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二舅
    “只是爷爷奶奶而已。”

    贾浩的父母出身寒微,是典型的市井小民,儿子一朝飞黄腾达对他们来说是光宗耀祖的事情。但再优渥的生活条件也改变不了他们骨子里的秉性,对方静秋而言,要想抚养孙女成长,光是有血缘关系是不够的。

    “你总是能把所有的事情处理的妥当,安排的井井有条。”

    方静秋握着老人家的手轻声笑道:“外公既然这么说了,就该对我放心。”

    “你一直都在为别人奔波经营,却从没给自己安排什么。”

    “您还不了解我吗,我享受成功的快乐,这就是我为自己所安排的。”

    外公又深深叹了口气:“你为锦程做的太多了,他总得自己真正成长起来才行,你所能做的,毕竟有限。”

    “不是说,要想让一个男人真正成长起来,就得成家立业吗?苏楠的出现是缘分,命定的缘分。”

    老人家浑浊的眸子逐渐有了光彩,说起苏楠他从来不会吝啬赞赏,因为他是这个家里认识苏楠时间最长的人。

    然而他不知道,方静秋比他认识苏楠的时间还要长。

    马上就要过年了,虽然这处庄园已经开始张罗装点新年的陈设,但男方温暖的气候以及偏僻的居所都让这份年味大打折扣。

    苏楠一大早就听到一个女孩子高声唤着爷爷,从外面奔了进来。

    彼时她正躺在床上睡回笼觉,一听到这声音就惊醒过来,赶紧起身向窗外看去,早已经天光大亮。

    拍了一把床上另外一头‘死猪’,她没好气道:“都几点了,快起来,起来!”

    扯着被子蒙头盖住,被窝里的人继续装死。

    苏楠赶紧穿好衣服将自己收拾妥当,不忘把被子一把扯开:“咱俩也真是够了,每次来外公这里都睡懒觉,多不礼貌。”

    打了个呵欠,只穿着一条内裤的人挠挠屁股翻了个身:“外公也在睡懒觉。”

    “那能一样吗!”拉着人的手脖子往床下拖:“赶紧起来,我好像听到有客人来了,再不起来让客人看笑话。”

    “都不是外人,是索菲亚吧,我二舅——威廉的女儿。”

    “威廉?二舅?”苏楠一惊,在脑海中搜索这个人,之前见过大舅李击寇和小舅李川,结婚的时候好像也只有大舅到场。这个二舅虽然没见过但不代表没这么个人,乍然听到了不免要多问一句:“他,不是在国外工作吗?回来了?”

    “嗯,红包还没给我呢……”方锦程给自己找了一个起床的理由。

    “二舅是个什么样的人?凶不凶?干什么职业的?二舅妈来了没有?她不是美国人吗?也过中国年?对了,我第一次见索菲亚要不要送什么礼物?我什么都没准备啊。”

    “什么也不用准备。”

    “不能失了礼数。”

    “你是我媳妇儿啊,失了礼数也没人怪你,再怎么无礼也不可能超过我不是。”亲了媳妇一口,厚脸皮的人拉着她下楼去了。

    果然如方锦程所说的,二舅和索菲亚来了,不过那个洋人二舅妈却没看到。

    南方小城今天的阳光很好,门口的草地上摆上了躺椅和软垫,微风徐徐,吹在身上暖洋洋的。

    方锦程的二舅也遗传了李家姣好的基因,虽然人到中年,但依旧可以看得出五官端正容貌俊朗。一身蓝色的西装三件套穿在他的身上,不似方锦程那般轻健,反而宽肩窄腰很是贴身得体。

    这是一种成熟起来的男人魅力,浑身都是岁月的沉淀和绅士的风度。

    都说外甥像舅舅,苏楠以前觉得方锦程像李川,现在看来,最像的应该就是这个二舅舅了,相信多年成为老男人的他也会如此风度翩翩。

    如是想着忍不住多看了一眼身边的人,暗地里偷笑。

    难得的好天气让二爷爷把外公也请了出来,威廉脱下西装外套将外公轻松从轮椅上抱了下来放在软榻上,并且体贴的将毛毯为他盖好,单膝蹲下去跟老人家说话,二人眉梢眼角都带着笑意。

    再加上混血少女索菲亚在旁边叽叽喳喳的,一家人相亲相爱的画面异常暖心。

    二爷爷见这小脸口下楼赶紧招呼道:“这么晚才起床,早饭倒是省了,来,快点过来吃点东西垫垫肚子,一会吃午饭!”

    佣人已经在遮阳棚下摆上了各色可口的点心,倒好了咖啡和牛奶。

    二爷爷说话的口气和神色比之昨晚轻松愉悦了很多,这也让苏楠忍不住去寻找方静秋的身影。

    “大姐呢?”

    “大小姐说今天要去见个客户,见完客户就直接回a市了,所以连行李也带走了。”

    方锦程道:“不用管她,咱也有自己的事儿得做。”

    言罢便远远的向二舅和索菲亚打招呼,索菲亚快步跑来拉着苏楠的手甜甜叫着嫂子,将她拉到爸爸跟前热络的做着介绍。

    “二舅好。”苏楠和他握手道:“第一次见,没想到二舅这么帅。”

    “呵呵,你好,叫我威廉就行,不用客气。”二舅也笑着回应她。

    这边方锦程过来也跟二舅打招呼,几个人坐下一起陪老人家吃着点心晒太阳。

    “舅舅什么时候回国的?是专门回来过年的吗?”苏楠问他。

    威廉点头道:“回来没几天,今年陪爸爸一起过年。”

    “舅妈没回来?”

    “那边虽然不过年,但受中国年的影像,这段时间比较忙,我不在,她就得帮忙照应一下。”

    外公眯着眼睛难得舒服道:“不要让她太忙碌,不必说要赚多少钱,健康,一家人在一起最重要。”

    “我知道了爸,过完年她就回来看您。”

    “好,好。”老人家呵呵笑着,享受着惬意的阳光洒落在身上,一边扭头看了苏楠一眼道:“你也不准太辛苦了,知道吗?”

    “嗯嗯,知道。”

    方锦程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大道:“外公,你得好好说说我媳妇儿,婚假和年假一起放,这倒好,我让她多请几天假都不肯!”

    外公笑道:“年轻人为国家奉献是好事,但是婚假是国家给的福利,也要用的啊,不能辜负国家的福利制度!”

    方锦程模仿着外公的口吻道:“听到了没,不能辜负国家的福利制度!”

    “知道啦!”苏楠算是败给这爷俩了。

    “我算是看清了……”老人家看了一眼围绕在身边的儿孙,一边发出感慨:“人啊,终归有一死,死了,就什么都没了,变成一抔黄土!剩下的都不过是留给后人的一个名字而已,今生有缘,咱们是一家人,来世还不知在哪呢!所以啊,珍惜现在!珍惜眼下!”

    这句话虽然是笑着说的,但听的人各个眼眶发酸。

    没错,这是一个浅显易懂的道理,但很多人却做不到。反倒对陌生人更慈悲,对至亲更苛刻。

    “爸,您不要想太多,如果有来世我还做您儿子,索菲亚和锦程还有苏楠还做您的孙子孙女!”

    老人家笑的脸上皱纹加深:“好,好,你一个唯物主义者居然还会说这种话,建国也越来越会安慰人了!”

    “噗!”苏楠一口牛奶差点喷出来,赶紧用纸巾捂住嘴,对投射过来的目光表示:没事,没事,我很好!

    建国?威廉舅舅的中文名字竟然是?这奇怪的反差萌到底是怎么回事!?

    陪着老人晒了一会太阳二爷爷就已经准备好午饭了,吃过午饭方锦程和苏楠开始了此番来s市的另一行程。

    和陈太约好了时间,带着给孩子的新年礼物去了陈太的家里。

    陈太一看到苏楠就有些激动,过了好几个月的时间,回想起当初儿子被歹徒抢走的画面仍然心有余悸,拉着儿子又特别感谢了苏楠一番。

    这件事他俩心虚在前,也不敢真的受这感谢,将带来的礼物交给了陈太的儿子,哄着小孩子自己去玩,他们则在客厅聊起了此番来的目的。

    “我按照你说的,将我爸研究的一些课题资料都找了出来,不过我是外行,看不懂。”陈太端上来一个大大的纸箱子,里面装满了文件和资料:“我本来想分门别类的好,也方便苏警官你查阅,但是,我尝试着做了一下,发现我真的不是这块料。”

    陈太露出赧然的歉意,一边将盒子推给苏楠。

    “我爸妈所研究的这些专业性知识我也看不懂,小时候不懂事,现在看来觉得他们真是厉害。”

    陈太赞同的点头:“是啊,以前只觉得我爸话很少,每天就只会坐在桌前伏案工作,从来没想过……没想过他是一个这么了不起的人……”

    言罢略有些哽咽,苏楠赶紧宽慰她道:“您不要太难过,他也获得过许多荣誉来证明自己。”

    “希望这些资料能帮苏警官找到我父亲!”陈太略有些激动道:“不管生死,能找到就好。”

    苏楠略有些犹豫,看看方锦程,后者微微摇头,苏楠将要说的话咽了下去,抱起资料起身道:“我会尽最大努力,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您。”

    “好,谢谢了,苏警官。”

    出了陈太的住处,两人驱车回庄园。

    道路两边悬挂着大红色的中国灯笼,张贴对联,满是年味。

    “我差一点就想告诉她了,”苏楠道:“我的直觉告诉我,她什么都不知道,心里也盼望着父亲能够归来。”

    方锦程道:“我知道,我并不是担心她这个人有问题,我只是不想在结果没出来之前先给她希望,你如果告诉她你看到自己的父母了,她的父亲有可能也还活着,那到时候人找不着,或者有证据证明人已经死了,她不是还要遭受一遍打击?这种感觉并不好受吧?”

    苏楠看向窗外没有说话,没错,这种感觉不好受,她比任何人都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