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听媳妇的话
    “到底是新婚燕尔,咱们小方董可是一个家庭事业两不误的人呢。”

    “结婚了?”

    “这么年轻……”

    “看不出来啊……”

    会议室里的人开始窃窃私语的议论起来,显然没想到眼前这个还有些稚气未脱的大男孩已经结婚了,像他这样的家庭和品貌通常都是晚婚晚育型的,年龄越大就越值钱的黄金单身汉啊……

    方锦程看了自家老姐一眼,又低头翻了翻面前的一堆资料,开了一上午的会他屁股都快要坐僵了,这些人难道是坐办公室久了已经做出了铁臀功?

    “收购方案我觉得没什么问题了,你们呢?”

    王向阳派来的收购团队是五个饱经风霜的老家伙,一脸的世故精明。林孝先带来的人年纪也不小一个,各个都在力求利益的最大化。

    唯独他才组建的团队都是年轻人,不过有老姐坐镇,这次会议进行的也相当顺利。

    “没问题了,没问题了。”三方达成共识。

    方锦程道:“股票所占比重不变,我四成,王氏和林家各三成,收购完成之后组建经营经营团队,经理人我们这边负责安排。关于学校的秋季招生战略方针现在得先提上议程了,下次的会议不仅要探讨经营策略,还有就是招生难题。”

    “教职工的工资,还有学生的奖学金怎么处理?”

    林孝先道:“收购完称就全部发放到位。”

    “我们调查发现,现在这所学校之中的教职工之所以还没有离职,就是因为工资还没到手,我们担心工资一旦到手就会有很多人离职。”

    “是的,教师团队中不乏优秀的教授级人才,现在外面高级教师短缺,离职后很容易找到工作,我们要再想招人就难了。”

    “现在他们出售全股就是因为有一部分教职工集结打算起诉校方,如果再不发恐怕会闹出大事来。”

    方锦程微做沉吟,没有说话。

    方静秋给他打圆场道:“你不是还要去接人吗,今天的会议已经开了很长时间了,这件事我们下次再说吧。”

    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他微微蹙紧眉头道:“如果把扣押的工资入股有多少人愿意?”

    在场一些人都微微摇头:“应该没人愿意,在他们眼中,这所学校已经没有发展的必要了。”

    方锦程又道:“老姐,麻烦你让你的秘书帮我做两份风险评估报表,一份是将所有工资发放到位,并且以嘉航集团……不,以学校名义签署新的劳动合同,若拖欠工资无论是诉诸法庭还是以其他方式发放都将发放双倍工资。还有一份是每人必须按照劳动法合同扣押一个月的工资明年年底发放,余下工资可自愿将一定数量包括所扣押的那一部分一起入股,每个季度分红。”

    会议室里的人都开始窃窃私语起来,方锦程的这两个方案既有好处也有坏处,既有吸引人的地方也有让人无法信服的地方,不过相对而言,第一条更加人性化一点,第二条就比较强制性了。

    “做个简单的评估调查,看看哪个方案实施起来能留住更多的人。”

    方静秋微微一笑:“好,放心吧。”

    两人一起离开会议室,方锦程急着要走,方静秋赶紧接过秘书手上的大衣给他穿上:“外面冷,雪地上开车小心点。”

    “知道了姐,今天也辛苦你了。”

    给弟弟整理好衣领和袖口,方静秋笑答:“不辛苦,看到你长大了,能独挡一面了,姐姐很欣慰。”

    给了老姐一个大大的拥抱,挥手一路小跑着冲进了电梯里,引得办公室里的人纷纷侧目。

    这一对姐弟每每站在一起都那么养眼,方董年纪轻轻就为了,没想到她这个高富帅弟弟也走早婚路线,还给不给他们这些剩男剩女活路了啊!

    “喂,媳妇儿,你把位置发我手机上。”方锦程戴着蓝牙耳机,将车子驶出停车场。

    苏楠道:“不着急啊,你慢点开,注意安全。”

    “好嘞,放心,我怎么听到你哆嗦的声音了啊,不是让你去找个咖啡厅坐坐吗,实在不行找个商店买买东西,老公一会去给你结账。”

    “你什么耳朵,我哆嗦你都听得到?”

    “我还听见你鸡皮疙瘩掉地上的声音了呢,赶紧的,去找个有暖气的店,我马上就到。”

    “行行行,我去了,你开慢点。”

    再三嘱咐他开慢点,那是因为她知道这小子毛毛躁躁的肯定不会听话。

    再三嘱咐她去找个暖和地儿,那也是知道警花姐姐就是喜欢故作坚强。

    所以一个风驰电掣赶到,苏楠正站在医院门口跺脚呢,拉开车门上车,暖气让她痛快的打出了个喷嚏。

    “什么时候能听点话?也让老公省点心。”

    苏楠没好气道:“说的就跟你很听话似的。”

    “你听话我就听话。”

    “你听谁的话?”

    “当然是你的啊。”

    苏楠嘚瑟:“好,我也听我的话。”

    “……媳妇儿,咱不带这样的。”

    两人一路斗嘴回家去,路上路过超市买了点东西晚上准备吃火锅,开了两罐啤酒互相干杯,方锦程终于找到了比跟那些狐朋狗友在一起还要有趣的事情。

    真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想的,家里没老婆的也就算了,怎么那些有老婆的还整天出去浪?

    家里围炉而坐的温暖小窝,美人在怀,舒适踏实,就比不上外面貌合神离的花天酒地了?

    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估计脑子进水了吧。

    “媳妇儿,祝你明天第一天上课,万事顺利!”给苏楠碗里挑满牛肉羊肉,用自己的碗跟她撞了一下。

    苏楠忙不迭的点头,乐呵呵的吃肉。

    抬手把她嘴角的汤汁擦掉,方锦程无奈道:“看你也不胖啊,这么能吃。”

    噘着嘴冲他抬抬下巴,苏楠毫不客气道:“人家电视剧里都是亲干净的!”

    呦呵,还亲干净的!

    一手挑起苏楠的下巴,给了她一个轻吻,挑眉:“够了吗?”

    “不够。”

    “那……”

    看着男人逐渐抬高逼近的身影,苏楠赶紧用手撑住他的胸膛:“等一下等一下,等我吃完肉刷个牙!”

    方锦程道:“电视里不是这么演的。”

    苏楠道:“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

    “你你你。”

    “这还差不多。”

    哭笑不得的将媳妇儿抱进怀里,苏楠也懒的挣脱,就这么保持着诡异的姿势吃完肉片拖着方某人刷牙去了。

    某人说你急什么,苏楠却道:“你没听说过,温饱思淫……?”

    心中一阵窃喜,刷牙不算,连澡都洗好了,本以为今晚怎么着也能全垒打了吧,却被她拖着坐在沙发上亲嘴亲了大半个小时。

    “媳妇儿,其实有比亲嘴还要爽的事情可以做一下。”

    “专心点。”

    “额,好。”

    忍字头上一把刀,他觉得世界上没有比他更悲催的男人了。

    多年后重返学校的第一天,苏楠起了个大早,桌上已经摆好了香喷喷的早餐。

    热牛奶,三明治,水果沙拉。

    方锦程穿着白衬衫,每一粒纽扣都扣在该扣的位置上,下摆掖在黑色的西装裤里,外罩一条格子围裙,晨曦折射着檐角的露珠透过玻璃窗洒在他的身上,干净而又温暖。

    迎面而来,勾出苏楠的腰身给了她一个早安吻。

    还有点迷糊的人看看他,又看看早餐:“你怎么起这么早?”

    “给你做早餐,一会老爷子来接你去上课,我有点事要处理一下。”

    老爷子?那不就是…公公?穿的这么正式,什么事要处理?

    “你要……去学校?”这就是她所能想到的,方锦程应该做的,最重要的事了。

    “对,去学校,赶紧吃饭吧。”

    苏楠继续迷糊:“去学校用得着穿成这样吗?只要风度不要温度,故意吸引美女眼球的吧?”

    “那我该穿什么?”

    “之前妈给买的长款羽绒服,你个子高,穿起来挺好看的。”

    “ok,我一会去换。”

    苏楠满意点头,坐在桌边吃早餐,没一会功夫外面传来汽车鸣笛的声音,她赶紧拿起包就冲了出去。

    “慢点!着什么急啊!”

    苏楠一边跑一边腹诽,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不听老爷子话,而起还是党校的上课老师,她能慢吗!

    外头停着一辆军用吉普,开车的是方良业的警卫员。

    方良业穿着军绿色的大衣,肩章和胸章闪闪发亮。

    苏楠先给他敬了个军礼,在得到首肯之后拉了车门上去。

    “不好意思爸,锦程也没跟我说今天没法送我去学校,不然我肯定坐公交去了,还麻烦您过来带我。”

    坐在副驾驶上的方良业却道:“顺路,不麻烦,以后我有课的时候提前告诉你们,过来带你。”

    “不用不用,锦程马上要放寒假了,他应该空闲时间挺多,可以接送我去党校。”

    “也行,让那小子开车慢点。”

    方家众人还不知道她之前被拐卖一事,方锦程对外的说辞是他的法拉利不小心撞车了,以至于方家二老又是担心又是生气。

    苏楠连连应了下来,坐在后面有点局促不安。

    “以前去党校培训过吗?”方良业打破沉默。

    “没有,我年龄小资历少,一直没有这样的机会。”

    “能者上位,这跟年龄资历无关,你这些年的努力都是有目共睹的,你们所长也该当给你这个机会。”

    苏楠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头:“我也得谢谢所长的栽培,这次机会我会好好珍惜,争取调到市局。”

    方良业透过后视镜看向她:“你想进市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