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 会不会说话
    “王向阳,你在哪?我去找你。”

    “四合院。”

    挂断电话,直接奔着王向阳的私宅去了。

    年三十的下午,大街小巷热闹非凡,所有商户都是拼尽浑身解数做最后的年底大清仓。

    在充斥着叫卖声和各种音乐声的噪杂城市中,对大多数人而言,要寻找一方净土并不容易,但王向阳是少数人,他总是能找到让自己最舒服的生活方式。

    这所私宅坐落在一片四合院之中,从外表看不出什么特殊的地方,人一旦进去就会发现里面别有洞天。

    四合院内部仿照日本和式建筑,建造假山亭台,并且引来一片温泉水环绕屋宇,在萧瑟的冬日雾气蒙蒙。

    这是王向阳的一处秘密私宅,据说是以前王向阳爷爷给一位日本名媛建造的地方。

    日本名媛早就已经不在了,物是人非,亭台犹在。

    进门之后黑衣保镖便对方锦程浑身上下进行了检察,他忍不住吐槽道:“你们这地儿比参加高考查的都仔细。”

    “方少海涵,安全第一。”

    方锦程冷哼一声不跟他一般见识,跟着人踩着木制地板一路进去,王向阳正在一间密室中和人商量事情。

    他等的有点着急,站在屋檐下面对温泉水伸了个懒腰揉揉脖子,今晚说是陪苏楠看联欢晚会,他估计还没看完就会睡着。

    身后传来一阵奔跑的声音,踩在木制地板上咚咚响。

    回头看了一眼,看到了一个身着条纹毛衣的大男孩。

    个头不高,圆脸,略微有点发胖。

    大男孩看着他一脸震惊,方锦程忍不住往他身后看了看,没看到自己想看的人,又把头转了回来。

    “你是方锦程?”

    “嗯。”这所宅邸中认识他的人多了去了,虽然这个人看上去不像是保镖,但认识他也不稀奇。

    大男孩不由惊喜道:“靠,今天我可算见到活的了!”

    方锦程的嘴角有点抽抽:“小子,会不会说话?”

    “你可是咱们高校的风云人物啊方锦程!”

    他双手环胸将人上下打量了两遍,确定自己不认识他之后才问道:“你谁?哪个学校的?”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你只要知道自己当初泡了我们学校的校花,然后又始乱终弃就行了!”

    “小爷泡过的校花多了,跟你有关系?”

    对方勾唇讥笑,冷嘲热讽道:“对,确实没关系,您是谁啊,家世显赫的富二代啊!放个屁都够那些拜金女追半天了。”

    “小爷今天心情不是很好,你再多说一句,我就把你扔下去。”

    他气定神闲的看着面前的人,一双眼睛明明是波澜不惊,却好似深不见底的黑潭,浑身上下透露一股阴骘的气息。

    他越是这么说,大男孩就越是不肯服软了,一旦服软岂不正中方锦程下怀。

    “怎么?有种做,还没种承认了?你是我们瀚海大学所有男生的公敌!”

    勾唇一笑,方锦程好像心情突然好了很多:“不好意思,相信新学期我会在你们学校更出名!”

    “军军!”

    大男孩回头看向说话的人,眼睛不由一亮:“姐夫!”

    王向阳站在门口,穿着一件唐装夹袄,戴着银丝框的眼镜,冷峻的抿着嘴巴看着屋内的两个人。

    方锦程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看看他,又看看面前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吊丝,只觉得滑稽又可笑:“才几天的功夫,领证了?结婚了?小舅子都有了?”

    “少在这里多管闲事!管好你自己就行了!”莫军军呸了一声说道:“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似的那么花心!”

    “军军你出去。”王向阳板着一张脸站在门口说道:“我们有事要谈。”

    方锦程却笑呵呵的向他走去:“难道不是让他下去?”

    言罢忽然转身,飞起一脚就将莫军军踹进屋檐下的水中,但听噗通一声伴随一声惊呼,莫军军在水中扑棱棱的挣扎起来。

    王向阳继续板着脸,吩咐人将莫军军捞出来去洗漱换衣服。

    水虽然是温泉水,但流到这里基本上仅仅高出室温一两度而已,冻的莫军军浑身哆嗦牙齿打颤,看的方锦程心情大好。

    破坏心情的人不见了,他又不得不向王向阳解释:“我刚才答应他的,再多说一句就把他踹水里去,你说我总不能说话不算话吧。”

    王向阳穿着一件宽松的中式棉布夹袄,看上去挺单薄的,所以方锦程一度怀疑他脸色青黑是被冻出来的。

    “他是晓晓的弟弟。”

    “猜到了,”

    佣人送了茶点进来,两人在榻榻米上面对面坐下。

    “那你小舅子,跟我啥没关系,小爷心情不好的时候他自个儿撞枪口上来了,正好撒气。”

    王向阳没搭理他,亲自动手给他倒了杯茶。

    只听方锦程又道:“你觉得我刚才踹人的动作帅不帅?要不要加进校规里?违反校规的就让小爷赏赐一记无影脚,踹沟里去,哈哈哈!”

    王向阳一脸汗颜,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你找我是因为的事?”

    上一秒还在哈哈大笑的人,下一秒瞬间变脸,起身一把拽住王向阳的领口,他咬牙切齿道:“你丫早干嘛去了!都给我送眼皮底下了才知道问?!”

    “我也是刚听说,我答应帮你查询苏楠父母失踪的真相,但并不负责保障苏楠的人身安全。”

    “这都第几次了!虽然警察本来就是高危职业,但这几个月来她受到的伤害比过去几年都多!难不成真怪上我了?”

    王向阳将人推开,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他眉心微微收紧:“也许真和你有关呢?自从你和她在一起后,她便遇到了许多奇怪的事情,而且桩桩致命。”

    方锦程一巴掌拍在桌上,震的茶杯里的水都洒了出来:“你别告诉我,是我数量庞大的前任来找不痛快的!”

    “姜波的父母本来没有杀苏楠的动机,如果只是单纯的为儿子掩饰,不必两次三番的要置人于死地。那个记者也完全不必吃力不讨好,冒着失去工作的风险到处抹黑她。这次的,虽然上不了飞机,但打压她,足够了。”

    “在她不认识我之前,就是一生活平静的片儿警,难不成真是因为我?我给她惹祸上身了?我克她?这什么逻辑!”

    “要么是因为你,要么是因为她现在已经真正开始着手调查父母失踪的真相了。”

    方锦程的神色也变得凝重肃穆起来,他宁愿相信第一个原因,但事实的真相是第二个。

    有些危险,有意无意的全都指向了苏楠,而且这些危险所牵涉的案子都有着一定的未解之谜。

    “姜波的事情你有没有帮我查?他背后到底有什么势力,连警察都挖不出来?”

    王向阳推推眼镜说道:“他背后的势力绝对不是他所交代的那样,那些所谓拉他入伙传授技艺的人并没有去国外,我查不到。兴许一开始就没有这些人。他背后的人让他做成这一整个产业链,他只是一个挡箭牌,一个炮灰,他们真正的目的应该和那批走私药品有关。”

    药品?方锦程记得那批药品,和他们所造假货一起走私进国内,被查出来之后因为数量不是很多,姜波概不承认,国外调查也不方便,所以这批禁药并没有成为指控姜波的主要条件。

    “这事儿没完。”方锦程有些焦躁道:“如果背后真的有一双手在操控一切对苏楠不利,这可分明就是在挑衅小爷,王向阳,你不会见死不救吧?”

    喝茶的人依旧面不改色,手上端着的茶好像很美味,美味到足以让他目不转睛。

    “也是在挑衅整个a市的势力。”

    在王向阳说出这句话之前,方锦程一度以为他想要抽身不管了。

    一来两人因为早年间的矛盾和摩擦,一直不对付,他也从没给过王向阳什么好脸色。二来这的确不是人家的事,查起来棘手不说,说不定还会惹祸上身,尤其是现在处于两眼一抹黑的境地。

    但当初找到他帮忙就认定了他一定会帮的,毕竟如他所说,这不是他方锦程一人的事儿,也关系到整个a市。

    他们这些‘老’a市的人早就拧成了一股绳,背地里尔虞我诈没关系,表面上彼此就得互通有无互相帮扶。老一辈的人知道只有团结起来,外人才不可能趁虚而入,他们行事也会更加方便。

    到他们这一辈,各个都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太子爷,从小玩到大,没有那么多的利益纠葛,更加坦荡义气。就算有什么矛盾摩擦,包房里,酒桌上,一笑泯恩仇那就是他们的做派。

    这是于公,于私,两家交情不错,方静秋跟王向阳更是生意上往来最多的合作伙伴,而他方锦程中二病时期还一度叫着三哥跟在王向阳屁股后头耀武扬威,虽然不想承认,但感情确实存在过。

    “a市的事情没有我不知道的,也没有我不能知道的。”王向阳的瞳孔微微收紧,难得一见的,他竟然微微勾唇而笑,似乎对于前路即将探究的秘密兴趣十足。

    确实,在a市他手眼通天,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现在突然多了这么一股暗流,一股寻常人无法察觉到的势力,无法捕捉,无从下手,这显然是在挑衅他,挑衅a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