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 互相折磨
    方锦程道:“过完年我要去检察院报到,学校的事情我和林孝先会多多上心,你尽量多关注一下我们要查的事,有什么消息我们早点通气儿。”

    “嗯。”

    时间不早了,方锦程起身告辞。

    两人一起走出去,经过一个房间,忍不住探头瞅了瞅,一边冲里面的人打招呼道:“嗨,晓晓!”

    莫晓晓看向门口的人笑道:“方少什么时候过来的。”

    “刚来,先走了,有空来家里玩!”

    “好。”莫晓晓笑的眉眼弯弯。

    她身后裹着被子的人气的几乎暴走:“就是他!就是他!把我推下去的!就是他!”

    跟莫晓晓挥手,方锦程没事人一样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你这个大舅子不省心啊,多大个人了,幼稚!”对莫军军,他不屑一顾。

    王向阳不置可否,没有发表意见。

    “我说,今儿晚上三十,不回娘家了?”

    王向阳板着脸:“不回,人太多。”

    方锦程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揶揄他道:“嫁出去的男人泼出去的水啊,你瞧我,就算有了媳妇儿不也得巴巴的回去陪老两口吗!”

    王向阳道:“你是担心他们上门找你们吧。”

    方锦程呵呵干笑道:“读心术什么的,一点意思都没有,你回吧,我先撤了。”

    “注意安全。”

    “对了,你那个小舅子嘴忒贱,小心他以后坏事。”

    “知道了。”镜片后的眼睛闪过一道微光,王向阳总是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不再逗留,挥手让人回去,他也出去开车回家,希望这个年好过一点。

    王向阳转身回去看到了莫晓晓正站在廊下,女人穿的单薄,身形娇小,眼神却异常坚定倔强。

    “进去吧,外面冷。”他伸手揽住她的肩头将人往屋里带,怀中的人回应给他应有的顺从。

    “方锦程来找你,是不是楠姐遇到什么麻烦了?”

    “你对外人倒是很关心。”

    莫晓晓似是赌气一般将他的手拉下来,和他保持距离向另一个方向走去,转身的瞬间手腕被那人抓住:“陪我喝杯茶。”

    刚才斟的茶水已经凉了了,重新烧水烹制,莫晓晓烫杯倒水的动作一丝不苟,分外认真。

    她眼睫微微下垂,耳边发丝滑下,荡在侧颊,衬的那肤色愈发白皙,白的有点不真实,恍如一张透明的纸。

    她变得越来越听话,懂事,对自己的索取不再抵抗。

    低眉顺目的恍如一只顺从的羔羊,很难让人和当初那个在外面风风雨雨跑新闻的记者联系到一起。

    “过完年你的节目就要开播了吧?”

    对于男人突然发出的提问,莫晓晓双手微微一抖,差点将水洒在桌上。

    将斟好的茶送到男人跟前,她轻声说道:“谢谢。”

    “不必谢我,你应得的。”

    自从主持了网络节目《与法同行》之后,莫晓晓借着苏楠的东风被许多人所认识,也一度成为话题人物。

    要想成名,最不能缺的就是话题。

    然而就她的从业经验和主持的次数而言,绝对没有达到让本地电视台花重金挖墙脚的地步。

    她简历伤的工作经验少的可怜,毕业没几年,一直在报社做着小记者的工作,本本分分的写稿子做采访,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能进入电视台工作,并且电视台为她还特地开办了一个新节目。

    是当下十分流行,很容易就能拿到高收视率的明星访谈。

    要说这背后没有王向阳的功劳那是不可能的,不过王向阳到底做了什么她并不清楚。

    两人面对面喝茶,莫晓晓的目光看向外面开阔的水塘,一时间无法猜中她的心事。

    “既然答应了跟我过年,就暂且放下仇恨。”

    莫晓晓扭转过头看向他,嘴角带笑,但目光却异常冰冷:“好。”

    男人双目一紧,显然对她的表情不是很满意。

    “你看,你自己都不相信我会放下仇恨。”莫晓晓苦笑道:“你对我和军军做出的补偿已经够多了,足以让你在法律上赎罪,得到宽恕,再做其他的,只会让我凭生更多怨恨而已!”

    “我在给你机会,给你杀我的机会。”

    “你不用自我安慰了,就算我杀了你,你的内心也不会得到救赎,只会更加煎熬!更何况,我不会杀人。”

    “那就乖乖在我身边,让我以我的方式进行补偿。”

    “王三爷,您手上的鲜血应该不计其数吧?那些人的家人现在都在哪?如果只是因为我父母是您第一次杀的人您就这么忏悔,我觉得完全没这个必要!”

    王向阳端着茶杯喝了一口,异常平静的看着面前的人:“彼此彼此,我们不过是在互相折磨而已。”

    莫晓晓低头沉吟,忽又想起什么一般抬头笑着问他道:“要是我们本来没有这一层关系,你还会认识我吗?我还会坐在这里陪你喝茶吗?”

    男人心里亦咯噔一下,有些不敢去看她脸上明快的笑容,恍如多看一眼就会被刺痛。

    然而那样的笑容没有维持多久,眼底便有些莹润。

    要是没有那一层关系,他们又会是谁,此时又该在哪里?

    彼此相见的第一眼,他还会如此想要将这个人困在身边吗?

    “没有那么多如果,现在在你面前的人是我。”

    莫晓晓苦笑,自嘲,冷漠,绝望,她这一生难道真的要和这个人绑在一起了?兴许哪天他会厌烦自己,又或者自己终将有了能挣脱他的力量,到那一天,他们才可以真正意义上的分道扬镳。

    新年的钟声被敲响,方家的新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热闹。

    早早的贴上了春联和窗花,一家人齐聚一堂准备着年夜饭。

    年夜饭多准备了一些要送到军区大院的食堂,也让那些没有回家的子弟兵尝到家常菜热闹过新年,苏楠下午过来后基本上都在帮忙张罗晚饭。

    知道自己的手艺不好,所以那些摘菜洗刷的活都被她承包了。

    方锦程一会来就把媳妇儿的小手抓起来往怀里塞,一叠声的抱怨起来:“怎么回事啊,这水多凉,伤身体!我妈呢!哪有让自己儿媳妇儿干活的,没这个道理,来来来,我来洗。”

    厨房里一群帮忙的人都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各个都道方少也知道疼人了。

    苏楠丢不起那个人,推着人出去:“不凉不凉,这都是热水,你少在这里碍手碍脚的,赶紧出去,出去吧。”

    “我来洗,媳妇儿你去歇着。”

    苏楠更加无地自容了:“你行了啊,囡囡马上要来了,你快去接驾。”

    自从贾一诺小朋友来到a市他都没好好见见,可不得接驾吗,千叮咛万嘱咐,表示媳妇儿你千万别累着,这才出了厨房。

    方良业也已经赶了回来,正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家人都在忙各自的事情,他一个人就显得有点孤独了。

    “爸。”打了声招呼,方锦程要往楼上跑。

    “回来!”

    要遁走的人只得停下脚步笑眯眯道:“您老叫我?”

    “多大个人了,走路还跑跑跳跳!”

    得,一张嘴就是训他,这么多年已经养成习惯了。

    今天三十,不跟他一般见识,面带微笑道:“行,我一步一步慢慢走。”

    “过来!”

    “又怎么了?”

    “一回家就躲在楼上?过来坐下我有话要问你。”

    忍不住腹诽,您老要是不回家我躲楼上干吗,还不是怕你对我念经?

    迈着两条大长腿,不情愿的走到沙发前坐下,他随手拿了个橘子剥了起来。

    方良业正襟危坐看着中央台——虽然播的是广告……

    “我怎么听说,你们的行李里多了颗?”

    “您消息够灵通的,可能是在外公家里被人调包了,我已经让二爷爷着手调查了。”

    方良业眉骨略高,总是板着一张脸,略有些不开心就好像很生气一样。

    但是现在,他确实很生气。

    “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把放在你们的行李当中?显而易见的!这颗根本不可能被带上飞机,他们的目标不是乘客,是你们?”

    “这件事已经有很多人在着手调查了,s市警力还有二爷爷的人,包括我在内,您就不要插手了。”

    说着将剥好的橘子递了过去,方良业看了一眼那橘子没有接。

    方锦程将橘子掰了一半塞到他手上,自己也随即吃了一瓣:“很甜的,儿子给你剥的橘子,现在不吃以后吃的机会更少了。”

    “不吃。”言罢要将橘子放回桌上,却被儿子伸手给挡住。

    “您老不待见我是一回事,但这橘子可是你儿媳妇买的。”

    一听说是儿媳妇儿买的,方家最重女轻男的本性就暴露无遗了,勉为其难的吃了一口,方良业的表情瞬间扭曲了。

    方锦程哈哈大笑起来,一边忙不迭道:“甜吧?您儿媳妇儿真会买橘子!”

    手上的可以放回桌上,嘴里的真是吐也不是,不吐也不是!

    其实苏楠买的橘子酸酸甜甜挺好吃,对普通人来说再正常不过,偏偏这爷俩吃不得稍微酸一点的水果,平时对那橘子柚子橙子之类退避三舍。今天方锦程为了捉弄老爷子也是下了血本了,自己先吃了一口橘子,这会儿已经酸的牙齿都要倒掉了,赶紧剥了块糖含着拯救一下。

    方良业的脸阴沉的好像能下雨一般,沉闷的喝了两口茶,一点也不想搭理这个儿子了。

    正好,不用去楼上躲着他了,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陪老爷子看电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