饭袋!”

    “你不是酒囊饭袋你去查?!”首长老爸火气上来了:“整天就知道吃喝玩乐!什么能耐没有!还有脸批评别人?!”

    “我当然不行,让我媳妇查还差不多。”

    方良业冷哼一声道傲:“你在这儿等着我呢?她现在在停职期间,要想回去得走正规程序!你不是说你有法子吗!”

    方锦程没好气道:“您想哪去了!我媳妇儿就算官复原职也不可能插手这种大案要案啊!我是想说,虽然我媳妇儿没法查,但她有一师兄可厉害了,年纪轻轻没少出风头!”

    “既然出风头,说明人家有本事!你少在这里编排!”

    方锦程举手投降,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错的行不行,不过正因为如此,老头子已经一步步踏进了他的计划之中。

    “那人叫徐子瑞,某刑侦大队队长,问一下军子他爸肯定知道这人儿,他没少破获奇案要案,这个案子在他手上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贾浩道:“锦程都说好的,那肯定没问题。”

    “那是,小爷一般不轻易夸人,除非那人我媳妇儿。”

    苏楠道:“行了,少说两句吧,爸,该吃饭了。”

    方良业在看向苏楠的时候表情果然和缓了很多,站起身道:“先吃饭。”

    苏楠暗地里拉了方锦程一把:“那个杀人烹尸案多长时间了,作案手法老道没有留下一点蛛丝马迹,多少人都查不出个所以然来,师兄肯定也查不出来啊!”

    后者压低声音道:“让他试试呗,查出来了升职加薪指日可待了。”

    苏楠怒道:“那要是查不出来呢?”

    “等着背处分呗,晚两年升职呗。”一耸肩向厨房走去,敢跟他抢女人,还求婚?给他方少戴绿帽子?不好意思,小爷思想有点不成熟,就喜欢玩睚眦必报的手段!

    饭桌上安安静静,只听得到碗筷杯勺碰撞的细微声响,还有就是咀嚼吞咽的声音,没一个人说话的。

    第一次来这里吃饭的时候为了活跃气氛罗里吧嗦的,现在想想真是糗的不能再糗了。

    这次她已经谨记方家的规矩了,食不言,寝不语,坚决不说话!

    “尝尝这个。”方锦程将自己碗里的汤换给苏楠喝。

    后者细细的喝了一口,汤色浓郁,味道不错,却看不出是什么食材做的。不过只有方锦程喝的汤跟他们的不太一样,看向他的时候,他则一脸揶揄。

    压低声音道:“什么汤?”

    附耳小声告诉她三个字,苏楠差点吐出来,涨红了脸瞪向他重重把碗放在他面前。

    方太太看着这小两口的互动,略有些嗔怪的看了儿子一眼道:“芬姐特地给你炖的,男孩子喝的,不要浪费了。”

    “什么汤?”方静秋一脸疑惑。

    芬姐噗嗤一声笑道:“喝什么补什么,希望少奶奶早点怀上孩子。”

    旁人顿时了然,却让苏楠无比尴尬,她赶紧转移话题道:“这个,这个排骨汤也很好,大姐你尝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