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三章 该不该判死刑
    “收录一下,大周,你去帮我找个人。”

    大周爽快答应:“屋里那位承认被人利用?”

    “供出来一人,也不知是男女老幼,你去找找。”

    大周领了地址就赶紧找人去了,这边苏楠也赶紧回办公室见莫晓晓。

    莫晓晓穿着一件驼色大衣,一张脸红润有光泽,倒比苏楠上次见她的时候又漂亮了几分,跟在她身边的摄像师还是上次见过的腾飞。

    “来很久了吧?”苏楠用纸杯接了两杯水放她面前:“刚在问点事,来晚了,没耽误你其他事吧晓晓?”

    “没有,我今天上午的主要工作就是采访你,你那边的事情处理好了吗?如果没处理好我们再等等。”

    “放心,放心,我们大概有一个小时候左右的时间。”大周一去一回差不多就一个小时的时间。

    摄像机开机,苏楠和莫晓晓已经坐在了镜头前。

    “观众朋友们,很高兴又和大家见面,今天我们要采访的嘉宾是我们的老朋友了,海新区派出所治安大队的苏楠苏队长。”

    苏楠伸手打招呼,这边莫晓晓又继续说道:“相信很多人是通过勇救儿童和坠楼小猫认识苏警官的,但也有些人是通过之前的负面

    新闻知道苏警官的,今天我们就此来采访一下苏警官。”

    整个采访的过程还算顺利,苏楠已经不是第一次坐在镜头前了,严肃正经侃侃而谈。

    因为苏楠的配合采访很快结束,在腾飞收拾镜头的时候苏楠忍不住问莫晓晓道:“对了,之前曝光我录音的那个记者哪家媒体的?”

    “胡自刚?”

    苏楠道:“对,就是他。”

    “好像是市电视台社会新闻媒体部的人。”

    苏楠眉头微微一紧:“身为一个媒体人为了获取新闻咄咄逼人,还掩盖真相断章取义差点还的我丢了工作,你别告诉我他现在还在电视台上班?”

    莫晓晓耸肩:“不好意思楠姐,他还在那里。”

    “可恶。”苏楠忍不住一拍桌子:“留这种人继续当记者,不知多少人要在他手上吃亏,怎么台里也不管管?”

    “一来不是什么触犯法律的大事,二来,既然电视台没有批判他,想必他也有一定的人脉和势力,所以暂时还没人能动他。”

    是了,若是没有一定的后门不是关系户,凭这种人品怎么可能进的了市电视台。

    虽然心中忿忿不平,但也拿他没办法,好在自己因祸得福拿稳了年底党校的学习名单。

    “晓晓啊,你最近也升职了吧?”

    后者略有些不好意思的伸手将头发拨到耳后:“报社看到我在《与法同行》的表现还算满意,就把我调任到一档播放量比较高的网络新闻节目去了,让我跟着主持人学习。”

    “好哎,我一直觉得你挺有主持天分,以后别做记者了,东奔西跑风吹日晒的的,你的形象和谈吐做个主持人绰绰有余了。”

    莫晓晓点头:“我也希望能尽早找到自己的定位,毕业之后我一度有些迷茫,不过也总算熬出头了。”

    苏楠点头:“对,熬出头了。”

    “对了楠姐,我想就网络上一个调查问你一个问题。”

    苏楠道:“什么问题?”

    “酒后驾车撞人致死,该不该判死刑?”

    苏楠微微蹙眉,她想了想道:“这个问题其实是有些敏感的,我记得好几年前就有人提出过这个疑问,修正刑法的时候也有人要求加进去。”

    莫晓晓点头:“近几年车祸的罪魁祸首大多都是酒驾,相信您身为警察,没人比您更了解了吧?”

    “你说的没错,但是酒驾也不过就是一种比较恶劣的违法行为,而且违的还是交通安全法,很多人不禁要反问,既然酒驾致死药判死刑,那闯红灯的呢,逆行的呢?说白了,这并不是一种自愿的杀人行为。”

    莫晓晓却不敢苟同,她摇头说道:“越是纵容和姑息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不把酒驾当回事,反正撞死人只要用钱就能摆平了。”

    “我个人意见是视情节轻重来判吧,死刑未免太重了。”

    “我明白了。”莫晓晓微笑起身:“没什么事我们先走了,就不打扰您办公了。”

    “没事,没事,不打扰。”

    苏楠送莫晓晓离开的时候就已经明显看出她不怎么高兴了,难道因为自己反对酒驾死刑?不过她也只是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而已。

    派出所门口停着报社的车,腾飞把器材放进后备箱转而去开车,然而没等他发动车子,玻璃窗就被敲响了。

    放下玻璃,外面两个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冲着腾飞说道:“不好意思,我们要带莫小姐离开一下。”

    腾飞霎时有些警惕:“你们是什么人?这里是警局门口,你们也敢乱来?”

    话音刚落,莫晓晓却按住了他的胳膊,对他使了一个眼色道:“我没事,你先回报社去吧,我很快回去。”

    “他们是谁啊?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要真这样咱们就叫苏警官。”

    “真没事,都是熟人,你先回去吧。”

    “确实是熟人,莫小姐,请吧。”西装大汉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莫晓晓下车。

    不远处还停着一辆黑色的suv,看样子就是在专门等他们。

    这两个‘熟人’是王向阳身边的人,他们要带自己去哪她不知道,但那里势必是有王向阳的。

    望着载着莫晓晓的车子大摇大摆的从眼前开过去,腾飞竟然不知道该不该报警。

    今天带她去见王向阳的路有点远,整整开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穿越了大半个城市。

    要去的地方在一条不算宽敞的老街上,街道两旁是成片的四合院,不少上了年纪的人或是买菜或是遛鸟的从街上穿梭到巷子里。

    古色古香的庭园和砖瓦,年轻人不愿意住这种地方,他们更喜欢远处那些高楼大厦,但偏偏这些作古的院子价格远在那些高楼大厦之上。

    此时王向阳就在这么一座宅院之中,进门之后地方很大,引入眼帘的是一块恍如画屏的假山,绕过假山是一片池塘和被引过来的活水。

    从外面看普普通通的宅院,进去之后别有洞天,显然跟寻常人家的四合院不同,这院子的布局有点日式和风,还有点江南园林的韵味。

    白墙青瓦搭建的屋舍,推拉的纸门向两边敞开,男人就这么盘腿坐在榻榻米上,面向一池寒水,和习习冷风。

    王向阳穿着一身舒适宽松的棉质中衣,身上披着一件白色的大氅,柔软顺滑的黑发零星垂落在额头眼睑之上,将他的皮肤衬托的更加苍白。

    莫晓晓被引着绕过水池进了室内,从王向阳的背后向他走过去。

    “坐吧。”男人开口,却没有回头。

    盘腿坐在旁边,这底下似乎蓄着地热,并不会觉得冷,只是迎面冷风吹来带着池水的寒气还是会让人一激灵。

    “今天突然想见见你。”

    莫晓晓没有回应,大多数时候,她并不是很想搭理这个人。

    “虽然你并不想见我。”盘腿而坐的人回头看了她一眼,那漆黑的瞳孔在看向她的时候微微闪过一道光芒。

    “有事吗?”

    “冷不冷?”

    “不冷。”

    不过男人还是起身,将自己披着的白色大氅披在了她的肩头,继而漫步进入内室。

    莫晓晓也不得不跟他进去,室内更加暖和,也不知是在刻意模仿日式的布局还是怎么的,空荡荡的让人有点不自在。

    王向阳盘腿坐在一张矮桌后面冲她招招手,她也去坐在了对面。

    男人看过来的眼神虽然是冷漠的,但却让人很不自在,好像被他看到的地方都能着火一般。

    女佣送了两杯清茶进来,莫晓晓就一直低头盯着那茶看,好像要看清自己在茶水中的倒影一般。

    “我们可能要在这里住几天,这里很安静。”

    莫晓晓忍不住按住桌子蹙紧眉心看向他道:“确实很安静,也很舒适,你想住多久都没问题,我还有我的工作,不可能住在这里。”

    “要么请假,要么每天让他们去送你。”

    “第一,我换到了一个新的工作岗位,突然请假会影响我的评价!第二,这里离我上班的地方太远,我不想把时间都浪费在路上,既然你想住在这里那这段时间我们还是不要见面的好!”

    王向阳瞳孔微微收紧:“你明知忤逆我会是什么下场。”

    莫晓晓的身体微微颤动,她的拳头死死攥紧,是她既愤怒又畏惧的表现。

    就在她默不作声的时候,下巴被一把抬起,男人越过矮几,清凉的唇瓣攫住她的,让她瞬间睁大眼睛,绷紧了神经。

    男人的动作很轻柔,不过就是浅尝辄止而已,却让她心如擂鼓。

    放开她的唇瓣,男人微微抬头拉开距离,一双深邃漆黑的眸子几乎快要陷入她的瞳孔之内。

    “我想每天都见到你。”

    莫晓晓道:“那你为什么还要来这个地方。”

    说出来又觉得有歧义了,难道只要他没来这个地方就能每天相见了?

    “因为这里很安全。”

    莫晓晓不解:“什么?”

    “在没找到我要找的人之前,我应该会在这里住几天。”

    “你要找什么人?仇家?”

    男人的唇角微不可查的勾动了一下:“你还从未对我的事情这么上心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