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拉出来遛遛!
    “结婚怎么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难道你们不觉得体验一下婚姻生活也挺刺激吗?”

    “方少就是在找刺激,跟你们体验什么办公室play,车内play似的!”林孝先一把揽住方锦程的肩膀跟旁人说道:“不当真,不当真,人生长着呢!”

    那几个人马上起哄了:“来来来,今儿咱们方少先挑!挑剩下的我们挑,行不行?一句话!”

    “行!怎么不行!”

    “挑呗,他看上的未必是老子的那盘菜!”

    方锦程推辞:“不用,不用了,你们挑吧。”

    “你小子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啊!就一玩儿,在这种地方是玩儿,在你家里是玩儿,多大点事啊?”

    吴军也冷笑道:“哎呀,说你妻管严还真没错。”

    方锦程不乐意了,这可关系到他身为男人的尊严问题,今天的拒绝就代表间接的承认他对苏楠动情了。

    “平时不见你们这么大方,这种事让我当出头鸟?”他还是摆手:“哮天犬先来,今儿咱们沾他的光。”

    林孝先摸摸下巴,露出贼眉鼠眼的表情:“那,我就不客气啦?左边第三个,对,就你,过来。”

    左边第三个是一白裙子的清纯美少女,羞答答的走到林孝先身边坐下道:“老板,我叫小纯。”

    “哈哈哈,咱这儿不兴叫老板。”

    林孝先话音刚落,兄弟们就帮他说出下半句了:“叫哥哥!”

    “对对,叫哥哥!”

    方锦程忍不住戏谑道:“他就这么一个变态嗜好了,一把年纪还装嫩,叫叔叔得了。”

    “叔叔也行啊!”林孝先一拍大腿:“那你就听咱们方少的,叫叔叔。”

    小姑娘羞涩笑道:“叔叔。”

    这一声叔叔都把他的心给融化了,抱着人狠狠亲了两口。

    接着都怂恿方锦程选,他内心是崩溃的,扫了一遍又一遍,不知道是自己的审美口味脱离大众了,还是没那个心情,总觉得没什么好挑的,每每去仔细打量一个妹子的时候又仿佛看到了苏楠的那张脸。

    提起苏楠他本来是没那么好的脾气的,总是能耐着性子容忍她,然而她却完全没有这方面自觉的,一遍遍挑战自己的忍耐度!

    耳边充斥着这帮孙子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怂恿,一个个推搡着他赶紧做决定。

    这事其实不是什么大事,虽然他这个人在学校被戏称风流,但玩也有玩的限度。换女朋友可以,但咱不乱来,遇到这种场合他就算拒绝了别人也不会说啥。

    但今天就不一样了,你拒绝?那就是怕老婆,那就是没种,那就是你对人家动真心了。

    “都是一水儿盘靓条顺的美女,怎么挑啊?”方锦程打起了马虎眼:“挑这个就舍不得那个,我说,都给我得了啊!”

    “行啊,都给你当然行!就怕你今儿晚上吃不消!”

    “哈哈哈哈!”

    “哎哎哎,上次泡警花的时候不还是脱了裤子让人家看海绵宝宝吗!今儿甭管派大星还是海绵宝宝,拉出来遛遛!”

    “对对对!拉出来遛遛!”

    方锦程道:“咱不带这样的,是不是兄弟?”

    “没事儿没事儿,现在不脱一会喝多了也就差不多了,咱今儿晚上反正没事。”

    “对,就这么等着!”

    “那小爷还真就不喝了!”

    “你!来给方少满上!今天晚上能不能看到方少露‘海绵宝宝’可全靠你了啊!”

    被狐朋狗友点名的美女立马喜滋滋的坐在方锦程的身边,端着倒满酒的杯子往方锦程嘴里送。

    半推半就,嘻嘻哈哈的喝了两杯,美女的手就开始不老实了,对他上下其手不说,还干脆跨坐在了他的腿上。

    方锦程觉得口干舌燥的,烈酒一路燃烧喉头向下通往他的丹田。

    这光线昏暗的包房内,男男女女推杯换盏热闹非凡,光线昏暗之处趁机揩油那更是家常便饭。美女的目的是为了让客人高兴,不过客人也确实高兴了。

    方锦程身边这个美女也并非一味的劝酒,甚至还主动出击,将男人的大手拉放在自己的腰上,整个人跨坐在他的腿上扭动腰肢,媚眼横生。

    男人微笑看她,眼底却有丝危险的气息:“差不多得了。”

    美女不以为然:“方少这么着急,上来就想直奔主题?”

    “起开。”

    美女慢慢靠近他,嘟着烈焰红唇擦过他的脸颊和下巴慢慢向下,纤纤玉手慢慢拉开他的衬衫,所到之处恍如被电击一般,让人忍不住战栗。

    唇瓣结结实实印在男人的胸膛上,下一秒整个人就被方锦程拉了开来。

    美女吓了一跳,只听方锦程又浅笑说道:“想要小费就听话。”

    做她们这一行的从来都是客人挑她们,不管是膀大腰圆还是狐臭麻脸,哪怕是二等残废都没的拒绝,难得遇到这么一个养眼小鲜肉,不趁机做点什么今晚可就白过了啊。

    但是一对上这双不属于年轻人的眼睛,擅长察言观色的本能告诉自己,还是保全小费比较重要。

    包厢的门从外面打开,一个人嘿嘿笑着进门道:“诸位爷吃好喝好玩好啊?”

    方锦程一凛,这么一个辨识度超高的声音他怎么可能忘记——潘二!

    潘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仍然给人一种上身长下身短的感觉,个头不高,脑袋后面扎了个小揪揪,满脸讨好的笑容,很是世故老道。

    “呦,潘二公子!”马上有人冲他招呼:“感情这片儿被你给承包了啊?我还在想谁有这么大的魄力呢!”

    “嗨,还不是托诸位爷照应的福气!今儿晚上不醉不归,不用客气!好吃好喝好玩!有不满意的直接来跟我潘二说,保准给一个满意交代!”

    林孝先道:“好说,好说,二公子也不是外人啊!咱们也是沾您的光。”

    方锦程没好气的看了林孝先一眼,这小子明知自己不待见潘英还偏偏带他来潘英的场子,是不是找抽?

    哮天犬也已经感受到来自他深深的怨气,看了方锦程一眼又对潘英说道:“方少在这呢!潘二公子不得好好聊聊?”

    “呦!是吗!方少来了啊!潘二眼拙!”言罢就故作才看到方锦程的样子直奔方锦程而来。

    后者拍拍身边美女的屁股,美女赶紧起身给潘英腾出个位置来。

    “小老弟啊!真是好久不见!分外想念!”随手从桌上端起一杯酒来嘿嘿笑道:“早就想见见你,当面致谢啦!”

    也接过美女递过来的酒杯,方锦程和他的碰了一下,勾唇笑道:“二公子致什么谢?您赁下这么大一场子我可没出什么力。”

    “哎,您不仅出力了,还出的最大一份力!”潘英笑道:“要不是您从中牵线搭桥,我能有幸见到方大小姐?那绝对不能啊!见不到方董咱也拿不下那么大个项目!拿不下那个项目要盘下这一片儿还不得猴年马月去!”

    方锦程道:“您谦虚了,盘这么个地儿对您来说也就是拔根寒毛。”

    潘英打着哈哈说方锦程太瞧得起他了,两个人碰杯饮酒,恍如真成了生意场上的伙伴,或者相识多年的老友一样。无外乎,闭口不提苏楠,以及曾经在onenight发生过的不愉快。

    潘英走后林孝先还在打趣他呢:“哪天给兄弟也安排个发财的路子。”

    没好气的啐了一口,方锦程眼底隐现绿光:“这个潘英手段不正,尽做些违法的勾当,脏脏的路子多着呢!不然他能有今天?早晚办了他!”

    林孝先抬手按住他的手背:“不慌,要动他还得有足够的砝码才行,树大根深吶。”

    方锦程能不知道吗,哪怕不是为苏楠报仇,就是为了拔除这颗社会毒瘤吧,他都知道自己早晚有一天会和潘英杠上。

    上次喝醉是吴军送他回家的,这次虽然也喝醉了,但起码还有最后一分清醒,知道是吴军送他回家的。

    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往旁边一滚,径直扑了个空,靠了一声,他慢慢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在自己房间的大床上。

    听到外面有轻微的动静,他摸过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早上了,苏楠该去上班了。

    “警花姐姐……警花姐姐!楠楠!”

    房门被打开,苏楠一身干练的制服装扮,腰带束紧,纽扣齐整,一脸冷漠:“干嘛?”

    “给我倒杯水……”

    微微皱眉,苏楠道:“你到底喝了多少酒,一屋子的酒味。”

    “没,没喝多少,军子手残,把酒倒我身上了。”趴在床上的人有气无力道:“来,来杯水。”

    苏楠出去给他倒了杯温水,想了想又加了点蜂蜜端进去。

    吴军临走之前把他的衣服裤子剥了,正扔在床下,味道虽然有点恶心,苏楠却还是勉为其难的拿起来:“我给你扔洗衣机了,一会你起来拿出去晒。”

    “嗯……”抱着水杯啜饮,他甚至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苏楠道:“昨晚挺快活啊。”

    方锦程终于抬起沉重的脑袋,看到苏楠晃了晃手上的白衬衫,上面的红色口红印记如此明显。

    一个激灵赶紧坐起来,连比划带结巴:“不,不是!不是!警花姐姐,不像你想的那样!真不是!就一衣服!我什么也没干,一群人在一起呢,逢场作戏!陪酒的妹子而已,不小心擦上了,碰上了,我真什么也没干,你要相信我!”

    苏楠没说话,轻飘飘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沿着他滑下的被子看去。

    方锦程一低头,胸口赫然一个烈焰红唇,顿时恍如雷击。

    苏楠又道:“哦,什么也没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