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真真假假是是非非
    “学校里是蹲坑。”

    “……”

    方静秋笑答:“好吧,那先送你们回家,改天你们想去了,咱们再约。”

    苏苏一脸抱歉道:“对不起啊大姐,苏贺也不知道抽什么风了!”

    方静秋摇头表示没关系,只是又深深看了苏贺两眼,继而问苏苏道:“你姐情况好些了吗?什么时候出院。”

    “就这两天了,姐夫陪着呢。”

    “有没有听说她出院之后有什么安排和打算?”

    “好像要去党校学习吧。”

    “不回派出所了?”

    “应该不回了。”

    将两人送回到小区楼下,司机毕恭毕敬道:“去哪里方董?”

    “去公司,科研所。”

    嘉航集团旗下的医药公司是方静秋全权控股的,已经有一大片集车间与科研所为一体的厂房投入到使用当中了,刚刚拿下了政府的几个新的医药项目,开发出来的日常用药打着0副作用的口号销量不错,加上政府护航已经成为了各大药方的推荐产品。

    医药公司的科研所外观看上去恍如一颗巨蛋,颇具时尚感。

    还没进工厂的大门就听到身后有一辆车的喇叭在鸣个不停,方静秋的司机缓缓靠边停车,副驾驶的车窗被打开。

    鸣喇叭的车主迅速跑了过来,一脸悲怆的向方静秋哭诉:“方董,我差点死在你弟弟的手上啊!方董!”

    方静秋神情冷漠的看了一眼车外的人,只见他的脸上的伤虽然好了许多,但依然留下了疤痕。车外的人见状又赶紧撸起袖子向方静秋报告:“这,还有这!差点没被你弟给揍成二级伤残!”

    方静秋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道:“你现在不是挺好吗。”

    “我在医院躺了都快半个月了啊方董!”男人吸溜着鼻子觉得委屈:“也联系不到您,去嘉航集团天天预约也见不到您!搁这儿等了两天了才看到您!”

    “把你的医药费清单和伤残报告给我秘书,会给你报销医药费适当补偿误工费和营养费,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男人这才露出一脸谦卑的微笑:“那我谢谢您了方董,您那弟弟可真是练家子啊!好多地方我到现在都疼呢!”

    “再加个精神损失费。”

    “好好好,那您忙吧方董。”

    司机载着方静秋径直进了工厂里,工厂门口寒风中的青年快步回到自己车上,在一堆市电视台新闻部的资料中翻找出自己的住院记录和医药费清单。

    “老子这顿打也没白挨!”

    巨蛋型的科研所内常年恒温,隔着一层巨大的玻璃,方静秋默默注视着里面那些身着白大褂戴着口罩手套的科研人员。

    他们在一堆化学药剂和不知名的器材之中忙碌穿梭,方静秋一眼就认出了自己要找的人。

    叶英高高瘦瘦的,穿着白大褂,因为太过疲惫的关系脸色看上去有点苍白。

    其中一位科研人员看到了方静秋,用胳膊肘撞了叶英一下,他转头看到来人赶紧换衣服出去。

    “方董。”

    “今天你们在忙什么?”

    叶英道:“郊外农场送来了一批中药,在做提取实验。”

    “我过来没有打扰到你吧?”

    “没有没有。”

    两人并肩进了隔壁休息室,马上有人送了茶水进来。

    方静秋看着身边这个高高瘦瘦的男人忍俊不禁,轻轻将发丝撩在耳后:“我发现你每次见到我都这么局促的站着,你这样,我多尴尬啊……”

    “不,不是,我坐,我坐。”叶英赶紧坐下,悄悄看了方静秋一眼又笑呵呵的把头转了回来。

    “记得以前我们之间哪有这么多的芥蒂,真希望你和我能像以前那样,没什么距离。”

    “本来也没什么距离,”叶英推推眼镜框,略有些腼腆道:“我怕坐下了,就不想起来了……”

    方静秋忍俊不禁:“你什么时候也会说这种俏皮话了。”

    “我以前没说过?”

    “嗯……”莹润的眼珠子咕噜一转,好像又回到了曾经的青葱校园,方静秋耸肩摇头:“不记得了,我只记得你以前说话特别气人,老是惹我生气!”

    “以后,再也不会惹你生气了。”

    鼻头微微有些酸涩,方静秋没法让自己再那么没心没肺的笑出来了:“也就只有在你面前,我可以高兴了笑,不高兴了生气,实在不行还可以拿你出气。”

    叶英察觉到一丝不寻常的气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我一度想过要离婚,在贾浩面前的每一天,都让我如履薄冰。”

    叶英腾的站了起来,无比愤慨道:“他,他又做了什么过分的事?!”

    “你别着急,”赶紧将人拉着坐下,方静秋很是无奈道:“还是老样子,我自知是身家方面配不上他的,如今家里还有弟弟都要仰仗他,他一直都不待见我,只是碍于我爸,也不好发作。”

    贾浩和方静秋之间名存实亡的婚姻叶英是知道的,否则他也不会抱着侥幸的心理一直心甘情愿的等下去。

    眼前这个女人,他全心全意的爱在心坎里多年未变,只要她一句话,别说做牛做马,就是让他死都愿意。曾想过自己这一生应该都不会爱上别人了,但能遇到方静秋又是何其幸运。

    贾浩与她交恶,在外世界精彩光怪陆离甚少回家,就算两个人偶尔碰面也是她热脸贴冷屁股,还要被羞辱一番,这让叶英心疼的无以复加。

    “静秋……”叶英犹豫着叫出了她的名字:“容我说一句吧,就算你不爱听,但我真的是为你好,趁现在孩子还小……这段婚姻趁早结束了吧。”

    “我知道,但是我又不甘心,多年来我一直致力于医药科研,一旦离婚,我只能持股离开,却没有直接的权利来管理医药公司,我怕我的努力会付诸东流。叶英,你是亲自参与这个科研项目的人,你应该知道,这些药品的改革会给人类带来怎样的改变和惠利,我不能就这么放弃!”

    “你一直在为别人着想,别人何曾为你想过……”

    “不管怎么说,还有你啊,你不是一直都关心我,有你关心就足够了,谢谢。”

    叶英依然愁眉苦脸的,自从方静秋结婚之后,他整个人的心态好像老了二十岁,加上眉头紧锁很少有展颜的时候,连外表看上去都老了许多。

    “对了叶英,过段时间我想派几个人去东南亚的新厂参与那边的医药项目,你看看你手底下有没有人可以调用。”

    叶英道:“很急吗?那边主要是开发哪个领域的?要不然我带几个人过去?”

    “不用,我还需要你留下镇守呢,已经有专门领域的人才过去了,你帮我找几个人过去帮忙打下手就行。”

    涉及到商业秘密的问题方静秋是不会回答的,叶英明白,所以也没再多问:“好,那我一会和他们商量一下,明天拟好名单给你。”

    “好,你们也该下班了,我先回去了。”

    “嗯,再见。”

    方静秋临走之前给了他一个温暖的拥抱,让他在这寒冬腊月里得到些许慰藉,似乎刻意继续欺骗自己:方静秋的心里还爱着自己。

    立冬之后白天的时间更加短了,才下午五点钟天色就有些昏暗,司机不得不把车灯打开。

    方静秋疲惫的揉着额头上的太阳穴:“我先睡一会,到了叫我。”

    她就这么迷迷糊糊半梦半醒的睡了许久,直到感到一股力道将她托起,她终于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贾浩正要将人从车里抱出来,见她醒了,没等展开一个笑容就被这个女人大力的推搡到一边。

    “别碰我!”方静秋面色铁青,一把将头发拢到耳后,一边拿起自己的皮包,嘭的摔上车门就向屋里走去。

    这片别墅庄园虽然在贾浩的名下但他过来住的时间并不长,他在市区还有一套常住的房子,平时他就在住在那里,想要回来还要得到方静秋的批准。

    对叶英说的话到了这里完全是相反的两个样子,谦卑恭顺如履薄冰的人显然是贾浩。

    贾浩跟着人进了客厅,女佣赶紧拿了柔软的拖鞋让方静秋换上。

    这边贾浩犹豫再三,终于还是开口道:“晚饭吃了吗?我带你出去吃个晚餐?”

    “不去,我累了,你回去吧。”

    贾浩又道:“今晚让我住在这里吧。”

    他的目光诚恳而又局促,唯恐听到拒绝的声音。

    但也没有丝毫悬念的,方静秋将擦手的湿毛巾扔给了女佣道:“我今天太累了,没有兴致。”

    “我们在一起又不一定非得,非得……我们是夫妻!本就应该吃住睡在一起!这有什么不行的!”贾浩气的不轻:“再说了,囡囡马上要过来了,难道你想让爸妈还有囡囡看到我们现在这个样子。”

    方静秋却是看都不看他一眼,这个脸红脖子粗的男人在她眼中好像还不如一团空气:“你走吧,我不留你吃饭。”

    “方静秋!”

    女人没有给他回应,径直进了餐厅。

    贾浩气的浑身发抖,一双手紧紧攥拳,最后实在忍无可忍道:“既然你这么讨厌我,当初为什么又要嫁给我!为什么又要生下囡囡!你受不了我可以!咱们离婚吧!”

    餐厅里方静秋没有回应她,以她对贾浩的理解,这个怂包是不会离婚的,不仅仅畏惧方良业,也是笃定了他对自己的感情让他舍不得离婚。

    所有婚姻之中,把爱情看重的一方就是失败者,这是她方静秋的信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