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 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苏楠也不客气,抱着他的脑袋就给了他一个深深的吻,唇齿缠绵间彼此唾液相溶。

    一吻毕,气喘吁吁的两个人,四只眼睛互相注视。

    方锦程食髓知味的舔舔嘴唇,苏楠则勾着他的脖子又亲了他一口:“原来接吻的感觉这么好。”

    “啊?”男人哭笑不得:“小爷技术还行。”

    “还行。”苏楠莞尔。

    刮了一下她的鼻尖,方锦程又道:“那必须得行啊,你要喜欢,以后咱每天都亲上几遍,亲腻了为止。”

    苏楠嘿嘿傻笑:“真想早几年认识你,不对,早十年认识你。”

    “干吗啊?祸害祖国花朵啊?你怎么不说早二十年呢。”

    “二十年你还穿开裆裤呢。”

    “你也知道。”

    苏楠埋首于男人坚实的胸膛之中,倾听着这具年轻的身体内结实有力的心跳声,竟然想要追忆自己逝去的青春了。

    “你这个年纪正好,谈情说爱的年龄,要是让时间倒退,就只让我倒退好了。”

    将人拥入怀中,方锦程情话满满道:“你在我眼里永远十八岁,你要是乐意,我以后就叫你警花妹妹。”

    “你敢!姐永远是姐!姐的地位不可撼动!”

    “是是是,永远十八岁的警花姐姐!”

    苏楠怎么听着怎么别扭呢,感觉自己怎么变得这么幼稚了,都是被身边这个幼稚鬼给传染了!

    “几点了?”

    “还不到十一点呢,再睡会儿。”

    苏楠强忍着将人踹下去的冲动,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就赶紧找衣服穿:“有没有搞错?不到十一点?你怎么不早点说!睡到日上三竿,家里人会怎么想我们!太失礼了!你赶紧给我起来!”

    言罢就把他的衣服扔了过去,方锦程抱住她的腰却不肯撒手道:“确切的来说,八点四十,还不到十一点,陪老公再睡会。”

    “……”苏楠这次直接将人踹了下去。

    她穿上衣服,冷声对四仰八叉躺在地上的人道:“给你十分钟时间出现在楼下,否则,你懂的。”

    活动了一下手腕,留下一个威胁满满的表情,苏楠甩门下楼去了,地板上的人无奈感慨:“警花姐姐到底不是警花妹妹啊……就算十八岁也不是妹妹……”

    没在楼下看到方太太和芬姐,苏楠只在桌上找到方太太留下的便签,说是跟芬姐踏雪买菜去了,他们醒了可以去厨房吃早餐。

    苏楠端着杯热腾腾的咖啡打开小花园的推拉门,清冽的冷空气扑面而来,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伴随着降温一起到来。

    雪不算厚,只有两三公分的厚度,但在全球变暖的今天已经算是非常难得了。

    极目远看,白雪皑皑,日出东方折射着积雪洒下万道金光。

    不管是喧嚣的城市中,还是在僻静的花园小区之内,所有滋生出来的肮脏都被这积雪掩盖,银装素裹成一个不忍被玷污的世界。

    方锦程穿着居家睡衣,趿拉着拖鞋从楼上下来,打个呵欠揉揉乱糟糟的头发,这个大男孩好像一个安琪儿一般,姣好的面容在积雪的映衬下有点不食人间烟火。

    “大周打的电话。”将苏楠的手机扔回了她的手上,一边接过她的咖啡喝了一口。

    给大周回了个电话,就听对面他气喘吁吁道:“老大,姜波找到了!”

    苏楠一怔,马上问道:“人呢?在哪找到的!”

    方锦程听闻忍不住侧目看向了她,也伸长耳朵去听电话里的谈话内容。

    “一言难尽啊老大,在s市抓到的,估计明天能交接过来。”

    “抓到的?”苏楠注意到他用的字是抓而不是找,就有种不好的预感了。

    “你现在在派出所?我过去一趟,你把事情的经过和详细内容跟我说一声。”

    大周道:“路上积雪行车不方便,您老人家才刚住院内,先在家里养着吧。”

    “不行,我坐不住。”

    “明天雪可能要化一大半,到时候再来也晚不了。”

    “没事,明天路上结冰更不好走了。”

    “那好吧,我现在要去市局找一下徐队,老大你也过来吧。”

    “好。”

    挂断电话苏楠就道:“我有事去一趟市局,中午不用等我回来吃饭了,你们先吃。”

    “市局?”敏锐的捕捉到这两个字,紧接着联想上了一个人:“去找徐子瑞?”

    苏楠无奈道:“能不能不要整天这么针对师兄,ok?”

    方锦程举手投降:“ok,ok,我送你。”

    “不用,我打出租车就行。”

    “把你交给出租车我不放心,谁知道又把你带哪儿去!”

    说着已经快步上楼换衣服去了,下来之前还把苏楠的外套给带了下来。

    苏楠拗不过他只得妥协,给警卫员留了个口信两人就开车出门了。

    红色的法拉利被撞了之后就返厂维修去了,他现在开的车是贾浩的一辆银灰色奥迪,很适合贾浩那样的身份,却和他的年轻张扬格格不入。

    大周已经在市局等着苏楠了,跟苏楠打完招呼又热络的攥着方锦程的手晃了晃,颇有老战友久别重逢的感慨。

    “你们俩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老大你是不知道啊,你失踪的那段时间也得亏方少带领咱们从黑暗走向光明!”

    方锦程干咳一声到:“你这评价有点高,愧不敢当啊。”

    “你们俩差不多行了,大周,到底什么个情况。”

    大周前头带路将人领向办公室:“说来要感谢一下缉私局,他们查处了一批违禁药品的走私,顺藤摸瓜就查到了一家电商,老大你猜怎么着?”

    苏楠道:“不会这么巧,这家电商的仓库就是我们所调查过的那家保税区仓库吧?”

    大周竖起了大拇指:“还真是这样!这里头的事儿多了去了,来,让徐队跟你细说吧,我说不清楚。”

    说着已经推开了一扇办公室的大门,里头是个会议室,架着几块白板,上面写满了各层利害关系和联系。

    方锦程笑道:“还挺热闹。”

    会议室里,或是站着或是坐着的人都向门口的方向看来。

    徐子瑞眉头微微一紧:“闲杂人等不要进来。”

    大周想要为方锦程说话,却被他一抬手给拦了下来:“没事儿,这些机密要事本来就不是我该参与的,我在外头等着就行,媳妇儿你先忙。”

    言罢拉起苏楠的手,在她手背上落下一吻,冲徐子瑞颇为挑衅的挑挑眉头,转身出了办公室。

    苏楠有些尴尬,想到外面走廊阴冷,欲要将人叫回来,却被徐子瑞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将大门关了个结实。

    徐子瑞脸色黑的可怕,也不知是因为案子还是因为什么。

    “师兄,我听大周说姜波找到了?”苏楠打破尴尬率先问道:“其他失踪的大学生还有消息吗?”

    “姜波跟他们的情况不太一样,确切的说他不是失踪,而是隐藏了自己。”

    保税区,仓库,电商,进出口,走私,这一切的一切一旦和姜波牵扯在一起了,他故意隐藏自己的命题也就能成立了。

    徐子瑞在白板上画了两个圈,并且画了两个相反的箭头将这两个圈联系在一起。

    “保税区专售假货的仓库操作起来非常简单,首先把国内生产的假冒伪劣产品想办法运送出国,再在国外签收后售往国内,这是他们惯用的伎俩,打着进口的幌子卖着假货。”

    “难道我们一开始的入手点是对的?姜波那个在金融公司实习的那个学长,叫什么来着?”

    “李维。”大周提醒她道:“李维所供出来的那个让他租仓库的人经过调查发现根本就没有这个人,所以老大,我们是被李维骗了。”

    “什么!”苏楠赶紧道:“李维的工作地点你知道的,赶紧将人控制住。”

    “这不用你担心,人已经拿下了,我们第一次调查那间仓库并没有打草惊蛇,警方想要顺藤摸瓜找到制假贩假的源头,并且将其一网打尽,但没想到,制假贩假的的窝点还藏有其他秘密。”

    徐子瑞用自己的手机播放幻灯片给苏楠看,那是一艘巨大的货轮之上,集装箱打开之后,除了一些假冒伪劣护肤品之外还有许多违禁药品。

    “初步猜测是这家电商销售假货是假,利用通行证走私是真。”

    “这跟姜波有什么关系?”苏楠有点不太明白:“难道,姜波是在这船上找到的?”

    “并没有。”徐子瑞道:“他比你想的还有本事,他那么一个小小年纪没出校门的人都已经爬到了制假产业链重最高的顶峰。”

    “不可能。”苏楠摇头:“姜波在学校虽然受欢迎,但也不过是他长的好看,相貌有点偏向于韩星,他没有钱,拼命打工的事情几乎全校都知,怎么可能会跟制假售假牵连上……”

    “目前的调查结果就是这样。”

    苏楠陷入沉默,她有点搞不明白,就算是姜波新近离开学校去投奔求职人家也未必会收下他。

    哪怕早就认识了,早就为这个团伙工作了,姜波也不可能轻易混到这么一个高等位置。

    “会不会……”苏楠犹豫猜测道:“会不会是有人拿姜波顶包?让他顶罪?”

    大周道:“还真有这个可能,姜波的案子我们一直在跟进,那段时间也没发生重大事件。”

    徐子瑞道:“这个案子到底是怎样的,姜波身份如何,他父母又为何会自杀,等明天他被押送过来就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