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谁是谁的救赎
    莫晓晓记得小时候他们家住在郊区,那个时候那一片儿还没划归a市,还是没有开发的城镇。当地人的主要收入来源就是进城打工,老爸是开出租的司机,老妈是月嫂,生活虽然不富裕,但也不拮据,已经是她所能想到的,最好的生活了。

    因为她知道自己是被收养的孩子,从那泥泞小路尽头很远很远的山村带来的,坐了一天一夜的车,瘦骨嶙峋的她穿着一身又脏又怕的衣裳,在火车站第一次吃到了泡面,她便觉得那是她吃过最好吃的东西了。

    新的爸爸妈妈对她很好,给她穿漂亮衣服,给她吃好吃的,她还有单独的一间小卧室,布置的简洁温馨,她那时候就想,公主的房间可能也就这样吧。

    家里还有一个小弟弟,虽然她是收养的,但父母对他们一视同仁,让她倍感家庭的温暖。

    父母去世的时候弟弟还小,那一天她记得很清楚。

    一大早莫爸爸便驱车带着他们娘俩进城了,a市当时在修建地铁,很多地方修路堵车,为了赶得上电影学院附属中学的面试,他们必须得抄一条近路。

    从小就表现出来的表演天赋是莫家夫妇俩的骄傲,一心想让她进电影学院的附属中学,将来考大学的时候能更容易在全国海选中留下。

    但因为没有本地区域户口,他们只能靠面试来争取为数不多的择校名额。

    车上,莫妈妈还在跟她对一会面试要说的内容,给她整理着麻花辫上的蝴蝶结,一切来的太突然,突然的她以为自己从梦中跌落悬崖瞬间惊醒一样。

    她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模糊,耳朵里嗡嗡作响,她感觉有温热的身体压在她的身上,那是莫妈妈。

    她张嘴叫着妈妈,妈妈,但却没有力气去将人推开。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得见天日,是穿着白大褂的人将莫妈妈从她身上抬走的,一群人紧张关切的大呼小叫奔走相告,她却完全听不到。

    她着急的仓皇四顾,要找爸爸找妈妈,最后被人抱上了担架,急匆匆的抬走。

    上救护车之前,她看到一个年轻的少年披着一条毛巾毯,站在一堆警察的中间。那个少年也看向了她,一双漆黑如墨的瞳孔看着她,里面竟然有种悲悯的意味。

    夏日的阳光很好,筛落在少年苍白的脸上。

    发生什么事了?没事吧,什么事也没有吧?

    最后警察告诉她的结果是,你父母死于车祸,对方酒驾负全责,赔偿金已经全部到位,不追究刑事责任。

    她问,杀人不是应该判死刑吗,不是应该偿命吗。

    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她又问,不是说开车不能喝酒吗,喝酒不就等于杀人,故意喝酒不就是故意杀人吗,为什么不能判死刑。

    反正没这条法律,也是无能为力,而且开车的人还是未成年人,只能送少管所,人家该补偿的都补偿到位了,你就节哀顺变吧。

    是的,她节哀顺变了,莫妈妈的哥哥拿着赔偿金收养了他们。

    亲生父母和养父母所遭遇的不测让她在舅舅家里无法立足,也让军军沦为被欺负的对象,忍无可忍的她想要回赔偿金带着弟弟离开,得到的却是一顿毒打。

    直到有一天一个西装革履的人代表乔木先生过来探望他们,她才终于得以脱身。

    那人帮他们要来了赔偿金,帮他们在a市租了房子,帮他们找了学校,并且向他们承诺,乔木先生会一直资助他们大学毕业。

    她问,为什么这个人对我们这么好?他是不是就是肇事司机?

    那人没有回答,她便知道了答案!

    现如今,这个化名乔木的肇事司机就在她眼前,她多年来积累的恨意终于有了发泄的出口,她怎能不气。

    她第一次如此勇敢的对这个人拳打脚踢,费力挣扎,甚至想过,就算被这人反过来狠揍一顿,打到她死也没关系,这种生活她也不想继续下去了。

    未成年,酒驾,害死了她的父母,现在又让她和军军活在这个人的阴影之下!她脾气再怎么好也咽不下这口气了。

    歇斯底里的,她整个人都快要疯了。

    “你老实点!”男人终于忍不住的大声呵斥,一把将她结结实实的按牢在床上,王向阳的眼眶有些充血。

    莫晓晓的气息无法稳定下来,她气到浑身发抖,眼眶都逼出泪来。

    “你杀了我吧!你开车把我撞死吧!或者你打开窗户!我跳下去!你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为什么要和我过不去!我恨你!我恨死你了王向阳!”

    她一声声控诉,整个人已经被逼到了悬崖边上,只要再往后退一步就能解脱。

    这段时间以来的囚禁和限制,对她予索予求的折磨,每个夜晚他所带来的羞辱,让她遍体鳞伤。

    有段时间,她甚至看到这个人都会双手颤抖,她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如此惧怕一个人。

    “莫晓晓,你早就知道吧,你接近我有你的目的,你想为你父母复仇是不是?如果是,你随时可以!”王向阳也一遍遍反问他:“怎么,不承认?你早就认出我了!你知道我是乔木!你知道!”

    他用力晃着这具身体,一遍遍逼她承认:“你跟踪我!接近我!调查我!不就是想要败坏我的名声搞垮我吗!你反过来还给我装疯卖傻?!”

    “我恨你!我恨你!”莫晓晓大声道:“我就是要搞垮你!让你身败名裂!让你死!让你死!”

    男人勾唇冷笑,剥削的唇瓣恍如利刃一般锋利可怕,邪肆如他,紧盯着身下之人。

    他道:“你终于承认了,好,你有什么本事尽管用,我等着,在没有把我弄死之前,你不准死!我不让你死!”

    “好!那你就记住!你再把我囚禁在身边,我就能用一百种方式让你死!让你死!”

    “我等着。”三个字,竟让他松了一口气,似乎终于找到解脱和救赎一般,让他如释重负。

    莫晓晓不知自己是不是有了错觉,总觉得那个人听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不过不管是不是错觉,都不会改变她对这个男人的恨意,如果有机会,她希望能让这个男人付出他应该付出的代价!

    如果还有机会,她希望酒驾肇事能够判死刑,她希望这一条能加入刑法之中,这些人真的是死不足惜!

    两人于黑暗中静静躺在床上,半晌之后莫晓晓起身,手腕却被那人一把抓住。

    “放开我。”她沙哑着嗓子道:“你要么放开我,要么就杀了我,以前囚禁我的范围还不是这么小吧。”

    男人慢慢松开手心,莫晓晓转身向洗手间走去,很快,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

    王向阳躺在床上看向洗手间的方向,此时此刻的他,一闭上眼睛,眼前就一遍遍的重复上映车祸那天的一幕幕。

    从满地残骸辨认的出那是一辆出租车,他开着新得的跑车跟朋友喝了点酒,确实有点兴奋,一踩油门就直接将那车拦腰撞成了两截。

    他被气囊救了一命,车子严重撞损,但那辆出租车已经成了一堆碎片,还有鲜血从那碎片底下流出。

    他不是第一次看到死人,但却是第一次看到死状如此恐怖凄惨的人,莫家夫妻俩已经没有完整的身体了,而那个被保护在身下的小姑娘却死里逃生。

    他当时受到了莫大的冲击和惊吓,尤其是在对上那双无辜无措的眼睛后,他似乎读懂了她的眼神,那是一个孩子对父母渴望和期待的样子。

    然而她可能还不知道,以后,便永远见不到了。

    这件事让他耿耿于怀很长时间,从当初那个飞扬跋扈的少年郎慢慢变成了一个不苟言笑的成年人,期间也曾看遍冷暖,利落杀人,但年少时的一幕幕冲击至今留在脑海之中。

    那场事故,是改变他的一个契机。

    莫晓晓洗完脸出来,躺回了床上,他一翻身,将人搂入怀中。

    怀里的女人愈发挣扎,他却威胁她道:“没有你,就是你弟弟,我这个人,男女通吃,你最好老实点。”

    莫晓晓气的浑身发抖:“你逼死我们吧,反正你手上的人命多的是,不在乎再多两个。”

    “给你一个机会,一个可以杀掉我的机会,杀了我你再死也不会是白死。”

    男人嗅着她脖子和发间的味道,略有些陶醉和沉迷其中。

    “王向阳,你有什么都冲着我来,不准你动军军一根汗毛!”

    “那就看你的表现了,你最好不要让我失望。”

    “我做什么,你都不满意,怎么可能不让你失望。”

    她反抗,只会让这个男人更生气,她听话,也会激怒他,左右自己做什么都是错的!

    男人将人往怀中带了带,用自己坚实的身体感受她身体玲珑的曲线。

    “我只要让你做你自己,没必要为我委曲求全和改变,将来不管我是因为什么死的,我的一切也都是留给你和你弟弟的。”

    “我不要,军军也不稀罕!”

    “先不要拒绝的太早,你也许根本不知道我到底有多少。”

    “我对你的财产一点也不感兴趣!”

    “但我想给。”他的话不容拒绝:“与其随便找个人结婚便宜别人,不如就便宜你们,反正是我欠你们的。”

    莫晓晓懒的和他争论,以后的事谁也说不清楚,总之她现在,眼下,就只想将这个人碎尸万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