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白猫警长
    “我这才走了几天啊,哪天我要是被开除了呢,你们还不过了?”

    “我们没法过了啊!”小张抱着她死活不肯撒手了。

    “好了,好了。”苏楠拍拍她的后背到:“戏差不多就行了啊,过了有点生硬。”

    大周一旁嘿嘿直乐:“平时没发现你们周哥如此重要吧!就应该吓唬吓唬你们,看你们平时还敢欺负我!”

    一群人跟着翻白眼:“并不觉得你很重要,谢谢。”

    大周当然不乐意啊,忍不住拔高声音道:“你们要真这样,那我走了啊!我真的走了啊!”

    众人赶紧让开一条笔直的道路通往大门,大周嘿嘿一笑摸头说道:“这就尴尬了,万一我走到门口你们非拉我回来呢。”

    “谁要走啊?”

    办公室门口,所长负手而立,表情严肃道:“刚回来就要走?你走吧,没人拦着你!”

    大周赶紧敬礼:“所长!”

    “这几天确实是委屈你们两个了,不过上头这么做也是为了不落人口舌,不管怎么样,总算调查清楚了!你们也不要有什么埋怨,该怎么工作就怎么工作。”

    “是!”

    所长冷哼一声对苏楠道:“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言罢又负手离开,背影那叫一个沉重。

    小林推推眼镜道:“楠姐,所长是不是要训你?”

    苏楠倒是看的开:“我都回来了,训就训吧,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言罢就雄赳赳气昂昂的去找所长去了,进了所长办公室看到他老人家正趴在电脑前不知在看什么,专心致志。

    “所长!”

    对方被吓了一跳,赶紧招手道:“小苏你过来,过来,帮我看看这个名字怎么修改!”

    苏楠一头雾水的上前查看,竟然发现所长正开着微博的页面也不知在捯饬啥。

    “改什么名字?”

    “嗨,还不是你那事儿网上传疯了,我闺女嫌弃我不会上网给我弄了一微博关注最新动态,还给我关注了咱们市局的微博了,可起的这个什么名字啊,给我改喽!”

    苏楠看到那名字之后也忍不住笑了出来,所长的闺女也一定是个很有意思的人,给所长起的网名是白猫警长。

    “改成黑猫警长?”苏楠一边说着一边点开设置打算给他换个名字:“您白白胖胖的其实用白猫警长也挺合适。”

    所长没好气道:“你就开我的玩笑吧,别别,黑猫警长也不要,改成我名字,名字。”

    苏楠道:“起个网名就行了,改什么真名啊?”

    “要是就是公开!透明!上头那些人最讨厌咱们搞什么小动作了!”

    “好吧,您这想的有点多啊。”

    乖乖把所长的名字改好,苏楠问道:“您找我来还有什么事儿?”

    “嗯……”所长正襟危坐,马上又一脸正经严肃道:“小苏啊,之前是误会你了,不过你怎么也不说呢?唉,说了没用,好在现在查清楚真相了,虽然你的言行举止确实有些不妥,但是警察也是人嘛,不能就这么任人打骂,你说是不是?”

    “是!”苏楠点头。

    这边所长又道:“之前呢,我把你的党校名额报上去了,遇到你停职还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机会了。”

    苏楠赶紧竖起耳朵,紧张的去听下文。

    “结果呢,跟你的复职文件一起过来的就有你党校学习的名额,到时间你就可以去上课了!”

    她暗中攥了一下拳头,这算是她最近最值得开心的事情了。

    党校学习无异于是通往更高处的跳板,她一直想被调任市局,一直想进刑警大队,现在看来很有可能。

    “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明年你应该就进市局了!”所长不无感慨道:“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了,还真有点舍不得啊。”

    “得了您,差不多行了,明明进市局跟您见面的机会更多。”

    所长只好破涕为笑:“别怪我没提醒你啊,我老师可能继续担任这一期的学员教师。”

    老师?方良业?苏楠一个激灵。

    所长却仍然幸灾乐祸道:“让公公给上课,你还是头一份吧?好好表现啊。”

    “不是真的吧?到时候我只顾着紧张了,哪还有表现的能力……”

    “你要相信自己,一直很优秀!”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很优秀,不过她知道自己是个学霸倒是真的,当年在警校的时候她就属于年年拿奖学金的人,那其中的努力心酸真是不足为外人道也,不过好在熬过来了。

    现在这次党校之行她肯定还得好好表现,不仅仅是为了给方良业留下好印象,也是为了自己的将来着想。

    虽然和方良业见过几次了,也大概知道他在生活中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只是不知道他去做老师的时候会是怎样的,会不会也非常严肃可怕?

    还是回去问问方锦程吧,她今天过来交接也没什么大事,能下个早班回去。

    可当她回去的时候,星期天没课的房某人却不在家。

    没开车,不知道是不是在这附近溜达,拿电话拨通了他的号码,很快就听到对面年轻的声音:“警花姐姐?有何吩咐?”

    “什么时候回来?买点菜。”

    方锦程顿了顿道:“你叫外卖吧,我今儿晚上跟哥们在外面吃,不回去了。”

    去哪了?吃什么?哥们?哪些人,别不是狐朋狗友吧?不回来是什么意思?不回来吃饭了,还是一晚上都不回来了?

    苏楠欲言又止,最终说道:“好,那挂了。”

    挂断的电话,方锦程打了个慵懒的呵欠,将手机揣兜里:“咱们这是要去哪儿?”

    开车的人不无揶揄道:“怎么?查岗啊?”

    坐在副驾驶上的人耸肩道:“你懂什么,这叫被束缚的幸福。”

    “锦程魔怔了。”吴军坐在后面,一边玩着手机头也没抬:“你差不多行了,人家警花该当真了。”

    “当真就当真呗,本来就是玩真的。”

    开车的林孝先乐呵呵到:“行啊方少,改头换面了!不过真看不出来!”

    吴军道:“狗改不了那啥,听他鬼扯。”

    “去你大爷的!”方锦程没好气道:“咱到底去哪啊?”

    “看看,又转移话题了!”吴军道:“心虚了吧!”

    “你有完没完?有些话咱们自家兄弟心知肚明就行了,非要说的那么明白?你也不嫌累的慌!”

    林孝先道:“后海那儿有一会所,新开的,朋友叫咱们去捧捧场。”

    方锦程道:“那得去啊,朋友的面子得给,这小爷素来的原则。”

    林孝先嘿嘿笑道:“有方少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还担心带你这个妻管严出来得挨打呢。”

    “谁妻管严了,小爷结婚就是为了一自由,别出了院墙就进一围墙,我可怜不可怜。”

    “你可怜个屁,弄一警花,捡大便宜了。”吴军没好气道:“恨不得天天跟哈巴狗似的围着她转。”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围着她转了?那是一乐趣,一情趣!但不是生活的全部,懂不懂?”

    吴军不信他的:“一会看你表现。”

    所谓的表现,等到了地儿他才明白过来。

    后海这家店原本是一酒吧,地方宽敞,后来老板犯事进牢里去了,着地儿就给盘出来了,现在不知道谁接手,不过谁接手都不重要。

    他们这样的人朋友多到连名字都记不清,尤其是朋友的朋友,有热闹就赶,那是乐趣也是义气。

    酒吧改成会所除了名字高大上了一点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一进门仍然是热闹非凡,人满为患。

    人群中认识方锦程的纷纷迎了上来,一个个衣着光鲜亮丽,满面春风笑容,一手端着酒,一手来跟他握手套近乎。

    方锦程知道,接触自己的只有三类人,一类是为了接近他姐和姐夫,一类是为了接近他老爸和外公,还有一类人叫苏楠,是来找他麻烦的。

    挂着会所的招牌,音乐都换成了舒缓的轻音乐,而不是重金属摇滚,只是可能为了烘托气氛,光线并没有调的太亮,很适合一些人的小调调。

    “里头包厢,咱们过去!”林孝先最爱享受也最会享受,一般去哪里,怎么去,去了干嘛都是他一手安排的,绝对不会出现任何纰漏。

    一进去包厢里已经有五六个人了,一看到他们仨来了纷纷起身迎接。

    方锦程扫了一眼,都是往昔玩的好的几个兄弟,虽然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但也不像林孝先和吴军跟他到了穿一条裤子的地步。

    “上来吧!等什么呢!”吴军坐下就拍桌子了:“等多少天了,就等今儿开荤呢!”

    方锦程还没明白过来,就听一人道:“赶紧去叫人啊!”

    马上,一领班模样的小青年带着十几个肤白貌美的妹子鱼贯而入,明眼人都看出是怎么回事了。

    “这儿的一大特色!哥几个甭拘着!”

    “呦,都挺好看啊,你们老板路子挺广。”

    方锦程却道:“怎么着?玩这个?你们也不怕逮所里去?今儿要是有便衣来,那是一抓一个准!”

    林孝先指着他道:“方少娶了个警花做媳妇儿,跟他老婆学的职业病!”

    “对啊,听说你又是求婚又是结婚的,到底怎么回事啊?”

    “结婚了吗?不是取消了吗?又结了?没通知啊!份子钱都不要了啊?”

    “只有我一个人比较关心警花是怎么一回事吗?”

    方锦程端着酒就着旋转灯光晃了晃道:“结婚怎么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难道你们不觉得体验一下婚姻生活也挺刺激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