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把我卖了
    据说苏楠醒来的第一句话不是叫方锦程,更不像是方锦程事后跟别人说的呼唤老公什么的,她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抓住护士的手问:“大周呢!”

    这让方锦程很是懊恼,自觉在朋友兄弟面前提起来的话会相当没面子,所以他也就擅自杜撰了一下:没错,我媳妇儿醒来的第一句话就问‘我老公呢?’。

    对,事实真相就是如此!

    好在护士很懂事,第一时间出去告诉了方锦程,这让他受伤的心灵终于得到了一丝抚慰。

    拉着苏楠的手,男人贴近她的脸,小心翼翼抚摸着她的头发,并在她耳边轻声询问:“媳妇儿,媳妇儿,老公在这呢,不怕,不怕啊。”

    苏楠迷迷糊糊间就觉得有个毛茸茸的脑袋靠了过来,忍不住想要抬手刦推,却被那人一把抓住:“媳妇儿……”

    慢慢看清了眼前之人,那英朗帅气的脸上满是熬夜的痕迹,看上去极为憔悴。

    五指张开慢慢抚摸上他的脸颊,青黑的胡茬有点扎手。

    “大……大周呢?”

    男人温柔似水的眼神瞬间一变,抓紧她的手道:“没有大周,只有我。”

    苏楠皱眉,有气无力道:“姜波的父母在姜波的舅舅家……”

    方锦程没好气道:“医生说你现在的情况很不好,先给我好好把身体养好了,咱们再去找那些人算账!”

    苏楠气的不轻:“赶紧,派人去看看,他们,跑了没有……”

    “行行行,我马上跟大周说,你先给我好好躺着,我很快回来。”

    出去之前对护士使了个眼色,让她赶紧叫医生过来再给苏楠检查一下身体,随即自己也拨通了大周的电话。

    大周已经准备回a市了,h省的事情本来就不用他过问,结果因为姜波的失踪案牵扯进来,挖出这么一大颗毒瘤来,还差点搭上苏楠的小命,想想都有点后怕。

    “方少?老大醒了吗?”

    方锦程开门见山道:“刚醒,她让我告诉你一声,姜波的父母在姜波的舅舅家,你赶紧去看看人跑了没有。不管人在不在,姜波的舅舅一家也比较可疑,你围绕着那附近寻找一下线索。”

    “啊?他们两家关系不是一直很差吗?而且我们之前去走访过,还被骂了出来。”

    “你这次过去务必要搜查到位。”

    “嗯嗯,好,我这就去!我们老大就交给你了,务必要照顾好人啊!这才是你当前最重要的任务!”

    方锦程点头:“知道了,你去的时候多带几个人。”

    了结了苏楠的心愿回病房去,医生正在给苏楠检查身体状况,问了她一点身体上的情况,最后表示先这么休养观察着,目前已经开始好转。

    苏楠这么一醒倒是把两个护士给忙坏了,前前后后的给倒水喂粥,嘘寒问暖,那叫一个体贴。

    待亲眼看着苏楠喝了几口米汤后,方锦程这才松了一口气,苏楠整个人算是活过来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那天早上为什么会突然离开招待所?”

    苏楠眉头微微一紧,回忆着那天的情形,最后虚弱的表示:“好像是小吴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让我去辨认一下他偷拍到的两个人是不是姜波的父母。”

    方锦程急道:“你就不能好好想想?天还没亮,就拿着手机跑来找你辨人?再说,他那是老年机吗?连张照片都不能发?”

    “还,还真让你说对了,那天下午他手机丢了,用的,用的是以前的按键手机拍的,不能发送照片。”

    这件事的开始跟他推测的差不多,本来已经可以确定捡手机的人就是抓走苏楠的人了,结果现在连小吴都有了嫌疑。

    “你先好好休息,不管那几天发生了什么,我都要让伤害你的人付出代价!”

    他说的异常坚定,眼底眸光闪亮,峻拔的眉眼反而异常稳重。

    苏楠的手指动了动,还被男人包裹在宽厚的掌心:“我,我睡着多久了?”

    “从你失踪到今天,已经九天了。”

    九天的时间对他而言好像过了一个世纪,漫长的一度让人周身发寒,但却从未放弃过希望。

    苏楠道:“骗我出去的人,是姜波的父母,他们住在姜波舅舅家。”

    “他们告诉你的?”

    “没有,姜波的舅舅挖了这附近唯一一个小型煤矿井,这个地方本来是不产煤,所以,挖空之后就废弃了。因为有点钱姜家时常让他们资助,一来二往的,关系就不好了。我在姜波父母身上看到了煤矿井的灰尘,便推算他们应该住在姜波的舅舅家里,至于和好的原因,那就不得而知了。”

    方锦程咬牙道一声可恶:“你背后的伤就是他们弄的?”

    不提伤口还好,一提伤口便有些隐隐作痛起来:“是,也不是,我是被人偷袭了,偷袭我的人我早有防范,但在打斗过程中被痛了刀子,脑袋上还挨了一棍子。”

    “玉米地里?”

    “你怎么知道?”

    方锦程蹙眉道:“小爷为了找你,差点没把地给犁一遍。”

    “后来我醒来的时候人就在炕上了,浑身发冷,浑浑噩噩的醒了睡,睡了醒。我那天记得好像有个人在摸我的身体……”

    方锦程的瞳孔骤然一缩,已然露出几分杀气!

    “我才意识到自己所处的地方并不安全,我也要逃走,却被狠打了一顿,后面的事情我就记不清了。”

    这也是她这几天之所以会变得形容枯槁的原因,就是不知道玉米地里打苏楠的人和货车司机是不是同一个人。

    至于苏楠后来是不是继续惨遭咸猪手那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她当时必然已经奄奄一息,按照医院的笔录来看,那时候苏楠就已经被送到了医院,货车司机看来也不想闹出人命。

    “我真不知该恨卖你的人,还是该谢谢他们留你的小命,你知道吗,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苏楠冷笑出声:“姜波的父母本来就是要让我死的,那几个打我的人就是他们买凶来的杀手,至于我后来为什么没死,要么是被人救了,要么就是他们见财起意偷偷瞒着姜波的父母,把我卖了。”

    “好了宝贝,不要说了,你放心,以后你走哪小爷就罩到哪儿,保管不让你再受到一点伤害。”

    言罢低头在苏楠的脑门上落下一吻,此时的苏楠让他怜惜不已,曾几何时,他一度担心苏楠不会再醒过来了,也甚至想过,就算苏楠醒过来,但她如果失忆了怎么办?毕竟脑震荡也不是闹着玩的。

    失忆忘了他没关系,可千万不能忘记苏苏和苏贺,否则作为姐夫,没能保护好他们的姐姐,他将会更加愧疚。

    好在现在苏楠醒了,像一个坚强的小强,也没发生电视剧里的玛丽苏剧情。

    “姜波的父母比我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光鲜了很多……”她到现在都还记得姜妈妈身上那件酒红色的羽绒服,戴着毛茸茸的领子,时尚保暖。

    “怎么,有钱了?”

    “嗯,不便宜,儿子刚失踪,家里又没有经济来源,竟然害打扮的这么好?”

    方锦程道:“你现在想这么多,身体还吃不消,答应我,年前就不要插手派出所的事情了。”

    苏楠自然是没有答应他,反倒在他压倒性的逼问下模棱两可的应了一声:“好吧,反正我年底也得去党校学习。”

    “咱党校也不去了。”

    “不行!”这是她争取了多久的名额,怎么能轻易转手让人?

    “你公公教课呢,让他在家里教你,否则你去我不放心。”

    苏楠没好气的想转个身,男人见状赶紧用手帮了一把,却正好把她脑门朝向了自己,不禁有点后悔,再去戳自家媳妇却见她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在苏楠睡着的时间,大周的电话就打来了。

    他气喘吁吁,迫不及待道:“还,还真被老大给说中了!姜波父母都在他舅家呢!只不过我们发现的时候人已经喝农药死了。”

    “什么!”方锦程大骇:“怎么死的?到底是人为还是他杀你们查清楚了没有?!”

    大周赶紧说道:“就是喝农药死的,没人追究,目前已经排除了他杀的可能。”

    “姜波舅舅怎么解释窝藏这两个嫌疑犯的?”

    “嗨!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夫妻俩看到姐姐和姐夫已经不是曾经只会务农的农民了,而且还打扮的这么光鲜亮丽,就猜他俩可能发大财了,农村信息闭塞,他们始终不知道老大被这两个人差点杀了的事。”

    方锦程道:“那又为什么自杀?”

    “现场还没有找到证据和遗书之类的东西。”

    “没有别的发现了,还有就是这夫妻俩的审问,到时候要是有了新的进展告诉你,我要回a市了。”

    方锦程道:“对了,你再留心观察一下韩家村那边的情况,最近好像修路的地方特别多。”

    “行,放心吧方少,这都是我们分内应该做的事,不会不管的,您老人家简直快成我们第二个老大了。”

    挂断电话,现在的情况万万不能告诉苏楠的,不然她刚有了一点好转就被活活气死了。

    等晚点媳妇儿醒了,问起姜波的父母,他就撒个善良的谎言好了,说姜波的父母跑了,现在在找,你就放心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