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 事情还没完
    姜波嘴里往外冒血,一双赤红的眼睛气势非凡的瞪向苏楠,好像眼前这个人就是他不共戴天的杀父仇人。

    两个民警上前要把人搀扶出去,他临走前还对着苏楠喷了一口血水,多亏徐子瑞眼疾手快把人往后面拉了一把。

    大周看不过了,挥出一拳头径直打向了姜波的肚子,让他又呃的一声喷出一口血唾沫来。

    “小子!找事是不是!啊?是不是找事!”

    大周又要挥出第二拳,被徐子瑞了抬手抓住:“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了,先把人送医。”

    苏楠看着民警带姜波离去,瞳孔微微收紧。

    大周转而对苏楠道:“行了老大,这儿也没咱什么事了,咱回吧,你年前不用去所里报道了吧。”

    点点头,苏楠道:“其实我对这个姜波还挺好奇的,你们不好奇吗?”

    “人已经落网了,事情的真相很快就能水落石出了,老大你这点时间都不能等吗。”

    苏楠道:“不是我不能等,是总觉得这事儿没了结,心里头堵了个疙瘩解不开。”

    徐子瑞点头:“姜波有什么能耐成为走私团伙的头目?又哪来的人脉资源和经济资金?而且能让他平白消失,让他父母在人海中消失,可见手段也不一般,要说背后没人,我不信。”

    苏楠和徐子瑞对视了一眼,冲他点点头:“那我跟大周先回去了,师兄你有什么突破和进展早点告诉我一声,不然我整天急得慌。”

    “放心,你的脾气我知道。”

    苏楠吐了一下舌头,转而跟大周一起快步出了市局。

    外面的雪还没化干净,被人踩踏出冰来,一路走来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大周赶紧把手缩进袖子里:“今天真冷,下雪不冷化雪冷,老大你去哪?我送你。”

    “不用,我叫锦程来接就行了。”

    大周嘿嘿笑道:“呦,名字叫的挺溜啊,话说你们的喜酒到底办不办了?”

    苏楠道:“办,到时候我把请帖给你们送去,先说好了,不准包红包,你们知道我脾气,给了还得还,不够费劲的。”

    “行!马上要过年了,没那闲钱给你包红包,你不说我也很自觉,咱们谁跟谁啊。”

    苏楠没好气的踹了大周一脚:“就你自觉。”

    大周赶紧躲开,差点被脚下的冰给滑倒了:“那我先走了啊老大,您自己个儿小心。”

    苏楠又忽然想到一茬:“李维关在哪里?”

    “我还真不清楚。”

    “李维很有可能是姜波背后的人留在a市的眼线,肯定不止他一个,现在把人抓了,打草惊蛇了,后面的有点难办……”

    大周冻的直跺脚:“难办也得办啊,这不是……”

    “糟了!”苏楠猛然醒悟大声叫道:“赶紧带我去医院!”

    “啥?哪家医院?”

    苏楠却二话不说拉着大周就快步向停车场奔去,两个人一路跑来差点滑倒。

    坐进车里大周点火,苏楠已经开始飞快的按起了导航。

    离这里最近的三甲以上医院,隔着两条街就有一家,虽然是主治儿科方面,但咬舌自尽属于紧急情况,肯定也顾不了那么多就近就医了。

    “赶紧去这家儿科医院!”苏楠指指屏幕上的地点,大周一踩油门冲了出去。

    “老大,去找姜波?这么着急干吗?要不要跟徐队说一声?”

    苏楠面容严峻的摇摇头:“我也不能确定,先不要惊动他,我们先去看看再给他打电话。”

    “好。”大周一头雾水,但执行起命令来却一点也不含糊。

    儿科医院的门口果然停着市局的出警车辆,两位民警陪同姜波来这里就医,在离开警局到现在这短短时间内,苏楠猜测姜波应该还在接受治疗中。

    向护士打听了情况之后苏楠和大周就一路快本想急诊,只见在一间病房内,姜波正躺在床上张着嘴巴,医生正在给他处理嘴里的伤口,时不时可以听见他的鬼哭狼嚎。

    守在门外的两个民警跟苏楠打招呼,她客气的点点头道:“姜波没搞什么事吧?”

    “没有,挺老实的。”

    “也就在局里能闹腾,送到医院了也是个贪生怕死的主儿。”

    大周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还以为他多么的英雄好汉呢。”

    苏楠告诉了他们自己此行的来意:“这个城市中,隐藏身份为姜波卖命的肯定不止李维一个,他现在咬破舌头被送到医院,我怕是他故意的,也许是为了吸引同伙的出现,拯救他。”

    两位民警彼此对视一眼似乎觉得苏楠说的有点荒诞:“不至于吧,这又不是电影007,哪还有这么复杂呢。”

    “再说了,人都已经被我们控制住了,要背后真有人,杀人灭口兴许会更简单点,他算个毛啊。”

    苏楠却道:“他远比你们想象的重要得多。”

    “好的,我们会严加看管,等医生签字就带他回局里去,您不用担惊受怕了。”

    “那就再好不过。”苏楠点头又往急诊室里看了看,姜波的伤口处理的差不多了,正坐起来。

    她干脆转身离开,姜波已经把他父母的死都归咎在自己的身上,就算现在跟姜波处于热恋中他都未必会相信自己的说辞,何必呢,还不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正要离开,却听到其中一位警员大声嚷嚷道:“你要干嘛!要干嘛!”

    苏楠转头的瞬间两位警员已经破门而入进了急诊室,她和大周也赶紧追了进去。

    医生已经倒在了地上,两位警员冲进去的时候姜波已经用自己的身体撞碎了玻璃,毫不犹豫的跳下了窗户。

    民警飞扑过去却连人的衣角都没抓住,还没进门的苏楠抓住门框一个紧急刹车就转头向楼梯口跑去。

    脑海中随即构想出这幢门诊楼的外观和建筑风格,为了方便就诊,急诊室设立在一楼和二楼,因为病人能够自主行动所以就安排在二楼就医。

    楼下是花坛,人就这么跳下去的话不会摔死,但不小心摔个骨折就很有可能,姜波应该不会冒这个险吧。

    她脚步匆匆,一路跌跌撞撞飞扑向楼下,大周虽然经常锻炼身体,但论灵活度就怎么也赶不上苏楠了。

    当她冲到楼后本该是姜波摔落的地方,毛都没见到一个,花圃里的枯黄的草木也完全没有折断的样子。

    暗叫一声糟糕转身又向楼梯口奔去,迎面撞上大周,把没反应过来的人又拖上了楼梯。

    “人呢?怎么了老大?!”

    “还在二楼!”苏楠又三两步跑上二楼,撞上两位警员后一把扯住了他们的衣服:“人呢!”

    两人着急道:“没掉下去?没看见啊!”

    “赶紧把医院大门封上!让保安守住各个出入口!你们去一楼找,跑不远!”

    苏楠推开他二人就依次推开急诊室两边的房间,迅速找了一遍,无果。

    正要往一楼跑的时候,忽然被一双鞋吸引住了目光,加快脚步追上那两个推着轮椅穿着白大褂医生,抓住其中一人扯开他的口罩就认出了姜波。

    姜波现形飞起一脚向苏楠踹了过去,后者侧身躲过,捞起他的胳膊就挟制在手按倒在地上。

    另外一位白大褂的医生横扫一腿,苏楠赶紧躲过,连带轮椅上坐着的人都蹦了起来对着苏楠大打出手。

    苏楠被三个男人围攻,就诊的护士和病人都吓的尖叫起来,三人也不再停留,逼退苏楠就迅速向出口逃去。

    闻讯而来的大周一下放倒一个,苏楠又尾随上来将姜波按倒交给大周,另外一人则被几位英勇的男医生堵住去路,苏楠三两下就将人控制在地无法挣扎。

    两位警员飞奔上来掏出手铐逮住他们仨,苏楠转而和大周迅速向医院停车场跑去。

    果不其然,事情败露,有一辆遮挡了车牌号的面包车迅速驶离,两人没有追赶上只得打电话向交警大队求助。

    短短一会的功夫就发生了这么惊心动魄的一幕,连带围观群众都惊魂未定,两位警员更是吓出了一身冷汗,他们还年轻,哪见过这阵仗啊,真觉得苏楠刚才的迅疾反应以及身手都快赶上特警了。

    “老大,还真被您料准了,这个姜波在a市果然还有同党!”大周道:“看来他到医院就诊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好逃脱!”

    苏楠盯着被抓住的三个人看,姜波还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嘴角带着血迹,目光赤红看向苏楠,如今这仇恨又加深了一层了。

    “把人送回去吧,这次一定要严加看守!”想了想她又补充道:“打电话给徐队,让他派人来支援,避免路上有人劫车。”

    这次两位警员可就不敢无视苏楠的提议了,赶紧应了声是就给徐子瑞打电话。

    “交警大队找到那辆面包车的线索也会第一时间联系徐队,你们回去后跟他说一下详细情况,我就不去了。”

    “是。”

    大周道:“那什么,老大,咱回去?”

    “你先回去吧,我打电话给锦程,让他来接我。”

    “好,那您悠着点儿,有事给我电话。”

    “嗯。”

    方锦程接到苏楠电话的时候还在方静秋的会议室里,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一口一个媳妇叫着,应着,挂断电话就表示要去接媳妇儿了。

    办公室里一群人都用古怪的目光看着他,好在方静秋为自己的弟弟找台阶下:“到底是新婚燕尔,咱们小方董可是一个家庭事业两不误的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