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都是小心眼
    “作为姐夫,她的弟弟妹妹我会帮忙照顾。”

    “你说这话我没意见,只是人家到时候恐怕会怪罪你没有及时通知姐姐失踪。”

    方锦程也想到了这一层,但是他总是还抱着侥幸的心里,苏楠一定能找到,而且还是安然无恙的找到。

    派出所里的人背地里也没少意乱,有的说苏楠八成遇害了,有的说苏楠已经和那些找不到的人一样,失踪的没有痕迹了。

    每年国家上报失踪人口往保守了说不低于八百万,姜波一家人和苏楠在这八百万面前那都不算什么。

    苏楠才不见的时候他有种不好的预感,事实证明他的预感是对的。他现在一直坚信自己肯定能找到苏楠的下落,却又觉得这是他内心更深层次的自我安慰。

    “先吃饭吧,吃完饭再想其他的办法。”方静秋将人拉起来道:“要是有需要我和你姐夫帮忙的地方就说。”

    点点头,去厨房胡乱扒拉了几口饭就接到了大王八王向中的电话:“兄,兄弟!人给你,给你找来了!你什么时候过来啊!”

    “我这就去,你把位置发给我!”

    “好!”

    方静秋又亲自为他盛了汤:“再喝口汤,别着急。”

    “嗯。”接了汤碗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拿上外套就要往外跑,临走又忽然回头看了方静秋一眼:“姐,要是苏楠真出什么事了,我觉得这辈子我都会良心不安。”

    看着弟弟难得认真的表情,她面上不由一怔,随即又给了他一个宽慰的微笑:“人一定能找到的,放心。”

    “嗯,谢谢你姐!”回去给了老姐一个大大的拥抱,他又火急火燎的窜出去了。

    王向中给他发的地址离这里不远,是一片废气的办公大楼,已经列入了要拆迁的名单之内,用不了多长时间重新规划拆迁这里将变成一片热闹繁华的cbd广场。

    停车进去,空旷的一楼大厅早就已经搬迁干净,但此时却有一群人正负手而立,中间腾出一条道通向一张椅子,椅子上五花大绑一个人,嘴巴用胶带封了,看到逆光而来的方锦程还在一个劲的挣扎折腾。

    “方少!”站立两侧的人齐齐跟方锦程打招呼。

    人群背后传来一声音道:“妈,妈的!都,都tm没吃饭啊!大点声!”

    “方少好!”

    “打住,甭来这些!”方锦程蹙眉,大步向那绑在椅子上的人走去。

    “嘿!锦程!”坐在人群之后的王向中起身迎上去给他一大大的拥抱:“怎,怎么着,咱警花姐姐还,还没找着?”

    冷冷看了大王八一眼,那表情显然是回答了他的这个问题,后者赶紧举手投降:“得,说,说错话了!咱警花姐姐!早晚,得,得找着!”

    又扫了一圈两边站着的人,眉头紧蹙道:“你丫现在倒是气派了,手底下多少人啊?”

    大王八腆着脸一阵嘿嘿傻笑,勾着方锦程的肩膀道:“我从,从三哥家搬,搬出去了!他让我管,管一个堂口!”

    言罢伸出手指比了四这个数字,笑的一脸洋洋得意。

    “这么多人,一会都跟我走,找人去!”

    “哎呦我,我的哥!”大王八叫屈:“要,要不是为找,找警花姐姐,兄弟能这么快管,管事吗!三哥动员了所有能,能用的势力!眼线遍布所有,所有角落!就是谁家猫生了,生了耗子!那也能发现!”

    方锦程没好气道:“你说生虱子我倒是相信。”

    “嘿嘿,这,这就一比喻!咱们三哥,上心你,你媳妇!”

    方锦程道:“代我谢他一句。”

    “呦,服软,少,少见!”

    “少见多怪。”

    “哎,莫不是三哥,也,也看上了警花姐姐?”

    没好气的将人推开:“大老爷们没你这么八卦的!看上容易,也得看他有没有福分消受!”

    他在苏楠手底下可没少吃亏,不过虽是这么说,但他也不相信王向阳会看上苏楠,当初为了帮苏楠洗清负面

    新闻,《与法同行》这个节目可是他们俩一手促成的。

    王向阳的目的是捧红莫晓晓,让她有个踏板可以踏进主持界,而他的目的则是为了让苏楠重新树立正面形象。

    目光看向绑在椅子上的人,他在这个人眼中看到了愤怒和惊恐,没错,他就是当初控诉苏楠对记者使用暴力的记者——胡自刚。

    虽然当时他陷害了苏楠,但也算是因祸得福,得了个好结果,他便没再继续追究下去。

    王向中也看向胡自刚:“怎,怎么发落!你说吧!兄弟给你出气!”

    一把将他嘴上贴的胶布撕下来,方锦程一脚踩在他的腿上,压低身体靠向他。

    巨大的胁迫力让胡自刚向后躲去,却也躲无可躲。

    拽住他的衣领,方锦程目光冷锐如刃:“是谁指使你的?!”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你们,你们放开我!你们这么做是违法的!违法的!”

    “跟,跟咱方少提,提法?咱方少就是学法律的!是,是吧锦程。”王向中看热闹不嫌事大。

    方锦程继续逼问椅子上的人道:“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你老实交代,不要逼我动手!”

    “你!你还要干嘛!你们这是非法监禁!难道还要滥用私刑!?我告诉你方锦程!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只要我不死,我就让你身败名裂!你的所作所为会把你们全家拉下水!我告诉你!你得意不了几天!”

    “哈哈哈哈!”王向中笑的前仰后合:“他,他还想不,不死?”

    方锦程也冷笑一声,攥他衣领的手骨节突出,好像攥着的不是衣服,而是这个人的脖子一般:“你算什么东西?小爷踩你一脚都不如踩坨狗屎!根本不够看好吗,还想让我身败名裂?好,我不让你死,我还得让你活着回电视台让我身败名裂呢,不过在此之前,生不如死的手段小爷倒想拿你试试!”

    胡自刚坐在椅子上拼命挣扎,整个身体向后倒去,又被方锦程一把给拽了回来。

    “你们仗势欺人!你们勾结黑社会!你们等着!我回去就把你的所作所为全都报导出来!让你们全家倒霉!”

    王向中也忍不住踹了他一脚:“仗着,仗着自己是记者了,了不起?!人家警花跟咱方,方少闹新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以为,新闻上没有咱,咱方少的详细信息是因为你?因为你没报导?哈哈哈哈!你,你图样图森破!”

    方家这样的家庭和势力势必是受到多方保护的,**什么的肯定不可能公之于众,社会各界媒体也都心知肚明,就算有记者不顾下限的挖掘人家**,这可牵涉到国家安全问题,肯定得压下来。

    “我等着你让我倒霉!”方锦程恶狠狠道:“你今天不老老实实说了,我先让你倒霉!”

    “说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就是报复!裸的报复!”

    “就算是报复你能拿我怎样?你犯了那么大的事还能老老实实在电视台呆,可见你们那地方也是蛇鼠一窝不干不净!我今天就要报复你,你有报复我的本事也尽管去用!小爷怕了不成?”

    胡自刚浑身发抖,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怕的,亦或者是冷的。

    王向中拍拍手道:“锦,锦程,甭和他废话,我,我让他尝尝八爷的厉,厉害!”

    一把将人甩开,方锦程往旁边站了站。

    两个黑衣人上前把椅子上的人按住了,又有一人过去,五指捏拳,对着他的肚子就一通狠揍。

    这揍人的手法很是巧妙,避开了重要器官,却让人痛的无法忍受,只一拳就让胡自刚痛呼出声飙泪了。

    又两拳揍下去,他已经哀嚎不已,五官扭曲。

    王向中掏出烟来要给方锦程一棵,被拒绝了只好自己点上,吞云吐雾一副大爷模样。

    胡自刚的太阳穴青筋突突直跳,他痛苦咬牙道:“别,别打了……方,方少有什么,尽管问……”

    王向中喷出一口烟来:“这就受不了了!老子还有,还有许多手段没,没用上!没,没趣!要不然,让,让老子用一遍?”

    方锦程上前,再次踩上他的身:“你丫老老实实给我交代!甭耍花样!上次诬蔑苏楠到底是谁指使你的!”

    “没,没人指使……我,自己气不过,就,就把录音,放到网上了……我这个人,心眼小……”

    “你丫还挺有自知之明的!”方锦程冷嗤他道:“那我问你,指使姜玉琪来破坏我和苏楠的感情,这叫怎么回事?”

    “我没有……”

    “我再问你,那姓徐的向苏楠求婚的视频是谁给你的?别说你还不知道,这视频上传发布的ip地址就是你家!你想抵赖也没用!”

    这一连串的关系早在苏楠刚失踪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了,之前没当回事现在才想起来要好好盘查盘查,结果王向阳也没让他失望,给他查了个清清楚楚。

    “那,那是我的线人,给我的新闻线索,我们做记者的……外头线人多着吶,不然哪有新鲜新闻可以随时去抢啊……哎呦,哎呦方少,你就饶了我吧……疼死我了啊……”

    ‘嘭’的一声,方锦程直接一脚将他连人带板凳的踹倒在地:“你丫还给小爷嘴硬!苏楠找不到!我tm杀了你的心都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