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 半夜出差
    苏楠回去的时候天色已晚,小区的路灯下已经没有散步的人了,她伸了个懒腰捶捶自己的肩膀,口袋里手机震动起来,拿出来一看色徐子瑞的。

    “师兄?额,你还没休息?”

    “没有”

    苏楠有些不好意思,低头踢着石板路上的线条:“不好意思啊师兄,都是方锦程太任性了,给你找了个这么大的麻烦。”

    “什么麻烦?你是说那个案子?那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不知是刻意安慰她的,还是徐子瑞已经有了新的进展,这件事因她而起,心中不免觉得抱歉。

    “你那边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进展?”

    苏楠知道他问的是保税区仓库的事情,本来以为和姜波会有关系的,结果查来查去也没找到跟姜波有关的来龙去脉,问了一下这位姜波的师兄,得到的答案是他也知道姜波失踪了,但对他的失踪一无所知。

    “没什么进展,所有人没错,但他也是被人利用,给他钱的人我派人去找了,失踪了,我已经让小林整理口供和资料了,明天把案子转移到你那里去。”

    “好。”徐子瑞稍作沉吟道:“你现在才下班?”

    “嗯。”

    “路上小心。”

    “没事,已经到家门口了。”

    苏楠拿着手机站在原地,温暖的路灯拉长了她的身影,冷锐的晚风吹来,她忍不住裹紧您外套。

    “还住在那?”

    苏楠低声应道:“最近事情有点多,也就,也就没搬。”

    “上次停职的那段时间我以为你会搬回去住。”

    停职的那段时间她正在和方锦程一起调查父母失踪的事情,这件事刚有了一点进展结果又回去上班了。

    “我有时间会搬回去的。”

    “搬回去吧,方便照顾苏苏和苏贺,总是这么住一起不方便,而且他的性格不是很好,小心他伤害你。”

    苏楠吸吸鼻子笑道:“师兄放心,他在我眼里也就一孩子,还没那么大的本事和能耐。”

    “那就好。”

    苏楠举着手机一时有点尴尬:“那,你先忙吧,我,我马上到家了。”

    “嗯,先吃点饭。”

    “好,拜拜。”

    挂断电话,终于松了口气,虽然到现在她已经知道自己对师兄的感情不是爱情了,但两个人似乎永远也回不到从前了。连日常的相处都变的不再从容淡定,总有一种名叫尴尬的气流在两个人之间兜转,苏楠不知道这是什么引起来的。

    有些纳闷的收起手机,结果一抬头就看到了路口不远处站着的人,先是被唬了一跳随机又松了口气。

    方锦程穿着一件家居宽松的毛衣,双手揣在裤兜里,站在路灯的阴影处,修长的影子被拉的老长,他就那么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苏楠摸摸鼻头向他走去:“站在这干嘛?出来也不穿件衣服,回家。”

    “跟你徐师兄聊的还好?”

    苏楠没好气的蹙眉:“他跟你没什么关系吧?能不能不要总是张口闭口的把他挂在嘴上?”

    大男孩不置可否的耸肩:“那要看你,他跟你关系匪浅,我就少不得要把他挂在嘴上。”

    苏楠没好气的加快脚步,心里憋着一口恶气,走了两步又忽然止步,回头指向了他,眉头拧紧欲言又止。

    方锦程微微抬起下巴,倨傲无畏的看向她,似乎就是在等着她的发难。这一刻他等很久了,从那天彻夜未归在他身上发现口红印子开始,他就知道苏楠在那憋着在那忍者呢。

    且不管自己是怎么想的,苏楠能对他哪怕有一丁点的在乎,对他而言都是欢欣鼓舞的。

    ‘嗡’

    口袋里手机又一次震动起来,苏楠掏出手机冲他威胁道:“你给我等着!”

    男人乐了:“我等着呢。”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大周,他今晚在所里值班。

    “大周?”

    “老大!赶紧的,赶紧的!姜波的父母出现了!”

    苏楠一惊,随机连忙问道:“在哪?什么地方?谁看到的?控制住了没有?”

    大周那边似乎也已经一团乱了:“在他老家的老宅!上次我去走访的时候给几个当地人留下了名片,这次是他们偷偷给我电话报的警,我已经联系了当地派出所,让他们赶紧去控制人了,咱们怎么着?走一趟?”

    苏楠立马答道:“走啊!当然得去!”

    这老夫妻俩就是差点要她命的人,俩人进城找儿子,结果一转眼变卦还要对她苏楠灭口,可见他们已经知道了姜波失踪的内幕和内情。

    “你哪呢?”

    “还在所里,咱们去火车站碰面?今晚就去。”

    苏楠点头:“好,你跟那边的派出所说一声,赶紧把人控制住,他们两个之前之所以能毫无察觉的失踪就代表背后有人,如果没有把握一鼓作气就先不要将人惊动,等我们到你再商量。”

    “好。”大周应了一声:“那行,小林订票了,我这就出发,四十分钟后开车,我先过去了,你赶得及吗?”

    苏楠抬手看了一眼手表,已经将近十点了:“赶得上,这个时间不堵车了。”

    “好嘞,到了给我电话。“

    苏楠挂断电话赶紧去查看自己的背包,身份证在,转身就向大门口的方向走去。

    “苏楠!”方锦程怒了:“干什么去?“

    “有个案子,我赶着要去处理一下,你先回家去!“

    “加班?你们所里离了你真就不行了?”

    苏楠没好气道:“跟你没什么关系,赶紧回去!”

    “我开车送你。”

    “不用,我打个车去就行!”言罢已经小跑着出了小区,正巧拦住一辆出租车。

    方锦程追出来的时候哪还有她的影子,这下憋着一口气的轮到他了,一脚踹在路边的花坛上,还让他吃痛不已,但这样的痛和苏楠给他的痛比起来简直太小儿科了。

    苏楠只用了二十分钟就到了火车站,和大周汇合之后基本就快要检票了。

    偌大一个火车站候车大厅内熙熙攘攘全是人,这还是晚上十点的时候,可见白天人更多。

    “老大先坐一会吧,检票的时候会叫的。“

    苏楠点头,两个人坐在座位上焦急的看着大屏幕上跳跃的数字。

    “到底是个怎么情况?信息可靠吗?“

    大周点头:“当时我们去调查的时候当地人也已经知道这是两个杀人嫌疑犯,既然是危险人物,看到了当然不会包庇。“

    “我们大约几点能到。”

    “火车不晚点的话,凌晨四点可以到当地县城,我跟那边派出所联系了,他们没有多余的车可以出来接我们,只能打车过去了。“

    苏楠笑着耸肩:“打车就打车,公务包销嘛。“

    大周也乐呵呵的伸了个懒腰:“对了老大,你回去应该还没来得及吃饭吧?“

    苏楠摇头:“还没进家门就收到你电话了,我倒是想吃。”

    “一会咱们在火车上吃碗方便面,我也饿了。”

    “好。”

    “对了老大,跟家里打过招呼了吗?”

    “没有,苏苏和苏贺住校呢,说不说都行。”

    大周歪头嘿嘿笑:“老大你知道我说谁呢。”

    苏楠站起身道:“赶紧的,检票吧,检票吧。”

    “这么快。”立马加入了排队检票的大军。

    没有卧铺买的座票,好在时间不长,趴着睡一觉就行了。

    火车上形形的人都有,各种嘈杂的声音汇聚一处,苏楠这一觉睡的不是很安稳,当她隐约听到大周的电话惊醒的时候看了看手机已经两点多了。

    大周接电话的表情有点沉重,这让她担心自己会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

    不过最坏的消息应该是报假案吧,大不了今天晚上白跑一趟,明天再坐火车回去。

    然而大周挂断电话之后给了她一个更坏的消息:“这老两口又消失了……“

    苏楠一怔,没搞清状况:“又消失?怎么消失?跟上次一样,在停车场消失了?“

    大周摇头道:“应该是收到什么消息,或者是自己太过警惕了,当地民警赶到的时候已经人去楼空,不过啊,家里确实也留下了一些痕迹,证明他们曾经来过。“

    苏楠赶紧道:“跟他们说了没,保护现场。“

    大周点头:“放心吧,我的意思是咱们先去看看现场,做进一步调查,活生生的两个人不可能突然就这么消失了,他们的亲戚朋友那里还得去看看。“

    苏楠点头,正如大周说的,两个人不可能就这么活生生的消失,一定是有什么地方出了差错,或者是她没有察觉到一些问题。

    现在已经两点多了,还有两个多小时就能到,现在想什么都是多余的,还得亲自去看看才能下定论。

    手机上还有三个未接电话全是方锦程的,正看着的时候又打了一个过来。

    “喂?“

    方锦程嗯了一生没说话,苏楠耐着性子道:“几点了,还没睡?“

    “几点了?还不回来?“

    苏楠打了个呵欠:“忘了跟你说了,我出趟公差,现在在火车上。“

    “什么?!“对面的怒不可遏道:”大晚上你坐着火车出差去了?您老人家倒是潇洒啊,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啊?跟谁呢?亲爱的徐师兄?“

    大周心有余悸的看苏楠一眼,他显然是听到了对面的吼声。

    苏娜没好气道:“不是,大周,你没事睡觉吧,我这边完事就回去了。“

    “什么时候?“

    “说不准。“

    “去什么地方?”

    “跟你没什么关系,挂了!”

    没好气的挂断电话,疲惫的揉揉眼眶,大周好心提醒她道:“那二世祖铁定追来。”

    苏楠一惊:“不可能吧!”

    大周神秘兮兮道:“以我看人的眼光来看,以这位大爷对你穷追猛打来看,很有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