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玩火
    方锦程当晚就把苏楠给压倒吃干抹净了,憋了忒久,他觉得委屈。

    想他方大少爷一向无所畏惧,身边从不缺女人献殷勤,偏偏娶了个老婆不给他好脸色,这让他有着深深的挫败感。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婚给结了,怎么着也得做点食髓知味的事情了吧,毕竟较之上一次实在隔得太久了,他都不知道自怎么会撑到现在的。

    “媳妇儿?”方大少抱着怀里的人喜欢的不得了,亲完了头发亲眼睛,亲完了眼睛亲嘴巴:“我跟你说,这事咱们早就该做!”

    苏楠累的够呛,打了个呵欠模棱两可的应了一声。

    被窝里的手又顺着苏楠的腰身一路向下,所到之处恍如放电一般,让她觉得麻麻的。

    只听方锦程又在她耳边小声道:“以后可不准晾着我了,知道吗?”

    “以前也没晾着你啊……”

    “那不一样,能和真刀实枪的一样吗!”

    苏楠再次应了一声,不安的扭动了一下身体,想要将身上的手给弄下去,却又没有将人推开。

    真好,方锦程暗搓搓的想,这个媳妇儿真好,以后得对媳妇好一点,哄的她高兴了,自己也能得到更多福利。

    如是想着又看向怀里之人,只见她长睫低垂,略带疲惫,娇

    喘微微的模样很是惹人怜爱,和那个穿着制服一板一眼审讯犯人的模样大相径庭。

    一时间一颗心好像都被融化了一般,又忍不住堵上她的红唇来了一番缠绵。

    舌尖探入,唤醒没睡着的人,一番唇齿相溶,又彼此依依不舍起来。

    苏楠实在受不了他那双会放电的手,一个翻身就顶着被子压在那人身上。

    方某人看向苏楠的胸口,一时间气血翻涌一手捂着鼻子一手去占便宜:“媳妇儿……”

    “我看玩火的人是你吧!”苏楠道:“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你晾小爷那么多天怎么也得让小爷一次吃饱啊,有借有还嘛。”如是说的一脸认真,占便宜的手也如此认真。

    苏楠哭笑不得,俯身将人抱紧又滚做一处,说实话,滚床单这种事其实挺好玩的。

    “还真想早几年认识你。”

    “没关系媳妇儿,咱们,咱们可以把失去的那二十多年给补回来!”

    苏楠再一次的认定了方锦程流氓的本质,他要不是根正苗红的军二代估计早被社会划分为流氓地痞了!

    一夜缠绵,第二天方静秋在机场和他们会合的时候就看到两个人大阴天的戴着个墨镜,还呵欠连天。

    “昨晚没睡好?”

    苏楠呵呵干笑,有意要避开方静秋。

    可某人就有点不那么要脸了:“老姐,新婚燕尔,能睡好吗?你也不用脚趾头想想!”

    方静秋了然一笑,坐在沙发上摊开自己膝前的书本道:“到s市还有段世间,一会飞机上你们可以补眠。”

    “姐,”方锦程摘下墨镜露出一对黑眼圈,一脸好奇的对方静秋压低声音道:“听说有的飞机头等舱有双人床,是不是真的。”

    “方锦程!你丫想什么呢!”苏楠一声怒吼,直接让整个贵宾候机室震了一震,不少人都惊吓过度的看向他们。

    “嘘——”搂着自家媳妇儿坐下,方某人连忙致歉:“我说错话惹媳妇儿生气了,见谅见谅。”

    苏楠意识到失态却仍然气愤,不忘瞪向他道:“小小年纪整天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不知道脸红吗?”

    “我想什么了啊,我就问问老姐头等舱的事儿你急什么?要不是跟老姐出去,我也是很节约的好不好,哪能次次坐头等舱啊。”

    苏楠咬牙切齿:“那你问双人床干吗。”

    “我这不好奇吗,好奇之心,人皆有之!”方锦程一脸从容淡定的看向苏楠,随即恍然大悟道:“我算是明白你为什么生气了,你竟然在想羞羞的事情!警花姐姐,这样可不对啊,小小年纪不要胡思乱想,虽然你老公天赋异禀,但就怕你吃不消……唔!”

    嘴巴被苏楠捂了个结实,方锦程一脸的悲催。

    “他就是一个不可理喻的小霸王。”方静秋呵呵笑着摇头道:“一般人跟他斗嘴皮子就只有吃亏的份,唯有一人他斗不过。”

    方锦程不服,拉下苏楠的手问道:“谁?拉出来跟小爷斗斗!”

    “向阳,你斗不过他。”

    “就他?站那儿半天憋不出个屁来,还想跟小爷斗?”

    方静秋继续翻看书籍,披着柔软的波浪长发,嘴角含笑,温雅端庄:“他一句话也不用说都能把你气到跳脚,那要是说了,还指不定你会怎样。”

    “人家是干大事的人,哪像你,心里藏不住事。”苏楠也趁机奚落他道:“这就叫兵不血刃。”

    “得,他好,他什么都好,甭拿我跟他比,小爷自有小爷的好处,你们要是真觉得他好,怎么不去嫁给他?”

    方静秋抬头道:“我怎么最近听说他交了女朋友,好像要结婚了。”

    “是晓晓吧?”苏楠其实早就意识到了,从之前晓晓以别人的口吻向她诉说她和王向阳之间的矛盾,她本来还想提供援助的,但最近看来似乎不需要了。

    “对,就是那个记者。”方静秋对她也有点印象,仔细回忆起来还能想起她的相貌:“看上去挺娇弱的一个女孩子,但似乎特别努力吃苦,总是昂着下巴,一看就非常倔强不肯低头。”

    “也还好,晓晓家庭不太好,从小就比较独立,但为人真的非常善良,我记得第一天认识她的时候她听说我没吃饭还帮我买了吃的。”

    其实还有很多细微的细节让苏楠敬佩这个女孩,她的所作所为无一不体现出了她的勇气,这确实和她的样貌有点背道而驰。

    方锦程却不敢苟同道:“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里外一个样,你所看到的未必就是真实的,还是顾好自己吧。”

    “我能顾好自己还要你何用?”苏楠白他一眼。

    方某人顺势接住这颗白眼当甜枣,心里那个美啊,被媳妇儿需要和依赖,可不高兴吗:“我顾,我顾,我照顾你!”

    “你们两个啊,果然是新婚燕尔,蜜里调油。”连方静秋都有些哭笑不得。

    “对了老姐,你怎么没带囡囡一起?”外公的病情虽然稳定了,但到底不如从前,就算再怎么不愿面对,也不得不考虑他也许有一天真的会离开人世,对子孙后代也是多看一眼少一眼了。

    方静秋微微笑答:“过完年带他去给外公拜年。”

    “囡囡的小名念起来跟你小名似的。”方锦程的手指卷着苏楠的头发:“以后我不叫你楠楠了,叫你媳妇儿,宝贝,警花姐姐。”

    苏楠嘴角又忍不住想抽抽了:“你还是叫我全名吧,我丢不起那人……”

    “还是叫囡囡大名吧,她上学总归是要用大名。”方静秋如是说。

    方锦程又道:“我倒是没什么意见,她爷爷奶奶肯定不同意。”

    “这也由不得他们。”方静秋说完就听广播里传来登机提示,将书本收了起身道:“我们去登机吧。”

    苏楠趁机问道:“囡囡大名叫什么?”

    “贾一诺,一诺千金的一诺。”

    名字挺好听,既寓意了囡囡是千金大小姐,又证明了贾浩对姐姐的情谊一诺千金,这让苏楠很是羡慕。

    圆满的人生也不过就是如此了,嫁个所爱之人,生上一双儿女,营造出一个温馨小家。彼此相扶,携手进退,白头到老。

    思及此处忍不住多看了一眼身边的人,他一手拎着苏楠的手提包,一手拉着她的手,哼着轻快的小调领人去登机。

    纵然机场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但他却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不仅因他身姿挺拔相貌俊美,也因他那独一无二的气质行走间总会让人纷纷侧目。

    这是从出生到成长的环境所造就的,他的身份就是那么根正苗红,土生土长,纵然混在一群纨绔堆里,也是跟他们不一样的。

    也正因为如此,苏楠对他的秉性感到心安,没错,方锦程是不一样的,纵然两人各方面相差一大截,但总有契合之处将她拉近,磨合,直到全部融为一个整体。

    她应该是找到幸福了吧,私心里也如是想着。

    再次见到外公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大不如从前,一天中的大多数时间都在床上度过,病痛将他折磨的骨瘦如柴,却因为整日打针吃药的缘故而又显得有些浮肿。

    苏楠看到那个昔日精神矍铄的老人躺在床上,身边围着各种医疗器械的时候鼻头有些酸涩,他那份傲骨不容许他倒下,以这种不体面的方式离开人世。

    “咱爷俩不是说好了,我结婚的时候让您做证婚人吗!”方锦程却没心没肺的坐在床边道:“您这也没出去成,我媳妇儿心里头还怪你呢!”

    李家老爷子呵呵笑道:“我都看了,你们结婚的录像,你二爷爷一早就开了电视让我看……”

    他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有气无力起来,一句话说完要喘上好一会,

    苏楠笑道:“那要不然现在再给我们证一次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