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抱抱亲爱的
    “不回去了?”

    “回什么回,明天我没课,你又不用上班。”方锦程说着走过来,一把揽住她的肩头冲她眨眼道:“我那张床可没睡过别的女人。”

    苏楠不动声色的从他怀里挣扎开来:“要不然还是回去吧,我那边还有很多文件没看。”

    “晚上就不要回去了。”方太太道:“我们也不是古板封建的人,住在这里好了。”

    芬姨也笑眯眯道:“是啊,难得现在都挺清闲,以后你们工作忙了,还不知多久回来一趟呢,就好像大小姐和姑爷似的。”

    方静秋笑道:“那芬姨我也不走了,您要是不嫌烦,我天天住这。”

    “那好啊,有静秋,有锦程,还有姑爷和少奶奶,一家人,多热闹,怎么会嫌烦呢。”

    “你们俩赶紧走吧,不走还想做电灯泡啊?你们不走我媳妇儿拘束!”方锦程霸道道:“这会儿回去还有时间过一下二人世界,拜拜,不送了您!”

    方静秋点着他的脑门嗔怪:“小白眼狼,娶了媳妇儿不要姐!”

    “别介啊老姐,指望着你带我发财致富养家糊口呢,我这不也是关心你和姐夫的和谐生活吗,是吧,老妈芬姨?”

    方太太很是宠溺的对儿子笑道:“行了,你姐才不稀罕住在这呢,静秋要回去赶紧走吧,晚上不要睡的太晚。”

    “好的妈,你跟爸说一声,我们走了。”

    贾浩也道:“妈,芬姨,弟弟弟妹我们走了。”

    “走吧走吧,对了姐夫,有点事情想要咨询你一下,改天去找你。”

    “好,到时候直接来的办公室就行了。”

    送走了姐姐和姐夫,苏楠不得不接受今天晚上必须跟方锦程住在方家的事实。

    这小子哼着小曲儿欢快的跑上跑下,甚至还听话的给书房里头的老爸送了杯茶,回头看苏楠一脸心事重重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又屁颠儿的往旁边坐下,用叉子插了块芒果给她吃。

    “怎么了媳妇儿?第一次住婆婆家,紧张了?不至于啊,你心理素质不是一直很强大的吗。”

    看了一眼那块芒果,苏楠张嘴吃了,却还是拿着遥控器胡乱按频道不去看他。

    “到底怎么了?刚才我姐跟你说啥了?”

    “没什么。”

    没什么?直觉告诉方锦程好像不是没什么这么简单:“她是不是告诉你她已经知道我们之间的交易?”

    苏楠看着他,他看上去似乎有点紧张,但这份紧张却不知从何而来。

    没等苏楠点头,他又急道:“我跟你说媳妇儿,你别看我老姐这个人平时话不多,但心很细,就算不跟她说,她早晚也能看得出这些猫腻。我们就算瞒过了所有人也瞒不过她,所以你心里不用有什么顾虑,而且我姐人挺好。”

    苏楠稍作犹豫有些欲言又止,看看电视又看看他,最终还是问道:“徐子瑞跟我求婚的视频你看了?”

    大男孩的表情一瞬间显得有点尴尬:“看了。”

    “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你不会是一位我跟老爸说让徐子瑞调查杀人烹尸案是在报复他吧?我冤枉啊媳妇儿!”

    “没有,你一点也不冤枉,你就是这么想的,不过就算让徐师兄查也没关系,他肯定能找出真凶。”

    不乐意的挑起眉梢,方锦程道:“你还真是信任他啊。”

    “这是我跟他认识多年所总结出来的信任。”

    “认识多年,老战友啊!”酸溜溜的扔下一句话,他起身道:“话也说出去了,你爱怎么着怎么着吧,我去洗漱睡觉了,床上等你。”

    苏楠没好气的将遥控器扔在沙发上,她算是看出来了,方锦程到底年龄摆在那里,永远都有一大堆不成熟的幼稚想法!

    先是让方静秋旁敲侧击的问自己的想法,他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怕自己爱上他?缠上他?

    而且还背地里报复徐子瑞来宣告自己的所有权,感情那些温存和关心都是假的,就好像当初为了和自己结婚而制造出来的假象一样。

    越想越生气,就那么一直坐在沙发上,直到芬姨催她上楼睡觉才不情不愿的去房间。

    方家崇尚节俭,不擅铺张不注重享受,吃穿住永远是恰到好处。

    她还是第一次进方锦程的房间,并不算大,一张天道酬勤的毛笔字镶嵌在书桌上方的玻璃框中,靠墙一张大床,对面一排衣柜,虽然除此之外便没有其他了,但能走动的地方仍然略显狭窄。

    方锦程穿着棉质的睡衣睡裤坐在床上玩psp,这样子像极了苏贺,一副没长大的小孩子的模样。

    抬眼看苏楠一眼,他道:“睡了二十多年硬木板单人床,终于给我换了张像样的了,沾了你的光,谢谢啊。”

    苏楠看了一眼他的床道:“你以前睡木板床?”

    “所以不想回来啊,以前睡习惯了,但是睡过软床了就睡不了硬床了,人啊,真是好逸恶劳。”

    苏楠打开衣柜,芬姨似乎早就已经做好了让她在这里留宿的准备,柜子里放了三套装备,棉质睡衣两件套,欧式睡裙,布料比较少略带情趣的丝绸睡袍。

    她选择了棉质的睡衣,不过洗完澡看看方锦程,怎么看怎么像情侣款。

    “睡觉。”拉过被子盖在身上,不去理会玩游戏的人。

    方锦程扭头看了看自家媳妇儿,淡定问道:“大姨妈走了吗?”

    苏楠的神经瞬间绷紧,愈发收紧了被子:“没有。”

    “这都多久了,有点不太正常吧?”他放下psp,满怀关心的趴了过去,在苏楠耳边小声道:“咱们要不要去医院看看?这可事关咱们的下一代,这里头不光有你的大姨妈,还有咱们未来的宝宝啊。”

    说着被窝里的手就顺着苏楠的后背往前摸上了她的小腹,顿时手腕一阵吃痛,他险些痛呼出声。

    “别乱摸,睡觉!”苏楠将他的手甩开,背对着他。

    方锦程没好气道:“多亏是我的手,残就残了吧,要是别的部位呢?你下半生幸福不要了?”

    见苏楠不吱声,看都不看他一眼,顿时有种深深的挫败感。

    他无奈仰天看着天花板道:“你要是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不愿意,说明小爷还没有软化你,没能打开你的心房和你的腿。”

    “你有完没完?”苏楠被子里拍了他一巴掌:“要啰嗦出去,我要睡觉。”

    “好好好,睡觉,睡觉。”言罢乖乖躺下,一边伸手将人抱进怀中,深深嗅着她秀发的味道。

    苏楠去掰他的手,他却不肯撤退:“差不多行了,甭过分啊,小爷也是有脾气的人!小心我把你给强了!”

    算了,懒的去和他争执。

    这边方锦程又将一条腿翘在了她的身上,一边揶揄道:“你也转过来抱抱我。”

    下一秒他整个人已经被掀翻到了床下,苏楠哼了一声扯过被子将自己裹成了一个蚕茧。

    哎呦叫唤着,大男孩从地上爬起来看着自家的野蛮媳妇儿,笑的很勉强很无奈。以前就听说了女人的脾气好像天气一样捉摸不定,但他以为这句话只适用于别的男人,毕竟他方锦程可是号称少女之友的啊,女人心里在想些什么有比他更清楚的?

    “媳妇儿?”抚摸着‘蚕茧’,他一脸讨好:“咱能有话好好说吗,我不动手动脚了,但你被子得给我盖一下啊?”

    没理,这苏楠是铁了心不想鸟他了。

    “宝贝儿?警花姐姐,小楠楠?”

    “你要是再不给我被子盖,我可要感冒了啊,我真要感冒了,啊,我感冒了。”

    “好吧,你不给就不给吧,我找我妈去,跟我妈再要一床被子,顺便让她来瞧瞧她儿媳妇是怎么虐待她儿子的。”

    没好气的将被子松开,方锦程乐呵呵的钻进被窝,有贼心没贼胆的问道:“可以抱抱睡吗?”

    “滚。”

    “不抱不抱。”嘴上说着不抱,却仍然狡黠的舔舔嘴唇。

    结果苏楠一大早醒来仍然发现两个人没羞没臊的抱在一起,虽然自己被强‘抱’了吧,但她也抱了人家,这怎么说呢,虽然他占了自己的便宜,但这个便宜她又占回来了,不亏。

    常年养成了早起的习惯,下楼看到方良业要出去跑步,索性俩人一起去军区大院的训练操场跑圈去了。

    天才刚蒙蒙亮,操场上已经有卫兵操练起来了,早班的警卫正好在换班,一张张年轻黝黑的面孔满是阳刚之气。

    苏楠佩服这些人,也崇拜这些人,以前甚至想过,要是能嫁个军人就好了。

    突然想到什么,她问方良业道:“方锦程以前当过兵?”

    “嗯。”慢跑的首长言辞之中略有不屑:“当了三年,本来想让昂他留在部队的,但他不是那块料。”

    “是什么兵种?”

    “第三军区七二师炮兵营。”

    还真不是炊事班……苏楠觉得自己确实有点小瞧他了。

    “看不出来,当兵的人都比较粗狂结实,风吹日晒的,又糙又黑,相对于这些人,他就有点细皮嫩肉的了。”

    方良业微眯着眼睛看向那些训练的队伍,似乎是在回忆什么:“当兵那几年他跟这些人也差不多。”

    是吗,不过苏楠有点相像不出来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画面,也许遇到那时候的他,说不定她还能看上他呢。

    思及此处忍不住自嘲起来,人家未必看得上自己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