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拈酸吃醋
    “媳妇张嘴,再吃一口,就一口,听话。”

    “不吃了。”

    “很好吃的,你看我都吃了,太好吃了,你确定不吃?不吃我都给吃了啊”

    “……”

    病房里,苏楠一脸无语的看着作势要把香蕉全部吃掉的方锦程,这小子一边还挑挑眉梢威胁她,她很是无语。

    倒是病房里殷勤的小护士说出了苏楠的所想:“方少像哄小孩似的。”

    苏楠没好气道:“我不是小孩。”

    “你是我的宝贝,可不就跟小孩似的,来,听话,把这根香蕉都吃了,缓解便秘!”

    “……”

    苏楠勉为其难的张嘴咬了一口,大男孩喜滋滋的看着她吃香蕉的模样,心中不禁感慨:我媳妇儿真乖,瞧瞧这低眉顺目的样子,瞧瞧这樱桃小口,瞧瞧这香蕉……

    咳咳咳,赶紧干咳一声把香蕉抽回来自己塞嘴里:“我,我给你打个香蕉泥!”

    苏楠额角青筋一跳:“我虽然住着院,但不代表我牙口不好!”

    “打成泥,好消化!”这家伙竟然还说的振振有词,然而没等他起身就听到病房外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

    真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病房门被推开,一个有些发福挺着啤酒肚脑袋上还略有些秃顶的中年男人进来了,跟路边开出租的普通大叔没什么两样,却让苏楠瞬间紧张起来。

    “师,师父?”苏楠咕嘟咽了口唾沫,赶紧坐直了身体。

    上次见沈岸之还是在方锦程的外公处,也是那次拜了这个师父。

    不过在那之后便没了任何联系,她曾经一度想过,也许沈岸之是碍于外公的面子,不得不勉为其难的收下自己当徒弟,实际上也是有她没她都一样,但是万万没想到今天他竟然会出现在病房里。

    “沈叔叔。”方锦程跟沈岸之打招呼:“您老怎么来了?”

    沈岸之呵呵笑道:“你也随了你媳妇儿,跟我叫师父得了!”

    方锦程没好气道:“您就收这么一个徒弟都教不过来了,就知道诳人!”

    沈岸之没好气的用手指点点他:“猴精!瞧不起你沈叔啊!”

    “那倒不是,怪就怪您先收了我媳妇,我年龄已经比媳妇小了,进师门还得做师弟?我何必呢。”

    “楠楠啊,你得好好治治他的贫嘴!呵呵。”

    苏楠被点名登时有点受宠若惊,他竟然还记得自己的名字,而且还直接亲昵的叫上了楠楠。

    “我管不了他,也就只有外公能管他吧。”

    “你还别不信,这世上除了外公也就只有你能管的了小爷了,你让小爷当场学狗叫我都不带眨眼的。”

    苏楠道:“哦?那你学个狗叫。”

    “……”没眨眼,直接傻眼了“媳妇儿,不带你这么欺负老公的!”

    “哈哈哈哈!”沈岸之笑的愈发爽朗:“哎呀,这小两口,你们什么时候办喜酒啊!等着喝喜酒呢!”

    “喜酒不难,红包备齐了吗?”

    “臭小子!红包没有,鞋底有,要不要?!”

    方锦程赶紧顶锅盖要跑:“我出去找医生拿一下化验单子,沈叔叔您先坐会儿!”

    笑着目送方锦程逃一般的离开,沈岸之指着他去的方向道:“没坏心眼,好孩子!平时毛毛躁躁的,关键时候稳重!而且吧,家风好,识大体!平时要是气到你了,多担待,长大也需要一个过程。”

    “师父,我证都跟他领了,你说话的语气怎么跟媒婆似的。”

    “有吗?”沈岸之大骇:“哎呀,不知不觉被你师娘传染了,失策失策,见笑啦。”

    苏楠忍俊不禁:“哪有,师父好可爱。”

    “咳咳,实话就不要说出来了嘛。”言罢脸颊还有点轻微泛红,让这个中年大叔看上去更加好玩了。

    “我本来应该先去拜访师父的,但回来之后就一直没有时间……”作为一个之前被停职的人,苏楠觉得自己撒起谎来真是脸不红心不跳啊,不过也不怪她,这个师父拜的仓促,再冒冒失失的往人家去惹人厌就不好了。

    但是沈岸之看上去似乎是个非常好说话,平易近人的人。

    “没事,没事,咱不拘这个,你忙你的,我这次过来呢,一是来看看你,二是来问问你韩家村的事。”

    “韩家村?”其实苏楠对韩家村并不是很了解,她也是现在听说自己被卖到了韩家村给人当媳妇儿,但那段时间她整个人都处于半昏迷的状态。

    “这件事市局插手了?”

    沈岸之点头:“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牵连出太多官员和办案民警。因为这件事是因你和大周而起,所以就让我们市局和大周协助那边查证!”

    说是协助,实则是监督。

    苏楠道:“韩家村我并不了解,相比而言,锦程知道的更多,我失踪的这段时间都是他在奔走忙碌,也是他将韩家村给拿下来的。”

    沈岸之不由露出赞赏的表情:“这小子真是出息了啊!”

    “这次我也得好好谢谢他,要是没有他,我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呢。”

    “我可听见你夸我了啊!”方锦程说话的功夫就已经回来了,手上拿着化验报告单扬了扬:“没啥事了,一切指标正常,不枉小爷这几天呕心沥血的伺候着你。”

    沈岸之也呵呵笑道:“所以说嘛,男人总得经历点什么才能长大!比如,最爱的女人遇到困难什么的,老首长现在一定很欣慰!”

    最爱的女人……

    两个年轻人默默对视了一眼,彼此嫌恶的避开。

    沈岸之却仍然不自知道:“老首长知道这事吗?我晚点给他打电话,要是他不知道这事我可就不提了啊。”

    方锦程道:“您可千万别提,我外公那脾性,他要是知道了铁定飞来不成!再说了,他都够让人操心的了,还让他操心孙媳妇,那可不行。”

    沈岸之道:“不错不错,就该瞒着他!”

    “我跟您说啊沈叔叔,这事我不仅没告诉我外公,也没告诉我爸妈,您说话兜着点儿!”

    “那你既然这么说了,我能不兜着吗?”

    “仗义!”在沈岸之的肩膀上打了一一拳,方锦程很是感激道:“冲您这话,我决定把媳妇儿交给您了!”

    “呦,我还得谢谢你?”

    “您甭客气!”

    沈岸之作势要打人,方家大少撒丫子就要跑。

    苏楠道:“你先别跑,师父有话要问你。”

    “什么话?”

    沈岸之终于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细细询问起韩家村的情况,此事事关重大,他肯定要亲临现场的,听那边的人说是一回事,听方锦程说又是另外一回事。

    “那个货车司机买了楠楠?”

    “他自己的口供是这么交代的,”方锦程道:“要非礼我媳妇,两个人打起来了,结果谁都没占到便宜。最后把我媳妇儿送进小医院就不管不问了,听说韩家村被抄了,这才不管不顾的要把我媳妇儿带走,不管是藏起来还是杀了,总之不能被人看到。”

    沈岸之点点头,一边道:“这牵涉到多起重大人口失踪案,上头很重视,投入了大量的警力希望尽快了结。”

    “师父,我是追踪姜波失踪案过去的,还有他父母的案子,你们这次调查的时候看看有没有什么参考价值。”

    “嗯,姜波的事儿我听说了,不过和韩家村的拐卖人口案不是同一个案子,姜波的父母只是想要你的命。而从中作梗的是他们雇佣的杀手,这才将你,将姜波和韩家村联系在一起了。”

    苏楠表示赞同:“是的,如果能顺带找到一点姜波的线索就好了。”

    “这你放心,有了线索一定告诉你。”

    “徐子瑞呢?”方锦程道:“这个大队长不是干的挺好的吗,有线索告诉他得了,我媳妇儿这还在医院躺着呢,不能折腾。”

    “呦,你还认识徐子瑞啊?”沈岸之嘚瑟道:“那也是我徒弟!”

    方锦程酸溜溜道:“难怪天天叫师兄啊!”

    苏楠倒是没想到,不由有些惊喜,惊喜过后再看看方锦程拈酸吃醋的样子又不觉有些好笑。

    “行了,没啥事我先走了,等结婚的时候别忘了给我下帖子。”

    方锦程笑眯眯起身送人:“收红包这种事我从来忘不了。”

    沈岸之点点他脑门,很是无奈的笑着离开了。

    人刚走,方锦程就把门关了结实,转身直接扑上了床,将苏楠压在身上。

    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这个混世魔王,苏楠不由惊道:“你要干嘛,这里是医院!”

    男人挑起眉梢:“你以为我要干嘛?”

    “赶紧起开,床要塌了!”

    方锦程道:“咱俩这两天都睡这床,要塌早塌了。”

    这小子也不知犯什么病了,非要跟她同床共枕不可,两个人每晚躺在医院狭窄的单人床上,要多别扭就有多别扭,不过他不仅不觉得累还把人抱的死紧,直到睡着才慢慢松开。

    “大白天的,你没毛病吧方锦程。”

    “跟你那师兄拜了一个师父,你高兴吧?”

    苏楠没好气的扭过头,懒的鸟他。

    后者却不依不饶的把她的下巴掰过来:“嗯?高不高兴?”

    “你一边去。”

    “媳妇儿,我这次真吃醋了,以前是装的,这次是真的。”

    苏楠忍着笑意,故意板着脸道:“对啊,高兴。”

    “那……咱不要这师父了行不行?”

    “不行。”

    “那我也去找个师父找个师姐妹行不行?”眨巴着眼睛看着苏楠,说的那叫一个恳切。

    苏楠从他炙热的眸孔种看到了自己的眼睛,被自己眼神的柔情吓了一跳,干咳一声,义正言辞道:“不行!我也会吃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