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放心不下的事
    “那要不然现在再给我们证一次婚!”

    老爷子听了这个提议眼里焕发光彩,又挣扎着想坐正,方锦程赶紧将人扶着,抬高了身后的枕头。

    “好啊,再给你们证一次婚!”老人家顽童一样:“我跟你说,以前我偏心,疼他妈妈,后来有了这混小子,整天被他爹管的胆儿都小了,我不疼他不行了啊,我要是不护着,以后还不变成个棒槌啊!”

    “外公!”被揭伤疤,方某人表示心好痛。

    老爷子呵呵笑了起来,又接连喘了两口气道:“现在有你了,外公疼你,我要不给你们证婚,死了也得带着遗憾!”

    “不会的……您还要等着我媳妇儿给我生的大胖小子呢!”虽然话是这么说的,但方锦程的眼眶却有些泛红,有些无可奈何的事,并不是不去想不去说就能避免的了的。

    “行,我等着。”老人家干枯粗糙的手掌握着两人戴着婚戒的手,双目略有些浑浊,却兀自强打精神。

    他微做沉吟,想了想道:“外公是粗人,就记得一句话,叫,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呵呵,这句话还是你爸当初娶你妈时候说的。一晃这么多年,他们过的也很好,外公再把这句话给你们,希望你们俩和和美美,一直白头到老。”

    “谢谢外公。”

    老人家又歇息一会才继续说道:“你们俩都是很好的孩子,在外公面前保证,以后就算有矛盾和摩擦,也要互相理解包容,气头上不要做任何决定。还有,不论贫穷富贵,还是疾病痛苦,都要不离不弃。”

    “我答应你外公。”方锦程难得收敛吊儿郎当的表情,露出认真的神情:“我娶她进门就是为了对她好的。”

    苏楠眼眶微红,略有些哽咽,却还兀自打趣道:“嗯,我嫁给他,也是为了对他好。”

    老爷子笑了起来,面色红润,整个人看上去都精神了很多:“这样我就放心了,放心了。”

    门外站着的老人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便开门道:“锦程,少奶奶,咱们先去吃饭吧,方大小姐张罗着呢。”

    “去,跟你们二爷爷吃饭去吧。”老人家挥手赶他们:“我就这么躺着,一时半会死不了,不用都陪在跟前。”

    两人这才下楼吃饭,方静秋帮着保姆一起将桌子摆好,看到两人眼眶发红又拿了湿毛巾递过去。

    “就怕你们哭,到底还是哭了。”

    “没哭,我忍着呢!”胡乱擦了一下眼睛,将毛巾甩回保姆的手上,方锦程坐在椅子上叹了口气。

    二爷爷也连忙道:“没哭,没哭,快,你们吃饭吧。”

    苏楠扶老人家坐下:“院里还有别人吗?要不要叫过来一起吃。”

    “不用,那些医生护士警卫都有餐厅吃饭,跟你们坐一块还拘束。”

    “好吧,”苏楠将要起身的人按下道:“外公那边有护士,您也不用一直照看着,跟我们一起吃吧。这么长时间没见了,难道二爷爷也不想我们?”

    老人家较之上次见面也憔悴了许多,想来是因为外公的病情棘手,让他也跟着心力交瘁。

    当年跟在老首长身边是副官,现在退休俨然成了管家,操心大半辈子,也算是呕心沥血了,这一点让他们这些做子孙的肃然起敬。

    “我一会跟他们一起吃。”老人家还是有点不太自在,上次见面的时候还没这么拘束。

    苏楠不由看了方静秋一眼,只见她正在用餐巾擦拭刀叉,暖黄色的灯光洒在她白皙的皮肤上,让她站在这欧式风格的餐厅中恍如上个世纪的贵族小姐一般。

    她盈盈一笑开口说道:“二爷爷不要推辞了,楠楠是才结婚的新娘子,不能不给新娘子面子啊。”

    他这才有些不安的在椅子上坐下,只是在方静秋面前依旧拘束,这让苏楠有些搞不懂,因为在她的印象中,方静秋一直是那么温柔可亲之人。

    虽然二爷爷坐下跟他们一起吃了,但是苏楠看得出来,他这顿饭吃的很不自在,忧心忡忡的,也没吃多少,更不似上次见到的那样,能爽快的跟他们闲话家常。

    好在方静秋很快吃完离席,想去楼上看看外公,二爷爷绷紧的神经才稍微得以松懈。

    从厨房佣人手上接过汤盅,方静秋道:“你们先慢慢吃着,我去和外公说会话。”

    “大小姐,”二爷爷起身道:“你看看首长要是精神不济就先让他睡吧,有些话明天再说不迟。”

    “好的,您老放心吧。”言罢便微笑点头上楼去了。

    苏楠看着二爷爷忧心忡忡的坐在了位置上,犹豫再三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疑问:“二爷爷,您好像有点害怕大姐?”

    正在吃饭的方锦程差点没被呛着,喝了口水道:“怕我姐?不可能,二爷爷那是疼爱和尊重。”

    二爷爷也呵呵笑道:“从大小姐小的时候就习惯了,那时候哄着她,顺着她,现在大了也都改不过来了。”

    “可您对锦程不是这样的。”

    “那能一样吗?”二爷爷笑道:“这是个皮小子,大小姐是个瓷娃娃。”

    “听到没,我们家重女轻男啊啊!”皮小子感慨。

    可苏楠仍然觉得二爷爷对大姐的态度完全不是疼爱尊重,真的是惧怕,她身为女人和警察的直觉告诉自己。

    方静秋端着汤盅上楼,护士正守在床边看着仪器上的数字,听到开门的声音变回头看了看。

    方静秋道:“外公睡着了吗?”

    “刚睡下。”

    话音落,床上的人反而缓缓睁开眼睛道:“静秋啊?”

    “外公。”

    “你进来静秋。”

    进了卧室,护士随即将老人扶坐起来,顺手将屋内的光线调亮:“那我先出去啦?”

    方静秋笑着点头到:“你先去吃放吧,这里我照顾就行。”

    护士有点犹豫,纵然是首长的亲外孙,她也不放心。

    然而老人家也下了命令:“没事,死不了,吃饭去吧。”

    “那好,我先去了,您有事按铃铛。”

    “嗯。”

    护士离开,轻轻将房门关上,屋里就只剩下他们爷孙俩。

    方静秋搅动着汤盅里炖的营养汤,吹了吹热气,小心翼翼送到老爷子嘴边道:“外公,喝点汤吧。”

    “你先放着吧,我这副身体,吃再多的药,补再多的营养都无济于事……”他边说边苦笑道:“外公现在就是一只漏水的缸,吃的,喝的,都哗啦啦的漏了。”

    方静秋哭笑不得,只得将汤盅放下:“好吧,不喝便不喝吧,您有什么想吃的,想喝的想必二爷爷也都能给您照顾到位。”

    “他一个粗人,被我的病绑着了,也变得细心起来了,我也没什么想吃的,唯独想喝口酒,怎么也不肯给我。唉,我就差把那酒精喝了,呵呵……”

    “酒肯定不能喝了,不过闻闻味倒是可以。”

    老爷子点点头:“嗯……也就只能闻闻味了,你吃饭了?”

    “吃了,锦程和苏楠正在陪二爷爷吃。”

    “哦,”老爷子点头,将这个外孙女上下打量了一遍:“你比上次见到的时候又瘦了许多,是不是工作太操劳?”

    “现在好多了,很多事务都分摊了出去。”

    “女孩子不要这么辛苦,贾浩也不是没有上进心的人,就是你对他要求太高。”

    方静秋微微敛眸,低低浅笑:“我知道的外公,只是一旦走出一步了,就渴望一直走下去,一心想要看看一直走下去会看到什么,会得到什么。没有得到满足之前是怎么也不舍得放弃的,这也不正是小时候您所教给我的,持之以恒?”

    老人家摇头:“这不一样,真的不一样。”

    “外公,您老了,身体也已经大不如从前,不应该再想这么多事了,”她说着给老人家掖了掖被子,笑容之中带有几分苦涩:“您含辛茹苦教导出优秀的儿孙,哪怕我们在各个领域都有所成就,却依然无法为您缓解病痛,也没有更高超的手段延长您的寿命……”

    “人老了,早晚得死的,我看的开。可能这辈子操心的事太多,临死也又几件放心不下的事,几个不放心的人。”

    “不会有我吧?”

    老爷子却不开玩笑了:“有你。”

    “外公……”

    “人要知足才能常乐,你虽然爱笑,但过的并不快乐,烦忧琐事缠身,皆因你还不知足。静秋,该收手了。”

    一句该收手了,让这房内的空气陷入死一般的沉寂中。

    方静秋脸上的笑容几乎快要维持不住,她手指略有些颤抖的拂过耳边碎发:“您不懂,有些事,我也是万不得已。兴许正如您说的,我不知足,但您又怎么会知道我为什么不知足?”

    “我后悔,早年间那件事不该把你牵扯进来。”

    “时间不能倒流,外公,”

    “听外公一句话,及早抽身,女孩子最重要的终归还是家庭,也要想想贾浩和囡囡。”

    方静秋微笑,是完全看不出任何瑕疵的笑容“我会的,您放心。”

    “囡囡常年在爷爷奶奶身边我不放心,老人家不会教养孩子,大了你最好把他们都接到身边来。”

    “他们对囡囡来说不过就是保姆罢了,只不过因为有一层血缘关系在,比保姆要尽心一些。等到囡囡该上小学了,我会把她带到身边,保姆的职责也就做到尽头了。”

    风轻云淡的一句话从方静秋带笑的嘴角吐露出来,不免让人心寒,老人家又深深看了她一眼道:“那毕竟是她的爷爷奶奶。”

    “只是爷爷奶奶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