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亲家
    “哼,瞧不起我们,也不看看现在是谁养着他!”

    “妈,你少说两句!”贾浩没好气的斥责。

    方静秋却神色如常,温婉笑道:“都消消气,快进屋吧。”

    方太太看到女儿女婿来了自然是满面笑容,亦客气的和亲家点头打过招呼,接着就去抱保姆怀里的小孩。

    贾母却一把给抢了过去道:“囡囡睡着了,睡着了,生人抱着容易惊醒,我来吧,我来。”

    话音刚落怀里的娃娃就嘤咛医生哭了两声,哼哼唧唧的醒了。

    “呦,囡囡睡醒啦?奶奶在这呢,宝贝,醒了啊?”

    方太太有些着急道:“是不是饿了?我让芬姐给囡囡炖了蛋熬了粥。”

    “囡囡饿不饿啊?”贾母笑着亲了她一口,又哄着怀中娃娃道:“奶奶在这呢,乖孙女不哭啊,咱们下飞机了。”

    方太太有心要抱抱外孙女,却没的机会,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方静秋将她拉到一边道:“妈,先不用管她,你吃了吗?”

    “跟锦程和楠楠一起吃了,你们赶紧去吃吧,亲家公,一路辛苦了,先吃饭,吃饭。”

    “好,好。”贾父连连点头道:“下了飞机才知道这里下雪了,我们那可没这样的好景!”

    “呵呵,前段日子下的那场雪比这个大多了,昨晚下的有点小。”

    “冷死个人嘞!”贾母没好气道:“在我们那天气多暖和,也没这么冷的,今年不好过咯。”

    方太太尴尬的笑了笑也没说什么,这边嘱咐芬姐赶紧摆饭让他们先吃着。

    贾浩自觉不妥,暗地里悄声向方太太道歉:“妈,您别往心里去,我父母都是心直口快的乡下人,说了不该说的话,我替他们向您道歉。”

    “没关系,都是一家人不要这么见外,你也别站着了,快去吃饭吧。”

    贾浩点头离开,方太太把客厅茶几上的水果和点心收拾整理了一下,一会他们吃完饭可以过来坐坐。

    餐厅里贾父贾母哄着囡囡吃饭,小丫头奶声奶气的说:奶奶吃,爷爷吃,听的她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囡囡打小是她带大的,因为两位老人家想念孙女所以把孩子接到身边上幼儿园,小孩子长得快,忘性也大,一年的功夫就只认爷爷奶奶不记得外公外婆了。

    “妈?”静秋从餐厅出来道:“爸回部队了?”

    “嗯,有事,天还没亮就走了,年根底下那边事还挺多。”

    “明天我陪锦程和苏楠一起去探望外公。”

    “那囡囡呢?要带她一起过去吗?小孩子总是这么折腾怕受不了。”

    方静秋却道:“没关系,我一个人去就行,让他们都留下,过完年去给外公拜年再带过去。”

    “嗯,那也好。”

    帮忙收拾了一下茶几,方太太道:“你先吃饭,不忙,我来就行。”

    “我吃饱了,让他们慢慢吃。”

    “囡囡和你很长时间没见面了,生疏了吧?你多和孩子增进增进感情。”

    微微一笑,不以为然道:“那是我的女儿,不管谁养大,也改变不了那是我女儿的事实。现在小,不懂事,没关系。”

    方太太欲言又止,这个女儿看似比较聪慧稳重,却又有些聪慧过头了。

    “你们在看婚礼的视频?”方静秋的目光落在电视上定格的画面。

    方太太点头道:“看了一半,他们正好有事要出去。”

    拿起遥控器,对着电视上定格的那一对身穿白色羽绒服的老夫妻按了播放键,画面瞬间闪过,继续流畅的播放,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片喜气洋洋。

    苏楠和方锦程赶到昨天的酒店时丁文已经到了,这小子坐在多媒体工作室里,翘着二郎腿打着呵欠,一声令下,找人!

    于是十几个数字屏幕一同开启,一群人坐在屏幕前一帧一帧的找他要找的老两口。

    “这个酒店一共几个出入口?”

    大堂经理介绍道:“有从地下停车场和地上停车场进来的两个出入口,然后就是大堂正门了,与酒店外围大门呈一条直线,不管是车子还是人,进入大门再往大堂来,都只有一个入口。”

    苏楠点头,站在大堂门口向楼上看去,他们昨天举办婚礼的宴会厅在三楼,出入口只有三个的话,那只有从这三个出入口外面的监控录像下手就可以了。

    转而又看向酒店外围的街道,昨天酒店的婚礼结束后,客人们通过停车场和大门的方向疏散,进入城市主干道,主干道上都有摄像头,只需要从交警大队调取就能查看到任何一人最终目的的去向。

    “先看看他们是从哪里离开的吧。”苏楠道:“交警大队那边可能要麻烦徐师兄出面,以调查我父母失踪案为由。”

    方锦程道:“不着急,那边还在找着呢,如果他们是开车过来的那就更容易了,查车牌号比查人简单。”

    苏楠有点不安,看着面前的这条通往酒店大门的道路,看着路两边花坛矮树上点缀的白雪,一想到昨天他们就从这条路走进婚礼现场,一想到他们就站在台下不远处,近在迟迟,而她却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并且认出他们!

    她不能原谅自己,如果当时她能往台下扫一眼……哪怕就一眼。

    想到这里又忍不住瞪了方锦程一眼,瞪的对方一头雾水莫名其妙。

    “我又怎么了?”

    “都怪你!”无名之火无处发泄,都怪他,要不是他昨天太吸引自己眼球!哼!

    “好好好,怪我怪我。”虽然不知怪从何来,但面对无理取闹的媳妇,他也只能举手投降。

    想了想又觉得好笑,苏楠全程都是在笑自己,气自己,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方锦程看过去只觉得分外精彩。

    这个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是丁文那边有消息了。

    一听到这个两人又赶紧去了多媒体监控室,丁文把有那两位老人出现的画面全部截取了出来。

    “有一个画面出现的时间跟你婚礼路线的时间吻合,在宴会厅门口的位置。”

    他用手指了指,虽然门口监控距离两位老人比较近,但因为是在上方的缘故反而看不见二人的脸了,更加无法分辨他们的长相。

    从二人出现到离开,包括摆出孙悟空的造型,只在录像中出现了不到五分钟的镜头。

    “下面是两人离开宴会厅的。”

    苏楠道:“如果按照时间先后排序的话,那他们进大门的录像呢?”

    丁文叹气道:“嫂子,我们已经尽力了,我们把时间往前推了很久很久也没发现这两个人,最早被拍摄到就是在宴会厅的门口。”

    方锦程却很镇定道:“你继续。”

    “下面就是他们离开宴会厅下楼,几个监控都有拍到,其中还有在大厅内的身影。门童还上前交涉过,应该只是询问是否要帮忙叫车,二位老人拒绝了。”

    拒绝了,他们是想徒步去路边打车,还是自己开车过来的?

    只听丁文又道:“出了大堂我们还有监控,但是没拍到他们,可能是知道监控盲区,所以避开了。”

    苏楠一怔:“时间点能对上号吗?万一是被遮挡或者人为剪切……”

    “对的上,跟他们一起出大堂的人都被拍下来了,他们可能是故意避开监控走了监控盲区。”

    “我一开始也只是猜测……”方锦程认真道:“我猜你也许是认错了人,但现在看他们行事这么谨慎,十之**就是你要找的人了。”

    苏楠没好气道:“我说过我不可能认错的!”

    “好好好,没认错没认错,阿文,你把监控复制一份给我吧。”

    “行,你们,拷一份给方少。”嘱咐完手底下的人做事,丁文又打了个呵欠道:“新婚燕尔,不去度蜜月啊?”

    “没那个心思,而且马上要过年了,事儿有点多。”

    “嗯,事多的不光你自己,忙完了吱声,出去玩。”

    “到时候再说。”现在他不比以前,单身汉一个,什么刺激玩什么,什么好玩玩什么,现在他可是有家室的人了,而且还是个妻管严,唯一的自由都被没收了。

    跟苏楠离开酒店二人就径直去市公安局了,刑侦大队的徐队不在,说是早上发生了一起枪击案,全员出动调查取证去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

    听到枪击案方锦程就不舒服,忍不住看了看身边的女人,他真不希望她进刑警大队。

    “对了,我可以去找师父,让他开个证明,再去交警队调录像。”

    “我怎么听说最近他们这些科级以上干部都去中央开会去了,三两天之内不能回来办公了。”

    苏楠有些着急:“我就一片儿警,就算所长给开证明也不能去调录像,等师父回来了还不知道之前的录像消除了没有。”

    “应该没那么快,你要真着急,我认识一个人,兴许能帮上忙。”

    当方锦程把她带到检察院的时候,苏楠还有点不敢进,以前这种地方对她而言就非常神圣,当然,现在也很神圣。

    虽然同是公检法机关,但人家比自己这个片儿警不知高多少等级了。

    “萧婷,之前在家里见过的,额……以前我们家的警卫,还挺靠谱,做事认真,负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