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失踪案
    “让你们所里能说话能管事的人过来!”

    小吴支支吾吾有些犹豫,实在架不住这两个人的施压只好屁颠儿的去找所长去了。

    所长也才刚上班,手上还拎着袋包子,笑着跟方锦程大周打招呼就问什么事,结果大周把苏楠失踪的事情一说,他整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你们这方警官好歹也不是个小孩了,怎么就这么容易失踪了呢?而且她一个女孩子家大晚上神神秘秘的出去?这是要干嘛?啊?”

    方锦程怒道:“你甭废话!人都已经找不着了,还能干嘛?赶紧派人去找!现在找还来得及!”

    “不是,咱们这地方人手真不多,找人无异于

    大海捞针,还是等她自己回来的吧!很快就回来了,别着急。”

    大周急了,忍不住要冲过去,却被方锦程一把拉住。

    他道:“所长,手机借来看看。”

    那派出所所长犹豫了一下将自己的苹果手机掏了出来,后者接了掂量一下,嘴角染上一抹嘲讽:“一部手机顶您老俩月工资了吧!”

    所长恼羞成怒要去抢,方锦程却抓住他的手用拇指顺利解开指纹,所长这才使劲把手抽了回来。

    “把手机还我!真是对你们太客气了!简直无法无天!目中无人!”

    方锦程冷笑一声却不给,身高挺拔的他稍微抬手所长就抢不到了。

    翻找了一遍通讯录,拨通了一个号码,很快对面便被接通。

    “大清早的什么事啊?”

    方锦程直奔主题道:“刘局?我是方锦程。”

    “什么?方……方锦程?”

    “对,是我,a市的方锦程。”

    对面稍微顿了一下,只安静了几秒钟就听到刘局瞬间换上一副毕恭毕敬的口吻打着哈哈道:“啊呀,哎呀!方少!方少您怎么用这个号码啊?你在底下派出所里?”

    方锦程斜睨一眼派出所所长,果不其然,他一听到刘局说话的口气整个人的懵了。

    但凡各个拼命往上爬的,想要进入a市进入中央的,就算一时想不起他方锦程是谁也得赶紧去翻翻保命名单,他天生不才,酸是沾了老爷子的光,名字也出现在这些当官人的保命名单上。

    他方锦程没什么能耐帮他们仕途一帆风顺,但却是个不能得罪的主儿,至于为什么不能得罪,军子的说法是,得罪了你少不得要往看守所去一趟,你倒不在乎,但这些人却不能留下任何污点!

    “也没什么事,陪媳妇出公差,媳妇不见了,让所长帮忙派人找找,所长不敢擅自做主,所以我跟您请示请示。”

    对面嘭的一声巨响,显然是拍桌子上了:“胡来!人口失踪这么重大的事情怎么能不管!你把电话给他!我倒要问问他这个所长怎么当的!”

    将手机还给了所长,冲他使了个眼色,赶紧放在耳朵边上了。

    “局长啊?”

    “你到底在干些什么!一天到晚忙里忙外!正事不干一点!”

    这市局的局长严词厉色的把所长给数落了一遍,又是玩忽职守又是不分轻重,就差在电话里把人给八面了,最后让他赶紧去找人,在失踪黄金时间内去一一排查,并表示市局这边也会下发通知,让各个县乡行动起来务必将人找到。

    挂断电话,方锦程凝目看那所长道:“现在可以找人了吗?”

    所长点头哈腰:“可以,可以,不过,不过小哥您到底是什么身份啊?”

    这么个年轻后生居然能使唤动他们本地市局的局长?而且还这么一副颐指气使的口气。

    方锦程道:“你管我什么身份?我自个儿的媳妇丢了我能不着急吗!今天在这儿不管是谁的媳妇孩子丢了你们都得上心!知道不!市公安局怎么了?地方派出所怎么了?不都是为人排忧解难的吗!连这点道理都不懂你还做什么所长!”

    “是是是,我的疏忽,我的疏忽,我这就下发下去!”

    方锦程道:“我把我媳妇照片发你们,找起来快点,尤其是火车站和汽车站,跟那边打好招呼。”

    “好!您放心,小吴!你跟苏警官熟,这事你着手!”

    “是!”小吴敬礼。

    方锦程道:“我加你微信。”

    “实在不好意思,我手机丢了。”小吴摸摸脑袋一脸抱歉火急火燎的去开电脑道:“qq行不行?我这就登录,收到就打印出来!”

    方锦程蹙眉问他道:“什么时候丢的?在哪里丢的?”

    “丢就丢了吧,不值钱,眼下还是找苏警官比较重要。”

    大周呵斥他道:“问你你就老老实实回答!你真以为方少关心你手机吶!”

    小吴一头雾水:“昨天下午回来的时候就没找着,可能是下乡访查姜波家亲戚的时候在路上丢的,打过去关机了,估计是被人捡到了,肯定要不回来了。”

    方锦程和大周对视一眼,两人达成了一个共识:这熟人不就来了吗……

    没错,小吴就是苏楠在这里的熟人,如果是小吴给苏楠打电话发信息约她出去,只要理由得当,她真的有可能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出去。

    “你手机真的丢了?”方锦程道:“为什么苏楠昨晚还跟你打过电话?”

    “啊?真的假的!开机了?那有没有说要把手机还我啊?手机不之前,里面村的电话号码都很重要啊!”

    方锦程没回答,只是双手环胸陷入了回忆和思考之中。

    小吴急了:“这话怎么说一半呢?我手机到底能不能要回来啊?不行,我得再打打看。”

    大周催着他去打电话,将人赶走了才问方锦程道:“方少怀疑是他?昨晚老大真收到他电话了?”

    摇头表示并没有,大周了然:“我说嘛,你这是诈他呢!看他这样子应该没撒谎。”

    方锦程道:“这件事肯定和姜波父母有关,他们能在a市对她下杀手,在这里同样可以对她不利。”

    大周点头,表情严肃:“我去a市调点人过来。”

    “你就算把派出所所有警力调来了也不中用,”方锦程道:“你先督促他们去找人,调人的事交给我。”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就近好像有个军区师团在搞演习,每年夏天和冬天固定的几个演习地他都是清楚的。

    整个派出所都忙了起来,分工明确奔走找人,就连所长也亲自出马,各个乡镇四野都响着警笛的声音,比缉拿凶犯还要热闹。

    但让他们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找了整整三天,苏楠连个影子都没找到,小地方的派出所每天都忙的人仰马翻,不免怨声载道。

    “看来人确实失踪了,这大海捞针,往哪找去?”

    “就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别不是遇害了吧?”

    “嘘——你让那小孩听到了又得找你麻烦!”

    “找麻烦能怎么地?我们也尽力了啊,失踪24小时立案,结果人家失踪三小时就立案了!这还不够?”

    正聊的热闹的人突然戛然而止,干咳一声有些尴尬。

    方锦程站在门口,苏楠失踪三天让他心急如焚,不管是出于什么感情他都觉得自己应该将人找到,所以也是不眠不休的帮忙,然而一无所获。

    “让我来提醒一下你们,我国没有任何一条法律明文规定,失踪二十四小时才能立案,恰恰相反的是,二十四小时正是找人的黄金时间。”他那不属于年轻人的冷锐目光扫视了一圈在场的所有人道:“如果一定要说,倒有失踪二十四消失录入档案的规定。”

    “方少啊,我们也都尽力了,兄弟们这几天也没干别的,尽是找人去了,但也不能这么找啊。寻人启事也发出去了,只能靠广大的人民群众了!”

    方锦程道:“跟你们所长说一下,人,继续找,我先回a市一趟处理点事。”

    小吴等人目送他离开终于松了口气,彼此对视一眼,继续找吧,所长忌惮他,他们忌惮所长,只能唯命是从。

    还没到a市的时候方锦程就给方静秋打了个电话,姐弟俩相约在贾浩的室内庄园里见面,驱车进去,方静秋已经等在门前了。

    以看到弟弟那憔悴疲惫的样子就止不住的心疼:“你看看,这才多长时间就变成了这样,在外面也不会照顾自己。”

    “没事,乡下条件不是很好,我先去洗个澡。”

    “去吧,”满怀宠溺的拍拍弟弟的肩膀,又问他道:“想吃点什么?”

    “随便,什么都行。”

    目送弟弟上楼,方静秋招手叫来女佣吩咐道:“炒几个清淡的小菜,煲个汤来。”

    “是,太太。”

    她在真皮沙发上坐下,拿起茶几上的资料翻看,一边用笔圈写出一些要修改的内容。

    不一会就听到楼上传来脚步声,已经洗完澡的人顺便把胡子也刮了,沿着旋转弧度的楼梯扶手一路下来。

    “姐夫不在家?”

    “他回南方了看他父母了。”

    “哦。”知道姐姐和那边父母的关系不是很好,所以他也没多问。

    方静秋拍拍身边的位置示意他坐过来,这柔软的沙发光是让人坐下就能放松全身。

    确切的说,整片建筑物都让人放松身心,摆设的家具和装饰品也都是些简洁大方的,身居其中分外惬意。

    “苏楠有下落了吗?”

    方锦程摇头:“一无所获。”

    “这事总不能一直瞒着爸妈,还有她的弟弟妹妹们,万一要真出了什么事,或者长此以往找不到……”

    顺手垫在脑袋后面,大男孩枕着手身体后仰,看向屋顶上的水晶吊灯:“作为姐夫,她的弟弟妹妹我会帮忙照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