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首长的儿媳妇
    “你想进市局?”

    苏楠敏感的察觉到方良业这话有反问的意思,乖乖答道:“嗯,我对办案比较感兴趣,还想进刑侦科。”

    方良业微做沉吟,最后说道:“做刑侦的哪一方面?你好像对技术类检验和鉴定并不擅长吧?”

    “对……虽然学过,但不专精。”

    “那其他工作都是比较危险的……”

    “您的意思是?”苏楠干脆直截了当的问道:“您是觉得我继续做民警比较合适?”

    方良业摇摇头:“我是比较欣赏你的职业和性格的,你也确确实实做到了‘为人民服务’。”

    苏楠就差脱口而出:多谢首长的肯定!

    “你能努力不仅让我感到欣慰,也是锦程学习的好榜样,但是……”

    果然,后面还有个但是等着她呢。

    “但是你毕竟是个女孩子,而我可能是年龄大了,见惯了各种生离死别,就越不希望将身边的人置身于危险之中。”

    苏楠道:“其实,任何职业都有危险指数……哪怕是做办公室呢,美国双子大厦不还被撞了吗……”

    感觉自己说的这个笑话有点冷,她又讪讪闭嘴。

    方良业却呵呵笑道:“你说的对,好吧,未来的路终归是自己走的,希望你能走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多,多谢首长的鼓舞和肯定!”

    “嗯!”

    偷偷长舒一口气,苏楠开始体会方锦程整天被这么一个不苟言笑的父亲说笑得多痛苦了。

    党校的每一幢建筑物都在是二十岁以上,到处都透露着斑驳岁月的痕迹,墙壁上爬满了爬山虎的藤蔓,红墙白雪,煞是好看。

    校园占地面积不大,每次开学也仅有一个班级而已。今天是苏楠这一批学生开学的第一天,一大早就有学生和教职工站在门口等着了。

    方良业下车,一群人上前握手,连苏楠的手都抱着晃了晃。

    “首长,这位是……您的女儿?”

    “好像不是静秋啊老方,静秋不长这样吧!”

    方良业的大掌在苏楠的背上拍了拍:“这我儿媳妇,这一批的学员,叫苏楠。”

    没有说多多照顾的话,也没有做多余的介绍。

    苏楠诚惶诚恐的跟诸位老师校长握手,自觉的加入到了学生的队伍中。

    果不其然,一些不和谐的声音又传递了过来,有的说她排场大,还让方首长亲自送过来。

    有的说她是走后门进来的,有的则说她看着有点眼熟,好像一个网红女警察。

    苏楠用包挡住了半边脸快步进了阶梯教室,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坐下掏出书本。

    好的,离开校园多年的她终于也要重新聆听谆谆教诲了!

    冷空气来的快,去的也快,雪化的差不多的时候,苏楠终于从徐子瑞那里得到了姜波失踪案的最新进展。

    没有任何意外的,姜波把所有的罪行揽在了自己的身上。

    据姜波自己交代,他早在大学打工的时候就接触过这样的造假贩假的产业链,后来随着网购的兴起以及普及,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通过直邮来购买海外产品便自己动起了歪心思想要做这一行。

    家庭条件不允许他自己去创业只能选择入伙和加盟,因为一直以来工作努力,好学上进,所以逐渐接盘整个产业链,在别人的帮助下开办了这家新的海外直购网站。

    至于教他技术和赞助他开办网站的那批人也已经逃往海外,暂时的销声匿迹了,警方正在大力搜捕。

    这一套说辞看似完美,实则漏洞百出,无论谁都没法信服姜波就是这个网站的幕后老板。

    “那他父母为什么三番四次想杀我们老大!”大周最在意的还是这个问题。

    徐子瑞翻着档案,微微蹙眉道:“就他自己的交代,他主动联系了父母并且坦白自己的工作性质不得不隐藏自己的身份,至于他到底是干什么的也没说清楚,老人家更不明白,总觉得儿子是犯了罪所以不能被发现。”

    苏楠的指尖敲击着桌面,一边琢磨这事的逻辑性在哪。

    徐子瑞似乎看出她的所想并补充道:“我们这里还调查取证了一些他和自己父母的通话录音,因为网站下线控点严格,以及为了对海外经销的把控他通常都习惯录音,这些也都可以作为证据指控他的罪行。从他和自己父母的录音中可以听得出来姜父姜母确实不知道他的职业性质,也确实非常惶恐,以至于出此下策想要置你于死地,第一次是失手,在他家乡那一次纯粹就是想要为自己脱罪。”

    “唉,还能说啥,没文化真可怕啊!”大周感慨。

    苏楠却急道:“那电话录音都查完了?有没有透露他背后的老板。”

    “姜波为人还算谨慎,他还有一部专门与外界联系的手机,与这部手机所联系的号码以及通话记录已经全部销毁,无法调查取证,”

    “还有这回事?通讯公司也没法查出来?”

    “查不出来,全部销毁了,不管是本人操作的还是别人操作的,要销毁这些数据,光是有钱还远远不够。”

    苏楠知道,因为通讯公司也不敢冒犯罪的风险。

    “对了,药品走私查的怎么样?”

    “就姜波的交代,和我们调查的结果来看,这应该是海外的另外一个团伙,目前还没有任何组织和团伙愿意为这批禁药负责,我们会进一步调查。”

    这事果然没完,扑朔迷离,还有许多未解之谜跟漏洞。

    徐子瑞坐在桌前看着苏楠沉静思考的模样,看她微微垂下的眼角和长长的睫毛,看她鼻头耸了耸似乎要打喷嚏,赶紧抽了一张餐巾纸递了过去。

    苏楠接过纸巾,一边擦鼻子一边说道:“最近鼻子有点不通气儿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你可能要感冒了,最近一定要注意保暖。”他一遍说着一边将目光胶着在她的身上,看着她擦红的鼻头甚至不动声色的笑了一下。

    大周也道:“最近感冒的人特多,我媳妇儿最近都感冒了,老大你现在还不算严重,最好先预防一下,喝点板蓝根什么的。”

    苏楠点头:“嗯,锦程早上让我喝了一大杯呢。”

    “没想到咱方少年纪不大还挺会体贴人的。”

    苏楠露出难得一见的腼腆:“对了师兄,今晚是圣诞节的平安夜,虽然咱们不过洋节吧,但就权当是赶赶潮流,带晨晨出去热闹热闹。”

    言罢一脸期冀的看向徐子瑞,等着他的回答。

    “方锦程也会去吗?”

    苏楠干咳一声笑道:“嗯,锦程其实就是个没长大的小孩,有时候做的事说的话有点过分了,我也批评过他了,师兄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他一般见识了。”

    徐子瑞没有吱声,整理着手上的资料,心情似乎有点不美丽。

    大周非常有眼色道:“那什么,老大,我先撤了,你们慢慢聊。”

    苏楠点点头,在大周离开之后又小心翼翼道:“师兄,之前我不是说要请你吃饭的吗?锦程主要也是想借这顿饭的机会向你道个歉,之前用案子为难你的事他知道错了。”

    徐子瑞头也没抬的说道:“你跟他的感情越来越好了,是认真的吗?”

    苏楠一怔,觉得办公室的暖气开的有点太足了,不然她的脸颊怎么会这么滚烫。

    “嗯……算是吧,我也不能肯定,还在考察期。”

    徐子瑞叹了口气,有着深深的挫败感:“他最擅长的事情就是谈恋爱,楠楠,你不是他的对手,我怕你以后会受伤。”

    “师兄,我想过很多,每个人在义无返顾的做一件事之前都不知道结果好坏,也都承担着风险。正如我们不知道自己上大学将来是否能找到出路,也不知道自己做的这份工作会不会有前途,不知道能不能和自己谈恋爱的对象结婚。任何事都有风险,不能因为日后未知的风险就将前路堵死,兴许走到尽头还有一半的机会柳暗花明呢。”

    徐子瑞认真看向她,最后还是无奈道:“我说不过你,你总是有这么多道理。”

    苏楠莞尔:“那师兄,咱们今天晚上带晨晨出去玩玩吧,吃个饭。”

    “算了吧,你和方锦程去吧,晨晨还小,不懂事,会影响你们。”

    “怎么会呢,晨晨多乖啊,而且锦程自己就是个小孩,他俩一定会相处愉快!去吧去吧!”

    徐子瑞最后还是松口答应了,正如苏楠所说的,方锦程和这个幼儿园中班的小男孩还真能相处到一块去。

    平安夜的城市被七彩灯光所点亮,蓝黑的夜幕下灯火通明。

    随处可见商家用于点缀的圣诞老人和圣诞树,到处都在放着铃儿响叮当的圣诞歌曲,有的商家还非常有情调的在门口洒满人工雪花,让这个没有雪的圣诞更加温馨浪漫。

    他们去的万嘉广场人满为患,放眼望去皆是攒动的人头,黑压压一片。在这黑压压的人群中不少人还带着装饰用的闪光发箍,苏楠就是这些人中的一个。

    他本来选了一个恶魔角的红色发箍,结果被方锦程抢过去了,一对米老鼠的耳朵戴在了她的脑袋上。

    方锦程和晨晨一大一小两个恶魔就这么戴着闪光发箍招摇过市,一个字:幼稚!

    广场正中央摆放着一棵巨大的圣诞树,上面的装饰品华丽闪亮,不少人站在圣诞树前求合影。

    苏楠大声叫住前面一大一小两个家伙道:“回头!回头!我给你们拍张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